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召唤群豪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大势在我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大势在我

    山呼海啸。
  
      恍如初见。
  
      古月安看着站在擂台对面的越子离,恍惚间,仿佛如同回到了姑苏陈家。
  
      一样是越子离,一样的万众瞩目。
  
      只是相比起那一次,所有人都不看好他,所有人虽然嘴上都在说着夸赞他的话,心底却没有一个人觉得他能够赢越子离,舞台,也要小太多了。
  
      不过半年光景。
  
      半年之中,古月安居然一路从姑苏城的一家不知名的小酒楼里的一个店小二,成长为了名震京华,能够站在春闱擂台最后一场决定状元归属的对决之中,还能够得到在场大多数人的支持的强者。
  
      如梦似乎。
  
      不可思议。
  
      所以当古月安抬起手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越少侠,久违了。”
  
      虽然他们其实早就已经见过了,但这个久违,说的是,他们终于又一次在擂台上相见了,而且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旗鼓相当,没有谁好像一定弱于谁。
  
      这一步,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办不到。
  
      因为越子离啊,他的光芒是那么的耀眼,长生剑宗长门首徒,惊才榜常年第二,少年剑神六皇子陈小桔之下第一人,陈小郡主的意中人。
  
      如果这是一部小说的话,那么他就是那个主角,几乎所有人都要被他的光芒遮盖。
  
      就好像是那个在陈家被越子离三剑逼退的安佩兄,也许几年之前他还能有机会和越子离交手,可是几年之后,越子离只需要对着空气刺出三剑,那人便知道自己根本已经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连拔剑的勇气都没了。
  
      所以,真的太不容易了。
  
      越子离也同样抬手,对着古月安道:“古兄,久违了。”
  
      台下今天的演说依旧是小猿猴曾静恒,只见他略有些紧张的对着所有人道:“诸位,今天是本次春闱最后一场,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场对决了,将由在下来为诸位演说,在下乃是百晓生曾静恒,还请诸位,多多指教!”
  
      这也是对于他来说,无比重要的一天。
  
      还真是,很有意义的一天啊。
  
      古月安想到这里,骤然从【兵器谱】中抽出了雪焚城,对着越子离道:“越少侠,咱们开始吧。”
  
      此时擂台下的吏部官员也表示可以开始了,决战,终启。
  
      “古月安率先出手了!”随着小猿猴曾静恒一声声透云霄的喊叫,古月安一刀拉开了这终战的帷幕。
  
      古月安率先出手了。
  
      这句话,就犹如时光交错,半年之前,姑苏陈家,古月安对阵越子离,柳如生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古月(小)安率先出手了。
  
      那时,古月安心中什么都没有想,因为当时他的实力,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出招,才能是最精妙的,最让越子离无法防范的,所以他干脆就什么也不想,只一刀直斩。
  
      一刀摧城。
  
      他现在出的,也是摧城这一招。
  
      他心中,也什么都没有想。
  
      只是和当初的什么都没有想比,他现在的什么都没有想,不是他想不到越子离会出什么招,而是,他已经摸到了万法归一的刀道。
  
      他这一刀出去,后面有无穷变化。
  
      古月安记得,越子离当初看到这一刀,说的是:“好俊的一刀。”
  
      可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说了,因为他没办法开口,他不可能再像从前那么闲适淡然地来接古月安这一刀了。
  
      这就是,现在的古月安。
  
      这就是,古月安现在的刀。
  
      越子离以一个极其凝重的表情出剑,他一剑,刺向古月安这一刀的最关键之处。
  
      越子离,不愧是越子离,哪怕是面对现在的古月安,依旧可以做到如此的精准,简单。
  
      而他这一剑,明显就是当初他凌空三剑,梅花三弄的缩减版,他当初尚需使出那三剑,才有此威力,现在却是一剑,却已经奥义全在。
  
      由此可见,这半年的时光,进步的,也不止是古月安一个人。
  
      只是古月安这一刀,早有变招,哪怕越子离这一剑直指要害,古月安也能轻松应对。
  
      半年之前,古月安哪怕是想破了头,也绝对无法理解越子离那空灵的如同羚羊挂角的三剑,到底有多么精妙。
  
      可是此刻,他早已经堪破了。
  
      以慢打快,以静制动。
  
      攻敌所必救,刺敌以最弱。
  
      那就是慢剑,或者说,是长生剑。
  
      早在古月安和谢雨留对阵之时,他便以从破剑之中领悟转化而来的,万法归一之刀相抗衡,此时,自然是完全不能难倒他。
  
      横刀将越子离的剑顶了回去,古月安长刀寒霜之气勃发,刀气已然纵横而出,他一刀顺势横斩,长达近半丈的刀气,将越子离的白袍刺得寸寸开裂。
  
      “古兄……”越子离开口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可古月安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刀得势,烈火骤然而起。
  
      烈火焚琴,已然挥洒而成。
  
      这一套他已经熟的不能再熟的刀法,早已化入了他的刀法体系之中,可以随时纵横,再不用像从前那样,需要一刀一刀积累足够的刀势,又或者只能靠强行入破,才能燃起燎原之火。
  
      只要他想,他的刀,就是火!
  
      火已经起了,在微末之间,倏忽而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位琴师,手才刚刚触碰到琴弦,下一刻,却是一曲高到了无法形容的曲调,已经如同狂风般席卷而来。
  
      这样的曲子,又该是怎么样的绝世!?
  
      古月安本来似乎已经被越子离那一剑慢剑,骤然也拖入了一种慢的境地里。
  
      可他这一刀,却是毫不留情的,又将那种慢的感觉给彻底粉碎,快刀骤起,如同杂草,如同狂风,如同烈焰,将越子离从擂台的中央,逐渐推向了擂台的边缘。
  
      这才是,真正的入破啊。
  
      从前的入破,都是古月安被逼无奈,强行杀出,是一种决绝的,无可退步的挣扎。
  
      而现在,古月安却是在局势还未成之前,就一刀,将对方的局势给斩烂了,然后用他的刀告诉对方,局势,应该是怎么样的。
  
      真正的破,是破而后立。
  
      是制定规则。
  
      古月安一刀在天,又是焚城这一招,只是这一次,他再不是气力将尽,拼死一搏,他是大势在我,你该如何!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