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十九章 道禅试探 得道老僧

第十九章 道禅试探 得道老僧


  “小施主,老僧这个赠与你,你要不要?”
  老僧大笑之后,将手上捧念佛经的佛珠取下,递给江小鹿。
  那枯如树皮的脸上,布着祥和笑意。
  “老爷爷,小鹿不想当和尚。”
  小丫头认真地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答道。
  青衣老僧哑然一笑,摇了摇头:“小丫头,老僧可不想让你当和尚,你也当不了和尚,接着吧!”
  小鹿脸露犹豫之色,天真在进行天人交战,纠结要不要接,在小孩子的世界观里,佛珠和和尚是一体的。
  “小鹿,大师赐你福缘,接着吧!”
  这时,江小白从船篷里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
  他在船篷里见了刚才一幕,想不到这青衣老僧禅性十足,便走了上来。
  “谢谢和尚爷爷!”
  江小鹿得了哥哥的准许,接过那串油红色的佛珠,学着老僧行礼,双手捧着佛珠,对老僧轻轻鞠了一躬。
  看起来倒真有了几分佛性。
  “小施主福缘慧根,老僧这手捧了三十年的念珠也不算埋没,去吧!”
  青衣老僧淡淡一笑,对小丫头念了声佛号,随后便转头合手闭眼了起来。
  小鹿跑了回来,对江小白轻声道:“哥哥,那和尚爷爷好奇怪。”
  然后拿手上的佛珠亮了亮。
  这佛珠常伴老僧青灯古佛三十年,表面油红发亮,甚是漂亮,只是对小孩来说比较大。
  江小白瞅了瞅佛珠的纹理,乃是沉香木制成,心里一笑。
  这沉香佛珠若是放在外面去卖,价钱不知何几,但老僧说给就给,只因一句话,便是一场佛缘。
  虽说其中价值不应按凡俗去判断,但起码陪伴了老僧三十年,从其中可以看出,青衣老僧的禅性修为不浅。
  要不,怎么会因为小丫头的一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大笑,赐下福缘。
  佛渡有缘人!
  一时,江小白对这青衣老僧起了几分兴趣。
  他让小丫头回船篷离去,随后走到老僧附近,也不与说什么,在船尾上盘腿坐了下来。
  “大师,弟子有一惑!”
  江小白也不看老僧,望着河岸两边倒退的青山涂白,悠然道。
  “请讲!”
  老僧眼未睁,身未挪,嘴中淡淡吐了两个字。
  “大世将出,尔等何为?”
  “求道证果,普渡众生!”
  青衣老僧眸子抬了抬,声音却如洪钟雷音,落在江小白耳里。
  江小白面露意外,忽地笑了起来,“众生皆苦,哪渡的过来。”
  “何不脱去皮囊,去往西方极乐!”
  “西方极乐不敢想,我只求个逍遥自在。”
  “既然你道心已立,何必找老僧来解惑。”
  老僧淡淡道。
  “果然,大师是得道之人!”
  江小白双手合十,行了一礼,随后哑然一笑。
  经过刚才一番道禅试探,确认了心中所想,这老僧不是普通的苦行僧,一时对自己的小心思感觉发笑。
  “施主才是与我有缘之人。”
  青衣老僧这时才睁开眼,悠悠念了一声佛号。
  “大师刚才那番只是为了引我过来。”
  江小白顿觉恍然,又觉疑惑。
  “大师怎么看出我与别人不同。”
  “老僧苦行世间七十余载,天眼初成,能看出施主身上有道家气息倒不难。”
  青衣老僧眉眼低垂,淡笑道。
  “想不到我竟被大师摆了一道。”江小白听言,忍不住无语笑了笑。
  不过他心中微惊,老僧禅性修为惊人,佛家的“五眼六通”竟然修成了天眼。
  佛家有五眼,分别为肉眼、天眼、法眼、慧眼、佛眼,分为佛家凡夫、天王、罗汉、菩萨、佛五个境界者所有。
  其中肉眼最低,佛眼最高。
  普通人经由父母所生得肉眼,能见的距离范围相当有限,太小、太远、太近,肉眼都看不到,或太过黑暗或强烈的光线,也非肉眼所能适应。
  而若能修成佛家天眼,便能见平常人所见不到的事物。
  想像在一个大城市的中心,如果有一幢完全关闭的屋子,只开了一个很小的窗子,从这个窗口,一个人只能看到层叠的高楼和上面一小块蓝色天空,以及有限的人们活动。假设有一个小孩,在这屋子里出生长大,那么他对世界的印象可能是什么样儿呢?无疑地,他对他的世界的印象是根据透过这个小小的窗口所看到的一切。
  如果为他描述海景浩瀚的美丽和日出日落的奇观,无论说得怎样天花乱坠,他都很难了解,很难欣赏。普通人的肉眼所能给看到的便只有这些。事实上我们是住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透过一个很小的窗口──肉眼去看世界,然而常人却坚持地说,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完全整体、确切而又真实的世界!
  若修成了天眼,除了那些窗口有限的风景,还能看见空气中五颜六色的诸多光粒,五彩绚烂的世界。
  天眼如此,更别谈佛家其他三眼了。
  弄明白了其中区别,要理解佛家箴言“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便不难了。
  “施主出身道门哪派?”
  青衣老僧说了话。
  “无门无派,乡野小子。”
  江小白看着远处的风景,摇了摇头笑道。
  青衣老僧见如此,不再多问。
  船尾,气氛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远处悠然传来乐声,如清水流转,又如烟雨般缥缈,似从隔山传来。
  翡翠河支流众多,江小白走的这条水道旁还有一条支流,中间隔了一座五十米高的土山,乐声似乎从那处传来。
  听乐声是古筝,清脆悠扬。
  “《太和仙乐—妙林烟雨》?”
  江小白面露意外之色,他自幼跟江淮子熟练音律,听这乐声韵律是道家《太和仙乐集》的一首曲子。
  “还是女子所弹!”老僧虽是修禅之人,但也知晓这首道教曲子,点了点头,还知是女子所弹。
  熟悉音律的江小白自然从其中细微处知道弹奏之人是女子,只是好奇是什么人在山那边。
  在这地方能听到道教曲子,他还是第一次,对方的弹奏水平显然造诣颇深,不知是兴趣所至,还是道门中人所奏,心中不由落了个疑问。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