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我来自天朝 > 第四十八章 人头祭道 二

第四十八章 人头祭道 二


  “诚哥儿,没成想你倒成全了我。”刘老二与夏诚被升官后,一同去拜见中一军军帅张朝爵时路上搭着夏诚肩说道。
  “你我饮血叔侄,之间又何必如此客气。”
  夏诚忙摆摆手,倒不怎么在刘老二面前摆什么架子,显得很恭谨谦顺,这是来这个世界唯一不图回报对自己好的个人,夏诚心里感慨之余,内心不觉间早把其当成了自己家人。
  因他们原来的先锋官刘世清在朱锡锟的督率下攻打双髻山处和春的军营时,被上面清军射下的流弹打死,刘老二便因早先功劳接了刘世清的先锋官一职。
  茶地突围时又被加封为旅帅,现在他升任师帅,而自己的旅帅则由夏诚给接任了。
  二人一路说着话,来到山脊的一处草房前,门口有几个太平军持械站岗,颇显威严。此为圣库拨给中一军所部专门用以商议战事的场所,也是中一军军帅张朝爵的居住场所。
  张朝爵头上黄巾扎的紧实,年龄有三十来岁,短须黑髭,眼神显得很活泛,坐在主座上,细细地问了夏诚与刘老二几句,结果是得知二人跟主帅们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后,就开始很随意给二人补充了些部众,打发了事。
  夏诚也不在意,与刘老二半路分手,回到了自己驻地,此次升任旅帅,他只被安排其下辖有四卒一两,而且每卒按照规制,应该有一百二十五人,下辖四个两。但实际情况是每卒却是只有四十余人,卒长手下普遍只有两个两,只有一个是三个两,每两二十几人。
  夏诚本人本应该自领一卒,共有五卒才是,可惜人数的不足,也只能领了自己原先童子营改编的两,如此四卒一两,也只有两百来人,只有官职理论上的三分之一,而刘老二的师帅也只管辖包括他在内的八百余人而已。
  “一二一,一二一,立正!火枪营前排预备,中派、后排、尾排准备!”
  随着口令,一队七十余人的队伍分成四列,每列十几人,前后相距一米远,在麦场上顶着烈日训练着火枪射击的队列队形。
  这七十多人是夏诚掌握了手下二百余人后的第一记重拳,将每卒中的火绳枪手全部集中起来,外加自己原先的火枪队,组成的火枪营。
  算是弱化了原先卒长们的权利,烧起了自己上任的第一把火。
  对训练条例最熟的卢盛被任命为总教头,涂满为其副手,又因将已训练好的原童子军中火枪队九人填充其内,每日训练火枪时代特有的三段击战术,不过夏诚嫌弃火绳枪装填慢,又加了一列,变为四段击。
  因为战事紧急,外加火药奇缺,夏诚只能不开火的模拟训练,训练方法也是夏诚自己瞎琢磨的,也不知道对不对。
  风门坳外,又一波清军进攻失败,开始狼狈不堪的退了回去,风门坳上的太平军也开始习以为常,并不怎么感到意外。
  这些天清军每天早上九点起来,吃罢早饭后才来攻打正面,到了中午吃饭时分,就不管不顾的又退回去吃饭!
  下午清军睡完觉后的三点多,才又出营而来,又来从正面攻打一个多小时,五点准时回营。
  刚开始太平军还警惕异常,每次都拼尽全力来防守,可到最后发现清军所谓的来攻只是对着风门坳上乱放一通火炮鸟铳,只等着耗到时间回营,使得太平军最后都变的懒于应付起来。
  不远处骑在马背上的向荣拿单筒望远镜一直查看着风门坳上太平军的动静,见清军还没有退完,不少太平军已经离开防御沟壕回去吃饭去了。
  “哼!”向荣的嘴角不由漏出一丝狞笑,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钟,天还没亮,清军营地也看似平静,四周环境还很黑,但借着这黑色,不少已经出了营的清军正慢悄悄直扑风门坳摸来。
  而风门坳上不少的太平军还处在睡梦里,都还习惯这几天的睡到七八点后,才上阵地去防御清军这几天惯性的九点进攻。
  新圩东南线乌兰泰领着自己刚到的的五百装备了新式贝斯火枪的广州旗人火器营,加之经文岱、李瑞的队伍三千多人,外带重纶、王锦绣二人的队伍四千多人,共计七千余人前来攻打新圩。
  乌兰泰带领众军过河后,于河边将王锦绣的队伍三千多人放在南面的一处沙岗后,经文岱、李瑞两人的队伍放在北面的一处竹林里。
  重纶的一千余威宁兵与自己带领的五百八旗火器营作诱饵,一起不断往前探索着。
  意图去猛攻太平军阵地,然后诈败,将其引诱到河边开阔地,这时埋伏在两边清军到时候从两面围攻,自己利用强大的火器翻身杀回,以此来彻底消灭太平军的正面主力。
  可惜乌兰泰太小看这些当地土著了,此处的一山一水对此地的太平军可谓太熟了。
  夏诚站在西面阵地上,此处太平军共计两千余人,他斜着眼的打量着眼前清军摆开的阵势,只见南面的清军中,乌兰泰的火器营位置居左,重纶的威宁兵居右,朝着阵地战直扑而来。
  乌兰泰的火器营看样子还全是买来的贝斯燧发枪。
  太平军阵中,高处立着两杆黄旗,下面秦日纲、胡以晃两人亲自来指挥防御,清兵边开火边前进,太平军同样用火枪回击,两方火器乱发一团,因为大多射程不到,杀伤效果有限。
  虽然清军只是意图诈败,但见眼前太平军人数只比自己多不到多少,乌兰泰还是想拼一下,证明自己确实比向荣也差不到哪儿去,他乌兰泰出生八旗,八旗兵自有八旗兵的骄傲。
  双方互射了半个多小时,枪械都发起热来,即将进入冷兵器交战的时代,乌兰泰仔细打量着太平军防线,一处奇怪的阵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一小块长毛阵地自开战始,就没有往出来发射过一枪一弹,通过单筒望远镜可以看到,他们的指挥官竟然是个十五六岁的毛孩子。
  “这么小的贼仔都被提拔成了百人队的官,长毛果然没人了!”
