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灵芜养妖传 > 第二章:禁灵渊

第二章:禁灵渊


  “扑哧扑哧”“嗯”地上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光头少年,伸出五根手指晃了晃道,“五分钟,再睡五分钟。”让少年奇怪的是,叫他‘起床的人’并没有停止,反而更‘大声’了。不过为什么这么冷呢?脸上还黏糊糊的。朦胧中,少年睁开了眼,一条红色扁平不明物体正急速靠近,“卧槽”少年打了一个激灵,睡意全醒,下意识的一脚向不明物体踢去。
  “嗷呜”一只黄色的身影可怜的叫了一声,向外跑去,但是绕了一个圈又跑了回来。这时,已经从地上爬起的少年,定睛一看,原来那条舔他的不明物,正是眼前这只大黄狗的舌头。少年松一口气,打量了四周顿时懵逼了,“等等,让我捋捋,不对。我怎么会在这?”少年摸了摸大光头,虽然触感不对,下意识的扶了扶鼻梁,却什么也没摸到,有点慌张,大喊道。
  “我记得,我应该在回家的路上,不过好像我被雷劈了,怎么”少年冷静下来,再次打量了四周,这里这是一间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木头房子,“不出意料的话,我这是穿越了。”分析道。打黄狗靠了过来,用头蹭了蹭少年的裤腿,尾巴夸张的摇摆着。不知道为什么,郑华对这只大黄狗有种莫名的亲切。
  蹲下来,郑华摸了摸大黄狗的脑袋。“咝啊!”突然郑华的脑袋挤进一股庞大的陌生记忆,把郑华顿时疼晕了过去。一旁的大黄狗看到主人晕倒,急的围着郑华乱叫。
  而此时晕过去的郑华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中,他的名字叫丁羽一,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姜,的储君,未来的王,本来应该是等老姜王慢慢老去,他在即位当王。但是因为和邻国,申,的一场大战。
  姜国惨败,老姜王重伤,率领残部回国,不久伤重去世,去世前将托孤给元皇也就是丁羽一的伯伯,丁世元。
  事实证明老姜王的眼光确实不错,于国德皇治理有方,百姓安居乐业。于亲对年仅九岁的丁羽一,严格要求,文韬武略无不要精。还隐晦的教他治国道理,以及为君的行为准则。
  完全把丁羽一当亲儿子养,朝中大臣无不赞叹,甚至连申国都为之侧目。
  好景不长,丁羽一的叔叔丁世任也就是任皇,不满足与现状,悍然率兵20万攻入王都,杀入姜王宫。差点杀了丁羽一,幸好丁羽一的老师,前大将军武狄,率禁卫所救,一路逃到禁灵渊,武狄重伤而亡。
  禁卫也死的七七八八,只余三人保护了他一年多,也死光了。剩下他一人在苟延残喘活着,而那只大黄狗则是半年前,其中一个禁卫寻来给他解闷的,一直陪他到现在。
  梦醒,郑华站了起来,摸了摸一旁兴喜的大黄狗道,“老任(大黄狗的名字),你好。”伸了个懒腰,郑华心想道‘看来,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世界。老头,好好保重啊!’眼中闪过不舍,随后变得坚定,‘丁羽一吗?既然是占了你的身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了。’
  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做了下来,摸着老任的狗头,陷入了沉思。
  在记忆中丁羽一(以后主角就叫这个了)所处的这个世界名叫七神大陆,是由七灵大陆与神灵大陆和二唯一的,大陆分为八大板块,东方的青瀚域,西方诛魔域,北方白帝域,南方玄灵域,东南方的极地以及西北方的赤地。
  而丁羽一所在的禁灵渊就是属于极地,极地靠近中心的一块不算大的凹陷处。原本的禁灵源是有灵气的,但不知到什么时候突然没有了灵气,却意外的生产一些极其特殊的金属‘流’,这种金属极其软,是筑造一些特殊武器和建筑的稀有材料。
  因为它地处位置关系,有各种各样凶恶的极兽,形成天然的保护圈。而进入禁灵渊的人,会被压制灵气流动,哪怕出去后也会有一段虚弱期。
  对于这种天然的囚牢,白帝域的大帝,将其定为白帝域专属的天牢,专门关押那些对白帝域造成不良危害,却没犯下大错的犯人。让他们在这里挖流赎罪,并且设下五年一次的考核,通过则被带会白帝域,不过则继续。
  每年都有人出去,也有人进来,使禁灵渊始终保持一定人数。而禁灵渊是的恐怖并不是人,而是每月一次的兽潮,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刻意如此,来的极兽等级并不高,就算没有灵力修为,一般人也可以打败几只,更令人为之疯狂的是,只要不躲进房屋(躲在房屋里不会被攻击),任何人挺过一次兽潮就可以直接出去,并且可以获得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加入帝国十大军团的机会。
  丁羽一的三个护卫就是为了让丁羽一出去,在一次兽潮来临时战死。
  每次兽潮都会有大量的人死亡,但奇怪的是没有一次兽潮的人数有过减少原因是,最初的那批囚犯用生命证明,哪怕监狱的条件在好,监狱还是监狱。一开始,囚犯们以为可以在这里长久住下,反正有吃有喝,还没有所谓的法律约束,除了活动范围小了点,何况还有每年五年一次的考核。
  于是他们每天吃吃睡睡,欺负欺负弱小,兽潮来了就躲在放间里不出去。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五年,时间慢慢过去,期间也有囚犯试图挺过兽潮,无一通过,陆续也有人进来。就在他们磨拳擦掌,等待白帝使者来临。
  事实是残酷的,就在白帝使者来临时,最先进来的那一批囚犯,在后进来的囚犯注视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老,化作一个个皮包骨。这血的教训,给未死的囚犯敲响了一个警钟,也成为禁灵渊唯一的规则——绝对不能在禁灵渊呆五年。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任皇,元皇?”敲了敲老任的狗头,丁羽一嘟囔道。
  “咕咕”看了看简简单单的四周,摸摸肚子,丁羽一道“好饿啊。”一旁的老任听到主人的话,人性化的学着丁羽一用前面的狗爪,摸了摸肚子,点点狗头,表示认同。看着老任的行为,丁羽一握着老任的狗爪笑道“哈哈哈,真是有趣。”
  “碰”一声,大门突然被踢开,吓得正在逗老任的丁羽一一哆嗦,只听门外一男一女两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一子怎么没来吃饭,害老娘等那么久。”
  “小一兄老夫进来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