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 18.纽约大清扫 三

18.纽约大清扫 三

“巴萨佐娱乐与博彩公司”
  
  一个大大的招牌挂在眼前的写字楼边缘,上面缠绕着霓虹灯在纽约的黑夜里将这个地方弄得炫彩如白昼,站在这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写字楼之下,安吉拉看着眼前的旋转门里的人来人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她躲在赛伯身后,那是切切实实的恐惧,这一路行来,从未有哪个地方的死魂比这个地方的密度更大更多,据说失去了生命的幽魂会下意识的停留在被害的地方,最后演化为失去理智的地缚灵,这也是为什么凶杀案件现场总是让人避之不及的原因。
  
  在安吉拉的双眼里,眼前这扇装饰豪华的旋转门边,最少存在着27个形态各异的地缚灵,它们还维持着被害前的痛苦表情,面目狰狞,却又如坐旋转木马的小孩一样,绕着那不断旋转的旋转门转着圈。
  
  它们被束缚在那里,阻止着普通人的进入。
  
  这也就意味着
  
  “有最少27个普通人死在这里。”
  
  安吉拉忍不住拉住了赛伯的衣袖,在骤然恢复了能看到幽魂的眼睛之后,入眼的一切都变得让人难以忍受,也更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妹妹曾经遭受到的痛苦,她每天都承受着这样的生活,看到这样的场景。
  
  “你在害怕?”
  
  赛伯低头看着她,眼睛里跳动着如火焰般的光芒,“这样可不行他们活着的时候你都不怕他们,现在他们死了,你反而会感觉到恐惧,这是什么道理?”
  
  安吉拉咬了咬嘴唇,没有回答,赛伯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个弹夹,丢给安吉拉,
  
  “人类最本源的恐惧,其实来自于逻辑的错位,过去的你还在束缚你的思维,女孩,这些东西只是最低级的,他们不能在物理层面伤害到你,只能用无聊的幻象和操纵的恐惧来压垮你,所以,只要你意志坚定,它们就是一坨狗屎。”
  
  说完,他手里握着檀木扇子大步向前,他靠近一步,那些地缚灵就恐惧的后退一步,但它们被束缚在这旋转门当中无法离开,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赛伯走入它们之中,眼睁睁的看着地狱之火舔舐在它们身上,最终将它们焚烧殆尽。
  
  赛伯伸手止住了旋转的木门,扭头看着安吉拉,
  
  “你还在等什么?你不是想知道你妹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女警探被这句话惊醒了,她深吸了一口气,从腰后取下自己的配枪,将弹夹退出来,将赛伯交给她的弹夹咔一声塞入枪膛里,打开保险,左手握着枪,便大步跟了上来。
  
  看着她脸上变得越来越平静的表情,赛伯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所以,我说了,仇恨是个好东西,你真的得善用它。”
  
  这写字楼有5层高,夜晚时分绝大部分员工都已经回家了,在赛伯踏上4楼楼梯的时候,才看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办公室,从窗户看过去,那其中有一张张呆滞的脸,正贴在窗户上面,冷漠的打量着这两个闯入者。
  
  赛伯走上前,他的脚步在地面上发出了踏踏的声音,他站在那玻璃的窗户之外,他和那些呆滞的人对视着,在那些外表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家伙眼中,跳动的是憎恨和怨毒的光芒,在看到赛伯走过来之后,他们开始嘶吼,开始尖叫。
  
  “看啊,他来了!”
  
  “他来送死了!”
  
  “我已经忍不住要吸干他的血了!”
  
  “蠢货,我们人多势众,我们有数量优势!”
  
  于是寂静被打破,赛伯眼前的玻璃被那些面色扭曲的家伙们砸出了一道道裂痕,这场面渗人极了。
  
  “你们在看什么?”
  
  赛伯大声喊到,“你们这些杂种在叫什么?”
  
  他手里的檀木扇子骤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多了一把金色的十字架猎枪,他将那枪口对准了眼前的玻璃,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砰”
  
  这石破天惊的一击让玻璃破碎着朝着四面八方散开,那圣银子弹和猎魔枪附带的火焰将正中央的那个面目姣好,但面色狰狞的女人的大半个脑壳直接掀开,那灼热的温度将那些挤在一起的家伙们逼退。
  
  “砰”
  
  赛伯从破碎的玻璃跳进了眼前的超大办公室里,他身后是将小半张墙染红的血渍,
  
  “吵死了你们!”
  
  他将猎魔枪扛在肩膀上,伸手给嘴角点上了一根香烟,在烟雾缭绕中,他看着眼前站着的60多个混血种,他们的目光中央闪耀着一点红色的火星,那大概是他们除了灵魂之外,和普通人唯一不同的地方。
  
  “我听说你们有话对我说所以我来了。”
  
  赛伯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众人,看着那呆滞的脸上那些浑然不同的表情,他说,“现在你们对于我驱逐你们有什么不满,有什么话,都可以说了我在听着呢。”
  
  一片寂静,赛伯做了个侧耳倾听的动作,他满脸疑惑的说,
  
  “怎么回事?是没人愿意说话,还是你们没种了?”
  
  “砰”
  
  他右手里的猎魔枪指向身后,将一个从角落里冲上来的混血恶魔爆头,腥臭的鲜血撒的到处都是。
  
  “你们不是要用屠杀普通人的方式来对抗我的驱逐吗?”
  
  “轰”
  
  高举着匕首从天花板上落下来的年轻人被突然窜起的地狱之火包裹着砸在地上,又被赛伯一脚踩碎了脑袋。
  
  “你们不是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吗?”
  
