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专属纯情 > 第一章 我叫刘缘

第一章 我叫刘缘


  九月的一天,这是普通的一天,太阳依旧炙烤着大地,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但对于刘缘来说又不是普通的一天,穿着洗的已经掉色亚麻色的长裤,上身一件地摊上随处可见的白色的衬衣,背着看起来还算结实的帆布书包,这便是他的全部家当。
  为什么说今天对于刘缘来说不是普通的一天呢,因为今天是他报道的日子,哦,对了是大学报道,华夏最著名的大学星大。九月的天气,漫长而炙热,对于没有空调的人们来说,早上如果不起床,无异于在床上蒸桑拿,刘缘今天特意起了个早,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从容不迫的洗了个冷水澡,从30块一天的小旅馆里出发去学校报道。走在巷子的路口,老远就能听见买早餐的吆喝声,再往前走点就能闻见那早餐的香味儿,刘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貌似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很空了,再摸一摸自己的口袋,嗯,还有钱,貌似还很多,但他知道除去等等报道后的学费估计就剩下今天坐车的钱了,所以,只能告诉自己,我还不饿!于是迈开坚定步伐,向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每当这个时候,便是人流高峰期,上学的,上班的一窝蜂挤在车站旁,刘缘就被挤在一个不起眼儿的小角落,等了不到五分钟,381路公交车就在大家的目光中从远处缓缓驶来,车晃晃悠悠的终于停稳了,你别指望大家能有秩序的排队一个一个的上车,你推我搡是在正常不过的现象,刘缘可不着急,等人上的差不多了再上车也没什么损失,于是就让到后面做一个没人注意的“绅士”,这时他看到身边有一个女孩,纯天蓝色的束身小裙刚好到膝盖上边,腰上银白色的修饰腰带衬托出她那盈盈可握的腰肢,背着乳白色的双肩背包,纯白色的凉鞋露出洁白的脚背和那晶莹的脚趾,那增之一分则嫌长减之一分则嫌短的细直双腿更好的展现出优美的曲线,再往上看,欣长得脖子洁白而细腻的皮肤仿佛一只骄傲的白天鹅,宝石般纯净的双眼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再配合上那苹果般的脸颊,让人不由自护的想到一个词—月牙儿!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应该是个学生,刘缘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虽然少女很美丽,但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况且一直盯着一个不认识的少女去看怎么着也太尴尬了,不过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清新的姑娘了,欣赏美是每一个人的天性,想到这里刘缘只是笑笑,因为再美,那也不属于自己!等了一会儿,人上的差不多了,刘缘准备上车的时候发现那位清新的少女也在排队,看来和自己是同辆车,只是不知道人家去哪里,不过刘缘也没有上去搭讪,因为他并不是一个随便况且主动的人!
  终于挤上了车,但刘缘悲剧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带零钱,也没有办理交通卡,兜里是今天报道后交的学费,最小的一张也是50的,总不能坐个公交车花上50块吧!那也太亏了,再说要是真的这样那就不够交学费了,刘缘问司机能不能换个零钱,司机压根不搭理他,也是,现在都是自动投币,司机都碰不到钱再说也不会那么好心肠的去给他换钱,在司机的催促声和后面排队乘客的谩骂声中,刘缘想,真是不走运,看来只能下车步行了。就在刘缘准备下车的时候,这时一个清脆而甜美的声音叫住了他,“等等,我这里有多余的零钱,我帮你给吧”刘缘转头一看,是刚刚那个蓝裙少女,一边在帮他掏钱一边冲他微微一笑,刘缘也冲他笑了笑并说:谢谢啊,我要怎么还给你才好呢?!蓝裙少女说:不用啦,随手帮忙而已啦,下次要记得带零钱呦!付完车票后,蓝裙少女冲她点了点头就往车厢后面走去。刘缘心想,看来今天的运气也不算太差!于是也往后面走去。其实车里还是有空档的,并不是脚挨着脚人挤着人,刘缘挤到车厢后部,方便一会儿目的地的下车,这时他发现有两个鬼头鬼脑的人一边挤位置一边在车厢里四处张望,两人看着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是看他们站没站相的再加上穿的花里胡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也许大家都在赶时间没有注意他们,但直觉告诉刘缘,这两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在早上这么赶的时间还四处乱晃,那就只有一种人了,小偷!
