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抗日之雷霆战将 > 第九百六十一章 酝酿第二方案 一

第九百六十一章 酝酿第二方案 一

    王晓亮心里清楚,这次从敌人魔窟向城外转移,警卫排的任务很重,他有些紧张的凑近雷剑低声问道:“雷团长,咱们什么时间开始行动?为了快速安全转移,是不是要先找到警卫排的战马?只要咱们这些人骑马冲出去,这样就会更快一些,风险相对也会小一点,你说是吧雷团长?”
  
      雷剑看着王晓亮,心中却在筹备特别行动队和独一团,根据阜平城日军布防和周边敌人兵力的第二方案,听王晓亮这么问他,雷剑愣神的问道:“晓亮,你刚才在说什么?”
  
      张光华不知道雷剑如此发问是一时走神,还是恢复过来的意识出现差错,忙试探的问道:“雷团长,你还记得你离开独一团最后一战是在哪打的吗?”
  
      “走马驿。”
  
      张光华听雷剑回答这么快速,没有一点意识不清的迹象,心中敞亮的说道:“回答的对。”
  
      “什么意思?还把我当成失去意识的智障人了是吧?放心吧,只要我雷剑能醒过来,强大的意识就不会错乱,尤其是特别行动队马上就要实施转移,我雷剑更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安全的带领大家走出坑道。”
  
      他看着王晓亮再次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混蛋,吞吞吐吐的什么意思?”
  
      王晓亮知道雷剑的脑子转的很快,尤其是在走神的一刹那,肯定是在谋划新的行动方案,此时听雷剑发问,为了不打扰雷剑的思路,王晓亮‘嘿嘿’笑道:“我看你老是盯着我,就随便问了一句。”
  
      张光华已经听清楚王晓亮的问话,可当雷剑再次问起,王晓亮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竟采取搪塞的回避,张光华不仅皱紧眉头看着王晓亮。
  
      王晓亮看着张光华笑着说道:“雷团长走神是在做下步行动方案,会对这次行动考虑的更加细致,咱们不要打扰,可能雷团长正在谋划更大的......。”
  
      “哈哈哈、晓亮,你跟张副院长在打什么哑谜?都不要闲着,好好想想在转移过程中都应该注意哪些方面,不要到时候因为预想不到所造成的疏忽,在转移途中给特别行动队造成不应该出现的危险。”
  
      雷剑说着对张平吩咐道:“你带上两名战士,打通第三道出口,暂时放弃准备向外转移已经布防的另外两个坑道口。”
  
      “雷团长,咱们又找到了一个坑道出口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王晓亮惊奇的问道。
  
      王梓铭自认为对地下隐蔽通道再熟悉不过,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还有一个隐秘的出口,不禁问道:“雷团长,你说放弃已经准备向外转移的坑道口,难道说你新找到的出口更安全?”
  
      “应该是这样,新启用的坑道口有我们的同志接应,只是现在还没打通,只要需要,打通坑道只在分分秒秒。”雷剑非常有信心的说道。
  
      “你也太神了雷团长,我、我王梓铭从你醒过来后,所亲眼看到和听到你的一切,觉得你是一个非常叫人信服和怪异的一个人,那种未卜先知的能耐太厉害了,厉害的心里烦嘀咕。”
  
      “大家不要这样,我只是多做了一些调查研究,注重综合分析,与大家没什么两样,要是你们老是这么大惊小怪的看待我,那我雷剑在后面处理棘手的问题时,恐怕会畏手畏脚,这不利于特别行动队的转移。”
  
      老孙虽然对雷剑越发感觉不可思议,可他是一个非常务实且注重效果的人,他对大家说道:“我相信雷团长说的话,至于雷团长的行为语言有时看起来不可理解,这主要是他在战场上指挥部队与敌长期作战,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作为团指挥员的雷剑同志,是一个非常机敏睿智、勇敢果断的指挥员,遇到一点可利用的情报和不易察觉到现象,都能从中找到常人不以为然的蛛丝马迹,从中找出有利于扭转形势所实施的新步骤,这就是雷团长与人不同的地方。”
  
