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隋炀也是帝 > 第七十四章杖责皇子

第七十四章杖责皇子

一言九鼎的人发话了,蜀王还敢质疑其真实性,这个脑子真该补补了。
  
  隋文帝杨坚果然没有搭理这个脑子进水的儿子,他面色冷厉而阴沉的说道:“来人啊!把他们押下去-----”
  
  守门的太监抬了下脚,可畏惧着蜀王那双怨毒的双眼,又缩了回去。王毅因为被宋承宪冒充了一把的缘故,被文帝杨坚厌弃了,新任的太监总管王德顺非常有眼色,他亲自上前一步对着两位王爷说道:“二位王爷,得罪了,跟奴才走一遭吧!”
  
  “狗奴才,要你多事!”蜀王杨俊有气没处撒站起身来狠踢了王德顺一脚。
  
  王德顺执行的是皇上的命令,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踢他就等于打皇上的脸。
  
  隋文帝脸色铁青,气得快说不出话来。
  
  见此王德顺冲着旁边两个身材魁梧的太监使了个眼色,两人很精灵,一左一右架起蜀王就往外走。
  
  “秦孝王殿下,您看----”
  
  王德顺虚笑了一声,对着秦孝王做了个请的动作。
  
  就在这时,文帝突然发话道:“麦铁杖-----”
  
  “臣在!”
  
  麦铁杖大步急跑进了偏殿。
  
  “代寡人执行三十杀威棒!”
  
  麦铁杖看了看隋文帝杨坚的脸色,有点为难的问道:“在这里打啊?”
  
  文帝怒道:“拖到大殿前面当着文武百官,众将士的面打,三十不够打六十,一直打到他们求饶为止!”
  
  麦铁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旁边一副路人甲模样的杨素,心里暗道:“皇上这是在给杨大人出气啊,可俺老麦的手劲这么大,一时把握不住把两位王爷打死了可怎么办”
  
  、麦铁杖也不是个有勇无谋的粗汉子,他想了片刻之后还真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二位王爷,对不住了,皇令在身臣不得不从,你们要是不想死的话,打几下就赶紧求饶吧。”
  
  “求饶?哼,本王死都不服!”蜀王非常硬气的说道。
  
  “如此----对不住了------”
  
  麦铁杖在军队中没少执行这样的命令,一打起来就忘了收手。千斤重的棍子打下来,一下就打烂了蜀王的屁股。
  
  “救命啊!父皇救命啊!”蜀王杀猪一样在文武百官面前喊了起来。
  
  文帝也担心自己的儿子被麦铁杖打死了,命令下来又不好收回,他把目光投向杨素。
  
  杨素善于察言观色揣测圣意,他马上站了出来说道:“启奏皇上,臣想亲自动手执行皇令。”
  
  这话让文帝的心里一震,以为杨素想趁机报复,他犹豫了片刻:“杨大人岁数也不小了,这种力气活还是让他们年轻人去做吧。”
  
  “老有老的好处,少有少的轻狂,麦铁杖手上有千斤之力,比较起来还是臣稳妥一点----”杨素意有所指的说道。
  
  杨素得到文帝的许可出了偏殿。
  
  见到杨素,麦铁杖如同见到亲人一般激动:“杨将军,你可来了-----”
  
  杨素知道麦铁杖心里怎么想的,他微微笑了一下:“你下去吧,我来帮你执行皇令----”
  
  看到杨素接替麦铁杖拿起了那根小孩手臂粗细的棍子,蜀王杨俊吓白了脸:“我招,我全招------”
  
  有些话是不能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的。
  
  蜀王想说,可杨素不敢听。
  
  “闭嘴----有话去宗人府说去,现在你要是敢喊出来,我拼死也要收了你的小命!”
  
  杨素杀神一样的罡气,把蜀王嘴边的话吓了回去。
  
  一下-杨素非常认真的打了三十杀威棍,打得蜀王鬼哭狼嚎,其实也都是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及他的根骨。
  
  杨素心里明白,文帝也清楚,可旁边排队等着行刑的秦孝王杨秀不知道啊,看着蜀王血肉模糊的屁股,听着他那鬼哭狼嚎的叫声,怂了,他嚎啕大哭着求饶。
  
  气得文帝杨坚大吼道:“没出息的东西,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赶紧去宗人府。”
  
  此时呆在大殿外面无论被打还是不被打都是件让人脸红的事情,去宗人府便成了两位王爷的避难所在。
  
  没有丝毫的犹豫,两位王爷非常配合跟着王德顺走了。
  
  “庆功宴继续----大家不要被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搅了兴致。”
  
  秦孝王和蜀王一走,文帝的脸色立马由阴转晴。
  
  宫里出了这种事,很多大臣的心里已经生出了退意,可看到皇上兴致勃勃的样子又不好提前退场,大家讪讪的坐在那里,谈笑风生的场景不再。
  
  隋文帝杨坚不满意现场沉闷的氛围,对着大家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拘谨啊因为寡人的缘故吗”
  
  皇上把话说道这种程度,大家再沉闷下去就是不给面子了。不管心里如何忐忑,面上的谈笑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很快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大殿内的火热气氛再一次被调动起来。
  
  载歌载舞的伶人,谈笑风生的将士们,到处敬酒的文武百官,家长里短,朝廷内外,海空天空的事情都拿出来聊着。
  
  看着大家那份热闹劲,文帝杨坚微微吁了一口气,对着众人笑道。
  
  “你们热闹着,寡人要回御书房处理点事情。”
  
  “恭送皇上-----”
  
  文帝走了,大家更放开了,杨素主动走到晋王杨广的面前谢道:“这次微臣能脱险,多亏王爷从中斡旋。”
  
  其实晋王杨广什么忙都没帮,但这事他不会告诉杨素,他非常亲和的笑着说道:“些许小事,不必挂在心上。”
  
  “这不是小事,要是不能脱罪,我们一家老小很可能会被诛九族,王爷此举不仅救了微臣,更是我们整个杨家的恩人!”杨素真心诚意的谢道。
  
  这个谢,晋王杨广非常大方的接了下来。
  
  夜深沉----
  
  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之际,晋王杨广的书房里灯火通明。
  
  “父皇真的亲眼看到韩文栋刺杀蜀王的过程了吗蜀王被人行刺,他本身就是受害者为什么还要被打被关呢”晋王杨广在书房里走来走去,百思不得其解。
  
  谋士杨密和许雨青坐在书房的客椅上。
  
  杨密问道:“杨素杨大人刚从边疆回来怎么可能会刺杀蜀王呢,这是想想就明白的事情。”
  
  “他们两个有过节,蜀王庆功宴上一直针对杨大人-----”杨广停住脚步,看着杨密说道。
  
  “虽说是有过节,但还不至于拔刀相向吧再说刀是从哪里来的呢”许雨青问道。
  
  “刀是韩文栋的----”晋王杨广说道。
  
  “韩文栋的刀又是哪里来的”许雨青步步紧逼着问道。
  
  “难道是蜀王给的蜀王想栽赃陷害杨素”晋王杨广恍然道。
  
  “应该是这样的。”许雨青点了点头。
  
  “宴会时父皇虽说跟高大人消失了片刻中,但他们没有去偏殿啊,他怎么就这么肯定杨素一定是被冤枉的,为什么这么坚定的保杨大人呢”晋王杨广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