  两人一边挪位置一边寻找下手的目标,刘缘可不是什么热心肠的活雷锋,只要不来招惹自己,就不去多事。只见他们眼中精光一闪,两人来到蓝色苏身裙少女的身边,低头,相视一笑,看来这就是这趟车的猎物了,但那少女只是依靠着扶手头望向窗外,专注的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对这即将到来的一切毫无察觉,刘缘低下头抿了抿嘴,刚刚蓝裙少女帮了他,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对这个女孩儿下手,那自己就不能不闻不问了,果然,两个小偷其中一个个高的站在了蓝裙少女的一侧,挡住了少女的视角,另外一个瞅了下四周看没人注意就用手中的小刀划向了少女的背包,已经划开了一个口子,正要把手伸向背包的时候,这时刘缘走了过来,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刘缘就有了计划,首先不能大喊抓小偷,就算喊了,大家会注意这边,但不保证有人帮他,而且大家都赶着时间,也不可能把车开到警察局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活雷锋,而且如果不能人赃并获得话搞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第二:虽然自己有信心在一瞬间能击败这两个小偷,看他们也不是什么练家子,而自己跟着不知来历的邻居雷叔从八岁起练了有接近十年的功夫,一打十都可以单手别说他们两个小毛贼,但这是在车上,而且人员密集,最重要的是人家手里有刀,虽然自己不怕,但如果在途中两人狗急反抗划伤了别人尤其是蓝裙少女,那就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这可能是刘缘的优点吧,计划缜密考虑周全,但也是他的一个缺点,那就是总会照顾别人的感受,所以最终刘缘有了一个更加完美的想法,只见刘缘向着蓝裙少女走过去,在矮个子那个小偷手将要伸进去的一瞬间,刘缘仿佛没有看到二人一般只是轻声对着蓝裙少女说道;小宝贝儿,想我了没,我为了给你一个惊喜,一大早就在车站等你啦!说着,顺势左手搂着少女的小蛮腰,右手穿过少女的柔发轻轻的停在了少女的后颈,往自己的怀里轻轻一带,少女就倒向了刘缘的怀中,这时矮个子的小偷吓一大跳,急忙收回将要伸进包里的手,若无其事的左顾右盼,而少女纤体轻微的抖了一下,从刘缘的怀中将头抬起茫然的看着这个让自己不知所云的家伙,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在等刘缘的解释,也难怪少女脾气好,要是换做别人早就一个大嘴巴子上来肯定不由分说直接骂刘缘臭流氓,所以刘缘不等少女开口及时低头到少女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旁边是两个小偷,你的包已经被划开了,他们手里有刀,你别乱动,配合一下,交给我就好。说时,停在脖子上的那只手滑落到少女背后的书包,盖住了小偷划开的口子,让小偷在无机可乘,两小偷看这二人明显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一击不得手而且没有机会了趁二人没发现赶快溜吧,这时高个子的小偷给了矮个子一个眼神,两个人往车厢后门靠拢,估计是准备下一站下车。而这时,刘缘怀中的少女,听了刘缘的解释后才明白刘缘这么做的原因,所以只能很配合的演着热恋中的少女,但从未和男生有过如此亲密接触的她,不禁内心如小鹿乱撞,脸红的就像树上熟透的红苹果,恨不得让人上去咬一口,看的周围的男生们眼睛都直了,此时蓝裙少女不禁偷偷打量着这位和自己这么亲密的男生,盖住额头垂落到眉前的乌黑秀发随意又自然,刀削般的脸庞高挺的鼻梁让人一看就觉得刚毅,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很自信很阳光,最难忘的是那一双纯净又深邃的双眼,仿佛洞庭湖的秋水,看一眼就让人记住不忘,她见过很多追自己的男生,其中不乏长得很帅的那种,但这位,虽然不是最帅的,但最有味道!二人就这样默默地相拥,蓝裙少女腰上的双手隔着薄薄的纱裙传来炙热的温度不禁让她心跳又加速了几分,靠在他的怀里刚好能听见他强有力的心跳不禁使自己的呼吸也急促的几分,这时感觉时间都是静止的,也许是因为大脑一片空白吧
  不一会,随着报站的声音,车子停了下来,两个小偷急急忙忙的下车消失在人群,刘缘不禁松了口一起,呼,终于搞定了,于是赶紧松开自己的双手并往后靠了靠,一边摸着头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姑娘,刚刚不好意思啊,时间紧急,顾不得和你商量,我就自作主张了,多有冒犯,不好意思啊!蓝裙少女听了后扑哧笑了出声: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称呼别人姑娘啊,我叫林雨音,刚刚应该我谢谢你才对,一边说着一边把背包抱在胸前,防止再有小偷。刘缘听了后更是不好意思,可能是和女孩子接触的少吧,听她这么说,没有责备自己,那就放心了,于是说道:不客气,刚刚上车你也帮了我,这下咱俩扯平了,不过你快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林雨音检查了下后对他说道:有你这个大保镖在,什么都没少。刘缘:那就好。这时,两人都不说话了,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相遇,也许是因为还没有从刚刚旖旎的氛围中走出来,二人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只不过你看我一看,我看你一眼,偶尔两人对视的时候都微微一笑,霎时,二人又很有默契的脸红了
