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黑寡妇之杜月娘 > 黑寡妇之杜月娘

黑寡妇之杜月娘


  【黑寡妇:杜月娘】短篇小说
  作者引言
  小说讲诉了一座黑寡妇山上一日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男的叫买酒郎,女的叫作杜月娘,夫妇二人经营了一间叫作月娘酒馆的酒馆,生意尤为的火爆,但不久后一位叫左眼疤的马夫对月娘起了歹意,便杀害了买酒郎,月娘一直愧对丈夫,便答应了乔装打扮的道长,其实是左眼疤扮演的,要求杜月娘嫁给四十九个马夫,并砍了他们的头,再在丈夫买酒郎的坟墓旁挖出四十九个坑,然后将这些马夫的头颅埋在丈夫买酒郎的坟墓旁,进行祭奠才能让丈夫买酒郎得以安宁,但杜月娘很快做到了,可是心中一直对无辜的马夫感到愧疚,便又得到了道长指点,让杜月娘好酒好肉的招呼着,直到第四十九个马夫,然后再嫁给这个马夫,而这个马夫却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鬼眼瞎,于是鬼眼瞎乔庄打扮成独眼龙占有杜月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四十九土匪兄弟侮辱杜月娘而无动于衷,因为土匪对于占有的东西从不会珍惜,女人也一样,因为女人在他们看来失去了大不了再去抢一个好了,而后鬼眼瞎被官府砍了头,当月娘揭开了鬼眼瞎的面纱才知道自己嫁给了杀死自己丈夫买酒郎的仇人,害的自己一辈子蒙在鼓里,还任人宰割,摆布和利用,还无辜的杀害了那些马夫,让自己一生不安和深深自责。
  而杜月娘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黑寡妇,因为人们都说杜月娘克死了自己四十九个丈夫,成为了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葩事,但是人们却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事出原委倒是暗藏玄机,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令那些知情的人们惊呼不已,更是闻风丧胆,令人发指,而这种丧心病狂十恶不赦的行为已达到了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地步。
  故事在创作结构上饱满,层次分明,涵盖着一定的阴谋和策略,着实令人痛心,悔恨和愤怒,甚至有怜悯之心,感受着别样的扼腕叹息之情。该篇故事是作者在创作上的另类转变模式之作,并书写着一段传奇人生,希望可以给广大读者带来独到心灵深处的体会。
  鬼眼瞎不停转换的三个身份是故事的一大亮点,在阅读时难免会混调不清,这也是作者创作思路上的一个延伸,同样在故事的意境上有着很高的造诣。阅读本篇小说需要带着记忆不断地回想才能将故事的整个脉络理清,这并非是作者在创作结构上的混乱,而是作者另辟蹊径苦心经营的一种新的创作模式,作者在创作该篇小说时需要不断地梳理故事的脉络和结构,以及在想象上面的巧妙之处,为的是将故事的意境推向一个高度。
  作者:曹磊
  笔名:海冰石
  作于:2016.3.15
  
  
  【黑寡妇:杜月娘】短篇小说
  在一座悠长而深远的崎岖山道上,有一家酒馆,酒馆坐落在山道上,而这座山叫作寡妇山,山下有一片茂密的树林,这里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显的很是寂静,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小鸟也不曾来到这里,这片树林极其的恐怖和阴森,听人们说这里常常有野兽出没,一直以来从未有人敢路过这片树林,因此人们把这座树林叫作黑树林,而今这座山却有一个酒馆,说起这个酒馆,它可是有着不凡的来历,至于什么来历呢,我们待会揭晓。
