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宇宙未来史 > 第74 章 蝴蝶幻使破驽桃弓

第74 章 蝴蝶幻使破驽桃弓


  生死存亡,有时毫厘之间?…
  ****************************************
  蝴蝶和幻使奇果等等纷纷进入了新的狩猎联盟,开始了新的各种升级,
  很快,众人就都被新的升级系统所吸引,一时,几乎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如何通过升级上,
  蝴蝶对幻使道:“既然这里加入了大量的猎族能力,
  不知各大星系以及血族会不会也暗中派人前来升级掌握?”
  “猎族的厮辱和血族的云昆之前都在狩猎联盟暗中待了许久,”幻使道,“这次血族包括各大星系肯定会派人前来,
  但是,他们能在这待多久那就不知道了,
  因为,据这些天我观察和实践看,狩猎联盟新的升级系统虽然加入了大量的猎族能力,
  但仅是个人的能力,而且应该并没有超过各大星系的极致能力,
  也就是说,超过各大星系的某些极致能力的猎族能力并没有在这个升级系统中,
  而且,猎族和血族威力最大的能力,是人越多能力成倍甚至成几何系数增长,
  这些能力更是没有出现在新的升级系统中,
  也就是说,超越各大星系某些极致能力的猎族能力,以及猎族多人联合能成倍甚至成几何系数增长的能力并没有出现在狩猎联盟新的升级系统中。”
  蝴蝶想了想,道:“这个新的升级系统是狩猎联盟和狩猎二号与猎族联手创建的,
  如果刻意避开了这些,
  那也就是说,狩猎二号对各大星系具备哪些极致能力知道得甚至是一清二楚?”
  “你说呢。”幻使笑道。
  蝴蝶叹道:“这个狩猎二号可真不简单!
  不过狩猎联盟新升级系统的这些猎族能力对于狩猎者来说,可是相当足够了。”
  破驽也按协议获得了先期的一部分猎族能力,
  出乎破驽意料的是,获得的这些猎族能力让破驽大喜过望!
  破驽与桃弓对话后,听得只会获得一部分猎族能力,本没有抱太大希望,
  心想:获得多少能力获得什么能力,那还不是由桃弓说了算?
  但看到获得的这些能力后,与各级狩猎者合练过多年的破驽深知这些能力对他的舰队的重要性!
  破驽立即就与桃弓联系表示感谢,
  桃弓笑道:“你信得过我,我岂能辜负?
  按照协议,这是第一部分,你先把这第一部分应用上,才能使用上后面的第二部分,
  所以,等你完成了第一部分,我再将第二部分给你,
  以此类推。”
  破驽叹道:“连顺序你都考虑好了,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不过,你既然这样说,莫非你们已经成功实施了所有部分?”
  桃弓道:“总之已经实施了很多,
  猎族能力中的各种如何联合部分,是其中的最精华处。”
  破驽道:“果然是这样!
  我之前也与不同级别的狩猎者对练过,其中还有狩猎联盟很高级的狩猎者,
  但今天我才知道,狩猎联盟虽然是猎族所创建,但创建的猎族人并没有将这种联合能力放入狩猎联盟的升级系统中。”
  桃弓道:“狩猎联盟的核心宗旨本来就是提升个人能力,来获得个人的更多自由,
  如果将联合能力也纳入其中,一旦狩猎联盟的狩猎者用这些联合能力组合起来,也许就背离了狩猎联盟的核心宗旨,
  甚至会产生出类似猎族和血族的这样的群体,不但要毁了整个狩猎联盟,也要毁了狩猎者他们自己。”
  破驽又叹道:“创建狩猎联盟的猎族人想得确实很深!
  不过,上次听你说,你们也只获得了一部分共享能力,
  莫非狩猎二号获得了全部的猎族能力?”
  桃弓道:“既然狩猎二号只共享给我们了部分能力,
  据我推测,猎族出于各种原因,应该也只共享给了狩猎二号部分能力,
  但狩猎二号获得的能力显然比我们要多。”
  破驽道:“以此类推,血族也不可能将所有能力共享给水真和狂沙,
  但是,水真和狂沙是直接从血族那获得能力的,
  也就是说,水真和狂沙获得的能力其实是多于我和你还赤金的?”
  桃弓顿了顿,道:“你可以这么理解。”
  破驽倒吸一口气,道:“可验证了我之前所担心!
  水真和狂沙若联合攻击我们磐石在紫气的空域,
  我们将很难抵挡!”
  破驽说完沉默了一会,又道:“有一个问题,我不知该问还是不该问。”
  “你问。”桃弓道。
  破驽道:“如若我没有与你们签这个协议,
  而水真和狂沙向我发起攻击,
  你们会有何反应?”
  桃弓沉思了一会,道:“虽然明知水真和狂沙如此做会对我们威胁更大,
  但我们也许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反应。”
  “所以,你也认为我主动向你提出联合,对我们磐石而言是很及时的?”破驽道。
  桃弓笑道:“自然,而且,对我们圣水赤金包括狩猎二号何尝不是很及时的呢,
  不但阻止了水真和狂沙的进一步扩大,
  而且我们也多了一个强援。”
  破驽又笑道:“那还有一个问题我也不知该问不该问?”
  桃弓也笑起来,道:“既然之前已经问了,再问又何妨?”
  破驽慢慢道:“那,既然你也觉得与我们联合是双重的好事,
  为何,你们却没有主动和我们有哪怕一丝联系?”
  桃弓沉默了一会,笑道:“虽然我知道你问的很可能会是这个,
  但我还是不知该怎么回答你,
  其实,有些事,又何必问得这么清楚呢?
  只要现在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就很好吗?”
  破驽也沉默了一会,然后笑道:“你说的是。”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