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斜阳魂冢 > 第八章

  
  第1页:
  如果之前在花园的恐惧用大山来形容,现在的恐惧就足以用大海来形容了,恐惧,因为孤单,翻倍地增加了。
  瓶凡的手可以给我握着,她并不温暖的体温此刻也觉得奢侈了,周围的温度下降得很快,我听见牙齿碰撞的声音,还有指尖不停地颤抖。
  这到底是哪?四面墙壁连扇门都没有,窗子也没一个,我是怎么进来的,还是一切都只是个梦,现在的我却无法清醒过来,再继续待下去,我怕是要冻僵了。
  墙壁很光滑,我摸遍了可以触摸到的所有角落,都找不到一点像开关的东西,因为冰冷,指尖慢慢麻木,寒冷侵蚀着肢体,还侵蚀着思维,我将自己缩成一团窝在墙角,努力保持着仅剩的体温,再这样下去,等不到醒来,我就被冻死了。
  对了,我的脑子被冻得停顿了,那些床上的白被单可以帮助我取暖,怎么现在才想起来,白白冷了这么久。我站起来,腿脚有些发软,好在还能行动,我站在离我最近的病床前,白色的被单没有一丝污迹,和四周的墙壁融为一体,渐渐分不清眼前是什么了,我开始担心,我的神智好像越来越迟钝了。
  猛地一掀开被单,也在提醒自己保持清醒是当下最重要的事,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谁也不清楚。更新
  然而我后悔了,被单下,一双突出布满血丝的眼球正好和我对视,他青紫色的皮肤上还有黑色的斑纹,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了,每一张病床都不是平坦的,该死的是开始就忽略了这一点。
  我赶紧捡起被单,想给死者盖回去,他死不瞑目的眼神仿佛我就是令他死亡的凶手,看得我背脊发凉。就在我给他铺上去的一刹那,手腕处突然被人拽住,我一下懵了,电视里常有的情节不用思考都能知道,拉住我的正是躺着的这位。我像疯了一样用力甩动那只手,他握得并不牢,轻而易举就被我甩掉了,我还在诧异,眼角瞥见,被我甩掉的那只手滚落在地面的一角。
  人的力气会在惊吓中爆发,可我自认为刚刚的力量还至于能拽断人的手骨,哪怕是死人的。
  这回好像更糟糕了,我很想把断手给送回死者的床上,但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接触他的部分肢体了,手腕处那冰冷僵硬的触感还没有消散,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冲到了喉底,我多么期待瓶凡能待在我身边,就算没有瓶凡,有一个活人也好!
  我又缩回了墙角,墙壁冰冷的温度也让觉得自在许多,我盯着那截青紫色的断手,心里一个劲地说着抱歉,如果你听得见请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看久了某一样东西,总是容易产生幻觉,我老觉得那截断手在动,一会是小指,一会是中指,但我睁大了眼睛仔细看,他又很安静。更新
  我受够这里,我开始不顾一切地呼叫,大叫着瓶凡的名字,她一定能听见的,她不会不管我的。
  什么声音,在我呼叫瓶凡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个很突兀的声音,是什么脆裂了,咔的一声,又是一声,我停下了求救,仔细分辨是哪里传来的声音,接着那脆裂的声音越来越多,我也终于听清楚了,那是来自那些白被单下面骨骼断裂的声音!
  我的心很慌,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周围没有任何可以供我躲藏的地方,我只好把身体往墙后缩,环抱住自己,不敢去看了。
  重物落地的声音又勾起了我的好奇,我透过胳膊之间的缝隙,惊恐地发现,有的尸体从病床上走了下来,他们笨重地挪动着步子,一步步向我靠近。
  我再也控制不了,死命呼喊着瓶凡的名字,一边叫着救命,一边大力地捶墙,这么疯狂又诡异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了我的面前!
  一具,两具,三具,渐渐越来越的尸体站了起来,我也没有心情去数到底有多少人了,他们的死状异常惨烈,缺胳膊少腿的,肠穿肚烂的,还有的,皮肤也不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这样的死去,可他们的死我来不及同情,有的只是害怕和恶心。
  我开始胡思乱想了,他们抓住我后会怎么样,那样的痛苦我不敢想象了,多么希望有个人把我杀死,我不想目睹接下来的一切。
  “起来!”一个老者的声音,还有些熟悉。
  “起来!”这个声音又叫了一遍,我听出来了,是花公的声音,他不是有事出去了吗,怎么回来了,不过,他的出现让我安定了少许,他一定是来救我的。
  “像左走三步!”花公的语气很慎重,我连忙站起来,按照他的指示去做。
  “再向前走两步!”
  “向右走五步!”
  “向前走三步!”
  我看了看离我最近的尸体,根本不到三步的距离了,可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闭上眼睛向前迈了三步,与尸体的亲密接触没有出现,我睁开眼,看见的不再是那些恐惧的尸体,而是花公亲切的脸。
  我好想冲上去抱住他大哭一场,刚刚真的快把我吓死了。
  花公的神色还是很紧张,顺着他的视线,我看见了身旁不远的瓶凡,原来我刚刚一直在花园,那些尸体和病床只是幻觉吗?
  瓶凡的表情很痛苦,漂亮的睫毛上都粘上了汗珠,她紧紧握着双拳,像在忍耐着什么,我看了看花公,他双眉紧蹙,口中默念着什么,无暇顾及我了。我知道,瓶凡和我一样陷入了某个幻景之中,从花公的神色看来,应该比我还惊险。
  我只能在一旁祈祷了,千万不要出事,我要瓶凡安全地回来。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在花园的时候,瓶凡叫我不要动,结果我害怕虫子动了,是不是那时候走进了幻象,瓶凡也很可能是被我连累的。我很懊悔,自己什么都不懂,还连累了好朋友。
  我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也有花公的本事,或者瓶凡的能力也好,就不会拖累大家了……
  (本章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