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鬼才传 > 第二十七章 老小狐狸

第二十七章 老小狐狸


  缈水狱,位于帝都之外的一处荒地之下,防守极为森严。三步一明哨,十步一暗哨,还有一支禁军以其为中心驻扎在此处,不夸张的说,进入这里的犯人想要逃出去,难如登天。
  缈水狱中关押的全是犯下滔天大罪的重犯,但因为种种原因,却未被处死,囚禁在此处。
  今天一早,韩洋便被送往帝都内的一处普通牢狱监禁,但在早朝之后,刑部尚书苏星正亲自将韩洋从普通牢狱押送至了缈水狱,由此可见刑部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阴森黑暗的大牢中,水滴声和不知名的惨叫声混合在一起,时不时的响起,回荡在这寂静的地下,为此处增添了几分恐怖。
  “砰!”一处牢门被打开,当看清里面的情形后,刑部的多位重官,都有些无语,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年正卧躺在地上,香甜地酣睡着,甚至还有着小小地鼾声发出,在这样的环境下,实在是有些怪异。
  “叫醒他!”为首的中年男人,皱起了眉头,他就是负责此事的刑部尚书苏星正,将韩洋押送到这里后,苏星正故意的没有立即审讯,想让这韩世子在这段时间害怕不安,害怕,然后自己招出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可等了一个时辰,还没有任何的情况发生,苏星正有些不耐烦了,便带着多位刑部的重官来到了牢房,看到了面前酣睡的韩洋。
  “哗啦”一桶冰凉的水倒在了地上正酣睡的韩洋身上,几乎是水碰到人的同时,韩洋就惊醒了,他一跳起身,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怒气,手指着牢房中的众人,愤怒道:“你们干什么?知道我是谁?找死吗?”
  牢房中众人,对视一眼,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般,纷纷大笑,其中拿着水桶浇韩洋的官员,更是冷笑连连“看来世子还没有睡醒啊,莫说你是镇北侯世子,就是你老子镇北侯来了,在这缈水狱,是龙也待盘着,是虎也待卧着!”
  说着,他将空的水桶砸向韩洋,拍拍手,悠悠说道:“这下,应该清醒了。”
  站在首位的苏星正见此,想要出手阻止,可是却慢了一步,他随即转头看向那位官员,面带不满:“周侍郎,你过了!”
  “是,大人教训的是,属下下次不敢了。”被叫做周侍郎的人陪笑一声,歉声说道,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悔意。
  苏星正冷哼一声,却也没有说什么。
  木水桶砸在韩洋身上,随后在地上滚落,咚咚地声音清晰无比,但所有人的心都未在此处,他们面色凝重地看着被水桶砸中的少年,一种说不出的不安在他们心中弥漫。
  韩洋被砸中后,呵呵一声,慢慢地站起了身,将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拍拍,仿佛变了个人般,扫视众人一眼,良久才说话。
  “大秦帝国建国千年以来,历代的大秦帝主都极重法,无论是两相、还是你们六部、亦或是世家、平民百姓,在大秦律令上,都有明文禁令规定,不可触犯。”
  “恰好刑部的规矩我也知道,用水浇我叫醒我这符合规矩,可是用水桶砸我,苏尚书,不知您这是什么意思?”
  韩洋最终将目光放在站在一旁的周侍郎身上,嘴角漾起一丝无人察觉的笑意,又转头看向苏星正,面带趣色。
  苏星正不傻,面前的少年被关在缈水狱中还神色自若,眼神犀利,才思敏捷,通熟大秦律令,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弥漫其身,跟传言中只会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纨绔世子找不出一点的相似之处。
  这样的情况,无非就是两种结果。一是有人散发谣言,故意抹黑韩世子;二便是一切都是这个韩世子在装,并且瞒过了所有人。
  无论是那种情况,都代表这个韩世子绝非常人,加上自己已经所掌握的证据看来,这件案子大有蹊跷,韩洋确实是受害者,是被人算计的。
  “等等,被人算计……”苏正星突然觉得此事愈发的不简单,“有谁能算计面前这少年呢?除非……是他自己愿意被算计或者自己‘算计’自己?”