  话说这个酒馆很多年前相传是老神仙居住的藏仙阁,山一天天长高,这个藏仙阁也跟着水涨船高,人们对这个藏仙阁那可是遥不可及,其实人们就是想到藏仙阁上拜访一下老神仙,要个什么灵丹妙药好长生不老,其实这完全是一场梦,即便大家登上了藏仙阁也不见得就能见到老神仙,就算见到了老神仙,也不见得能够得到什么好处,直到很多年后这个藏仙阁被荒废了,于是人们在这里开凿,将藏仙阁改做一座寺庙,这里聚集着许许多多得道的高僧,僧人们在这座寺庙里讲经朗诵佛,之后这座山再也没有长高,而寺庙的门前会聚集着远道而来虔诚佛门的人,这里的香火尤为的盛旺,不久后这座寺庙里的和尚莫名的失踪了,据说这座寺庙里闹鬼,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去这座寺庙烧香拜佛了,直到后来变成了一座废弃的藏仙阁寺庙,据说这山上经常能够闻到一股浓浓的酒香,不少人也曾经见过天上的神仙路过这里,然后打上一壶酒,因此人们把这座藏仙阁寺庙称作酒仙阁。说道这里有人要问了,而今废弃的寺庙怎么会有酒呢,即便和尚不在了,这酒又从哪儿来的呢,这个嘛,我待会为您揭晓,因此大家带着疑问,就请接着往下看吧。
  直到有一天这座废弃的酒仙阁来了一对远道而来的夫妇,男主人叫买酒郎,相貌丑陋,身材矮小,还一脸的麻子,但是却有一身酿酒的本领,住在这座寡妇山下的人们能够闻到浓浓的酒香味,而女主人却是一位貌美如花身材妖娆的奇女子,听人们说,这位女子名叫杜月娘,可有人私下叫她厨娘,因为杜月娘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诗词歌赋也略懂一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应该就是她的厨艺了,每次长途跋涉途经此地的人们,喝上一碗买酒郎的酒,再吃上一顿杜月娘准备的美味佳肴,简直是恍如神仙美眷,羡煞旁人,更是令人心旷神怡,陶醉万千,可是杜月娘却是一身的红衣打扮,看上去楚楚动人,惊艳万千,说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点也不为过,这慕名而来的人们不仅可以品美酒尝佳肴,还能观的美人颜,这些日子以来不知有多少达官贵人,皇亲国戚及富家子弟前来一观,就连皇帝也想来,可是由于自己公务在身,再加上自己何等的身份,若是贪的美酒佳人,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吗,这些慕名而来的人们每每喝上一碗酒,吃上一顿美味佳肴,再有幸欣赏一段杜月娘的琴声和舞蹈,那么个个会觉得这辈子死而无憾,此生足矣,不过人们还是私下叫杜月娘为红娘,因为她身着一身的红衣,走起路来红衣飘飘,跳起舞来曼妙的身姿轻盈脱俗,仪态万千,总会迷倒那些痴心妄想的人们,为之陶醉。
  一直以来杜月娘与买酒郎夫妇二人将这家酒馆的生意经营的很是红火,每天远道而来的人们络绎不绝,于是人们把这间酒馆叫作月娘酒馆,可是这一切本来是平平淡淡的,夫妇二人相亲相爱,不过殊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买酒郎能够娶到如此貌美的奇女子,一个个都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一直以来杜月娘忙着招呼客人,难免会有一些人想入非非,毛手毛脚的,但是杜月娘聪明过人,机智沉稳,这人美嘴巴还甜,说话委婉,办事干净利落,使得一些狂妄之徒,暴虐肆意妄为的人无可奈何,月娘很会饮酒,这酒量怕是无人能及,每每有人瞧着杜月娘会说道:“月娘,何不陪我们喝上一杯,这酒钱算我的,”月娘会笑道:“客官说的哪里话,若是客官们高兴,月娘愿陪上几杯,以助助兴,以后啊,我这酒馆还得请几位大爷们多多照顾着,”这人们都起了兴致的说道:“月娘言重了,好说,好说,”若是一些狂妄肆意的人会说道:“月娘忙活什么呢,赶快过来陪大爷我喝上几杯,”月娘正忙活着招呼客人,于是会面带梨涡笑说道:“几位大爷,您们请慢用,待会我一定陪上几位大爷痛痛快快的喝上几杯如何?”