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胜利之钢蚁雄心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川西经济

第二百五十九章 川西经济


  刘三爷也是悚然一惊,他以前太在意川内的工业发展,尤其注重川西与城都、重庆的区域经济关系,经孔财神一提醒,才恍然大悟,对啊,军工产品即使再值钱,也没民用产品来钱来得凶猛。
  川西县想冲出四川、走向全国,交通是首要问题,对西安的战略交通地位,他还是低估了。
  对于川西铁路银行的发展,孔财神决定亲自操盘,他将直接从南京中央银行与上海交通银行抽调精锐人马,让孔玉玲担任“前敌总指挥”,乘飞机直奔川西茂州坐镇,准备在城都、重庆和涪城等大中型城市内,同时挂牌营业。
  与之同时,孔财神自己也打算投投资,比如纺织类的轻工业,大宗的油料和橡胶买卖,代销或经销川西的工业产品,以及家用电器、小汽车、大卡车和工程车等等。当然,绝大部分项目得等到川西与西安开通了铁路之后。
  一阵忽悠神侃之后,刘郧俩人欢欢喜喜的离开了,当然还带走了一张巨额支票,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孔财神微笑不已,因为彼此都收获不小。
  此时书房的侧门悠然打开,赫然正是蒋委座,与孔部长微笑不语。
  待俩人坐下喝茶良久,老蒋才长叹一声,对孔财神缓缓说道,“祥熙兄,你这个女婿,可不怎么省事啊。他一声不吭的,就当了李胜德的学生,连字都取了,叫什么‘卫国卫民’,不然此次多给他一些又何妨”。
  孔部长却没怎么惊诧,能得到李胜德的垂青,在他看来未必是坏事,有些打趣的笑道,“蒋公,这也可算是好事啊,天下群雄之中,又有谁是你的敌手呢?唯有李胜德一人而已,在大后方布局之中,我们对大西北确实有些疏忽”。
  老蒋也默默的点头,在他看来陕西、山西、河南,以及甘青宁等西北省份,不但幅员宽广,而且交通不便,根本不宜大兵团作战,因此日本鬼子即使打进了大西北,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导致他对此的关注力度也少了些。
  而云贵川等西南三省却不一样,四川是有名的天府之国,完全可以长期支撑抗战,而云南、贵州又地处高原地带,正是理想的天然抗战屏障。因此日本鬼子想要攻入四川,唯有强攻长沙、宜昌和襄阳一线,因为长沙一破,就可以席卷湘西与贵州,宜昌一破,就可以逆流直趋重庆,而襄阳一破,就可以直逼汉中与洛阳。
  因此,在老蒋与蒋百里的庙算之中,湖南、湖北就是华夏抗日的决战之地。
  因为他们查阅过历代古籍,也研究过华夏目前的现状,发现这三地确实有点意思,都属于易攻难守的险地,尤其想逆攻云贵高原尤为麻烦,而从襄阳到汉中的话,路途遥远不说,还水网密布,对机械化限制极大,倒也不怕鬼子大兵团袭击,倘若来袭的兵力少了,又纯粹是送菜的份。
  所以,南京军委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当日本鬼子大兵团一旦深入湖南、湖北,就引诱他们进攻重庆,而大西北战线,则靠陕西、山西的险要地形,拖住鬼子的前进步伐,若是鬼子蠢得死咬,自然是最好不过。
  老蒋敢这么轻视大西北战线,也是有原因的,一则红军最擅长游击战,鬼子一旦大兵团深入陕甘等地,不知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稳住他们的战果与战线。
  二来,也借鉴了西夏、辽金与蒙古人袭取四川的战例,发现从东北方,攻入川中的战例屈指可数,能在短时间内一击得手的战例,更是万中无一。
  但是现代毕竟不同于古代,飞机、火车和汽车等等,可以克服许多艰难险阻,随着蒋委座“万里西行”的实地考察,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缺失,正打算命令胡宗南部与宋希濂部,择机挺进陕西及甘青宁,不过这些地方荒凉贫瘠,补救起来也甚是困难,而刘郧误打误撞刚好补上了这一环,老蒋自然是感慨不已。
  虽说南京不能明着拨款,却可以拐着弯子给钱,老蒋向孔部长笑着说道,“亦诚是年青了些,然而能力还是有的,他研制的新型战机,也确实略胜霍克Ⅲ型战机,现在武汉受训的飞行员,纷纷要求装备这款战机”。
  孔财神自然心领神会,不过究竟该如何拨款,也只有他自己来说为好,于是叹息一声,“这孩子就是个死心眼,还就认定了黄金,想买他一点飞机,还非要黄金不可,十五公斤,说不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老蒋却大手一挥,似乎不以为意,很随和的笑道,“川西兵工厂,以黄金质量自律,也是一件好事嘛,对了,上海的金价,是否又涨了”。
  孔财神有些尴尬,不过老将当面,也只好实话实说,“蒋公法眼若炬,对于国计民生是再关心不过,我们财政部作了一个社会调研,川西对黄金的吸纳,确实是影响了金价的定位,不过列强对黄金的吸纳,才是主导因素”。
  老蒋的眼睛一眯,嘴角上略略有些冷笑,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了,也没再说金价之事,而是微笑的提点道,“你与亦诚谈谈,我打算再订购300架战机,但是今后其他势力想买飞机,都得报准南京审批,切记切记”。
  看到孔财神欲言又止的模样,老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有些好笑的说道,“你这岳父大人,太护你这女婿了。也罢,你去告诉他,中央军有的是黄金,4.5吨而已,与国外的同类飞机相比,已经够便宜了”。
  三天之后,刘郧一行人回到了城都,与他同行的人中,还有他的大老婆孔玉玲,以及二三十个银行业精英,在预定的凤凰山机场,与刘湘等人一一面谈,除了川西银行问题外,还有中央财政对川内的拨款问题。
  既然是中央下来的送财童子,刘湘与刘文辉自然是盛情款款,甚至希望川西银行将总部设在城都,孔玉玲毫不客气的问道,“俩位刘主席,银行需要准备金和底金,不知你们川康两地,储备了多少吨黄金?”
