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凡人登神录 > 第5章 我们结婚了

第5章 我们结婚了


  吴妍珠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发出微微的呻吟声醒了过来。这是什么地方?她一下子坐起来,然后就看见了坐在床边上的白泽。
  “原来还在这里,这次的剧情还没有结束啊?”吴妍珠烦恼地在心里想着,她挠了挠头上的八字刘海,又看看白泽。那张原本很帅气很可爱的脸上,此时写满了严肃的表情。
  “吴妍珠!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他这样说道:“不过你到底什么时候告诉我答案?答案真的有这么困难吗?”
  又来了!这次要怎么做,难道要和上次一样,亲吻他才对结束这一回剧情?吴妍珠觉得很没有把握,同样的事情第二次应该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了吧?
  “不过你这个女人真是很奇怪啊,行为很奇怪,上次扇我耳光又随便占我便宜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还有总是随随便便玩消失的把戏,也不是第一次了。”
  白泽注意到她拨弄刘海的手,小手白嫩,皮肤细腻如同羊脂白玉一般,但偏偏这么漂亮的手上却戴着一枚灰扑扑的戒指。
  白泽看着他左手食指上的戒指,灰不溜秋的戒指,上面也没有图案和花纹,更没有镶钻之类的高级货。与其说是戒指,不如说是一个黑铁圈,这样丑陋的东西戴在美丽纤细的手指上,给人特别刺眼的感觉。
  “真是想不通啊,明明是个美女,为什么审美一点品味都没有呢?你手上这是什么东西,戒指?还是铁圈?这种破铜烂铁藏起来就好了,这么正大光明的戴在手上不嫌丢人吗?”
  “奇怪,我什么时候成美女了?不是说猫猫狗狗一样的角色吗?”一说起美女这个话题,吴妍珠就觉得来气,这个家伙不知道这很伤人心的吗?
  “怎么会!你要是猫猫狗狗,这世界上还有美女吗?”白泽勉强解释着,试图绕开这个话题。
  “那为什么那么说?”可惜吴妍珠并不打算放过他,在某些问题上女人是不能招惹的。幸运的是吴妍珠并没有把这个问题憋在心里,看来她并不像表现的那样在意这个问题。
  “好吧。那个时候不是尹绍熙在场吗,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男人,怎么可以在一个女人面前赞扬另一个美女呢,我难道活腻了吗?”没有办法的白泽最后只好坦白。
  “这么说,你其实是担心尹绍熙吃醋是吗?”
  “不,其实我更担心你吃醋。”白泽出人意料的回答。
  吴妍珠觉得脸上有些微微发热,她抿了抿嘴唇,努力掩饰笑意才问道:“我才不会吃醋,不过为什么你会担心我吃醋?”
  白泽道:“因为我可以肯定,你是我人生的钥匙啊!”
  吴妍珠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这么肯定?”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愤愤的怒视白泽:“既然我这么重要,为什么还冲我开枪?”
  白泽道:“钥匙当然要发挥钥匙的作用啊,你不回答我的问题,这个钥匙可不合格啊。而且我也只是吓唬你一下,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啊。”
  吴妍珠不相信的道:“撒谎!你明明打中我了,我感觉到脸上被什么东西擦过去,是子弹吧?”
  “哦,只是一时失误。”白泽有些狼狈的解释,再次试图转移话题:“不过你脸上的皮肤居然没有擦破,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在这里是不死之身?”
  吴妍珠瞪大了眼睛,她也意识到这种情况的不正常,但还没等她说什么,徐道允闯了进来。
  “有警察来了。”他解释道:“似乎是刚才的枪声,所以有人报警了。”
  吴妍珠吓得几乎蹦起来,“怎么办!?怎么办?!”她惊慌的左顾右盼,看样子是想找个什么地方藏起来。
  “什么怎么办?”白泽奇怪的问道:“警察有什么好怕的?”
  “我没有身份!在这里我没有朋友,没有家,没有钱,没有身份,什么都没有!”吴妍珠红着眼睛哀求道:“让我走吧,我不想被抓去坐牢。”
  “怎么走?其实我也很好奇你都是怎么消失的。那么,你做好消失的准备了吗?”白泽确实很好奇,这种未知的空间穿梭方式一定会有特殊的方法。
  吴妍珠着急的转来转去,她口中不停嘟囔着:“怎么还没结束?怎么还不结束?”