这些人答道:“使不得,大爷我让你马上过来,否则我砸了你的酒馆,”可是一旁的人听不下去了,于是有些打抱不平的说道:“哪里来的狂妄之徒,胆敢口出狂言,没有看到月娘正忙着招呼我们了吗,”那些狂妄的人会说道:“岂有此理,敢这么跟大爷我说话,不想活了,”说完拍了桌子,站了起来,紧接着拔出了刀,恶狠狠的相视着,随时准备一下战,月娘一见便上前劝阻着说道:“几位大爷,切莫生气,以免伤了和气,到我这月娘酒馆的那都是客,今儿我陪几位大爷喝上几杯,不醉不归如何?”于是一大群人拍手叫好,大叫着说道:“好好好,兄弟们快给月娘的酒杯斟满,”月娘端起了酒杯一会功夫将所有的人喝的滚瓜烂醉,一个个不是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就是滚到桌子底下,其实月娘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虽然笑脸迎人,可是碰到这些不着调的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心里可是憋着一肚子火的,其实在月娘的心里是很委屈的,也几度偷偷的流下了泪水,这会买酒郎会走过来用手帕帮着月娘擦拭脸颊上的泪水,便会说道:“月娘委屈你了,”月娘活说道:“相公没事的,这点委屈算不的什么,”买酒郎便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低声叹气的说道:“娘子,我没用,我没用,让你受这么大的屈辱,我却不能做点什么,”月娘会说道:“相公千万别这么说,你为了月娘不知吃了多少苦,月娘受了这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月娘就是为了相公去死,也会心甘情愿的,”说完买酒郎和杜月娘抱头痛哭,其实夫妇二人风光的背后殊不知有多少心酸,这一点想必大家也会深有体会的。
  这一天月娘酒馆里来了一些不速之客,于是一个个叫着:“月娘,月娘出来陪大爷们喝几杯,”月娘走了过来发现原来是一些马夫,这些马夫看上去个个倒是有些钱的,穿着珠光宝气,穿金戴银的,但唯独只有一位马夫穿着寒酸,这左眼还有一块疤,独自在喝着闷酒,月娘注意到了这个人,可是这些马夫个个嚷着要月娘献上一段舞蹈,月娘无可奈何,面对着打赏,那就跳吧,要知道月娘可是位名歌姬,只是家道中落才沦落至此,马夫们起哄着说道:“月娘来一个,月娘来一个,”月娘笑着说道:“难得客官们如此的雅兴,那月娘就为客官们献上一段舞蹈,”不一会儿哪位左眼有伤疤的马夫居然被月娘那曼妙轻盈的舞姿给深深吸引了,便不由得流下了口水,慢慢的心中开始盘算着什么了,可是这些马夫们并不看好这位眼角有伤疤的马夫,马夫们还给他取个名叫左眼疤,可是左眼疤却对马夫们敬畏三分,说到这里我不妨来交代一下这些马夫们的来历,话说距离山下几百里地的京城里有一位老员外,他可是家财万贯富过敌城,老员外一直靠着马夫们来回的送货而发了财,而老员外有五十位马夫,每一位马夫都要求是单身,最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老员外担心着拖家带口的,办起事来不放心,这马夫们上有老下有小的还会受到影响,但是马夫们为了赚钱,只好不娶媳妇,待在老员外的家风风雨雨几十个年头了,如今大多数马夫已是不惑之年了,老员外本来有四十九个马夫,可是这一天却突然来了个人,这个人就是左眼疤,这个人胆识过人,面对马夫们不敢去的地方他都敢去,什么豺狼虎豹,土匪强盗,他都能应对,于是得到了老员外的器重,因此