  “黄金”?刘湘与刘文辉都哑了,眼神不由自主瞟向刘郧,刘三爷却耸拉着脑袋,一言不发,仿佛没看到质问的眼光,俩位刘主席就算是傻子,都明白中计了,难怪这厮只要黄金,原来早就准备开银行了。
  在这些年来,川西究竟储备了多少吨黄金,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就从表面上来看,几十吨黄金还是有的,倘若是发行南京政府的法币,大约也能发出二三亿了,足以撑起整个川内的金融需求,还真是一本万利。
  若再加上联合制药厂的黄金储备,已经能够对整个大西南的金融业,形成压倒性的资本优势,何况川西银行只发行“铁币”,名义上是以铁路为抵押,因此单论实际影响力的话,甚至能占据华夏半壁江山,俩位刘主席只好捏着鼻子认栽了。
  不过南京的中央银行也打算入一股,因此在股权调配上,就不能按照原来的协议办了,其中南京占据35%,川西占据35%,俩位刘主席各占10%,剩余10%才是散户的份额,散户择包括最早的铁路集资者们,以及川内大大小小的乡绅们。
  最后川西银行的总注册资金,高达2.8亿大洋。
  说来俩位刘主席还是多少赚了些,同时刘郧也没禁止他们以散户的名义,一一购买散户们的股份,大家也就心平气和了,他们相当于是白得了数千万大洋。
  刘三爷来自21世纪,自然知道未来货币战争的残酷性,因此在铁币的防伪方面上,下了很多的功夫。
  经智脑和蚂蚁机器人帮忙,一张简单的5元或10元纸币,就有四十九处识别措施,并在全国的范围内公布,让各地假币贩子无利可图。川西还公然宣称,在30年内无人可以破解。
  在铁币正式发行之后,很多假币专家就不信这个邪,据说有个狂热的爱尔兰裔假币制造大亨,从1936年开始研究伪铁币的制造,直到1966年才正式破解,但是真正开始制造时,才发现其工本费用,已经远超实际的币值,成为1966年度最大的冷笑话,获得了最佳愚人奖。
  其实以蚂蚁机器人的技术,刘郧甚至可以直接狙击日币,但是考虑到普通老百姓是无辜的,一旦下了金融狠手,最惨的还不是大小军阀,又或日本鬼子的政府,而是两国弱小的斗升小民,于是也就压下了心中的冲动,不过为了防患于未然,还是偷偷的作了一些相应的准备。
  1936年的7月底,国民革命党的元勋之一,广东大佬胡汉民还是逝世了,但并没引爆“两广事件”,相反,李济深与白崇禧公然宣布投向老蒋的怀抱,随后李宗仁也变起花样的宣誓效忠南京政府。
  至于延安更是风平浪静,正在积极的搞根据地建设,由于川西模式的成功,引起了李主席的好奇,据说已经让郑元兴亲自挂帅,领着从川西考察归来的大学生们,搞起了陕甘宁陇东工业区,还得到苏联专家的大力援助。
  至于刘郧通过李汉斯送给延安的50架飞机,得到李胜德等红军首长的高度赞扬,及时的成立了红色航校及飞行团,由周副主席任空军司令,并有意再订购100架战机,为组建红军航空师作准备。
  这些都是大好事,刘司令自然会大力支持,至于南京方面有购买通报的规定,那就通报一下吧,至于批不批准,他就懒得管了,批准了,自然是皆大欢喜,不批准,他照样发货,不然川西小军阀的名字,岂不是白叫了。
  川西铁路投资银行的出现,对川西专区的发展至关重要,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川西的二当家尹沁兰,也不再黑着脸叫嚷了,缺钱已经成了过去时。
  各地的铁路修筑进度,也是一片大好,至于公路问题,经庞太师不懈努力,已修到了都江堰,目前正在与城都方面协调,商量如何进行下一步的道路修筑。
  至于军队的整训问题,也不用刘司令再费神了,因为郭祺勋与贾琏俩人已经给包圆了,甚至在某人视察工作时,还及时的递交了《1936年夏季军事演习报告》。在该报告中,所参演的部队共有五支,分别是川西教导旅,川西第一、第二和第三旅,以及铁路警备第一旅。
  所演习的地点,正是川西的汶川县,将由第二、第三旅担任防御方,由教导旅、警备旅和第一旅,各出一个营的人马,担任进攻方,还将邀请川军诸将到场观摩指教。
  刘郧却不太满意,大笔一划,即刻加入两个营级部队,一个是琉球的三色联队,一个是茂州市空军联队,时间定在8月15日。
  当进攻部队经过加强后,担任防御方的第二、第三旅,就有些不够看了,某人干脆发报给刘湘主席,让他也派遣城都的空军部队与装甲部队参演,让防御方有充足的技术兵种,以免达不到预期的演习效果。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