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明武道 > 第119章 苍生之乱,信仰愿力

第119章 苍生之乱,信仰愿力

    “半枚?”
  
      本以为龙肉十分贵重,却听到五百斤龙肉只能换取半枚洗髓丹,陆胜心中大失所望的同时,还有一些尴尬——
  
      毕竟,他可以是以为这些龙肉,能换许多丹药。
  
      “半枚就不错啦!”
  
      仿佛没看到陆胜的尴尬,陆弘远道:
  
      “像蛟龙这样体型巨大的生物,身上的肉足以达到百万斤——”
  
      “全部换下来,能换取千枚洗髓丹!”
  
      “龙肉是蛟龙身上最不贵重的东西,换取这么多三品丹药,已经是因为极其罕见的原因!”
  
      “好吧!”听到陆弘远的解释,陆胜仔细一想,也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四阶妖兽的血肉虽然极为罕见,三品丹药却同样价值不低。
  
      而且,对许多人来说,同样价值的四阶妖兽的血肉和三品丹药之间,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后者——
  
      毕竟,妖兽的血肉只能补充精气,三品丹药却能增进修为!
  
      也只有蛟龙血肉这种拥有特殊功效的东西,才能让一些人花费很大代价换取。
  
      “这样,我就出一千斤,换取一枚洗髓丹——”
  
      “有了这些,陆云峰想必不会再来纠缠!”
  
      决定了这些,陆胜取出千斤龙肉,放在空间袋里让陆弘远带去交换。然后,又在罗力亨的空间袋里放了一千斤,向他道:
  
      “你不是想做编修吗?我闭关的这段时间,编修武学的责任,就全部都交给你——”
  
      “我要在我出关后,至少提升到六品!”
  
      “否则,即使你吃下我的龙肉,也都要给我吐出来!”
  
      说着,陆胜还狠狠地瞪了罗力亨一眼,想到了先前他按每天食用二三十斤计算的事情——
  
      显然,那是一场欺骗!
  
      眼看着自己预想的万斤龙肉缩减成了千斤,还被陆胜赋予了如此重任,罗力亨哀叹一声,说道:
  
      “七品升六品,需要编纂百门武功,还有千门武技——”
  
      “难道说,你要闭关两三年?”
  
      按照武藏院的规矩,每一品级的晋升,都需要完成相应的任务。七品编修晋升六品,需要编纂百门武功和千门武技,而且要全部达到地阶下品。
  
      虽然,因为一门武功大多包含数门武技,千门武技不需要特别编纂。但以罗力亨如今的能力,想要独自完成这个任务,大约要花费两三年——
  
      所以,他才会如此哀叹!
  
      ------------
  
      “两三年?”
  
      冷哼一声,陆胜道:
  
      “这次闭关,我最多需要两三个月!”
  
      “如果我在出关时你的任务未完成,想必你应该知道后果!”
  
      威胁了罗力亨一句,陆胜不再理他,向陆弘远道:
  
      “如果我对晋陵县的人许诺一些善政,例如三年免征等等,成为封地的事情,会不会更顺利些?”
  
      微微一怔,陆弘远似乎没想到他能舍弃这么大的利益,当即赞叹道:
  
      “好主意!”
  
      “这样一来,晋陵县的人一定会更积极地求为封地!”
  
      虽然,晋陵县住的大多是并州陆氏族人,还有一些与并州陆氏有关系的人。但是数百年下来,许多情分早就消散了。
  
      如果能许诺一些善政,确实更容易获得支持!
  
      “那么,能不能让他们每日都感谢我,让朝廷看到民意——”
  
      “这样,以晋陵县为封地的事情,或许会更加顺利!”
  
      听到陆弘远赞成,陆胜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没错,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晋陵县的人,为自己贡献功德之力——
  
      毕竟,暂时不能和他人比斗、封爵的事情又需要一段时间,陆胜想要获取功德,就打起这个主意!
  
      ------------
  
      “不行!绝对不行!”
  
      刚刚把自己的如意算盘说出,陆胜就遭到了陆弘远的激烈反对:
  
      “这件事情,别说是在现在,就是以后,也绝对不能实行!”
  
      “苍生之乱后,整个大景朝廷,都严令禁止这种行为!”
  
      说着,陆弘远还狐疑地看着陆胜,道:
  
      “若非你是被万山老祖带回的,我都要怀疑你是否得到什么法门,能利用信仰愿力!”
  
      “难道你不知道当年的苍生之乱,最初起始原因?”
  
      大景建立432年时,发生了由苍生教挑起的变乱,自此开始中衰。这件事情,陆胜自然是有所耳闻。
  
      只是,对于苍生之乱的原因,他却并不清楚。直到如今,才从陆弘远的话语里,听出一些端倪:
  
      “信仰愿力,这是什么东西?”
  
      “难道说,当年的苍生教,利用他人感激,收集信仰愿力?”
  
      仔细看着陆胜,见他似乎真的不知,陆弘远才解释道:
  
      “信仰愿力,是从他人的感激、崇拜中,汲取到的一些力量。据说是一种万能之力。”
  
      “当年,苍生教主陆传影,就是利用这种力量,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很高修为。”
  
      “只是,因为愿力中蕴含着他人情绪,陆传影最终迷失本性,带领苍生教的人发动变乱,使得大景朝廷损失数位大宗师,整个陆氏也受到很大打击,自此开始中衰。”
  
      “所以,之后的大景朝廷,严格限制这种有组织的感激、崇拜某一个人的行为!”
  
      “许多邪教,就像西域的火神教,在中原一向被严格打击!”
  
      说着这些,陆弘远看着陆胜,又感觉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过激,向他道:
  
      “不过,发动一些人的聚会,让朝廷看到民意,还是可以做的!”
  
      “只要不经常做,这些都算是正常行为!”
  
      若有所思,陆胜道:“那就组织几次吧!总之,一定要让朝廷看到晋陵县的民意!”
  
      将这件事情,定在了收买民心上。
  
      而他的内心之中,则思索愿力和功德、业力的关系:
  
      “按照陆弘远的说法,愿力虽然万能,却似乎蕴含有他人情绪,所以会蒙蔽人的本性。”
  
      “而我所使用的功德,则没有这种顾虑。”
  
      “或许,愿力同样是一种本源,只是不如功德纯粹!”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想组织一些人日日对我感谢,获得功德的想法,算是暂时破灭!”
  
      不想惹来怀疑,招来整个大景朝廷的压力,陆胜就不能用这种方法获取功德之力。
  
      “或许,我需要想其它办法,获取功德之力!”
  
      想着,陆胜又想到了自己早上去武斗场时,最初是什么用意:
  
      “或许,我可以伪装身份,悄悄离开武苑去屠宰妖兽,这样一定能获取大量功德、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