      雷剑的思维和行为反常,不断引起大家的猜疑和感到神秘,但是现在特别行动队正处于非常时期,只有把自己的好奇和求知欲望暂时压下去。
  
      老孙看着雷剑,虽然雷剑还是一名重伤员,身体还没有得到全面恢复,脸上的颜色由于伤势过重、身体虚弱,加上前期失血过多又营养不良,刚才跟大家一起将坑道里的熟食分配着吃进肚子,看起来雷剑的身体有些硬挺,精神非常饱满,手脚在联动时给人一种力量。
  
      他看雷剑的意识思维和身体状况,能在短时间恢复的这么快,不仅赞叹道:“这是一位非常难得的同志,可遇不可求,我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么优秀的人才......。”
  
      “老孙,你不要老是琢磨我这个人,多动动脑子帮我提点提点,只要咱们安全的离开阜平城,我雷剑一定好好地答谢你,这可以吧?”
  
      “雷团长,你是一名很了不起的指挥员,岁数不大,天真不失机警,狂放中思维缜密,果断不专横,说笑之间化解一切疑难,傲......。”
  
      雷剑听老孙在给他总结人生,说的叫他脸上挂不住,赶紧打住说道:“老孙,不要在大家面前吹捧,这样会带坏个别同志,比如王晓亮副团长,还有......。”
  
      就在这时,张平挤到雷剑身边,低声报告:“报告雷团长,已经打通新的坑道出口,与地面同志取得联系,只要独一团突击连化装进城接上关系,马上向你报告。”
  
      “很好,张主任,你要密切注意晋察冀军区首长来电。”雷剑转头对王晓亮说道:“晓亮,带上两名战士,在张平引导下与地面同志接上头,你的任务有两个,一是隐秘的在城中摸清敌人的兵力和布防,二是从县城想办法找到日侨开的药店,捎带着查看一下你隐蔽战马的地方安不安全。”
  
      雷剑又对冯光说道:“你带上一名战士跟我行动。”
  
      张光华一把拽住就要站起来的雷剑,急切的说道:“雷团长,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好,伤口愈合的又不理想,你这是要到哪去?不行,你现在还不能离开医生护理,这也是我的职责。”
  
      “婆婆妈妈,我雷剑恢复的非常好,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再说我只是到坑道口观察一下,再与地面同志接上头,安排后面马上就要实施的计划,这是我们安全转移出去必须要做的先期工作,你懂不懂?让开。”
  
      雷剑粗暴的推开张光华和春桃,带上冯光和一名战士,猫着腰顺着狭窄的坑道往外挤过去。张光华和春桃不放心雷剑的身体和伤势,赶紧跟在身后。
  
      走出坑道口,先前一步引领王晓亮与地面同志接头的张平,看雷剑从坑道口探出头,吓得他冲到跟前压住雷剑的头急切的低声喊道:“雷团长,上面危险,快退回去。”
  
      “混蛋,你压住我的头干什么?快给我让开,你要是敢违抗命令,我饶不了你。”
  
      张平知道雷剑要想干的事情谁也拦不住,只得配合的把雷剑拉出坑道口,后面又跟出来几名同志。
  
      雷剑当看到张光华和春桃也跟上来了,刚准备把两人轰下去,张光华和春桃同时说道:“雷团长,不要费口舌,你现在是重伤员,你在哪里,我俩就应该护理到哪里,你忙你的,我俩钻出坑道透口气总可以吧?”
  
      地面的同志听张平喊雷剑‘雷团长’,赶紧伸出手紧紧握住雷剑,高兴地说道:“早就耳闻雷团长大名,今日得见,原来、原来......。”
  
      “怎么样,颠覆了你原来想象中的形象了是吧?你就是刘守成同志?辛苦了。”雷剑不想听人家老是见面不是奉承就是夸奖,赶紧打住刘守成对他的赞美,快速的问了一下城里的情况。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刘守成机警的派出两名同志在街门口放哨,一旦发现敌人靠近,马上通知家里做好隐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