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莺雄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庆隆

第四百三十五章 庆隆

    除了皇帝的家室之外,还有六桌陪客,分别坐着楚唐等外戚,还有朝廷正一品的大员。每桌冷热菜点一共二十四品,比起皇上少很多,而且盛菜的碗也降格为瓷碗了。剩下的朝臣基本是在殿外,惦着脚尖瞧,没准能看见里面皇上的身影。还是豆大的那种。
  
      一切准备就绪后,随着鼓乐声,皇帝和妃嫔入座。徐茂站在封敬亭身边,先伺候他进汤膳。汤膳用对盒盛装,“对盒”即两盒合一,取成双成对吉祥之意。皇上的对盒是两副,左一盒为燕窝红白鸭子腰烫膳一品,粳米乾膳一品。右一盒为燕窝鸭腰汤一品,鸭子豆腐汤一品。两盒汤膳都用温火炖足了时辰,香味勾得人哈喇子都出来了。
  
      封敬亭每样尝了一口,觉得好吃的,便用手指轻轻点一点,然后瞧了眼远远站在八丈外,连殿门都进不来的郭文莺。
  
      徐茂会意,立刻叫人把皇上钦点的菜送出去,在殿外是不敢吃的,也只能叫人送出去,带回府才能享用。
  
      接着,太监们给嫔妃们送汤,虽然也用对盒,但数量减半,每人一副,内装粳米膳一品,羊肉卧蛋粉汤一品。
  
      汤品用过后,奏乐停止,开始转宴。所谓转宴,就是将宴席上的各类膳品、陈设,从皇帝桌前开始,在陪桌上转一遍,意为全家共同享用。转宴之后,摆酒宴。皇帝酒膳一桌分五路共四十品,后妃酒膳每桌十五品。皇帝在丹升大东乐声中进第一杯酒,后妃接次一一进酒。酒后进果茶,接着后妃起座,皇帝离宴,祝颂之乐奏起,家宴始告结束。
  
      这之后皇上下令把自己吃过的饭甚至连盘子、碗、碟子、勺子、筷子一块儿都赏给亲近的大臣和各王爷、郡王们。大家一起等着观看“庆隆舞”。
  
      随着音乐的响起,猎人扮相八名武士一拥而出,开始狂舞起来。他们背着箭筒,踩高跷,骑假马,表现着老祖宗们的狩猎生活。他们穿的也是兽皮,上身全裸着,露出结实的胸肌,每一下舞动身上的肌肉都微微抖动,有一种狂野的美感。
  
      大殿里的女眷都不禁用扇子或手帕挡上脸,可眼睛却露在外面,一副很想看却不敢看的样子。
  
      领舞者手持钢叉一个纵身跃进舞团,随着节拍一起跳了起来,把舞蹈的精髓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下身穿了件皮裙,露出上身精壮的身体,看着很有一种原始的阳刚之气。
  
      他本就长得俊美,只一出场立刻惊艳一片,有些娘子手中的帕子都飞了,眼珠子瞪得老大,根本忘了遮挡为何物。后宫嫔妃还算矜持,不过眼睛也都亮晶晶的。
  
      郭文莺和一干贵女都站在殿外,有人忍不住扒着殿门往里看,不禁小声窃窃私语,都询问那领舞之人是谁。
  
      有人笑道:“这都不知道吗?那是严相的外甥,严贵妃的表弟,叫华溪缘,听说此人自幼随高人习武,近日刚进京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有他出场,这回贤妃怕是要输了。”
  
      另一贵女笑着推了她一把,“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莫不是瞧上人家了?”
  
      那贵女禁不住脸颊绯红,看脸上的春意,倒真是对那场中的领舞者动了心。
  
      郭文莺也暗自打量着那严相的外甥,相貌好坏倒在其次,他这好身手倒是难得。她虽是个三脚猫,到底也习过武,好坏从看得出。此人竟然把一趟拳法融入到舞蹈之中,把平淡的舞步顿时变得有滋有味儿起来,这种编排的本事也很令人惊叹。
  
      片刻之后,另一个领舞者带着一队人也出场了,这领舞者正是江玉妍找来的,果然不论长相还是舞姿都要逊华溪缘一筹,看江玉妍气得直拧帕子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然输了。
  
      接下来便是三十二只野兽也出场了,黑黄各半,全戴丑面具,有的扮成狮子,有的扮成老虎,跳跃掷倒,象野兽一样狂舞。做野兽也不需要练习什么,只要做出野兽的动作就行了,现场还有只虎王一会儿上翻,一会儿下跳,一会儿伏地,一会儿咆哮,逗得观看的贵族们大笑不止。
  
      庆隆舞的舞蹈共分为远望、追踪、行围、神功、猎成五个段落,主要有响箭、舞刀等二十多个动作。
  
      这会儿场中的表演已到了高朝,神功阶段,先由一名猎人发箭,弓弦响处,一只野兽应声倒下,其余野兽表示驯服,象征武功之成。
  
      一阵音乐响起,场中武者们开始拉弓,那弓箭都是特制的表演用的弓,前面箭头都被取掉,用白布包裹上,并没什么杀伤力。随着弓弦拉满,场外观看的人都欢呼起来,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舞者的弓转了方向,对着大殿主位的封敬亭射了过去。
  
      封敬亭多年武功浸淫,虽是遂不及防之下,依然身手灵活,向下一矮身那只箭,那箭直接钉在龙椅上,竟然是带着箭头的。
  
      他大喝一声,“来人,还不拿下。”
  
      离得最近的就是华溪缘,一脚踢向那舞者,那舞者一个滚身躲过,他随后手持钢叉对着他胸膛刺去,这一下竟是刺中,那舞者当场毙命。
  
      封敬亭脸上闪过一丝阴翳,低喝道:“来人,把这些人统统抓起来。查清楚究竟是何人主使的。”
  
      那些舞者们吓得慌忙磕头求饶。
  
      大殿中的人眼见此变故,也都不禁呆住了,用真箭头便是阴谋行刺皇上啊,便是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封敬亭看着殿中一张张惊奇中带着慌乱的面孔,心里暗暗冷笑,不管是谁指使的,总跑不了这殿里的的一个。前几日刚放火烧了霜云殿,此事还没查清楚呢,现在又出行刺的事,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生生不想让他这个皇帝过个好年了。
  
      大年三十就开始封宫门了,外命妇和女眷们被放出宫,那些近支宗室、王公及一二品大员,都留在宫里盘查。
  
      大过年的出了这样的事,都人心惶惶的,出宫的时候卢大太太和定国公夫人都拉着郭文莺,询问她怎么办。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