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空城风廖寂 > 267:泄露 二
<>左青云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是一个女性成长复仇的故事。.org
  
  剧中讲述的是,一个普通女孩嫁入豪门,丈夫和闺蜜双双出轨,之后,还把她丢到大海里,差点害死了她。之后就是死里逃生的女子,被好心人士救起,潜心谋划复仇的故事。
  
  此时正是女子被救醒时,跪在地上,对着空气的大声质问,这一切是为什么?
  
  她紧紧盯着屏幕,脑中灵光一闪,能让一个痴心女子,不想再和相爱的人厮守一起,甚至因爱生恨,那唯一的可能也就是,她心爱的男人背叛了她。
  
  背叛?不对!据她所知,白晨风对纪蒙蒙可以说是一往情深,对于其他女人多看一眼都不肯,又怎么可能背叛她?
  
  如果不是背叛,那又是什么呢?利用?对!肯定是利用。
  
  之前“擎天”将重心转向A市的时候,她就百思不得其解。白晨风当时的行为有些针对“红星”,他是那么有商业眼光的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去做这种鱼死网破,双方都不讨好的事?
  
  最后,“红星”被查封,纪蒙蒙的亲生父亲纪忠良也锒铛入狱,难道这一切都是白晨风所为?
  
  他和纪蒙蒙本是情侣,按理说两家不该这样针锋相对,除非是他在复仇。当年纪忠良吞并了属于白家的产业,害的白家家破人亡,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白晨风想要复仇也很正常,而复仇这条路并不那么好走,他肯定是利用了纪蒙蒙对他的感情,才得以成功。
  
  这样一切就可以解释通了,她之前还感叹,纪蒙蒙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轻松就能摆平白婷。
  
  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痴人,估计是沦为别人的复仇工具还不自知。
  
  其实,她很早之前就这样想过,只是一直没有证据,所以这种想法就被搁浅了。
  
  若不是今天白婷提起,她还想不到这一层。
  
  白晨风工于心计难对付,纪蒙蒙也是十分聪明,不好糊弄。如果这件事自己能查清楚,就可以让纪蒙蒙对白晨风完全失望。
  
  即便他们的感情是铜墙铁壁,也禁不住他们窝里斗,这招釜底抽薪,恐怕就算是白晨风,也依然招架不住。
  
  不过,要查清楚这件事估计有些难度,白晨风肯定早就做好了,瞒天过海的万全之策!
  
  白婷既然知道,那就证明这件事情肯定和白朗有关。.org雅文吧
  
  白朗……太难对付,要想从他这入手,只怕会是完全没有希望。弄不好还会暴露自己,万一被他知道这件事情,是她撺掇白婷做的,搞不好他会压着自己去换他妹妹也未可知。
  
  一切问题又绕回了原点,她揉了揉额头,忽然觉得好无力。
  
  不行,她不能这么消极,不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她左青云,从任人践踏的过去一直走到今天,这一路有多么不容易,只有她自己知道。
  
  想到这儿,她静了静心神,握着笔的手在纸上用力的写下: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看着纸上娟秀的字迹,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狠戾的笑。她不会认输,永远都不会,她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不管过程有多艰难。
  
  ————
  
  S市,莺歌夜语。
  
  左青云接到电话赶到“莺歌夜语”的时候,秦杰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他是这里的常客,素来独来独往,从不曾与人同行,今天又是第一次喝醉,服务生就从他最近的联系人里找到了左青云。
  
  高大的他趴在桌子上,身材娇小的左青云,很难把他搀扶起来。她蹙眉看了看他,又让身边的服务生帮忙,才把他带到了出租车上。
  
  他喝成这副样子,左青云也没把他送回去,就直接带到了自己家。
  
  给他换了睡衣,又用热毛巾替他擦了手和脸,看他睡得这么沉,再加上隐隐的酒气,就知道他醉得比较严重。恐怕安生不了多久就会起来闹着头痛,甚至呕吐。
  
  论起照顾酒鬼,恐怕没人比她更有心得了。想到这里,她勾了勾唇,挂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离她住所的不远处,有一家中药房,她去买了葛花、熟决明子、黄山贡菊和红茶。
  
  回来的时候,就见秦杰半靠着床头坐着,修长的指正狠狠的揉着太阳穴。
  
  “头疼吗?”她问。
  
  秦杰抬头看了看她,没力气的回:“有点儿……”
  
  她微微的叹息了声,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就直接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蜂蜜,用温水替他冲了浓浓的一杯。
  
  酒后的人最适合喝蜂蜜水了,因为蜂蜜中蕴含着一种特殊的果糖,可以有效地促进酒精的分解吸收,减轻头痛症状。另外,蜂蜜还有催眠的作用,可以让人很快地入睡,第二天起床后也不会感觉到头痛。
  
  秦杰看了眼蜂蜜水,嫌弃地蹙了眉头,他也知道蜂蜜水的功效,可他一向最讨厌甜食,宁可忍着难受直到酒劲儿过去,也不肯喝一口。
  
  左青云看他不愿意的样子,非但没把蜂蜜水收走,反而端着又往前凑了凑。
  
  “我不喝这个……”
  
  “喝这个总比头疼好。”
  
  “不要!”
  
