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混在梁山当皇帝 > 第38章 董平醉打程千里

第38章 董平醉打程千里


  “呔,兀那贼人,吃你老爷一枪!”李应大喝一声,挺起点钢枪便向南王英刺来,两人大战在一起。
  王英的本事很平常,哪里是李应的对手?两人战不到十个回合,王英的手已经软了。他拍马拖刀便向回跑去,嘴里大叫道:“快来救我!”
  白面郎君郑天寿在一边掠阵,看到王英战败,便提着笔管枪冲了过来。郑天寿的武艺也是很平常,和王英不相上下,斗不到十个回合也抵挡不住,拔马便走。
  李应打得正是兴起,拍马挺枪在后追赶,王英便回来相助,和郑天寿双战李应。
  好一个扑天雕,李应果然是名不虚传,只见他手上下翻飞,点钢枪使得滴水不漏,一人双战王英和郑天寿,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三人大战三十余个回合,王英看看战李应不下,便大呼一声,“撤!”抢先拔马往山上跑去。郑天寿紧随其后,撤回山寨。
  李应哪里肯住手,一路上紧紧追赶。王英与郑天寿进得山寨,却惹恼了燕顺。只见燕顺拍马挺枪,来战李应,王英和郑天寿在一边呐喊。
  李应精神抖擞浑然不惧,又和燕顺大战三十余合,燕顺抵挡不住,只得回归山寨。李应正欲上山,却被山上滚木礌石打下,只好退到山下。
  “燕顺哥哥,这厮好生的厉害,我等今日几乎性命不保!”王英惊魂未定说道。
  郑天寿接过话茬说:“为今之计,只有禁闭山寨大门,再做打算!”
  燕顺点头称是,吩咐喽啰兵紧闭寨门,任由李应在下面叫骂,就是不出战。
  李应骂的口干舌燥,只好下山。看到车上的好汉酒损失了二十余坛,不禁恼羞成怒,吩咐一个庄客回独龙岗报信,说清风山上的贼人如何的可恶,请柴进早作打算。
  他自带了庄客,押着牛车继续赶往东平府。
  非止一日,李应来到东平府,正要打听董都监的住处,就看到一个八尺多高的壮汉,赶着几匹好马走了过来。
  李应看到这几匹马都还不错,想起独龙岗缺少马匹,便让庄客上前去相问价钱。
  时间不大,庄客将马贩子带了过来。马贩子自称唤作“险道神”郁保四,专业一贩马为生。这几匹马却是从幽州地界贩来的,送给皇甫大官人用的。如果李应想要好马,须要等他再去幽州一趟。
  李应看那几匹马着实喜欢,便再三相问价钱。郁保四只说是皇甫大官人的马,并不肯答应。
  李应心里焦躁,突然想起一人,便脱口问道:“某家在东平府也有好友,唤作紫髯伯皇甫端,不知尊驾所说的皇甫大官人,和这位是何关系?”
  郁保四听了大笑道:“原来都是相识的朋友,某家说的这位皇甫大官人,便是皇甫端。”
  李应听了大笑,就和郁保四一起来到皇甫端庄上。但见皇甫端家里拴着十几匹好马,都是油光水滑膘肥体壮。
  李应奉上柴进的书信,和皇甫端见礼。皇甫端一听说是石秀上次提过的。马上喜笑颜开,吩咐摆下酒宴,李应入席,郁保四作陪。
  李应吩咐搬来几坛好汉酒,与皇甫端吃。皇甫端拍开泥封,闻见酒香扑鼻,先已经欢喜了几分。再一碗酒下肚,顿时觉得嘴里甘醇无比,忍不住就将一碗酒全部吃了。
  那郁保四也是个好酒的主儿,一碗酒下肚话便多了起来。说要将这次的几匹马送与李应,只要点本钱就行。
  李应一听大喜过望,再三和郁保四一起吃酒。皇甫端也是来了兴致,一起吃了几碗之后,觉得酒气上涌,不胜酒力。
  当时撤去宴席,摆上清茶,三人吃了几口,说起董平的许多英雄好事。郁保四突然笑道,“某家知道今日董都监在外练兵,此刻想必已经回了。”
  皇甫端也笑道,“如此我们便去看看如何?”
  三人一起出得庄来,朝着董平归来的路上走去。时间不大,就看到一匹探马疾驰而来,那军兵手持一杆大红旗帜,嘴里大叫道:“都监练兵回营,闲杂人等一应回避,不准靠前!”
  李应几人闪身在一边等候,就看到远远的一队马军过来。端的是人强马壮,刀枪如林,旗帜如火。那些军兵一个个衣衫鲜亮,精神抖擞。
  那董平骑着一匹追风宝马,手里提着两杆短枪,背上插着两面小旗子。上面绣着烫金大字:风流双枪将,英雄万户侯。
  李应拍掌大笑道:“好一个风流双枪将,英雄万户侯!”
  那董平看到皇甫端站在路边,已经知晓他的来意。当时军兵回归大营已毕,董平换上一身便装,手拿扇子一路而来,更显得风流倜傥,器宇不凡。
  “这位是独龙岗柴大官人的兄弟,李应李大官人!”皇甫端介绍完毕,李应将柴进的书信拿了出来。
  董平拆开一看,上面自然写着一些抬举他的话语。董平当时心花怒放,拉着李应的手大笑道:“某家久闻柴大官人豪侠仗义,最爱结交天下豪杰,今日果然如此。”
  当时皇甫端又摆下宴席,请董平吃酒。
  董平一碗好汉酒下肚,忍不住拍手大叫道:“如此好酒,断不能埋没了!”
  当时趁着酒劲,董平便要去镇上,将好汉酒说与众家酒楼听听。
  李应也是半醉,和皇甫端两人互相搀扶,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跟着董平,来到镇上。
  董平先进了一家酒楼,说起好汉酒的诸多好处。那掌柜的之前就听闻有人专程来寻好汉酒,又有董平极力推荐,当时便答应要上二十坛。
  董平出来又进了下一家,却不知道几乎闯了大祸。原来这家酒楼的掌柜的唤作程千里,正是东平府太守程万里的同胞兄弟。董平与这程千里本就不和,程千里听说董平是来推荐好汉酒的,忍不住讥笑道:“什么腌臜的破酒,也来老爷的酒楼推荐?”
  董平一听大怒,正好手边有一个酒坛子,当时举起来对着程千里的脑袋就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