  周围的混血种们举起了武器,将赛伯围成了一个圈,魔法,诅咒,刀刃,子弹,好不停歇的轰在了赛伯的身体上,他右手提着猎魔枪,左手抓着燃烧的战刀,以一人之力,对抗这巴萨佐麾下最强悍的混血恶魔们,他高声喊到,
  
  “我隔着大半个城市都能闻到你们身上的臭味,都能听到你们恶毒的诅咒,但现在我出现在你们面前了,你们却又沉默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怕了?”
  
  “轰”
  
  身材更巨大的狂战魔西姆从赛伯身后跳出空间,它狂笑着挥舞着利爪,两三下就将从背后偷袭的混血恶魔切成了碎肉,鲜血四溅在周围的地面和墙壁上,这场屠杀已经进入了最高峰。
  
  一具一具的残尸被扔在地上,任由火焰灼烧,
  
  “你们在害怕我,对吗?背后站着神魔的你们依然无法阻止我,对吗?”
  
  “在有一个人将你们当成待宰的猪羊一样屠杀的时候,当我撕掉你们伪装的强大的时候,你们除了去欺负普通人之外,甚至不敢和我正面打一场瞧瞧你们,哥谭的黑帮恶棍都比你们有勇气的多!”
  
  赛伯一刀将眼前化为了原形的丑陋恶魔的脑袋砍下来,手里的猎魔枪小时,他伸手将燃烧了一半的香烟取下,弹向空中,眼中的火焰之环骤然亮起,地狱之火缠绕在他的左臂上,如温顺的火蛇一般。
  
  “我来问你们一个问题,对于这场驱逐和屠杀我有说过,你们有不满的权力吗?我给了你们不满的权力吗?”
  
  “你们做错事了,伙计们,我很生气,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你们害怕你们背后的神魔,害怕来自他们的惩戒,于是你们更疯狂的毁灭现世的一切。”
  
  “轰”
  
  灼热的火墙顷刻间将整个房间包裹了起来,封堵住了最后逃离的通道,狂战魔怒吼着冲入一败涂地的混血恶魔的群体里,将他们逼得左顾右窜,而在火焰中,那个人影提着刀,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过来,就像是火焰里诞生的屠夫一样。
  
  “但是你们,在这个世界里,你们难道就不怕我吗?”
  
  巴萨佐,这个倒霉的混血恶魔在纽约的首领坐立不安的看着监控里传来的可怕画面,那简直就是一场屠杀,他最精锐的麾下面对赛伯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不管是魔法,诅咒,还是子弹,都无法真正伤害到他的身体,而那缠绕着火焰的战刀每一刀砍下来,都能彻底带走一头混血种的命。
  
  面对普通人,他们这些使用超凡力量的神秘生物就是无敌的,但是面对更蛮横的力量,他们便被顷刻间打回了原本该有的位置。
  
  混血种以人类之躯作为载体,这羸弱的躯体根本无法发挥出足够的力量,但坦白说,这些下级恶魔就算是以完全体出现在这里,依然逃不开被屠杀的宿命。
  
  巴萨佐觉得自己该走了
  
  黑暗之子的命运固然重要,但如果在这里送了命,就无法再为黑暗之子服务了,想必那位殿下应该也能理解他的苦衷吧。
  
  于是这混血恶魔的首领打开窗户,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接近尾声的大屠杀,他毫不犹豫的就跳了下去,20米的高度还挡不住这恶魔,但就在他跳下去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将眼前的空间封锁了,硬生生将他重新推回了办公室里。
  
  巴萨佐的脸色剧变,下一刻,“砰”
  
  他背后的墙壁被一脚踹开,身上还缠绕着地狱之火的赛伯提着一个混血恶魔的脑袋走了进来,他一挥手,那被焚烧的不像样子的恶魔脑袋就砸在了巴萨佐脚下,赛伯眼睛里是不加掩饰的嘲讽,
  
  “这就是你的数量优势!”
  
  说完,他的目光错过巴萨佐的身体,看到了窗户之外逐渐散开的心灵力量,他大声说,
  
  “谢了,教授!”
  
  “清理的干净一些”
  
  查尔斯教授的声音在赛伯心头响起,“我派了奥罗罗他们去帮忙了,皇后区就交给我们来。”
  
  “但是你不是一向讨厌杀戮的吗?”
  
  赛伯问到,“你不是最喜欢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的吗?”
  
  教授沉默了片刻,轻声说,
  
  “但这种杀戮,是必须的这终究还是属于生灵的世界,不该有的东西,就让它们离开吧。”
  
  “好!”
  
  赛伯看着巴萨佐,混血恶魔首领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他低声说,“今晚之后,这座城市里,不会再有这些邪灵和那些圣灵的位置。”
  
  “咔咔咔咔”
  
  干脆利落的出拳,不到2秒钟,巴萨佐的四肢就被直接打断,这可怜的家伙瘫软在地面上,面色痛苦,他怨毒的盯着赛伯,大声喊到,
  
  “黑暗之子不会放过你的!当他到来之时,你会是第一个死者!你会死的痛苦无比!”
  
  “毫无意义的犬吠!”
  
  赛伯和走进房间的安吉拉错身而过,他扭头看着巴萨佐,脸上一脸的鄙夷,“那就让你的黑暗主子来,我就在这里等它!”
  
  说完,他将一把绘刻着圣银符文的匕首和一小瓶圣水塞进了安吉拉的手里,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归你了,答应我,女孩”
  
  “可别让他走的太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