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回到明朝的少年天子 > 四百七十四章兵指阿达尔

四百七十四章兵指阿达尔

大明通过收买和建设,在埃塞俄比亚建立了稳固的统治。许多贵族被吸收进大明的政府,成为公职人员,在大明移民的学校里,贵族子弟们接受了大明的教育。
  
  种种大明的商品充斥着埃塞俄比亚的市场,大明将目光投向了索马里,这里是一片绿教的土地。
  
  埃塞俄比亚的贵族们都希望能够征服索马里,阿达尔位于索马里地区北部,共有人口三百万,有许多绿教小国和部落组成。
  
  埃塞俄比亚的奥斯塔公爵,瓦米公主的弟弟艾米奥亲王都说他们很高兴帮助大明军队征服阿达尔王国。
  
  大明向覆盖着肥沃火山灰土壤的埃塞俄比亚高原移民五十万人,大明在此地有五万本土军人和十万雇佣军。
  
  大明当局在这里实行军屯制度,由官方资助复员军人在阿比西尼亚进行屯垦,这样既可减少移民费用,又可抵御格拉瓦德沃斯率领的流亡游击队的袭击。
  
  大明的退伍军人往往被收入更高的工商业所吸引,很快就放弃农业、迁入城市。
  
  好在大明本土移民填补了这种损失,补充了殖民所需的物资。
  
  大明移民的农场每年出产28000吨小麦,从而避免了进口大量粮食。大明移民帮助建设耗费巨大的公路,带来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埃塞俄比亚变成了大明的面包篮,同时大明将目光投向了阿达尔王国。
  
  提格雷地区是阿比西尼亚人的发源地,阿克苏姆帝国征服埃塞俄比亚高原后,一部分阿比西尼亚人南下,成为了阿姆哈拉人的祖先。另一部分留守北部山区,是为提格雷人的先祖。提格雷人所使用的提格雷语同阿姆哈拉语相近,文化、民俗也与阿姆哈拉人大同小异。
  
  埃塞俄比亚居民中45%信奉基督教,45%信奉绿教,其余则信奉原始宗教。
  
  提格雷人受到优待,他们成了大明统治最忠实的帮助者。
  
  提格雷人主要分布在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州,人口占全国7%。提格雷人与阿姆哈拉人同为古代阿克苏姆帝国的后裔,两者同被称为阿比西尼亚人。
  
  这时,索马里族的部落经常和提格雷人发生冲突。
  
  索马里族是索马里的主体民族,也是埃塞俄比亚的重要少数民族,使用索马里语,属于含闪语系库希特语族。在埃塞俄比亚境内主要居住在东部与索马里接壤的欧加登地区。索马里族信奉绿教,属于逊尼派沙斐仪学派,家庭婚姻遵循绿教教法,允许一夫多妻。男女均行割礼。索马里人是游牧民族,他们生活在严酷的沙漠地区,主要从事畜牧业,他们饲养骆驼、长角牛、羊及少量马匹。
  
  这些人和阿法尔族,一起构成了阿达尔王国的主要成员。阿法尔人主要分布在埃塞俄比亚东北部的阿法尔州。使用阿法尔语,属含闪语系库希特语族。由很多部族组成,大部分人过着游牧生活。阿法尔人信奉绿教,历史上建立过很多苏丹国,阿里·米拉苏丹是阿法尔人的传统领袖。
  
  在进攻之前,大明军队包围了埃塞俄比亚的流亡埃塞俄比亚皇帝格拉瓦德沃斯的驻地。
  
  和埃塞俄比亚的流亡皇帝格拉瓦德沃斯在一起的,有葡萄牙雇佣军。他们由克里斯托弗·达·伽马统帅,包括600余名士兵、230名奴隶与一些工匠,他们配有上千支火绳枪,大量长矛,以及一些火炮。
  
  这位克里斯托弗·达·伽马就是著名的印度航线开辟者——瓦斯科·达·伽马的儿子。此外,他的副官米格尔·德·卡斯坦霍索也与他一起。
  
  经过11天的行军后,克里斯托弗率军抵达德巴尔瓦,这是巴哈尔涅古斯领主的首都,巴哈尔·涅古斯·耶萨克热情接待了克里斯托弗一行人,给予他物资、扎营地,并透露当地的地形信息,还告诉他有位萨巴勒·文格尔女王住在山上。克里斯托弗便前去与女王会面,并接受了女王的郑重接待。当时正值雨季,火炮等重型武器几乎难以前行,常常陷入泥沼中。
  
  克里斯托弗下令制造雪橇运送火炮,并炮击沿途接受艾哈迈德统治的村落。他还特地在山顶扎营,以避免艾哈迈德围困。雨季结束后,克里斯托弗终于不用担心火炮等重型武器拖后腿了。
  
  格拉瓦德沃斯登基后,这位年轻的埃塞俄比亚皇帝倒是展现出了自己的才能。他多次在埃塞俄比亚北部击败阿达尔军队,提升了国内基督徒的士气。他不久便穿过特克泽河,在萨尔德庆祝复活节。艾哈迈德的手下加拉德·艾马尔认为埃塞俄比亚皇帝及他的军队会在复活节期间放松警戒,庆祝节日,于是他计划在这天发动攻击。然而格拉瓦德沃斯可能已经提前获得了攻击的情报,做好了准备。当加拉德·艾马尔率军准备进攻萨尔德时,他遭到了埃塞俄比亚皇帝的伏兵的袭击,并被埃塞俄比亚皇帝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当大明军队向埃塞俄比亚皇帝发起进攻后,格拉瓦德沃斯最终还是在萨哈尔特战役中被击败了。
  
  埃塞俄比亚皇帝格拉瓦德沃斯被明军活捉后,予以枪决,同时明军开始谋划对阿达尔王国进攻。
  
  葡萄牙人被释放,被编入了明军的战斗序列。大明军队与阿达尔苏丹国的第一次正面冲突是巴森特战役,在这场战役中,大明方面投入葡萄牙团的八百名火枪手和三千大明骑兵。
  
  阿达尔方面则有总计三千五百余名持盾步兵与弓箭手。明军将领冒捕狸下令兵分六路进攻。阿达尔军队损失极为惨重,大明方面只有九人战死,六十人受伤。
  
  大明军队损失了十匹马与一批骡子,但事实证明这点损失是值得的。远征军攻下了一座绿教寺庙,这里原本是基督教的教堂,但被艾哈迈德的军队占领并改为绿教寺庙。
  
  明军将这里恢复为教堂,供奉埃塞俄比亚人的胜利女神,埃塞俄比亚人和葡萄牙人还于第二天举行了弥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