  乌兰泰觉得自己看到了破绽,这么小的孩子,一定是长毛匪首的什么子侄亲戚,不然不会如此儿戏!
  这小崽儿肯定不知道怎么打仗,刚刚密集如雨的炮子铅丸肯定是把这赶鸭子上架当官的小崽子吓坏了,不然何至于一弹不发。
  乌兰泰得意自己观察细微之余,急叫过一旁骑马的兵弁,让他赶紧告知当面的重纶,赶快调集重兵猛攻此处,定能击破当面太平军的队阵,成就破贼大功。
  一团火热热的功名心跳动的厉害,乌兰泰已经想到了皇帝会如何夸赞他这个满人骁将,不知道会不会说不失先祖之风。
  重纶果然很快的调整了进攻节奏,一大团密集的清军移到了夏诚所部位置,伴随着前线进军的军鼓,整条战线清军猛烈朝整个太平军的阵地冲去。
  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夏诚当面冲锋的清军密集的相当厉害。
  胡以晃、秦日纲在高处见状也有些心慌,他们随着清军重兵移动的位置,也发现了夏诚一部这个自战场开战以来,未发一枪一弹,宛如打酱油的!
  “这小子要反草?(太平军中草是心的隐语)”
  秦日纲提刀在手,双目圆睁怒问道,就要叫人下去正军法,拿来夏诚的人头。
  胡以晃算是当日在大厅对夏诚有些印象,小小年纪立下三重功劳,他自知绝非易事。急忙劝住了一旁暴怒的秦日纲,对着自己身边刚被分派来没两天的一个小书吏李以文道:
  “赶紧下去看看什么情况,速来报我!”
  李以文一人急忙跑下高处,待到夏诚身边时,只见十六岁的夏诚正眯着眼睛看着朝他两百米开外欲图冲锋的清军,对周围浑然不觉。
  而夏诚身边列着四列火枪兵,除第一列跪端火绳枪,后三列皆端枪站立。
  每列火枪兵十七八人,肩肘紧密相接,横线长达十一二米,每列前后相距一米,火枪兵的后右侧,另有着一百三十多人团成一团,皆各手持长矛冷兵,等待着夏诚的命令。
  “小夏旅帅?”
  夏诚闻声才回过头,打量着眼前这个瘦瘦高高,面貌清秀的青年人。
  “夏旅帅就夏旅帅,何故言小?”
  不待李以文尴尬的解释,夏诚又道:“你又是谁,来干嘛的?”
  李以文忙道:“在下李以文,是金一总制胡一晃的书记。奉胡总制之命,特意来问你为何至今不发一弹?”
  “李以文?胡以晃身边的,现在是八月。”
  像是想到了什么,夏诚猛睁眼急忙道:“你是不是刚入营?”
  李以文摸不着头脑,抱拳道:“是,只不过我原先是拜上帝教教徒,昨天才来参与起事的。”
  “广西藤县人?”
  “是,但请夏旅帅告知为何不发一弹?为何如此胡乱用兵,我好回去告知胡总制!”
  李以文被眼前十六岁的夏诚、这个他眼里的屁孩子问的烦了,再次抱拳道。
  “我自有我的考虑!”夏诚眼睛一翻,傲然然道。
  夏诚心里却道:“原来你就是李秀成,果然说话软里带硬,不愧后世说你外柔内刚。”
  “既然夏旅帅自有考虑,如此在下只能去以此回禀胡总制了!李以文告退!”
  李以文行了个抱拳礼就要走!
  “把他给我压起来!”夏诚直接瞪眼道,崔拔立刻拿着长矛上前,抵住了李以文上半身。
  “你就待在这儿好了!别让胡总制又派人来打扰人了!”
  “你强留我在这儿是什么意思?”现在的李以文、后来的李秀成皱眉低声道。
  “秀成兄,防你告我刁状的同时,且看吾教汝如何用兵打仗!”
  夏诚回过头,看着已经开始冲锋到百米开外的密集清军道。只留下身后此时名叫李以文的这个有些凌乱的人,心道他说的秀成兄是和我说话?
  “李天成?”
  夏诚大叫一声,火枪队后面右侧冷兵器里的一堆人里,夏诚的曾经俘虏、现在的亲兵外兼厨子李天成跑到夏诚面前,道:“诚哥儿,什么事?”
  夏诚眼睛一直盯着清军,没回头道:“我要你去给我舅父带句话!”
  作者的话:李秀成绝对不会是夏诚的菜,这点你们放心,夏诚此举更多是给这些鼎鼎大名的古人展示,我虽然是默默无名的现代人,可一旦处到你们古代特定时代,也觉不会比你们古代人差,所谓现代人的骄傲,毕竟我们都是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的现代人啊!o(?^`)o(」゜ロ゜)」
  李秀成参加太平军的时间百度上是1851年8月。而历史上乌兰泰此次进犯的时间是8月26日!结合李秀成自己自述,我估计是风门坳被攻破第三天,也就是8月29前后参加的太平军,这儿我把他参加太平军的日期提前了五六天,以增加趣味性,大家不要过于纠缠这个啊!
  最后作者无耻要票的同时,请看下一节——人头祭道(三)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