  “必须要。”
  
  “你……”秦杰欲言又止,一张俊脸黑黑的,那模样有些别扭,有些孩子气。
  
  左青云觉得他这样挺可爱,比平日里放荡不羁又装酷的模样好多了,就,低头抿唇笑了下。语气也像极了哄孩子:“好嘛……你尝尝,甜甜的,没有那么难喝。”
  
  秦杰一愣,很久之前,有个叫许晴空的女孩儿就和他说过类似的话。
  
  记忆回来。
  
  那时她喜欢甜食,下午茶最常吃的就是提拉米苏,他不喜欢点心,每次就点一杯咖啡陪着她。
  
  她不像旁人那样叫他秦少,也不像现在这样叫他秦总,更没有什么其他亲密的称呼,就直接叫他的名字。
  
  “秦杰!你尝尝,甜甜的,一点儿都不难吃……”她总说这样的话,有些调皮,有些故意,那时总觉得她是成心为难他。
  
  “不要!”
  
  他冷冷地拒绝。
  
  “你知道提拉米苏的故事吗?”她问。
  
  “不知道。”他摇头。
  
  “相传提拉米苏是一位妻子,做给她即将要上战场的丈夫吃的。因为仓促,糖和奶油都放多了,做成了甜甜腻腻的味道,可她的丈夫却觉得这是最好吃的东西,因为里面满满都是妻子的情意。妻子希望不管丈夫走到哪里都能记得她,所以提拉米苏的意思是记得我。后来在一部电影中,它又被人们重新定义,意思是带我走。”
  
  不管是“记得我”还是“带我走”,在女孩子的世界里都是极珍贵的情感。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女孩儿喜欢提拉米苏,也许她们喜欢的不是那个味道,可能更喜欢的是那种感觉。
  
  他拿许晴空真的没有办法,经不住她的央求,就只能对付着吃上一两口。可他也只吃提拉米苏,其他的甜食一概不碰。
  
  他们分手后,他就再也不接触任何甜食了,也再没有什么人,可以让他把甜的东西吃下去。
  
  左青云见他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无奈的叹息一声,继续商量:“你把这杯蜂蜜水喝了头就不疼了,晚上也能睡得好一些,我还要给你去煮醒酒茶。”
  
  大概是这个时候的左青云显得特别温柔,又或者是秦杰被记忆撞得心头软软的,不忍拒绝。
  
  最终他皱着眉头,一口气把一整杯蜂蜜水都喝下去了。
  
  左青云也不知是为什么,在她的印象里秦杰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今天却有些反常,和善得让她有些不习惯。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起码不是那样张扬的让她难以忍受。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煮醒酒茶。”
  
  “不用忙了,我睡一会儿就好。”
  
  秦杰觉得自己非常疲倦,就拉了被子躺在床上,闭了眼,准备睡一觉,养养精神。
  
  左青云看了眼准备睡觉的人,却没顺着他的意思,还是去厨房把之前买的几味中药,用沸水煮了一小会儿,用碗盛了,递到床前。
  
  “你等下再睡,把这个喝了。”她温柔的说。
  
  秦杰闻了闻味道,苦苦的中药味儿,蹙眉:“不要,好难闻。”
  
  “醉酒伤身,这个是醒酒茶,养胃的,它没有那么难喝,只是气味儿不好闻而已。”
  
  “闻了这个味道就喝不下去。”
  
  “你尝尝,这个我保证,肯定没蜂蜜水那么难喝……”
  
  秦杰知道她煮的是中药,他不清楚中药那么苦又那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说它能治病的同时,副作用又甚小。
  
  明明就是卖相不好,看了它的样子再闻了它的味道,他就一点儿也吃不下去了。
  
  左青云看他不为所动,就又只好耐着性子说:“良药苦口,你就喝点儿吧!”
  
  “我只是喝了点儿酒,又不是生病,哪用得着这个?”
  
  “可是,我从外面买回来,又煮了,你难道要让我白忙活一场吗?”
  
  秦杰无奈,只好端过碗,一口气的饮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