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九天青帝 > 第三十九章白衣少年

第三十九章白衣少年


  “你我之间没必要客套了!道消之苦,万年囚禁之仇,无论哪一样都是解不开的死仇!自认为一生无一败绩的我,此生想与你公平一战,看看谁人为天,谁人为地!也好了了我这一身不甘的战意残念!”
  名为楼罗的魔神静静不动,但他的声音在九天之间响起,平淡的语气中暗藏无尽的渴望,像是活火山之上,盖着一层冷冰。
  天帝沉默了。
  李青山他们自然不明白此中真意,魔神楼罗,修罗战神,天生战士,一生为战,所向无敌,无人可匹敌!这是星空下最为强悍的传奇,哪怕在一方天帝的面前,也有足够的底气发出挑战的信息。
  当年是怎么困住他的?天帝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九世轮回,带走的不只是一身道法修为,还有支离破碎的记忆。现在的自己,也不过是第一世留下的残骸余念。但,我这一生迎战诸天豪强,漫天神魔,又何曾畏惧过人?
  “你要战,那便战吧!”
  此声战意昂然,九天沸腾!
  你要战,那便战,这是天帝的骄傲,诸天神魔如何强大,亦不是在他手中折戟沉沙,英雄末路?
  求道万年终为空,此生不见长生人。
  这是万年前此方天地陨落的无数强者心中的无奈感叹,但对于天帝而言,却是长生路上我为峰,不见诸神过我身。我,就是长生仙。
  速度奇快的诡异怪鸟第一个冲了上去,那双羽翼扇动下,竟然生出无数黑色火焰,向着天帝涌去,但原地的天帝早已失去身影,落在怪鸟身前,一剑竟将他拍得身形消散,悲痛的惨叫,鸟鸣呜咽。天界中某一深处,无尽黑暗,纵横交错的铁索囚禁着一头遮天蔽日的巨大生物,那生物身上气息萎靡,就在那怪鸟发出惨叫消失之后,这个巨大生物也仰天长啸,周身荡开一圈又一圈的道纹,身外空间似有大嘴,不断吞食这些道纹。
  另一手,一掌轰开欺身而上的几尊魔神,又一脚,将那做怒目状的大和尚踹飞,硬生生抗下背后血妖的血剑,哪管他刺得前后通透,又是一剑,劈得身后血妖留下半身狼狈后退。
  眼睛一瞪,无数精光闪烁,远方蠢蠢欲动的长毛魔神竟是突然紧缩脖子,挥到半空的镏金镗戛然而止,瞬间冻住身形,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说了,只要等到这方天地道法补齐,自然会给你们轮回重修的机会,到时必定为你们守道,你们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
  天帝朗声说道。
  原本逃到天际的血妖魔神再次折身返回,怒不可遏地吼道:“我不信!我不信你这无耻小人,我们都是证道存在,离开这天澜星域,回到百界,自然还是自由身,何必陪着你为这方注定要烟消云散的天地陪葬?你凭什么可以强迫我们?凭什么让我们消去一身道法为这方天地续命?你有何资格?不就是因为比我们强,仅此而已!还要什么假仁假义!”
  有一尊后退的魔神冷笑道:“义昊,别说这方天地注定消亡,也不说到时候我们是否身死道消,烟消云散,即使让你找到方法恢复这方天地的道法|轮回,你真的会给我们轮回重修的机会?我看你恨不得我们早早被这天地抹去痕迹才对!”
  又一尊长有类似鳄鱼脑袋的魔神讥讽道:“义昊!我们只求你放开禁忌,还我本体,待我回到百界,自有方法恢复往昔修为,到时再来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此中嘲讽之意,李青山他们并不明白,天上明白的众魔神嘴角露出冷笑。
  天帝瞧着那长有类似鳄鱼脑袋的魔神,眼里满是戏谑。
  “啊!”
  一声惨叫,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就听见那长有类似鳄鱼脑袋的魔神发出一声惨叫,身形不由自主地下坠,将身下的浮岛砸得粉碎。
  愤怒的他再次冲天而上,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一道剑光落下,那魔神尸首分离,巨大的脑袋在虚空中滚了几下,伤口处冒出金色火焰,带着不甘的忿恨,叫嚣着,最后化成灰烬。
  “够了!”
  名为楼罗的魔神挡在天帝面前,他一手掐住另外一尊虎头模样的魔神,朝着天帝说道。
  “你要清理这些干扰,我没意见,但我的战意已经等待不了了!来吧!让我尽兴!”
  说着,手中一掐,那尊虎头魔神来不及挣扎,片刻间身形虚化,天界深处,再次传来忿恨地辱骂。
  李青山他们看见,那名为楼罗的魔神只是冷哼一声,天际传来的辱骂声便渐渐小了,最后只有一声不甘的呢喃。
  九天之上,神魔辟易。
  巨大的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李青山听见身边的人惊喊:“帝流浆!这是帝流浆!”