也赚了不少的钱,可是这些马夫们却因为妒忌而时常欺负左眼疤,不仅会抢了左眼疤的钱还会动手打左眼疤,可是这些喝醉酒后迷迷糊糊的马夫们时常看到左眼疤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一颗参天大树连根拔起,能将石头做的桌子一掌拍碎,什么砖头万片,却能一指击穿,什么高大的院墙还是屋檐都能轻而易举的腾空而起,看起来飞檐走壁,身轻如燕,来去自如,让马夫们觉得这个左眼疤来无影去无踪,可是马夫们却总以为自己喝醉了酒,看花了眼而已,大家都不相信左眼疤能有如此的本领,这件事就不胫而走,从没有人提起过。
  这一天,四十九个马夫吃饱喝足了便开始奔波了,可是只有一个人无动于衷,那便是左眼疤,这天马夫们没有管他,一个个都说左眼疤喝的醉死了,可是谁曾想这个左眼疤一点呼吸也没有了,马夫们却高兴的说道:“活该,这小子,老子们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早就想除了这个祸害了,如今倒好,死了一了百了,免得碍手碍脚,量他以后还会敢在老员外面前耀武扬武的,”说完马夫们便离开了,可是好心的买酒郎和杜月娘可不能不管,于是救了左眼疤,这一天左眼疤愣是一点呼吸也没有,于是买酒郎和杜月娘千方百计的将他救活,其实左眼疤是酒喝多了,假死而已,这也是他接下来的一个计谋,左眼疤哭哭啼啼的感激道:“多谢二位相救,我左眼疤在这里就吃谢过,”月娘笑着说道:“这位客官严重了,今个天色不早了,不如暂时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吧,”左眼疤暗自笑着,又装作一本正经的答谢道:“多谢,左眼疤感激不尽,”接下来左眼疤便开始了自己的打算。
  这一天,夜深人静时,月高杀人夜,左眼疤居然起了歹意,蒙上了面纱来到了月娘的房间想乘虚而入,不一会儿月娘大叫:“救命啊,救命啊,”左眼疤笑着说道:“月娘,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管,哈哈哈,”不一会儿买酒郎从酿酒坊闻讯赶来,手持一个酒坛朝左眼疤砸过去,可是酒坛碎了,左眼疤一点事也没有,那一天月娘拼死揭开了左眼疤的面纱,发现这个人的左眼有一道疤痕,显然说道这里杜月娘已经心知肚明了,可是买酒郎大喊道:“我跟你拼了,”最后左眼疤说道:“你不想活,老子就成全你,”于是上前一刀将买酒郎的头给砍了下来,那个黑衣人便逃走了,月娘痛哭不已,于是便报了官,官府说道:“不久前山上有帮土匪,足足有五十人而这个土匪的头,就是人送外号鬼眼瞎,据说这个人左眼有道疤痕,常常神出鬼没,但长相十分的丑陋,还是个秃子,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官府也拿他没有办法,就连鬼也找不到他的踪迹,即便他就是站在你的面前你也发现不了他,就是鬼眼瞎站在鬼的面前,这鬼也看不到他,如同瞎子一般,因此江湖人送外号鬼眼瞎,”人们都劝说着月娘:“月娘,请节哀顺便,人死不不能复生,”而月娘却恨自己当初为何起了怜悯之心,可是这是月娘的为人,岂能见死不救呢,而今这个左眼疤却是恩将仇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让杜月娘痛恨不已。
