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大轮回印 > 第一章 葫芦山崖

第一章 葫芦山崖


  葫芦山,因酷似一瓢切半的葫芦扣向大地而得名,位于石莽镇边缘,山崖处,是一深不见底的寒渊,终日云雾缭绕,不可目测...
  清晨,天刚蒙蒙亮,镇上的青石街道却已经是人影憧憧了,尽管如此,葫芦山上仍旧是冷冷清清,这会儿还不到开山的时节,山上的草药都未长成,罕见的妖兽亦是尚未苏醒。
  “嗤嗤,”
  晨雾弥漫间,这荒凉的山坡处却是突兀的传来一阵拖地声响,好似粗蛇游动,声音由远及近,片刻的功夫,山巅处的薄雾猛的破碎而开,一道黑影,仿若幽灵般的隐现。
  “石哥,慢点,我跟不上了...”
  数个呼吸后,灌木丛中又是一道簌簌声响,刚刚恢复的雾幕又是被蛮横的撕开,却是一步履蹒跚的矮壮少年,待看见眼前的矫健身影,少年顿时两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
  “陈川,这才走了多远啊你就喘成这样,仅仅是普通的疾走就累成这般,要是真碰上妖兽,你不得还没跑就被吃了?”
  被称为石哥的少年大约十四五岁模样,虽然这般年龄,但是身高却已然不低,脸庞依旧是显着些许稚嫩,浑身的肌肤都是露着深麦色,反射着健康的光泽,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程亮的白牙,此刻看向倒地的少年,一脸的揶揄之色。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变态啊,背着个半人重的绳索,居然还是这般生龙活虎。”扁了扁嘴,陈川颇有些气馁的嘀咕道,他在这石莽镇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优秀,但是与身前少年一比,却让人打心底处显得黯然失色。
  “跟自己相比,他简直是另一个层次的优秀...”
  无语的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这小胖子的怨念,白石转过身来,看向身前十米处那深不见底的山崖,小脸上也是露出一股凝重之色,哪怕是在这里土生土长了十几年,这葫芦山也没少来过,但是每每看向山崖,心底处,依然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一股股寒意。
  “石哥,这离开山还有两个月呢,就算你想要布置陷阱,也太早了点吧?”身后的矮壮少年这会儿也恢复了元气,站起身走到白石身旁,先是对着不远处的深渊打了个寒颤,接着一脸疑惑的盯着后者,不明白一向是无利不起早的少年怎么会专程来这荒山。
  是的,现在的葫芦山,的确跟荒山没什么两样...
  “唔,有点小事...”闻言,白石含糊一笑,他自然不可能告诉陈川自己来此的真正目的,挥了挥手,打发道:“陈川,你先回去吧,我再勘察一会,记得别告诉我爹啊。”
  瞪着眼睛,白石一脸的‘威胁’之意,待看到陈川一脸苦笑的答应消失后,这才舒了口气,转头巡视一番,在这山头处也有着不少的树木,不过片刻,一颗两人合抱的老树,就落入了白石的眼帘。
  “好东西啊,”眼前一亮,白石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树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身上的绳子牢牢的栓在树上,扣了个死结,瞧着足有婴儿手臂粗的绳索,白石那始终跳动不安的心脏,终于是稍稍缓解了几分。
  “呼...”
  手掌紧紧的握着绳索,白石深深的吸了几口冷气,平复了一下心境,这才脸色一肃,直接是朝着眼前的悬崖,纵身跳了下去...
  “嘶嘶...”
  脚掌紧紧的抠在岩壁之上,发出阵阵磨响,白石身形如猿猴一般的在这呈垂直的岩壁上快速下落,周身的气流之大,掀的白石的衣袍猎猎作响,紧紧的贴在皮肤之上,白石恍若未觉,只是自顾自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应该快到了,”低声自语了一番,忽的,一直紧盯着岩壁的白石面色猛的一喜,眼睛注视处,一个颇为隐秘的山洞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想来若不是白石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话,这个山洞极有可能会被遗落而去。
  身形一摆,白石灵巧的朝着山洞处落去,待到两脚落实,那一直紧握在手中的绳索,方才放下。
  “是白小哥么?”黑黝黝的洞中,一道虚弱的声音突兀响起,白石摸出怀中的火折子,一擦之下,火光亮出,这洞中的面貌,也是一一映在白石眼眸。
  山洞极小,大约仅能容纳四名成年男子,里面的洞壁或是因为山风常年刮过的缘故,倒是显得光滑圆润,此刻在地面处铺着一些干草,一名男子躺于其上,借着烛火,看得出男子大约四十年纪,脸色略有些苍白,此刻正微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年。
  “是我,孟大哥,你身体怎么样了?”白石看着男子,跟昨天相比,如今的男子身上气息要强盛的多,尽管还是有些虚弱,但已经是脱离了危险。
  “已经无碍了,今天白小哥是要带我离开了么?”中年男子稍稍起身,腹部的伤势因为这个动作被牵引了一下,让的他眉头稍皱,不过转瞬便是一脸笑意的盯着白石,眼底处充满了感激之意,若不是这位少年,怕是他这堂堂馆主,便要葬身于这无名之地了。
  微微点头,白石拿出一截粗绳,笑道:“孟大哥,待会我会将咱两绑在一起,然后攀爬上去,孟大哥的身子想必也恢复了一些力气,应该不难吧?”
  凭借着磨炼了数年的眼力,白石一眼就看出这位孟大哥是修炼之人,虽不知道为何会落到这步田地,但是自己救人时他眼里的那份感激却不是作假,就这一点,白石就愿意伸出援手。
  他虽不是圣人,却也不是冷血心肠。
  ......
  用绳子打了个圈,套在了男子腰部,前端伸出两根搭扯在白石肩膀,这样一来,二人便是紧贴在了一起,颠了颠身后的重量,倒也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白石深吸口气,朝脚下寒渊凝神一望,随后,直接是身子一拧,翻出了洞外!
  ......
  “啾啾...”
  时光如水,此刻山顶处已是朝阳初升,满山的宁静也是开始被虫鸣鸟叫所打破,一派欣欣向荣之色,而就在此刻,那依然是颇为死寂的山崖处,猛然爬出一只手掌,紧紧的抠在地面枯草处,手掌的主人此刻想必也是筋疲力竭,因为其上,已是根根青筋暴露!
  “啊喝...”一声低吼,白石压榨出身体内最后一丝力量,遽然一跃,强行翻了上来,他事先也没料到带个人上来会这般费力,中途有好几次白石都感觉事情有些超出自己的掌控了,不过所幸,他还是安全的爬上了山崖。
  现在的白石,浑身疲惫的只想安静躺着,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