  那些月光似是实质的流液,又像介于虚无的光芒,在天地间流转。
  “快吸收!这是万年难遇的宝贝!不比仙丹灵药差!”
  闻言,白玉台前众人盘膝而坐,各自掐念口诀,运转功法,吸收流淌在天地间的帝流浆。
  天地间大部分的帝流浆都在涌向那楼罗魔神,他身上的符文闪烁银光,浑身气势陡然直升,墨袍无风自起,露出身下仅护住重要部位的魔甲,一身道法战意,燃烧九天。
  天龙帝剑冷光自生,跳动的符文小字在剑身处熠熠生辉,无空龙吟震慑底下无数妖魔,瑟瑟发抖,唯唯不前。那些神像伫立四方,拱卫着已经变成废土的云霄殿。
  “我来了!”
  一声长啸,楼罗魔神的身形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出现在天帝跟前,一个巨大的拳头直直砸向天帝。
  拳头落在天龙帝剑上,无尽剑气纵横四野,落在那楼罗魔神身上,刺耳的割裂声震耳欲聋,那魔神竟是以肉身硬抗帝兵!
  陡然间,天帝将那帝兵高高抛弃,原本略微驼着的身躯突然间变得挺拔伟岸,腰间几方小印随风摇动,彼此间碰撞发出咯咯的响声。
  天帝竟然以肉身与那楼罗魔神对抗,他出拳如龙,与楼落魔神对击。片刻寂静之后,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九天。
  李青山看见二者倒飞,其间又再次碰撞,不知互相交手了多少次。以他的目光和境界无法看透这样的战斗,这种棋逢对手平分秋色的战斗不似之前碾压式的虐打,唯有境界足够的人才能看见。
  他默默地站起身来,之前吸收帝流浆,已经使他突破了十一个穴道,多余的他已经无法吸收。
  他看着天上的战斗,内心澎湃,有一种压抑的快感激荡心中。
  不知何时,他的身边出现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少年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约莫着十一二岁。眉心一点朱红,五官精致,样貌极其俊美,发髻扎得简单,墨发及地,神态有些怡然,白衣飘飘,别有一番风流。
  李青山没有察觉到他是何时出现的,更不知道他的来历和深浅。见到他出现在自己身边,有些惊讶,但还是微微点头示意。白衣少年,面露和煦微笑,轻点下颚,目光却是落在李青山身后的苏芒脸上,眼中略有惊讶,但隐藏得很好,如同春风拂水,不留痕迹。
  “义昊!”
  “楼罗!”
  九天之上,怒吼声震慑四方,李青山转头,只看见一金一黑的两道光彼此相互碰撞,轰鸣声此起彼落,空间裂纹不断荡漾开来。在一声剧烈的对击声后,两道光影迅速分开。天地间,无数仙岛浮土崩碎断裂,一片狼藉。
  白玉台前,众人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戚戚然。这样的伟力,一个不小心,余波就能将他们毁灭。
  天上的天帝瞧见这一幕,眉头一皱,他大吼一声:“鼎来!”
  在李青山视野无法望及的地方,一点黑点出现,不断变大,最后变成一个庞然大鼎,竟是之前见过的天地鼎。鼎身流转着古朴的气息,万条金光从鼎中流淌而出,突然出现的天地鼎此刻不同于之前所见的暮气沉沉,反倒像是一尊被叫醒的上古神兽,威势盖绝天地!
  李青山看到那天地鼎落在九天之上,三足鼎立,巍巍不动,无数金光从中垂下,护着这方天地,使得这方天地不因超越常理的战斗余波而崩溃坍塌。
  楼罗魔神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那尊天地鼎,眼中流露出些许追忆,他朝着天地鼎轻轻念得到:“你也化道了呀!怎么舍得呢?”
  天地鼎自然没有回应,只有万道金光静静流淌。
  “终究不复当年威势!那么,我还有何惧?义昊,我不知道利用什么手段,竟然能控制它,但它终究没有了器灵!我无惧!”楼罗魔神冰冷的声音回荡在九天之间。
  天帝晒然一笑,天龙帝剑从天而落,环绕在他的周身,龙吟阵阵,恣意昂扬。
  楼罗魔神伸手一招,一柄血色狂刀出现在他的手中,无尽恐怖威势从刀身荡出,虚无空间竟然有些承受不住,刀身传出凶狠猛兽的咆哮声。白玉台前,众人心神恍惚,宛如陷在无穷血海中,脸色惨白。
  “喝!”
  李青山只听见耳边传来那个白衣少年的轻喝,其中蕴藏的清凉之意,涤荡神魂,瞬间恢复清明。
  他望着眼前面带微笑的白衣少年,脸上满是惊讶,却没有察觉,白衣少年的身形,比之前淡了许多。
  而那白玉台上的裂纹,已经不再蔓延,裂缝中透着幽光,其中藏着一具小金棺,棺口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