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旅者之途 > 第四十八章
    “吵死了。【wwW.aiyouShen.cOm】”玛茵打开帐篷,随身拿了块石头,准确的丢在了陆山的头上。
  
      “额,抱歉。”陆山看了看时间,虽然天已经蒙蒙亮了,但也才六点钟,这对于嗜睡的玛茵来说确实有点太早了。
  
      看着有转过头睡回笼觉的玛茵,陆山哭笑着,接着站起身来,浑身沸腾的气血让他迫不及待的想找一个对手尝试一下。
  
      于是乎,四周的危险种遭殃了,几乎全部都被陆山修理了一顿,甚至还有几只因为陆山对于自身实力的不熟悉,被陆山给失手打死了,变成了陆山的人的早餐,带回了营地。
  
      “还没到么?”吃过早饭,陆山为了赶到服务站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没办法,为了找到朱果树我们跑到了太远的地方,要到达服务区的话恐怕还要一段时间。”陆山拿着地图走在前面说道。
  
      “那个空间型帝具不能使用么?”希尔疑惑道。
  
      “可以到是可以,不过香格里拉很难控制,很容易会被传送到更远的地方。”陆山苦笑道,陆山和次元方阵的切合度不高,至少修拉在使用次元方阵时要比陆山使用的时候要轻松多了。
  
      “切,真是个没用的帝具。”玛茵喃喃道。
  
      听到玛茵的话,陆山苦笑着摇了摇头,次元方阵可不像玛茵说的那样不堪重用。
  
      所谓时间不出,空间为王。作为空间型帝具,次元方阵毫无疑问是一件神器,不仅仅可以救命,还可以把敌人传送到一些绝境。当然前提是陆山得把空间坐标安置在那里,并顺利的离开。
  
      就像陆山所说的,他们偏离服务区实在是太远了,知道中午的时候众人才赶到了那里。
  
      和陆山想象中驻扎着成百上千的军队不同,服务区意外的有些简单,只有三样简单的建筑,食堂,住处还有医院。
  
      “陆山老弟,你们终于来了。”陆山刚刚进入服务区不久,王宽就从住宿楼走了出来。
  
      “宽哥你怎么也进来了。”陆山有些诧异,在陆山的心目中王宽绝对称得上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
  
      “放心吧老弟,这里绝对安全。”王宽摇了摇手,“这里可是有大高手在这里守护着的,看到那个老人没有。”
  
      陆山顺着王宽的指的方向一看,眼睛不禁一亮。
  
      “高手。”不仅是陆山,艾斯德斯,赤瞳等人看到坐在高台上的中年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是一个不得了的高手。
  
      “虽然我的气血,力量,速度,反应等都在那个人之上,但是如果是生死之战的话,我大概会死的吧。”陆山的直觉是这样告诉他的,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却真实无比。
  
      同时有这种感觉的还有还有艾斯德斯等人。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艾斯德斯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没想到在这种贫瘠的世界,竟然也会有这么强的高手。”
  
      现实世界的贫瘠在艾斯德斯等人来的这几天已经充分的了解到了。
  
      在斩赤世界,一个十岁的孩子普普通通的成长就能有现实世界的一个普通人的力量,如果再有名师知道的话就能成为以一敌十的强者,就像塔兹米一样。
  
      再这样贫瘠的环境下,竟然还能诞生像中年人一样的强者就显得十分不可思议了,哪怕是陆山也是在斩赤世界,每天进食大量的危险种的肉,以及各种上年份的宝药经过几个月来时时刻刻的修炼才能到达这个地步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艾斯德斯的战意,中年人看向陆山这边,与陆山以及艾斯德斯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互相牵扯着,陆山三人不够自主的散发出各自的气息,顿时周围的气氛有些凝重,原本想要为陆山等人介绍中年人的王宽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
  
      无形的气势在三人眼中确实有迹可循的,毫无疑问中年人比陆山和艾斯德斯要弱,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但是中年人却能依靠着自己的气势强行地挡住陆山和艾斯德斯的气势,陆山和艾斯德斯感觉自己就像是破天的洪水,但是却遇到了擎天之山,无论怎么样都无法使之移动一步。
  
      “走吧。”对视了一会儿,陆山向着一旁的艾斯德斯说道。
  
      艾斯德斯点点头,现在并不是战斗的好时候。
  
      高台,中年人目视着陆山等人离开,进入了宿舍楼,良久才移开了目光,对着一旁的黑衣人说道。
  
      “去调查一下刚刚那七个人当然身份。”说罢,再次把目光转向服务区外。
  
      一旁的黑衣人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离开了高台。
  
      黑衣人走后,中年人和往常一样静静的坐在高台之上,不过此时的他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发呆了良久,中年人拿出身边的一部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宽哥,刚刚的那个人是谁。”租下了一个房间,陆山好奇的问道。
  
      “原国安局局长,先神农架安全区总负责人,龙傲。”王宽一副崇拜的表情,“那可是凝聚了意志的狠人啊。”
  
      “意志?”陆山疑惑道。
  
      “你不知道?”这次换做是王宽疑惑了,他并不傻,从刚刚的情况来看,陆山显然是一个不下于龙傲的强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意志的存在。
  
      “你真的不知道?”王宽看着陆山不像做假的表情,知道陆山并不是在装糊涂。
  
      “还请宽哥跟我说一下关于这个“意志”的事情吧。”陆山认真的说到。
  
      “这个我也懂得不是太多,”王宽露出苦恼的表情,“你应该也看的出来我才刚刚开始修行,很多事情我都还没有接触到,所以关于“意志”我也只是知道一些事情罢了。”
  
      陆山十分期待的看着王宽,给了王宽很大的虚荣心,毕竟陆山可是不输于龙傲的强者,被陆山这样看着,心中自然忍不住升起一股自豪感。
  
      “咳,”王宽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意志,指的就是人对自己的目标有方向的,有信念的坚持的一种心理活动;这种力量往往可以给予人强大的力量,而凝聚意志指的就是将这一力量现实化,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不过据我头上那位说的,只有对于自己的理念拥有近乎执念一般的意念时才有可能凝聚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