  这一天杜月娘把买酒郎埋在了黑树林,这一天晚上杜月娘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了买酒郎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经常梦见买酒郎被小鬼欺负着,还不时向买酒郎索要酒喝,为此杜月娘会隔三差五去为买酒郎烧上许许多多的冥纸,为的是买酒郎可以打发一下阎王和厉鬼,这天却不料碰见了一位老道士,这个道士说也奇怪了,居然蒙着面,于是屡屡胡须对着月娘说:“女施主请节哀,不知为何如此的伤心流泪,人死不能复生,”月娘哭泣着说道:“道长,我梦见相公在下面天天被小鬼欺负,杀死他的凶手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现在我相公在九泉之下不得安生,还请道长发发慈悲帮帮我这个弱小女子,”道长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女施主既然有难,我等岂能袖手旁观,我定会赐教女施主一二,帮助你的相公度过难关,好让你的相公转世投胎,重新做人,”月娘激动着说道:“道长请讲,奴家愿悉听尊便,”道长语重心长的说道:“女施主的相公被何人所害?”月娘说:“马夫,”道长又问:“那你可否认识这个马夫,”月娘说:“不认识,不过我救过他一命,想不到他会恩将仇报,他的左眼有一道疤痕,人们叫他左眼疤,这些马夫总共有四十九个人,这个左眼疤,我一眼就能认出来,”道长心虚着说道:“既然如此,请女施主在您的相公坟墓旁挖上四十九个坑,然后你要用毒药毒死他们,用他们的血去祭奠你的相公,紧接着你再把他们的头颅砍下来,埋在这四十九个坑里,等筹够四十九个头颅,你相公定会安息,重新投胎做人了,”月娘有些推辞这说道:“这,这可如何是好,小妇人哪能这样做,”道长紧接着说道:“难道你忘了你相公是怎么死的吗,你就这样安心吗,你对得起他的泉下有知吗,”月娘最后没有办法便答应着,为了买酒郎自己死都不怕还怕这些吗,于是便点头答应了,这天道长给了杜月娘四十九包毒药,还吩咐着月娘一定得按着他的方法做,还说以后万一有什么事就到黑树林找他。
  这一天月娘开始选亲了,可是寡妇还招亲,人们都在说三道四的,可是月娘不会招别人做相公,只会招马夫,并且说但凡能喝酒喝过她的马夫,便会嫁给他,可是这一天月娘与马夫们一醉方休,不过一位壮汉撑到了最后,一个个马夫都倒下了,唯独他站了起来,不一会儿月娘便假装很醉的样子,看来月娘是故意输给这位壮汉马夫,月娘带着酒意说道:“客官奴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这天便是大婚之喜,所有的马夫都不曾来道喜,即便是自己兄弟,生死之交也不会来的,因为心里憋屈,一个个马夫这辈子跟着老员外走南闯北,根本就不能娶妻成家,本想着能够娶到月娘,这就死而无憾了,可是倒好败下阵来了,很快洞房花烛夜这天晚上,月娘在这交杯酒里下了道长给她准备的毒药,很快那壮汉倒下了,于是月娘害怕的不得了,但是为了自己的相公买酒郎,这样做心里也是值得的,于是拿起了斧头,一斧头下去将这个马夫的头颅砍了下来,便趁着夜深人静时,埋在了相公的坟墓旁,这些坑可是杜月娘早就挖好的,并用马夫的血来祭奠自己的相公,那天道长却偷偷地注视着,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天月娘回到了家后,居然将马夫的肉给煮了分给其他的马夫们吃,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月娘居然又要准备选亲了,这次她还说要选一位酒量大的,为何呢,因为杜月娘是这么说的,杜月娘说:“昨天晚上,在洞房花烛夜之前相公喝了很多酒,便一觉不醒,这良辰吉日都给耽搁了,真没有用,今天一早发现他死了,于是我便给埋了,奴家心里也很难过,这么大个酒馆如没有个男人怎么行,于是我想再找一位相公,”一旁的马夫拍手叫好的说道:“我呸,死得好,月娘这次我一定把你娶进门,”月娘说:“好好好,客官们但凡喝过月娘的,我一定会嫁给他,”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只有马夫们才会进月娘酒馆,因为月娘招亲只招马夫,于是大家都觉得扫兴,再也没有出现在月娘酒馆,唯独马夫们隔三差五的途径此地,可是一天天过去了,月娘竟然相继将四十九个马夫的头颅在洞房花烛夜这天夜晚给砍了下来,然后会埋在买酒郎的坟墓旁边,这下好了,这四十九个头颅已经筹齐,杜月娘心里也好过了些,也觉得自己为了相公买酒郎做了自己该做的一切,应该对得起他了,也相信自己的相公在天之灵应该可以瞑目了,可是月娘却渐渐的对自己的罪恶开始害怕起来,因为月娘这些天,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那些无头的马夫来找自己麻烦,吓得自己魂飞魄散的,这可如何是好,于是杜月娘便很快想到了那个道长,于是决定去找道长帮忙。
