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诸天神级反派 > 7.抱歉,救错人了

7.抱歉,救错人了


  半夜时分。
  极度安静的月光里,却行来了一匹马。
  马是白马,也是长安街上最常见、最流行的那种健马,四十两银子。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不一定是纨绔,至少现在坐在马上的肯定不是。
  那是一个抱着马脖子正在呼呼大睡的少年,一头细碎短发随风扬起,腰间则是插着把普普通通的剑。
  骑马的人一定想不到,在这块区域竟然藏伏着如此的凶局。
  那狩猎的白狼虚影,以及严阵以待准备拼命的准一流高手都在此处。
  王焚怒依然在骂着,“臭表子...你过来啊,老子...”
  少年猛地醒来,揉了揉眼,道:“别吵!”
  王焚怒一愣,这半夜赶路的傻小子是自己找死呢。
  但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那道白影已经掠来了,从他身后化作无声无息的凉风,双爪已经临身。
  这一爪若是落定,王焚怒是必死无疑。
  尽管他手中的巨斧,已经一个回旋,熟练至极的运用起了“盾斧十二连击”之中的回旋连击,但是速度还是太慢了。
  当!
  一声金属细想。
  白马上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身侧,剑未出鞘,只是随意一格就挡下了那白影的一击。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剑身上袭来,甚至连空气都发出了微微的爆鸣。
  王焚怒知道这白狼的力量,那可是连自己巨盾都可以压下的。
  但这少年,却只是随意一挑,便是一声“咔擦”清脆的骨折声传来。
  那白影急速退开,但止不住身形,而重重再在不远处的一棵红枫树上,纷纷扬扬的血红叶子,在月色里凋零。
  露出其中慵懒的神姿,她握着手腕,糯糯道:“你是什么人呐?为什么要帮他?”
  她语气细声细气,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在认错时候,语气含糊不清。
  来人正是一路向着犬戎而去的夏无忧,因为全城还张贴着自己的告示,所以为免麻烦,他白日睡觉,晚上赶路,可是由于他常常睡眠不足,因此晚上干脆也抱着马匹,半睡半醒。
  夏无忧挑了挑眉道:“看他还像个人,所以顺手救一救...你又究竟是哪路的魑魅魍魉?”
  白允甜像是断了的不是她的手一般,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冷冷注视着他。
  “公子,你真的要对我出手嘛?”她嘟着嘴,轻轻巧巧的迈着步子,脸色带着慵懒的魅色。
  夏无忧冷笑一声:“找死。”
  右手运起“擒龙功”,白允甜顿时像失重了一般,急速向他手掌飞来,裹着的袍子散开,露出其中雪白的肌肤。
  但在半空之中,她却是尖叫一声,默念着晦涩难明的咒语,一道比之刚才更加浓郁的气息降临到她身上。
  呀!
  她用未曾碎裂的右手运起全部的力气,向着那手掌攻去。
  此时,她已经没有了退路,那股强大的引力令她心悸,若是真的被吸过去,还不是任人鱼肉?
  所以,她宁可抱着玉碎之心。
  白狼神啊,庇佑您最虔诚的子民。
  她心头默念着。
  也许感于虔诚,那右手的煞白光华欲渐浓烈,带着凌冽残忍的气息。
  然后,她看到了一只黑色的手掌,那手掌上燃烧着似影似火的山。
  吱吱吱...
  煞白与浓黑相撞,诡异的未曾发出半点声音。
  似乎勉强挡住了。
  白允甜眼中露出惊骇之色,这究竟是什么人?
  但夏无忧却很不满意,他直接打开屏风四扇门中的两扇,随手一掌将白允甜拍飞,半空中传来一阵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慵懒的美人被轰飞到远处的枫树下,面如金纸,再也无法动弹。
  王焚怒早已目瞪口呆,这大半夜的竟然跑出来一个如此了得高手。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恭敬道:“这位少侠,能否帮我个忙。”
  “说说看。”夏无忧问道。
  王焚怒从腰间掏出一块古玉,以及一块刻着“雷”字的金色令牌,递给夏无忧道:“还请少侠速速追上我家大人,雷州道行军大总管“风卷残云”王寂督,出示这块苍云玉,他自然会信你...就说,那位王允甜姑娘是犬戎的人。”
  “这块令牌...乃是有着很高权限的令牌,可以保你在凉州、雷州、巴蜀、云州这西北四道畅通无阻。”
  “你如此少年有为,救了我家大人,自是前程似锦,不可限量。”
  夏无忧接过古玉和刻着“雷”字的金色令牌,露出古怪之色道:“你家大人是不是去救魏尼斯了?”
  “嗯,还请少侠也速速前去支援,再晚就来不及了。”王焚怒眨了眨铜铃般大小的眼。
  下一刻,夏无忧右手猛然化作拳,夹杂着数百年的内力,毫无迟疑,却又突兀的将他轰杀。
  甩了甩手上的血液,他对着那无头尸体,淡淡解释道:“抱歉,救错了人。”
  “我以为我们是一个阵营的,没想到却是敌人,真是造化弄人。”
  “但你的礼物,我就收下了,还是会有用的嘛。看来,好心还是会有好报的。”
  远处目睹了这一切的白允甜简直无语了,这疯子一般的少年到底想干嘛?
  她看着那恐怖的少年一步一步走近。
  然后蹲下,笑眯眯看着自己说:“你是犬戎那一边的吧?”
  白允甜糯糯道:“我是灵门圣女,也是犬戎的圣女。”
  “你们有几个圣女?”
  “就一个。”
  “那你的地位在犬戎很高吗?”
  白允甜细声细气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哦...”她恍然道,“你如果和我一起回去,参拜了白狼图腾,我就让你做犬戎的皇帝。”
  “皇帝哦。”她眨了眨慵懒的眼睛,“大权在握,金钱无数,还有后宫佳丽三千人哦...”
  夏无忧翻了翻白眼道:“你们犬戎哪有钱,哪有女人?”
  白允甜理所当然道:“都可以抢啊。我们犬戎的战士,个体战斗力极其强大,根本不是大周的士兵可以比拟的。在白狼神的庇佑下,所向披靡。掠夺,抢劫,我们最在行了。”
  夏无忧哈哈大笑,却忽然又止住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要杀凉州道大总管,你要杀了所有去犬戎狩猎的人。”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做个交易。”
  白允甜幽幽看着他,道:“我能获得什么?”
  夏无忧理所当然道:“我饶你一命,为你们白狼神保留一员大将。”
  白允甜眼神更加幽然,幽怨,然后糯糯道:“宁死不从!”
  ---
  本书出了点问题,周一开始写个完备的大纲,同时进行大修:(
  作者君心中的本书定位:半无敌系统黑暗boss流
  这段时间,更新速度会变缓,实在抱歉:(555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