烟雨书楼 > 冥婴诡谭 > 第0306章 各种约会

第0306章 各种约会

    “那不是废话。”副警长说,“要不我是从哪里学出来的?你们放心就是,回头我就去找我以前的教练,借把弓,分分钟的事。”
  
      “不过那个箭要特制的,要用竹子削,你用那个弓能射么?”陈伟问。
  
      “射是肯定能射,不过准头就不好说了,陈伟,你估计有多远?”副警长问道。
  
      陈伟眯起眼睛想了想,说:听莫宇说,当时简佳人和那个鬼东西就站在院子中央,回头我们就埋伏在大门口,算下来,大概十米不到。”
  
      副警长哦了一声,说:“那就没问题,那个鬼东西再矮小,总比靶心大是不是?何况距离十米不到,闭着眼睛都能把他的***射下来。”
  
      “鸡鸡就不***,直接射脑袋。”陈伟笑着说。
  
      “射哪里都行!”副警长气吞山河。
  
      做箭的工作由陈伟负责,殡仪馆里有现成的竹竿,那是搭棚子用过的。
  
      陈伟按副警长要求的长度,冒着削断手指的危险,一共削了十支很像箭的箭。
  
      副警长看了,说陈伟心灵手巧,还说加上箭头和箭羽,那就是一把真正的箭了。
  
      副警长这几句话让陈伟寻味了半天,搞不清楚副警长这是在夸他还是在讽刺他。
  
      公鸡是吴警官特意开车去乡下农户家买来的,说农家养的鸡天然无污染,血质纯净,对鬼啊怪啊之类的东西杀伤力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农家鸡好吃,鸡血用来杀鬼,鸡肉留着自己吃,物尽其用,非常划算。
  
      一切准备就绪,当天晚上八点多,四个人踌躇满志地在殡仪馆大门口埋伏下来。
  
      结果几个人等了一个晚上,下半夜冻得直冒鼻涕泡,简佳人也好,小矮子鬼也好,都没有出现。
  
      陈伟第二天一大早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怎么没等到他们啊,我想了想告诉他,他们应该不是每天都见面。
  
      “那怎么办?难道说每天晚上都去那里傻等?”陈伟很郁闷。
  
      “只能如此了。”我说。
  
      陈伟叹了口气,更加郁闷了。
  
      要说这几个家伙的意志真的很坚毅,一连熬了三个通宵,终于在第四天的午夜,等到了简佳人的出现。
  
      当时是眼尖的吴警官先看见简佳人的,她远远地走过来,走到殡仪馆门前,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右转,通过大门,走进院子。
  
      在简佳人进入院子后,那个小矮子就非常诡异地出现了。
  
      陈伟后来告诉我说,当时他们三个人六只2.0的眼睛,愣是没有谁看清楚这个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因为紧张,副警长手里的弓一直在抖,瞄了又瞄,箭却迟迟放不出去,另外两个人急得要命,不停地催他。
  
      “我说你老是抖什么,快射啊。”吴警官说。
  
      “我在瞄,在瞄。”副警长边说边抖。
  
      “你都瞄了多久了?再抖弓弦都要被你抖断了。”吴警官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响,竹箭呼啸而出,不偏不倚,正中小矮子的面门。
  
      这一箭力量真不小,小矮子中箭后,竟被竹箭带着飞了起来,足足向后飞出了四、五米远,才摔在了地上。小矮子仿佛没有多少重量,身体落地后,没发出多大的动静。
  
      简佳人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直到过了好半天,才听见她发出一声尖叫,接着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这时四个人才跑了过去,吴警官查看简佳人,陈伟和副警长则人手一支竹箭,慢慢地走近小矮子。
  
      “我操!原来是这个鬼东西!”当看清小矮子原来是个纸扎人的时候,吴警官忍不住大叫起来。
  
      “你见过它?!”陈伟诧异极了,没想到吴警官和这个纸人还是“老相识”。
  
      这个小矮子,原来就是我们那天晚上在坟上撞见的纸扎人!副警长这一箭,正好射中它的左眼。事后让副警长纳闷的是,这么大力量的一箭,应该直接把这个纸人射穿了才对,怎么才射进去了一半?
  
      纸扎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看来没有补第二箭的必要。陈伟手欠,把手里的竹箭又插进了纸扎人的胸口,接着副警长插了纸扎人的肚皮,吴警官看着也手痒起来,手起箭落,一下插进了纸扎人的胯下。
  
      “叫你他妈的勾引姑娘!色鬼!”吴警官愤愤道。
  
      “现在把这个东西怎么办?”陈伟指着身中四箭的纸扎人问吴警官。
  
      “烧掉!”吴警官狠狠地说。
  
      简佳人看起来只是晕过去了,处理完纸扎人,吴警官和陈伟把她合力抬上车,送去医院。
  
      到了医院才发现,简佳人两只手的手腕上全是一道一道的血痂,弄得值班医生以为这姑娘一直在试图割腕自杀。
  
      这是我们在简佳人清醒后从她那了解到的信息:
  
      在她和吴警官去殡仪馆后的第二天晚上,她梦见自己认识了一位帅哥,至于是如何认识的,她说不上来。
  
      “莫名其妙就认识了。”这是她的原话。
  
      帅哥非常帅,是简佳人所认为的完美的帅哥形象,所以简佳人很快被他吸引,帅哥把简佳人带回他家。
  
      “他家是个大宅子,很古典的那种,有个非常大的花园,鸟语花香,非常漂亮。”简佳人说。
  
      后来,帅哥隔三差五就会把简佳人约去他家,但每次都不会带她进宅子,只是在花园里约会。
  
      “他喜欢亲我的手,每次约会完,他都会给我一沓钱。”简佳人说。
  
      “约会都是发生在梦里,每次醒来,我都会发现手腕上有新的伤口,然后觉得头晕,身体无力,我隐隐觉得这不正常,但又忍不住被他吸引,所以我和谁都没说,并且非常期盼晚上的到来,那短时间像着了魔似的,连自己都弄不清自己在做什么。”简佳人说。
  
      “那现在呢?你什么感觉?”吴警官问她,他已经把真实情况全部告诉了简佳人。
  
      简佳人摇摇头,看着自己手腕上新新旧旧的伤痕,说:“恶心。”
  
      “那个,它给你的钱你放在哪里?”陈伟问。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