  这一天,月娘见到了那个道长,这天道长一见面就问道杜月娘:“女施主,又为何这般伤心,莫非有什么事?”月娘跪在道长的面前说道:“道长,小妇人杀了四十九个马夫,这常常做噩梦,梦见他们要索我的性命,还望道长指点迷津,”道长胸有成足的说道:“这又有何难,你尽管放心,你照样做生意,倘若有马夫前去你只管好酒好菜的伺候着,直到第四十九个,便会功德圆满,也算是洗刷你的罪恶吧,”月娘激动着说道:“多谢道长指点,”道长又说道:“不过女施主,这第四十九个马夫将是你相公的灵魂附体,你若嫁给他,定会彻彻底底的洗刷你的罪孽,”杜月娘完全相信道长所有的话,于是说道:“多谢道长指点,小妇人一定照办,”这会的月娘已经变得沧桑不堪,往日的风采已经渐渐远去,而杜月娘自打买酒郎死后就精神萎靡,显得很是憔悴,可是人们都在传着杜月娘嫁了的四十九个相公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大家都认为是杜月娘克死了这些马夫,人们便叫杜月娘黑寡妇,从此月娘酒馆再也没有人敢来,可是这一天正如道长所说来了一个马夫,月娘笑着说道:“客官里面请,这里有好酒好肉招待,不收客官一分钱,”马夫其实心里早就明白,于是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多谢月娘一番美意,”就这样一直到了第四十八了马夫了,这个马夫却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月娘仔细的算了下幸好是第四十八个,本以为这是四十九个呢,因为每到一个马夫月娘便会在自家的墙上写出他们的名字来,很快就是第四十九了个,这一天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马夫,他看上去很彪悍,可是左眼怕却瞎了,因为蒙着眼罩,还是个秃子,还一脸的麻子,胡子已经多日没有修理了,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怪怪的味道,年纪看上去也老大不小了,月娘吓得瘫在地上,这不就是第四十九个马夫吗,于是出于无奈,更为了洗刷自己的罪恶,便决定嫁给这位马夫,这个马夫告诉月娘叫他独眼龙,很快月娘为了承诺嫁给了独眼龙,可是人们却纷纷劝说独眼龙,说月娘会克死他的,可是独眼龙却笑着说:“多谢大家,我独眼龙自从瞎了眼,大难不死,我的命长着呢,”可是月娘打心里就不愿嫁给眼前这个又老又丑的马夫,这一天月娘便与独眼龙成亲,到了晚上月娘便故意灌醉了独眼龙,因为月娘觉得事有蹊跷,想看看这独眼龙是不是真的瞎了,在月娘看来这个独眼龙看上去跟杀害自己相公的左眼疤很像,但是这人胡子邋遢的,年纪看上去很大,倒是半信半疑,可是月娘这天怎们也碰不到独眼龙眼上的眼罩,其实独眼龙是假装喝醉,但月娘却守身如玉,誓死也不肯随着独眼龙,真可谓天外天人外有人,一个弱小的月娘尽管酒量惊人无人能及,可是架不住岁月的侵蚀,如今的月娘已经慢慢地变得人老珠黄,这些日子以来,独眼龙常常夜不归宿,一回来便会相隔数月,还经常带着他四十九个马夫兄弟来喝酒,一个个穿金戴银的,那些日子,人们听说山下几百里地的京城,有个富过敌城的老员外一家被杀,所有的金银珠宝被抢尽一空,可老员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