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聊斋之剑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各方变化 1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各方变化 1

    就在皇帝和慈航普度商量此事的时候,与此事有关的人,只要懂一点修行之道,都有所感应。
  
      皇宫内一座精致而不失华丽,简单但带有一些出尘气息的小院内,小花园中的一座石桌上,坐着一个犹如画中走出来的女孩。
  
      五官精致,凤眼丹眉,犹如玉雕一般,此时正捧着一本道经很认真的读着,时而皱眉,时而喜悦,看到精彩之处,用纤纤玉手拿起旁边的笔,在旁边的纸张上写上一阵,但眉语只见有一丝散不开的凝结,好似缠绕了良久,让这少女看上去少了一种完美。
  
      就在皇帝和慈航普度敲定此事只时,这少女忽然有一种心血来潮之感,就顺着源头看了过去,那个方位正是炼丹房的位置吗,思索了一下,感觉有点疑惑。
  
      自己一般不怎么出门,很少跟人有交集,怎么会与自己有关呢,摇了摇头,心中陷入了沉思。
  
      忽然进入一种不知不觉的状态之中,在一座道观中,一座石桌前,坐着一个少年,捧着一本道经,正认真的读着,时而皱眉,时而欢喜,好似看到精彩之处,就拿起旁边的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她看的心生欢喜,因为跟她爱好相同,就想去打个招呼,刚要拍少年的肩膀,突然心头一紧,停了下来。
  
      就想赶紧离开此地,但怎么挣扎都动不了,过了一会,就看到这个少年将书放到桌子上,转头看向她。
  
      “啊!”女孩一声尖叫,一下醒了过来,吓出使劲喘着气,但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平常这种幻境都是控制不住自己,拍了那少年的肩膀,然后被一把扔进水里,然后挣扎上半天才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就大汗淋漓,好像水中捞出来一样,但这次不止没有被扔进水里,而且也没有大汗淋漓,只是微微有些冷汗。
  
      虽然受了惊吓,但不止没有害怕,反而心中有些小小的窃喜,那少年转过身来,怎么就没看看他长什么样,暗道自己没用,竟然被吓的想跑,但很快又被自己将思绪拉了回来,使劲的摇着头,自己这都在想什么啊。
  
      “九公主,您又做噩梦了?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忽然一声清脆的女声从她耳边传来,赶紧捏了捏手指头,变得面红耳赤,对那个少年也是一阵暗恨,竟然让自己丢脸。
  
      但恨了半天,就是恨不起来,叹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石桌上的东西,转身去了屋内,脚步欢快了一些,好似内心中还有一丝窃喜。
  
      这宫女看着九公主有些奇怪,怎么感觉跟平时不一样了,这种事情两年了,平时被惊吓一次都是好像大病一场,但今日一看,还想病情好了许多,甚至还有些愉悦的样子,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告诉报上去为好。
  
      就对里面宫女交代一翻,向外走去。
  
      同一时刻,正在一条暗河中和一条丈长的金龙在水中快速的穿梭着,突然王元丰停了下来,立在水中,思索着什么。
  
      “怎么了,神尊?”亢金龙看王元丰停下,也转了个圈,变成一个金衣少年,对正在感悟什么的王元丰问道。
  
      王元丰转而又看了看盛京方向,就说道:“刚才在赶路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丝王朝气运加身,后面还有许多引而不发,好像只等一个适当的时机就会降临。”
  
      “这不是好事吗,神尊有仙道大运,可分封诸神,此时又有人道气运加身,在如果能收集道到地府气运,那真的就是三界至尊了。”亢金龙知道气运加身的好处就说道。
  
      王元丰摇了摇头,说道:“吾与大梁陈氏既无交情,又无瓜葛,气运两立,互不干扰,但此时大梁气运加身,却是祸非福。”
  
      “怎么可能?”亢金龙只知有气运是好事,其余的还真不知道,就开口问道。
  
      王元丰就解释说道:“金龙你不知其中原理,此时大梁王朝已是日薄西山,犹如暮鼓晨钟,已是昨日黄花,气运已几乎用尽,如若改朝换代,首先受到牵连的就是有王朝气运之人。”
  
      亢金龙一听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此时修行中人没人愿意去朝廷听用,就怕受到气运反噬,大梁王朝之事好多人都看的明白,亢金龙就说道:“那神尊就将这气运斩出体外,免得受大梁气运反噬。”
  
      王元丰感应了一下自己灵台中那一丝紫色气运,天地之中,以紫为贵,紫气是大道之基础颜色,但这紫气不是大道之气,而是人道气运。
  
      想了一下,王元丰准备就准备将这丝紫气斩断,他可不想为大梁王朝陪葬,刚要准备运转剑气斩断紫气,忽然念头中闪过一个画面,他正在城外太虚观翻看道经,有一个小女孩向他走来。
  
      小女孩刚要拍他的肩膀,他一个下意识反应就要抓住小女孩扔出去,但此时王元丰大惊,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这个画面,就将手中的书合上,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转过头去看向小女孩。
  
      就见小女孩惊慌失措的样子,好似看到可什么恐惧的事情一般,王元丰看的莫名其妙,就见小女孩深吸一口气,一声尖叫,画面瞬间破碎。
  
      “九公主。”王元丰自语一声,想到两年前被自己不小心扔水里的小女孩,最后自己将她从水里捞出来时她还是一副失魂之状,就像受到了一种惊吓一般。
  
      也只是望小女孩灵台打入几个安魂咒,简单处理了一下就跑了,最后才知道被扔进水里的那女孩是九公主,他也差点被抓起来,也是因为有父亲在,才被禁足了,后来也没去关注九公主怎么样了,说来也怪,竟然连她的丝毫消息也没听到过。
  
      好似销声匿迹了一般,也好像忽略了这位九公主,此时王元丰对她也有点内疚,本来身上蒸腾的剑气一下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旁的亢金龙看着奇怪,听到王元丰自语,又在思考什么,就问道:“神尊可是发现了什么?”
  
      王元丰点了点头,说道:“我与大梁还有一点因果,此是大道之律,斩断却有诸多不妥。”
  
      “可是这大梁灭国,会对神尊有所伤害的。”亢金龙有些担忧的说道。
  
      王元丰点了点头,准备说只有硬抗了,但忽然想到放灵台之中也不是个事,就说道:“只能先将其封印起来,以后在做打算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