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月老志 > 第1187章 悍妇
    
  
      “你不用害怕我会揭穿你的秘密,这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顾盼和蜃楼王虽然情深意厚,蜃楼王最终却自食其言,并未娶她为妻。顾盼面虽表示理解,心底却不能没有愤恨。如今蜃楼王已故去多年,在顾盼心可谓是恩怨两消。不论如何刻苦铭心的爱恨,总是抵不过时间的消磨。
  
      “既然你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看来我算不承认也是无用。”
  
      明钦要杀掉顾盼灭口易如反掌,顾盼虽知他的身份可疑,无论如何也猜不到他的来意,当然也不可能透露给慎玉知道。现在最关心明钦身份的无疑是慎玉,如果顾盼早点向慎玉说出她的怀疑,慎玉不但不会相信明钦,说不定还会刀兵相见。
  
      “你承认或否认对我没有任何区别。我总不会傻到以为和你春风一渡,便让你对我负责吧。”
  
      顾盼淡然一笑,笑容里透着几分说不出的伤感。
  
      “你想去哪儿?我可以送你离开。”
  
      明钦觉得将顾盼带去海市城并不是很好的主意。海市城即将迎来一场恶战,介时不知会流多少血,死多少人。顾盼的梦想是离开七星礁,好不容易得脱苦海,应该让她远离这场纷争才是。
  
      “怎么?这迫不及待要赶我走?”
  
      顾盼俯低身子凑前来,佯怒道:“喝了我的酒,吃了我的肉,你这是吃干抹净,不认账了?”
  
      顾盼眉目姣好,风韵绝佳,起洛玄音也并不逊色。不过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非常怪,所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很多时候不在于容貌颜色。
  
      单是容貌美丽未必能打动人心,所谓感觉,便是一种吸引力。不能用理智分析,只能用直觉判断。‘智勇多困于所溺’,很多才智绝伦的人也会为了心爱之人做一些糊涂事,‘烽火戏诸侯’在旁观者看来岂非荒谬绝伦?宁不知倾城与倾国,只缘佳人难再得。纵使浪掷千金,为搏得佳人一笑,也觉得物有所值。
  
      “你要是不走,将来可不要后悔。”
  
      室温暖如春,顾盼除去棉袄,只穿着单衣,近在咫尺之间,身散发出如兰似麝的香气,两人虽有过亲密关系,当时明钦正全神贯注帮慎玉化解飞索之厄,还没有机会欣赏她衣下的美妙风景。
  
      顾盼眼波低垂,咬着粉唇道:“算将来后悔,我也认了。”
  
      “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明钦笑嘻嘻的伸出手来,放到她修长结实的玉腿。
  
      顾盼卟哧一笑,挑衅的道:“光使嘴功夫,可算不得好汉。”
  
      明钦黠笑道:“那可不一定。”说着翻身将她按倒在床榻。
  
      顾盼舒展双臂勾住明钦脖颈,睫毛微颤,嘟起红唇,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
  
      第二天一早,聚义厅前战鼓隆隆,声震十里,惊天动地。
  
      黄鹤已被纪成招降,慎玉让他组织斥候,打探消息。狼歼和白驼寨的一干俘虏则押送回马家坞堡交由眠鹤处置。
  
      慎玉命纪成夫妇为前部,亲统大军前往海市城合战。
  
      白驼寨健马颇多,足够组织一支骑兵,宣眉骑术极佳,慎玉将这支骑兵交给她统带,也算信任有加。
  
      明钦和顾盼都随行在侧,顾盼看起来神采奕奕,秀色逼人。慎玉见她眼波流媚,心知两人昨晚准躲起来鬼混去了。
  
      “小海,大战在即,你可要注意身体。我们修行者应该清心寡欲,把心思多放在修行,不可在无意义的事情浪费力气。”
  
      明钦怔了一怔,“姑姑所说的无意义事指得是……”
  
      慎玉面孔一红,清斥道:“你心里明白。”
  