鬼眼瞎,一直以来认为他是左眼疤,老员外还如此的器重左眼疤,这会倒好老员外死都不会瞑目,因为相对于老员外而言,左眼疤利用了月娘将老员外四十九个马夫给杀死,然后换上自己的人,而这些人就是左眼疤的土匪强盗兄弟,他们乔庄成老远外的马夫混进老员外的家中,顺理成章的将坏事做尽,然而这些日子以来月娘受尽了折磨,这个独眼龙对月娘经常打骂,居然还在外面沾花惹草,月娘最后慢慢才知道原来独眼龙是个土匪,多少次劝说独眼龙,可是人家就是不听,每次到月娘酒馆吃饭的外来人,都会被独眼龙杀害,只为了索取钱财,月娘对独眼龙说:“独眼龙,求求你不要再抢劫,不要再滥杀无辜了,你会遭报应的,”独眼龙却说:“报应,你杀了那么多马夫,就不怕遭到报应,”一直以来月娘被独眼龙威胁着,怕事情伸张出去,一切随着独眼龙随心所欲,就连自己的清白都被独眼龙给霸占了,自打独眼龙得到了月娘便会不管不问,经常变相粗暴的对待月娘,月娘伤心欲绝,觉得这是上天在对自己的惩罚,可人们也说月娘遭到了报应,因为在人们看来月娘克死了四十九个相公,这方圆百里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杜月娘被大家叫作黑寡妇,令人闻风丧胆,却一个个说独眼龙福大命大。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月娘渐渐的老了,而独眼龙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来了,也不曾回家看看,这一天官府将月娘带去审问,并让她去指认独眼龙,这会的独眼龙已经成为一个花甲老人,往日的风采早已不在了,官老爷说:“月娘这独眼龙因为草芥人命,本官决定午后将他处斩,”月娘一句话也没有说,如今的月娘已是步履蹒跚,行动迟缓的老太太了,想想这些年来自己受到多少侮辱,这自己被独眼龙侮辱也就算了,这毕竟是自己的相公,但是那些土匪们竟然也会对自己侮辱,独眼龙却袖手旁观,无动于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糟蹋,心里一直以来嫉恨着独眼龙,多少次想寻死,可是腹中却怀了孩子,可是却被独眼龙给打掉了,因为月娘连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究竟是谁的也不知道,独眼龙还扬言这孩子一出生就会把孩子扔掉,或者去喂狼,月娘痛心不已,骂独眼龙畜生,可是一气之下的独眼龙会打骂月娘,这些日子以来月娘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受尽了折磨,而独眼龙将面临着问斩,月娘觉得这是报应。
  这一天,人们纷纷指责说:“报应,报应,”月娘却有些伤心起来,毕竟这独眼龙是自己的相公,这不是有句老话说的就好嘛,“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天独眼龙对月娘说:“月娘,救救我,我不想死,”月娘说:“这是你应得的报应,你怨不得别人,”可是独眼龙便跪在月娘面前大哭,月娘心软了,便去求着官老爷饶了自己的相公,可是人家官老爷说了:“独眼龙罪大恶极,死有余辜,月娘还请自便,切莫妨碍本官办案,否则格杀勿论,”月娘的手死死的抓着独眼龙的手,不愿松开,可是却被刽子手给推开了,月娘的心是善良的,眼前这个人罪孽再深,但却是自己的相公,于是一个个在骂着月娘是个祸害,事到如今还帮着这个恶贯满盈的土匪,当然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月娘痛苦不已,这一天天下雨了,刽子手还是挥舞着大刀砍下了独眼龙的头,随后鲜血溅了一地,月娘便为独眼龙收尸,这一天月娘将独眼龙的尸骨带到了买酒郎的坟旁,这一天月娘想把独眼龙跟自己的相公买酒郎葬在一起,好有个伴,可是月娘却想看看独眼龙的左眼,于是便用手缓缓的揭开了独眼龙左眼的神秘面纱,这一揭开不要紧,让月娘恨得咬牙切齿,悔恨终身,眼前这个独眼龙正是当年杀害自己相公买酒郎的凶手,他的左眼有道疤痕,而这个独眼龙骗自己说左眼瞎了,其实根本就没有瞎,紧接着月娘想到了这个独眼龙就是鬼眼瞎,这些分明就是一个人,于是月娘将这个江洋大盗鬼眼瞎的头埋在买酒郎的坟前,并把鬼眼瞎残缺不堪的尸体抛到荒山野岭让野兽折磨,以消除心头之狠。