  就在这样尴尬的氛围中,刘缘快到站了,他并没有想要林雨音的联系方式,也许这个女孩子只是自己生命的一个过客,或者是一段插曲,也许和自己没有什么交集,如果说有,那可能也就是今天这一次吧!所以甚至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他定了定神,告诉林雨音:我到站咯,下次出门记得小心点呦,说后给了少女一个微笑,就头也不回的下车了。
  此时,留在车上的林雨音看到刘缘就这么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就这么便宜了这个家伙,甚至不给留个名字真是太过分了!刚刚刘缘搂着她的时候,她能感受到刘缘双手轻微的颤抖,贴着他的胸口时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加速,说明他不是一个游戏花丛的老手,应该也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气,但就这样走了,连自己的名字都是自己主动告诉他的,这也太过分了,人家是女孩子嘛,要矜持,你就不能主动一点嘛!虽然林雨音从未觉得自己倾国倾城,但她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有自信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第一次见到她就用各种各种的理由和借口要联系方式了,自己也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但这是第一次自己居然被忽视,不禁对她的小自信心很有打击!但人也走了,车也开了,现在总不能追回去吧,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然要你好看,但心里也有一个声音,也许是第一个离自己这么近的男生,不禁给她留下了很深的映像,所以心里还是很期待能够见到他的,所以啊,女人呢,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而我们的刘缘呢,下了车,步行走在路上,其实,他还有两个站才到星大,只是觉得车上气氛有点尴尬,所以就提前下车走过去,而且提前熟悉一下学校周边的环境应该挺好,当然如果运气好,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零工,这样今晚就不用挨饿了!就这样带着好奇的目光一路走下路,终于,走到了目的地,星大!气势磅礴的两个大字星大,代表着无数学子的梦想,因为这里是顶尖学子的汇集地,无数的政界商界的巨头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足见这所学校的实力。今天是报道天,所以校园格外的热闹,各种欢迎新生的海报还有横幅充斥着校园,往来的新生老生还有家长在校园道路上穿行,刘缘跟着新生报道指示牌终于找到了报到处。报道处是分学院报道的,在报到处绕了一个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学院——古典文学!不知是不是学文学的都很费眼,接待处的两个接待员,都是男生,相貌平平,如果有什么相似的,那就是都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古典文学,并不是一个热门专业,所以前来报读的人员比起当下的商学管理学之类的热门专业是少之又少,所以刘缘能看到别的学院排起长长的队伍前来报到,而古典文学的报到处就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心里没有失落尽然还有点小高兴,这下好了,不用这么热的天再去排队了,因为前来报到的人少,所以报到处的两个人都是再看自己的书,也许这个专业的人是真的热爱文学吧,看到有人来报道,报到处的两个人放下了手中的书,抬起头来看这位即将入学的学弟,其中一个鼻翼两旁有青春痘学长的先开了口:同学你好,是前来报道古典文学专业的吧?刘缘点了点头并说道:嗯,是的,请问要怎么报名呢?另外一个学长开口了:哦,欢迎你加入古典文学学院,在这里填表,登记,领资料,然后去那边中心缴费就可以了,对了,学弟,你叫什么名字啊?刘缘一边拿出笔填表一边开口说道:我叫刘缘。然后就忙着填表了。有点冷漠的态度让两位学长相视苦笑,其实这也不能怪刘缘,只是可能一个人惯了,并不是见谁都会有一堆话,内心的恬静让刘缘不管何时都波澜不禁。填完表后在学长的指引下来到了缴费处,学长告诉他他叫张博,是大二年级的学生,如果等等有问题可以来找他,交完费就可以自行安排了,因为刘缘申请的是走读,所以只要按照新生日程表上的时间安排来走就可以了,其实现在大学基本都是住校,因为考虑到大家能够更加融入团体,一般大二后才可以申请走读,但古典文学专业本来人就少,比较难招,所以院方更加照顾这些报读的孩子们,当然刘缘可以不用走关系就申请走读了,也不是刘缘不想住校,主要是住校又有一堆的开销,而且自己每天要5点起床锻炼,而且要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注定生活作息和大家不同,所以,还是各过各的比较好!
  排完队,交完费,刘缘松了口气,终于搞定了,不过新的麻烦又来了,交完费,兜里已经不剩什么钱了,只剩下一张50,怎么办,住宿的地方还没定,今后的伙食还没找落,看来要赶快解决啊,新生日程表上写着今天统一报到,明天上午十点在综合楼102开新生大会,然后就到了为期一周的军训了,看来今天就要解决食宿问题了,迫在眉睫,动起来吧,如是想着,刘缘走出了学校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