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诸天吾剑道 > 第二百零六章 梦里期 下

第二百零六章 梦里期 下

    砰砰砰!
  
      张天的几道剑气结结实实打在了那层泛浅蓝色的护体真罡上。他瞳孔一缩,自己这几道剑气居然只让那层护体真罡如水般泛起微波,转瞬便恢复如初。
  
      不过也阻了这浩海宗弟子的来势。
  
      这人也是心头一惊,他不避不闪,就是想尝尝这真气期悟出剑意修者的厉害,他也是突破灵境后才真正知晓这灵境和凡境天差地别的差距,现在的自己能轻而易举完胜以前十个灵台五层的自己,对这这剑意能让凡境修行者越级强杀灵境高手的传闻一直都很难相信。
  
      现在,他却是隐隐明白,这传闻是真的!张天不过一位灵台三层的凡境弟子,这剑气手段就能撼动他的护体真罡,若是等到其到了灵台五层,甚至是灵台七层,或许就能真的打破自己的护体真罡了。
  
      想及此,他心中杀意更盛,这种天才不能收复便绝不能留,怪不得水长老还专门嘱咐与他们。
  
      不过,他也知晓,像张天这等天才,晴天道肯定给予其异常珍贵的保命之物,自己却是要小心,别Y沟里翻船。
  
      接下来,这人居然就仰仗自身是灵境修行者,可以御空飞行,便飞行在低空,头顶青铜三叉戟散发蒙蒙水光,浪涛声滚滚,一时间张天发现自己如同陷入泥泞沼泽,行动受到了极大的束缚。
  
      一路上,尽是如同被流星洗地留下的坑D,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裂口,有的是刀剑痕,有的是枪矛印,都极深极深。
  
      张天心头莫名哀伤,不知当年这片土地曾经遭受过怎样的战火肆虐。想来定是各种秘法神通轰击,剑罡刀罡斩落。
  
      估摸着距离,大概一个时辰后,张天到了这三生剑峰以南两百里处的地界,可是他心头一阵疑惑,这里不仅没有什么山峰,也没有阁老所说的子午道,有的就一难望边际的巨型盆地,而且盆地内迷雾笼罩,让人难探其深浅。
  
      若是张天此时有灵境修为,驾云上青天,便会骇然发现,这盆地外形如同人的手掌,绵延几万里。
  
      这赫然是被修士中的顶级高手生生一掌造成的!
  
      要知这剑界昔年乃最为强盛的无上大世界之一,其内天地法则强横,处处压制着修者,在东临界的顶级灵境高手能一剑断江,一掌倾山,在剑界就只能抽刀断溪水,一掌碎巨石,其间差距简直不可以道理记。
  
      演武室内,只见一人双眼紧闭,突然朝前两步踏出,隐隐有剑气激荡。
  
      而其身后,竟是又有一个和此人一模一样的的人,再度朝前踏出。
  
      两道身影瞬间合二为一!
  
      突然,这人好似心情烦躁,杂乱无章的踩着脚点,而让人万分惊异的是,他每走一步,如同时间倒流般,必然又有一个和他完全相同的人再度走出这一步。
  
      这人来回走了一会,忽然停住了身形,陡然,他一分为二,化成了两个相同的人。
  
      如孪生兄弟般。
  
      下一刻,这两道身形犹如闪电,在演武堂内电S开来。
  
      一时间,整个演武室都是这人的残影。
  
      ……
  
      张天全神贯注于光人的一举一动,简直如痴如醉。这光人一来就直接演化出一道浮游影,而他体内的真气才耗损三分之一,不过这光人却没有继续下去,因为维持这一道浮游影对现在的他已然是极限了。
  
      道人秉持一柄不可知量的道剑,那道剑光是被道人持握掌中,周围虚空就隐隐泛生波澜,似乎承受不住这道剑之利,要被其生生割裂。
  
      这道人就无言站立,似乎在遥望识海中央的广袤精神海,又似乎在体悟天地宇宙中的至理。由无尽的道蕴自这道人散发,这道人身处的那片识海空间,灰蒙蒙的迷雾都停滞,甚至沉降,仿佛被镇压一般。
  
      张天这十多日已然将观想图的道人双臂和半条大腿观想了出来,一段新的真气运行图又出现在张天脑海里,加之前面的真气运行图,张天现在的一次小周天,所能练出的真气远超从前。
  
      他膝前放着一块光泽温润的灵石,而在旁边以及堆了四块黯淡下去的灵石了,这些灵石大都是用来修行十万剑罡,开辟灵台剑池,提升剑池了。
  
      毕竟张天现在已然开辟出第五道剑池了,待到他这第三层灵台浇筑成功,他的剑池势必要迎来新的一次提升,到时又要花费几块灵石。
  
      身为正晴徒弟,张天觉得自家师父很是和蔼可亲,是一位极好的师父。再三给秋灵冬灵言说,她们才勉强对自家师父有了一丝改观。
  
      这刑堂乃是宗门执掌刑法的一脉,其职责就是惩处违背宗门刑法的弟子乃至长老,来肃清道统风气,其他支脉弟子大都认为这刑堂的弟子个个严苛无比,就如同上次的小蝶般,知晓了张天被刑堂堂主收为弟子后,就惧怕他万分。
  
      两女得到了如此重要的一个情报,心神震撼,还将信未信,没有待太久,就向张天告辞了。
  
      一个无上大教最核心的底蕴,是那些上等甚至顶级宗门都无法企及的,就拿无上筑基法来说,除了无上大教,其他宗门几乎是不存在的,这先天一点便决定宗门未来最顶级的战力。
  
      就是偶尔有天资绝伦者,自悟无上筑基法,但这只是适合他一人的修行法,其他人要想修习,几乎是千难万难,不可能的。
  
      那些宗门或许某一代出现了这样的超级强者,可以趁机崛起,但一旦强者陨落,他们将立刻被打回原形,只可横行一时而不能长久。
  
      古来无上筑基法都是固定的,此亦是一诸天隐秘,张天还不知晓,所以他还不知他手中的无相剑体筑基法有多么珍贵。
  
      通天剑教独掌一方无上大世界,虽然这世界依然残破不堪,伤痕累累,但是它仍旧是一方大世界,其本源之精纯,诸天无出其右,最多和它持平,而张天作为通天剑教的唯一传人,他亦是这剑界的传承者!
  
      背后有一无上大世界支持他修行,张天的条件简直前无古人,不过这一切他都还不知晓,而这些也需要他用漫长的岁月来探索。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