  月娘这天才明白过来,原来左眼疤就是独眼龙,而独眼龙也就是那个十恶不赦,恶贯满盈的江洋大盗鬼眼瞎,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道长竟然也是鬼眼瞎假扮的,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鬼眼瞎的所作所为造成的,自己却一直蒙在鼓里,而老员外的四十九个马夫也被鬼眼瞎使尽了阴谋,借刀杀人之计赶尽杀绝,为的是让自己四十九个土匪混入老员外的家,等到时机成熟一举拿下老员外的所有家产,正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老员外怕是泉下也不会瞑目吧,鬼眼瞎正是绞尽了脑汁,用尽心机将月娘玩弄于股掌之中,肆意妄为,任意宰割,如此一来更是一石二鸟之计,但结果却也没有个好下场。
  因为那一天鬼眼瞎的土匪强盗兄弟老的老死的死,还剩下几个人了,这一天他们中了官府的计,可是鬼眼瞎本来可以逃之夭夭的,可是人老了,腿脚不听使唤了了,楞是在关键的时候关节炎犯了,才被官府抓住的,当官府找到了鬼眼瞎的藏身之处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里的金银珠宝堆得像一座山似的,其实鬼眼瞎有了这么多金银珠宝,几辈子都吃不完了,但为何还要去杀人抢劫呢,这鬼眼瞎说了:“我是土匪,杀人抢劫是我一生的宿命,这活到老做到老,我没得选择,”官老爷捋了捋胡须说道:“鬼眼瞎,我看你你活不到老,来人拖出去砍了。”
  这天月娘酒馆已经成为一座废弃的酒鬼仙阁了,再也没有人经过这里了,而月娘也最后郁郁而终,躺在买酒郎的坟前,整日以泪洗面,多日没有进食了,老天爷对月娘还算照顾,下了一场雨让她喝上一口,可是月娘却是滴水不沾,就这样慢慢的疯掉了,整日哭笑不得,不是哭就是笑,变得蓬头垢面,穿的破衣烂衫,谁能想到昔日风光无限的杜月娘而今成了这般模样,就这样杜月娘静静的躺在买酒郎的坟墓旁再也没有了动静。人们后来把这座山叫作寡妇山,而那间月娘酒馆也成为人们敬而远之恐怖阴森的克夫之地,相传多年后人们长途跋涉途径此地,却神秘的失踪了,即便有人活了下来,等回家后,很快会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女人会克死自己的相公,而男的会郁郁而终,而关于杜月娘这个奇女子的故事却成为了人们争相谈论的话题,却也会感到敬畏的黑寡妇,她的一生最大的荣耀莫过于克死自己所谓的四十九任丈夫,他的一生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听信谗言,让多少无辜的亡魂在深夜里徘徊哭泣,而她一生中最大的报应莫过于承受人世间最大的凌辱,成为鬼眼瞎及四十九个土匪强盗玩弄的悲惨命运。
  说到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是报应还是罪有应得,笔者也混淆不清,说不清,道不明,这个问题还是留给读者们吧,然而这个关于杜月娘的故事,却让黑寡妇的说法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笔名:海冰石
  作于:2016.3.15
  改于:2016.8.8
  一日之作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