  白泽和徐道允瞪大了眼睛,想看看她究竟是怎么突然消失的,但几分钟过去了,吴妍珠还停留在原地。
  看来是失败了,白泽心道,这么说她并不能自由决定何时传送,甚至出现的地方有可能都无法决定。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因为姜哲常年包下了这个酒店的顶层,这里已经被改造的跟其余楼层布局完全不同。电梯一出来,就直面姜哲的房间。
  这时几个警察推开房间门,领头的很抱歉的对姜哲说道:“能问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姜代表你还好吗?有人听见这里有枪声,是不是那个杀手又出现了?”
  白泽当然否认,“完全没有,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是这样,手枪不小心走火了。”
  “走火?”警察感觉很奇怪,手枪要是这么容易走火的话,那每天世界上得发生多少走火事故?
  这时候,边上另一个警察疑惑的说:“这一位,难道是吴妍珠小姐?”
  “吴妍珠?!”为首的这位惊讶的转过视线,很快看到了焦虑不安的吴妍珠。
  “吴妍珠小姐?我们找你很久了!能跟我们说明一下两个月前的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顶层,并且恰好救了姜代表吗?”
  “啊……这个,我只是恰好在那里散心。”吴妍珠很费力的解释着。
  “散心?”这位警察对这个解释一点都不相信:“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离开酒店的吗?事后我们调查了附近所有的监控,并没有发现你离开,你能解释一下吗?”
  又来了!吴妍珠心里无奈的怒吼,到最后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吗?怎么办?难道说自己是被那个男人拉进来的吗?
  事实上,那天晚上因为爸爸失踪,自己到他工作间去找他,然后无法置信的是,一只手从爸爸工作用的电脑屏幕中伸出来,把她拉进了这个世界,然后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姜哲,并尝试着救活了他。
  但是,这个要怎么解释?直说吗?会被当成疯子吧!一定会的吧!
  所以吴妍珠只好继续努力辩解着:“啊,也许是什么地方的监控坏了?没拍到我离开的画面也是有可能的吧。”
  但是警察显然没这么好糊弄,“那么,你能解释一下,当天晚上你穿着的医生白大褂,还有那个身份卡是什么情况?明世医院?那又是在哪里?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家医院,你们听过吗?”
  周围一起来的警察都摇头,他们当然没有听过,吴妍珠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明世医院同样也不在这个世界。除非他们几个集体穿越到那个世界,否则这辈子是没机会见识到明世医院了。
  为首的警察见吴妍珠愣住在那里,他用很遗憾的语气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我们有理由认为,吴妍珠小姐,你很可能是此次案件的共犯,你得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吴妍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救助的看向白泽,这个时候,她也只能依靠他了,但是,他会相信她吗?大概会有难度吧?刚才这个男人还用枪指着她!
  恍惚中,吴妍珠听到男人的声音。
  “事实上,吴妍珠小姐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她也不可能是共犯!”男人的口吻斩金截铁,完全是十分肯定,不容反驳的语气。
  男人缓了缓,继续说道:“事实上,吴妍珠小姐是我秘密结婚的妻子。”
  什么?!所有人都被这个突然其来的消息震惊了。吴妍珠也惊讶的睁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一脸呆萌的模样。
  白泽好笑的看着她:“请原谅我提前公布了这个消息,但是我不能让你去拘留所甚至是监狱里面去受罪,亲爱的。”
  徐道允同样惊奇的看着好友兼老板的姜哲表演,原来这就是人生的钥匙?!果然如此肉麻的话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看来我们姜代表是一见钟情了,可是我们家绍熙怎么办?
  警察们也被这个炸弹镇住了,为首这位结结巴巴的问道:“姜代表!这是真的吗?这么说,你已经结婚了?真是的,这会让多少女人伤心啊!”