      说完一勒缰绳,打马而去,顾盼听得明白,在马笑弯了腰。
  
      明钦省悟过来,他也是不该多嘴问这一句。
  
      大军离海市城二十余里,慎玉下令安营扎寨,等候禁军路北熊的消息。
  
      明钦离开海市城的时候曾制住洛绮,交给武司晨处置。洛绮是洛咏言的亲生女儿,洛咏言见不到她定然不会甘休,也不知武司晨能否应付。
  
      明钦和慎玉商议,趁着大军还未围城,先一步进入海市城打探消息。慎玉也不想让他和顾盼整天粘在一起,明钦虽不为罗刹朝廷出力,也算帮她的忙,慎玉自无不允的道理。
  
      明钦有凤凰之翅,神飞之能鲜有其。顾盼虽然不舍,她自知武艺浅弱,还需要明钦分神照顾,自不愿拖累于他。
  
      明钦借着夜色飞入海市城,直奔梅园而去。
  
      路北熊率领十万禁军前来围剿,消息不胫而走。海市城早全城戒严,街到处可见金乌教的兵勇。
  
      梅园占地颇广,许多金乌教头领都将家眷安置在这里,洛绮、武司晨几个因为襄助金乌教攻打梅园有功,才得以客居于此。
  
      明钦知道金乌教高手颇多,梅园住着金乌教头领的家眷,自然防范甚严。但他有光影化身,也非寻常兵卒所能发觉。
  
      明钦潜回几人客居的院落,只见武司晨住处有灯光传出,潜运神念,掠到近处。
  
      房隐约传出说话之声,明钦仔细一听,却是武秀珠的声音。她从罗刹兵手逃脱之后,失了顾盼,不敢回七星礁。知道武司晨在海市城,便赶来相见,商量对策。
  
      “娘,你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既然你确知是慎玉抓走了顾盼,便该早些报与龙王知道。禁军马要到了,据说有十万大军,你要回七星礁可要抓紧,没准过两天出不去了。”
  
      武司晨知道慎玉是蜃楼王的姐姐,她抓走顾盼肯定会询问蜃楼王的死因,蜃楼王因何而死,她们母女心知肚明。慎玉得知真相之后,早晚会找蜃龙王报仇。
  
      “大军围城,我看金乌教也是凶多吉少,你不跟我回去,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想给金乌教陪葬?”
  
      在武秀珠看来,金乌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如何抵挡得到禁军精锐。
  
      武司晨笑道:“我又不是金乌教的人,算禁军攻进来,又能把我怎么样?你放心走是了,我自有分寸。”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嚷之声,武秀珠悚然一惊,“出什么事了?”
  
      “我出去看看。”
  
      大战将至,城已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武司晨说得轻松,也知接下来必是一场恶战,海市城在金乌教控制之,为了守住此城,还不知会使出什么手段,介时只怕谁都难以置身事外。
  
      武司晨刚走出门,见一群妇人气势汹汹闯了进来,嘴里大骂,“别让那个贱人跑了。”
  
      “在那。贱人在那。”
  
      众人看到武司晨现身出来,登时便有人大声叫骂。
  
      武司晨吓了一跳,她纵然颇有智计,突然遇到这种局面,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众人冲到近前,为首的妇人生得五大三粗,拧眉瞪眼,甚有威势。
  
      “你们干什么?”
  
      武司晨见她们人多势众,她虽然不惧,但能在梅园横冲直撞的肯定是金乌教首领人物的家眷,轻易得罪不得。
  
      “小贱人,你少跟装蒜。把她给我绑了。”
  
      妇人打量了武司晨一眼,二话不说,招呼身边的同伴拿人。
  
      武秀珠听到外面出了事,连忙推门出来。
  
      “有话好好说。敢问我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绑人。”
  
      妇人狠呸了一声,“果然是一个**。你们这些贱人败坏我教风气。本夫人今天要好好整治你们,把她们都给我绑了。”
  
      “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武秀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肯定是一场误会。奈何这领头的妇人泼辣骄悍,根本不听她们解释。
  
      “进去看看,你们的男人在不在里面?”
  
