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这个厂公没毛病 > 第四十二章 伤势严重

第四十二章 伤势严重


  哪怕心里面再怎么膈应沈毕之的为人,叶红妆到底还是锦衣卫里面走出去的,与自己的那个笨徒弟霍刚也算是有几分交情,更何况同在朝堂为官,看见他如此,心中难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崔志刚倒是没有慢待了叶红妆。
  这里是衙门,不是崔志刚的私宅,自然找不出什么让人乐不思蜀的客房。
  但,崔志刚把人安置的还算妥当。
  房间不大,但无论是通风还是采光,都算得上良好。里面没有过多的装饰,虽然朴素却还算干净。
  叶红妆躺在火炕上,已经被清理过。他安静地躺在那,除了脸色惨白如纸,就像是睡着了。
  只不过,白色中衣的两只袖子是空的,软软的贴在炕上。
  这个时候,沈毕之还不知道炕上的那个人胸口处有一个空荡荡的窟窿,只是因为他的双臂有些不舒服。
  沈毕之说不上来那种感觉,不难过,也不伤心,但就是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来气。
  炕边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正在他颈边把脉,眉间的褶皱恨不得变成一座山。
  房门打开,“嘎吱”一声,冷风吹进几片雪花。
  白胡子老头听见声音,放下了手,起身,转过头来,一脸的愁云惨淡,告罪道,“提督大人,老夫学医不精,实在无能为力,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无能为力?”崔志刚皱了皱眉,好像炕上的人对他十分重要一般,一脸的惆怅。
  惆怅之后,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是他伤重,怨不得先生!”
  然后,转过头来,对沈毕之换上了一副同情以及感伤的面孔,“沈大人,你也听见了,不是本官不救,实在是他伤的太重了……”
  这白胡子的老头,沈毕之有些印象,姓薛,人称薛神医,济世堂的坐堂大夫,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免费义诊,是明凯的师兄,在京中极有名望。
  以沈毕之对他医术的了解,若单单是失去了一双手臂,他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心里“咯噔”了一声,那些来之前被压下去的不好预感又重新涌上了心头。
  医不了扔了伞,快步走过去,擦肩而过时狠狠地撞了薛神医一下,讽刺道,“不行就一边去!”
  医不了这人简单粗暴惯了,上去就要往叶红妆怀里摸。
  薛神医被撞了一下又被刺了一句,倒也没有一丝不悦,直到此时才皱眉呵斥道,“住手!他胸口有伤!”
  “有伤?”医不了倒是来了兴趣,小心地掀开了叶红妆身上的中衣,难得放慢了动作。
  众人还未看清,医不了已经重新合上了衣襟,“我说沈大人啊,老汉这么跟着你,不会有生命危险吧?你看看这小子,哎呦呦,这个惨呦,胸口被人掏了那么大的一个窟窿,吓死人了!”
  沈毕之一震,险些站不稳。
  医不了还在继续说道,“什么人啊这是?忒狠毒了!要不是这小子的心天生长在右边,说不定这会都被人掏了吃了!是煎炒烹炸清蒸红烧黄焖白煮,别有一番滋味啊!”
  “哦?”沈毕之挑眉一笑,“我倒是觉得,这些个吃法,换成貂崽子才叫人间美味呢!”
  “老汉又没说不医!”医不了气哼哼地嘟囔了一句,继续查探病情了。
  没有人说话,一片静谧。
  窗外是狂风呼嚎,房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久到所有人都觉得叶红妆已经没救了。
  医不了突然开口,“沈大人,这小子,老汉能医。就是不知道,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医法?”
  “你建议什么医法?”沈毕之上前几步,立在床边,看似是关心叶红妆,实则堵住了医不了所有逃跑的路线。
  医不了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才说道,“他胸口的伤没有大事,缝上就行!”
  胸口被掏了一个窟窿,在他眼里却微不足道得好像是衣服破了一个口子,拿块布就能补上。
  “至于他这两条胳膊……他自己的在雪地里冻了那么久,指定是用不上了……老汉这里倒的确有几个建议。”医不了掰着手指头数道,“这第一嘛,你现在马上让人去砍两条差不多的回来……”
  沈毕之尚未搭话,崔志刚已经勃然大怒,“放肆!这京都重地,天子脚下,岂容你如此胡作非为、草菅人命?”
  “砍了胳膊又不会死。”医不了不以为然,但还是收敛了一些,“那就听听第二个,砍一个胳膊回来先接上,另外的那一个打一条铁的来替!”
  崔志刚发怒,根本就不是因为要砍胳膊的数量,而是因为医不了如此堂而惶之地讨论砍别人胳膊的行为,两个不行,一个也不行!
  “这个不行!再换一个!”崔志刚怒视着他,很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还换?”医不了有些不悦,“那就只能打两条铁的来替了!可那铁的得多沉啊?而且,它也不可能像胳膊一样灵活活动啊!那老汉辛辛苦苦地给他接上,就是为了看着不缺胳膊少腿啊?”
  崔志刚张了张嘴,似乎是打算说些什么。
  沈毕之却突然开口,“红妆现在可以移动吗?”
  “你也太小瞧老汉了!”医不了一脸的狂傲,“叫你的人把他用厚厚的棉布裹了,用竹架子抬着,想去哪就去哪!”
  在九门提督的地界里不可以,可是到了西厂,那就是他沈毕之的地界了,他想干什么,谁能阻挡?
  崔志刚一惊,险些惊呼出声,一脸的不赞同,“沈大人,别忘了,你可是朝廷命官!”
  “西厂的事,不劳崔大人挂心!”沈毕之微微一笑,显然是打定了主意。
  崔志刚往门口一堵,“沈大人,既然如此,就休怪本官不念旧情了!”
  “崔大人今儿个是不打算让我将人带走了?”沈毕之挑眉,却还在笑着,“不如,咱们打个商量?”
  “没得商量!”崔志刚义正辞严。
  “怎么会没得商量呢?”沈毕之往门口的方向走了两步,“今儿个是二皇子大婚,他府上鱼龙混杂,难免会有危险。崔夫人和几位小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如何是好?若是她们能同云儿和媛妹在一处,既能免了当日吕家别院的那种尴尬场面,你也能少了不少担忧不是?”
  崔志刚怒视着对面的人,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在这个时代,女子贞洁大于一切。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