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我穿越在火影世界的日子 > 547.服装

  
  因为火影是出自于岛国的动漫,所以在文化方面自然是更倾向于岛国文化。逛庙会的时候大家都会自觉的穿上传统的服侍,这里就连水树都被迫的穿上一身和服。
  对于这种文化的概念,水树在三次元的时候,只有在动漫中见到过。可是来到这个十几年,穿上这种服装的次数,她是连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水树对岛国的和服不是很感冒,一个是水树的思想没有转变过来,不太愿意穿上这种女性的服侍。平时的的时候,她的穿衣打扮都是衣裤等休闲,要不是适宜练功的装束为主,不会是衣裙之类的女性装束。
  这里另外还有的一个问题,可能就是审美观念的不对付。水树更倾向于哥特式女仆装,尤其是喜欢看漂亮的妹子,穿着女仆装可爱的模样~嗯,就是~软!
  不过现在是没办法纠结了,毕竟这里是火影世界,更多的倾向于岛国文化。好在倒也不算是丑,红色为底色有樱花瓣为点缀,反正照过镜子觉得不算差。所以穿着就穿着吧,又是少不掉一块肉。
  可是穿上是穿上了,但是这里有个小问题:水树不习惯和服!原因是跨步的幅度,受到相当严重的限制,只可以迈着细小的碎步。
  这完全不符合水树的日常习惯,更加的不符合水树的性格。可是和服的约束力是如此,使得她还不敢太用力,不然很怕将和服给弄坏了。
  见到她小心翼翼的神情,看的都让人发笑,小樱问道:“水树,你放轻松点嘛?怎么好像很不适应?”
  这不是不适应,应该说是非常的不适应!
  水树的性格就不喜欢拘束,平时连袖口紧窄一点的衣服,几乎都不会喜欢去穿。和服理所当然的是更没穿过了,这个也算是不太喜欢这种服装的理由吧?
  当然如果是看某国爱情大片的时候,有的时候还是觉得挺有一番风味。但是这不是说自己喜欢啊!
  一旁的雏田很是无奈的看着水树,她是没办法帮助自己的这位姐姐了。毕竟衣服是穿在水树的身上,只能够看她自己适应了。
  倒是同样已经换好和服的井野,见到水树穿着和服的样子,先是一愣然后调笑道:“咦,第一次看水树穿和服,看起来还真漂亮呢!”
  嗯,漂亮吗?水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的确算是很漂亮吧?不过这可能是突显出来的,色泽的艳丽和花式的点缀都很不错,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视觉体现。
  几个女孩子打扮的差不多了,天天在门口喊道:“喂,男生已经在等我们了。”
  水树简单的走了几步,适应有一会儿的时间。觉得差不多可以了,就跟着大家一起出去了。
  莺莺燕燕的声音走出来,外面等候的男生们停止之间的无聊交谈。现在大家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青春期的荷尔蒙发育,已经让大家对异性之间,存在有一定的好感了。
  他们可能都没有想到吧?平时和自己一起做任务的女生,居然会变的这么漂亮?可以看到有的男生,眼睛是已经看的发直了。
  这里的水树是注意到了,这些男生最先注意到的女生,大多还是和自己同队伍的女生。比如猪鹿蝶三个人,鹿丸和丁次第一眼看到的人,肯定是他们的同伴井野了。
  牙和志乃关注的是雏田,这个倒也是不用多说,毕竟雏田是最具有,女孩子温柔个性的女生,就算是想不注意都难。
  不过这里有一点小插曲,就是在第三班这里的时候,李和宁次没有第一眼关注他们的同伴天天。
  李的视线是集中在小樱的身上,而且一上来就显得热情无比,这种过火的热情让小樱无法接受,非常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
  可是这里的宁次,所关注的人也不是天天,第一眼是看到水树的身上,这个倒是有点让水树颇感意外?
  天天被自己的两位同伴,给弄得十分的恼火:“你们两个家伙,怎么都是看别的女生?难道我不好看吗?”
  这个是有一点小尴尬,但是虽然这样说了,然而宁次的目光,并没有从水树的身上移开,眼神中有几分纠结的情绪。
  最后还是其他人,叫到要走了的时候,宁次才拉上小李一起离开。
  小樱走到水树的身边,非常无语的说道:“李也真是的,怎么总是缠着我不放?”
  中忍考试之前,小樱就遇到过李。当时就被小李,请求交往的请求吓一跳。她的心理面可是只有佐助,怎么能够允许别的男生喜欢自己呢?
  男生和女生在感情的问题上,有着一个很天然的区别,男生应该来说是更加的随性,如果是有女生喜欢自己,男生一般都不会太拒绝,即便是心有所属,但是对于自己被女生喜欢,大多不会抱以反感的心里。
  可是相对于女生来说,任何联关乎到个人感情的问题,大多就会抱以严谨的态度。要是有男生是喜欢自己,对自己进行告白的话。如果是自己喜欢的男生,肯定是非常高兴的事情。然而如果没有多少感觉,甚至是不怎么喜欢的人,可能就会变的苦恼和厌恶了。
  水树对这种心里态度有点无语,她当然是非常的清楚。小樱是一心一意的喜欢着佐助君,即便是对待鸣人的态度都不见得有多好,更不要说是被当作路人甲的李了。
  这里的水树也只能无奈的说道:“男生嘛,有几个不是对喜欢的女生,抱有着这样的想法呢?而且李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他啊,只要是想到的事情,一定就会去做。”
  小樱听完水树的话之后,也只能是叹出一口气:“真是的,我怎么总是能遇到这样的男生?”
  伴随着小樱的吐槽无力,不知道的为什么,水树似乎在同时也察觉到,刚才宁次看自己的眼神,怎么觉得都有点奇怪?
  算了,还是不要在太多想了,宁次这个家伙小时候,就因为宗家和分家的问题,没有少的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