      骄悍妇人见武秀珠母女秀美动人,看起来无甚气力,自不把她们放在眼里。
  
      也是武司晨这里太过神秘,别处都安置了金乌教头领的家眷,只有这个院子不允许进入。久而久之,便有风言风语传出去,说这里是金乌教头领寻欢作乐的场所,在此金屋藏娇。兼之院子里面确实有些美貌女郎出入。一人传虚,万人传实,毫无根据的事也被渲染的有声有色。
  
      当然也有人知道这里住得是洛咏言的朋友,可能是金乌教风气较开放的缘故,真相反而无人相信。
  
      这骄悍妇人相貌虽恶,来头却不小。她父亲是金乌教的元功宿老,丈夫是三大护法之一的黄霸,和卫振衣地位相当。
  
      骄悍妇人名叫马纯,也是金乌教一号人物,堪称夫人团的首领。
  
      “你们给我滚出去。”
  
      武司晨横身一拦,不让夫人团进门。洛绮还藏在她房,如果被人翻出来,洛咏言岂会放过她?虽知夫人团来头不小,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
  
      武秀珠脸色微变,扯着武司晨的衣袖道:“司晨,你这是做什么?她们喜欢搜让她们去搜好了,搜不出什么来自然死心了。此地不宜久留,你还是跟我回七星礁去吧。”
  
      “娘,不用你管。”
  
      武司晨心知此事无法跟武秀珠解释。武秀珠对蜃龙王死心塌地,她却不一样,她还年轻,不想一辈子在蜃龙王的魔爪下摇尾乞怜。
  
      “心虚了吧。”
  
      马纯微微冷笑,摆手道:“给我,别让这小贱人跑了。”
  
      武司晨心头暗怒,她可不是柔弱可欺之人,这些妇人虽也泼辣骄悍,却未必有什么高明武艺,哪里是武司晨对手。
  
      武司晨身形连闪,玉手好似穿花蝴蝶一般,耳听得啪啪连响,几个妇人纷纷惨叫出声,捂着脸颊一副白昼见鬼的模样。
  
      “好啊,你还敢反抗。”
  
      马纯是金乌教长老马识途之女,身手不弱,不但将黄霸管治的服服帖帖,夫人团也对她马首是瞻。
  
      马纯虽然身躯肥胖,身手却颇为灵活,从身摸出一把短匕,大喝一声,冲了去。
  
      武秀珠见马纯来势汹汹,生怕武司晨不能抵挡,连忙抢帮忙。母女两人以二敌一,配合默契,马纯如何讨得了便宜,斗不数合,便被武司晨夺过匕首,反扭了手臂。
  
      “贱人,你敢对马大姐无礼。她可是黄大护法的夫人,还不快放了她。”
  
      夫人团嘴叫得凶,却无人敢前自讨苦吃,惟有希望武司晨慑于黄霸的威名,不敢乱来。
  
      武司晨冷笑道:“黄大护法又怎样?是她门欺我在先,还不允许我自卫了。”
  
      马纯咬牙道:“贱人,你别得意的太早。给我调护卫队来,我要宰了这小贱人。”
  
      夫人团不敢怠慢,早有人去调动人马。
  
      武司晨也不客气,左右开弓在马纯脸甩了几个耳光,原本多肉的面孔登时肿起老高。
  
      “晨儿,这泼妇来头不小,咱们先闯出去,不能坐以待毙。”
  
      武秀珠暗暗叫苦,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实在非她所愿。眼下也只有劫着马纯先逃离梅园,城还有蜃龙会的人马,至少可以保住两人的性命。
  
      武司晨也知房的洛绮一旦被人发现,洛咏言肯定不会放过她。如今也只有一走了之,只是可惜无法带走洛绮,将来恐怕是心腹之患。
  
      武司晨念头急转,她和洛绮毕竟相交多年,狠不下心坏她性命。
  
      “这些人蛮不讲理,咱们也只有先离开再说了。”
  
      武氏母女势单力薄,在金乌教也没有强援,得罪了黄霸夫妇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卫振衣虽黄霸地位略高,他一人也不能大权独揽,岂会因为一个外人和黄霸失和?
  
      明钦想不到出了这样的事,他本想探视一下武司晨,再定行止。谁知马纯带人闯进门来,简直是飞来横祸,让人避无可避。
  
      “怎么回事?”
  
      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场多了一个花容月貌的黑衣妇人。居然是多时不见的洛咏言。
  
      也是事有凑巧,洛咏言今晚稍有空闲,想来看看洛绮,进院来便听到吵闹之声,又见武司晨母女将马纯挟持在手,心头甚感吃惊。
  
      马纯的来头洛咏言自然知之甚详,论地位她还略有不如,不过她家世巨富,颇读诗书,自然瞧不马纯这等举止粗野的悍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