  寒意就像是一条毒蛇,瞬间从脚底窜到了后脖颈,苏星正无端端地打了个寒战,越想越明白,他愈发地确定了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看起来面色清秀,人畜无害的少年所做的。
  这件案子定会如韩洋所愿,查出‘真正的幕后主使’,而无论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秦帝都会认为发生此事的原因是因为最近传出的镇北侯封王之事惹起的,有人不愿意看到镇北侯封王。
  届时,秦帝册封镇北侯为王的心更加坚定,并再也没有人敢阻拦,而且由于芊芊郡主不在清白,秦帝也只有赐婚,将芊芊郡主嫁于韩洋。
  这样,韩洋就不再是受害者,而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会成为镇北王世子,并且得到芊芊郡主的那一块所有人都在眼羡的封地……
  “手下的人管教不力,不懂规矩,让世子受罪了。”苏星正向韩洋微微躬身,歉声回道。
  苏星正能做到刑部尚书这个位子,并不是因为传言中的铁面无私,不尽人情,相反他非常聪明,会做人、会做事。知道该对什么人好该对什么人狠,不然,要是按照传言所说,他早就被秦帝的文武百官、世家权贵给整死了,就算是秦帝也护不住他。
  说完,他看向周侍郎,厉声道:“来人,将周霆鹿押下去,给我重重地打三十大板,让他好好记住规矩!”
  此话一出,众人都愣住了,苏星正不傻,他们也不是傻子,想通了其中原因后,不由得暗骂一声老狐狸,甚至有人眼珠转动,想到了自己的位置,借此机会如果能将周霆鹿这个侍郎整掉,自己岂不是能更进一步?
  于是,另一位稍微年轻的刑部官员站出身来,开口了“尚书大人说的对,刑部的规矩无论是谁都不能坏的,此事一定要严肃处理。”他跟周霆鹿素来不和,但又因官职比周霆鹿这个侍郎低,经常被周霆鹿整治。
  另一边,周霆鹿直接在愣神之中,被刑部的小吏拖下去了,他此时满脑的后悔,之所以如此对待韩洋,完全是因为他昨天夜里百威侯世子彭毅行带着礼物去拜访他,求他帮帮忙,好好整治韩洋一番。
  本来这在周霆鹿看来,也不算多大的事,举手之劳而已,一个无脑的纨绔世子,就算是他能从这次的事活下来,将来恨自己,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他能让彭毅行欠他一个人情。
  可是,谁曾想到,这韩世子根本就不是传言中的纨绔世子,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存在,是他惹不起的人,就连刑部尚书都被他一两句话给治住了,他这个侍郎算个屁。
  “韩世侄,可还满意?”苏星正来到韩洋身前,温和地说,就连称呼也变得亲近了许多。
  众人听后,在心中更加鄙视苏星正这老狐狸,脸皮真是厚啊,虽然心底是这样想的,但众人面上也是对着韩洋善意的笑,嘴上全是关怀的语言。
  “早就听闻苏叔叔是帝都中数一数二的清明官员,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所言,做人做事光明磊落,实在是让晚辈佩服。”韩洋脸皮也不薄,睁着眼睛说瞎话,就连作为当事人的苏星正听见此话,老脸都不禁一红。
  “咳咳”苏星正咳嗽两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互相吹捧一番,苏星正终于说到了正事上“韩世侄啊,叔叔我已经将证据查的差不多了,绑架你和芊芊郡主的两个凶手欲被幕后主使灭口,恰好有宫中的大人物在那附近,救下一个,但因为伤势太重,还未醒来,至于死的那个,我们在他身上找到了芊芊郡主丢失的那对玉镯。”
  顿了下,苏星正又说“现在,只要等那个未死的凶手醒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还韩世侄你一个清白。”
  “所以,就还请韩世侄你在这里在委屈一段时间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尽管开口,叔叔我替你安排。”
  韩洋听后,面色平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他向苏星正笑道:“那就多谢叔叔照顾了,改日韩洋定会去府上答谢。”
  “哈哈,韩世侄客气了。”苏星正心中一喜,他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这样做为的就是跟韩洋这样的人物攀个交情,将来对他大有益处。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