  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其余的警察也一副赞同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什么无法接受的噩耗一样。
  白泽也是一脸很遗憾,很抱歉的表情:“我也知道我有很多粉丝,可是我不能跟每一个人结婚,所以一直以来,我只能温柔的对待她们每一个人……”
  “可是!”他话音一转:“这样的日子总会结束不是吗?虽然很痛苦,但总会有这一天,其实我的粉丝们,她们每一个人都很清楚这一点,不是吗?”
  警察们都理解的点头赞同,这确实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直到我遇到了吴妍珠小姐。”白泽冲着吴妍珠温柔的笑着点头:“半年前我在国外出差时候,那一天我突然明白吴妍珠小姐就是我要等的人。”
  白泽声情并茂,娓娓道来,如同说故事一般,讲述了两个人相见、相知、相识、相爱的过程。
  “但是!”白泽加重了语气,“为了我可爱的粉丝们不要太难过,我们决定暂时隐瞒我们的婚姻,甚至连结婚戒指都不敢戴!”
  “这很委屈我亲爱的,可她一直坚决的支持我,从来没有抱怨过。”白泽深情的望着吴妍珠:“但是今天,我不能再隐瞒了,她的身份必须得到承认和公开,所有人都必须知道我们的爱情。”
  白泽说着说着,变戏法似的,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硕大的钻石戒指。钻石很大,目测至少有10克拉,净度和颜色也很棒,切割更不用说,在穿过窗户玻璃的阳光照射下灼灼生辉。
  白泽含情脉脉的看着吴妍珠,一把抓过她的左手,很小心的把它戴在吴妍珠的无名指上,然后俯下上身,很温柔的轻吻了她的手背。
  他转过身,拉着吴妍珠站在他身边,看着在场所有的人。
  “我的妻子不可能是企图杀害我的凶手,我这么说,你们同意吗?”
  “哦!当然!姜代表,是我们冒失了。”为首的警察赶紧表示,他很快朝吴妍珠道歉:“请原谅,姜夫人,我们也只是考虑到代表的安全……那么,恭喜你,夫人,我相信无数人都会羡慕你的。”
  他转过头来,看着一帮傻住的手下,一连几巴掌拍在他们后脑勺,把他们弄清醒。
  “哦,是的,恭喜您,夫人。”
  “恭喜,可惜没能去参加你的婚礼。”
  ……
  警察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乱七八糟的祝福语,最后为首的警察结束了乱糟糟的情况,带着歉意离开了。
  吴妍珠愣愣的看着手上的钻戒,心情说不出的微妙。婚戒都戴上了,这么说,其实自己也算真的结婚了?他是真心的,还是仅仅为了救自己?应该是后者吧,但为什么自己还是感觉很高兴?不管怎么说,总算解决了眼前的危机!
  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白泽的脸就在她眼前不到三寸的距离,正很有兴趣的看着她。
  吴妍珠吓了一跳,惊叫着往后边倒下去。当然大高手白泽是不会让她如愿以偿的,吴妍珠感到一只大手很快搂住了她即将倒下去的细腰,另一只大手揽住了她的后背和肩膀。
  不等她反应过来,晶莹的嘴唇已经被温暖的感觉占据,还有一个湿湿滑滑的东西企图占领她口腔的位置。
  吴妍珠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抽了筋的蛇一样,浑身都软软的没有力气,呼吸也是一阵急过一阵,好似跳出水面的鱼儿。那种幸福的窒息感觉包裹着她身上每一寸土地,难道这就是爱情的滋味?
  心尖儿好像都在空中飘荡,但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却让她很喜欢。朦胧之中,男人温热的呼吸,带着某种异样的熟悉,似乎自己已经渴望了许久。
  这究竟是怎么了?吴妍珠羞恼的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越发红热。不仅脸颊,就连挺拔的胸脯都火热起来,烫得让人不安,硬硬的有些生疼。
  白泽尝够了她舌头的滋味,意犹未尽的下滑,掠过下巴,直击白鹅般优美白嫩的脖颈,又不满足的吻到她性感美丽的锁骨。
  太危险了!那里不可以!吴妍珠在心里羞恼的惊叫着,这个位置无论是继续往哪个方向,都让她承受不住了。心里挣扎着是否要推开白泽,手中却没有力气,她不由绷紧了双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