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6章 经济发展  权路风云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陪好我?呵呵……”张清扬不置可否地笑了www.кanshuge.la
  
  金光春懂得他的意思,也不点破。众人边下山边聊天,慢悠悠地回到了宾馆。稍作休息,午餐就准备好了。金光春陪张清扬、张素玉、李正明坐在了一起,吃饭时大家也没有聊敏感话题,只是金光春接到了几个电话。
  
  吃过饭,张清扬就把金光春请到了自己的会客室,泡上茶摆上了棋局。不是象棋,而是围棋。两人面对面而坐,张素玉坐在一边观看着,李正明被朝鲜的另外一位官员找去了,说是同李省长讨探一下经济发展方面的问题。
  
  走了几步子,张清扬就发现金光春并没有发力,有意想让自己赢呢,他便叹息一声,指着张素玉说:“光春,我不怕输给你,你也不怕输给我,那为何不拿出来点实力?”
  
  金光春微微一笑,说:“我想让客人高兴一些。”
  
  “你还不了解我?”
  
  “我知道了。”金光春点点头,再布局就讲究多了,棋风暴露了其强硬的本性。他一边下棋,一边对张素玉说:“张部长,感谢贵国这些年对我们的帮助,我国人民劳记于心。”
  
  张素玉淡淡地笑道:“劳计于心用不着,我只是希望贵国的人民军能对我们的百姓温柔一点。”
  
  金光春的脸红了一下,他知道张清扬与张素玉是世交,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顾及,对张清扬说:“清扬,有些话我本不该说的,但我还是想说。可是我说的这些话只是代表个人想法,与国家无关。”
  
  “我明白。”
  
  “对于边境的事情我也很愤怒,但这件事很复杂,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解决的。”金光春苦闷地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更何况像你们这样的国家,其实我了解一些。”
  
  “你真的知道?”
  
  张清扬微笑点头:“内亲涉政,封建王朝的惯例了!”
  
  “你说什么?”金光春有点怒了。
  
  “你们现在的政治体制,你敢说脱离了封建体制吗?”张清扬并没有躲闪金光春的目光,而是直逼着他。
  
  在张清扬的注视下,金光春最终低下头,显得很无奈。张清扬说的没错,朝方党政军要人,有很多都是最高领袖的亲戚,甚至在一些要害部门,都是他的自己家人在掌控。最为典型的就是现任内阁总理朴成林,他是最高领袖的现任妻子的哥哥,算是最高领袖的“大舅哥”,两家是世交,在其父辈时就一起打天下了。
  
  现在朝鲜国内分成了两派,一派就是以金光春家族为首的亲华派,也被称为传统派;另一派就是以朴成林为首的新锐派,也被称为独立派。金光春家族的政治方向是与华夏继续保持友好,而朴成林却不这么看,他认为现在的朝鲜有实力脱离与华夏的同盟,在世界上真正的站立起来,其骨子对华夏充满了敌意。
  
  最近几年,最高领袖对朴成林十分看重,不但在国内发展上仰仗他,就连在军内也提拔了他的很多亲信,这大大削弱了金光春家族的势力。但这也没有办法,换作任何一个人,也不希望手下的权利过于集中在某个人的身上。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所说受到其妻子的蛊惑,最高领袖对朴成林的信任有些过度,甚至矛盾。这种行为也造成了朝鲜的内斗,近几年金家与朴成林的关系一直不好,而朝方最重要的边防军就是由朴成林的亲信掌握,也怪难金家在这件事情上难以发言了。
  
  沉默良久,金光春淡淡地说:“清扬,现在最高领袖对我们的信任度有些降低,所以这件事我帮不上什么忙。”
  
  张清扬微笑道:“光春,感谢你对我说实话,无论国与国之间怎么样,我们是永远的朋友。我理解你们的处境,现在我只是想问你一句话,对于边防军的做法,最高领袖是什么态度?”
  
  金光春抬起头,摇头道:“我没法给你交这个底。”
  
  “光春,这对我很重要,也许我能帮得上你们!”
  
  “帮我?”
  
  “这件事一定是朴成林搞出来的,对不对?所以……或许我真的能帮得上你,你应该明白,最高领袖比较重视我的意见。”
  
  金光春又低下头沉思着。张清扬盯着面前的棋子,轻轻捏起黑子摆了个自杀的位置。金光春一时间呆住了,然后顺手捏起白子摆了上去,张清扬又摆上黑子,却直指金光春棋局的核心。原来刚才的失误是诱敌深入。金光春抬起头微微一笑,说:“我可以告诉你。”
  
  “我洗耳恭听。”张清扬坐正了身体,他明白只要金光春开了口,就会说出大量对自己谈判有用的信息。
  
  两人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谈完之后,金光春显得轻松多了。金光春对张清扬说:“我能说的只有这些了,其它的涉及国家秘密,我不能多谈。”
  
  “我明白,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了解,只不过你说的更详细。”张清扬这么说,当然是想让金光春不要有“里通外国”的压力。
  
  金光春理解了张清扬的好意,笑道:“谢谢。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对于你此行的计划,我们家族是很支持的。”
  
  “多谢了。”
  
  “我不宜久留,先回去了,希望你们好运。”金光春站起来望着两人说道。
  
  张清扬、张素玉也都站了起来。金光春在离开之前,又补充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你,这是我们的内政。”
  
  “放心吧,我明白怎么做,我要搞的可不是你们的内政,而是从外交层面来解决边防军杀人事件。”
  
  金光春不再废话,转身离开了。张素玉望着金光春远去的背影,问道:“清扬,他的话可信吗?”
  
  “可信。”
  
  “他怎么敢把这些话对你说啊?就因为你们是朋友?”
  
  “你太天真了!”张清扬捏了捏她的鼻子,“他是想借助我的力量,小傻瓜!”
  
  “那下一步怎么办?”
  
  “你说呢?”张清扬拉着她坐下,顺手拿起电话打给秦朝勇。
  
  张清扬从秦朝勇那里得到了事件的确切原因。秦朝勇告诉张清扬,发生在延春的事件完全是朝鲜边防军的“想当然越界”,据现场的村民介绍,那两位想到江中把牛群赶回来的农民,并没有越界。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在边境地区,我国政府对村民管理得比较严格,大家都知道江中心为界,几乎很少有人越界。
  
  那天傍晚,当地村民发现牛群没有回家,出门去找,这才发现有好几家的牛群都游到了江心,似乎准备跑到朝鲜那边。村民们一看就着急了,马上准备人手,划着小渔船去追赶,准备把牛群赶回来。众所周知,过去也发生过类似情况,有些牛跑到江里,结果直接被朝鲜军人引领过去,再也不会放过来了。对于贫穷的朝鲜军人来说,这些肥年正好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
  
  不过,对于那天晚上的事件,村民们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有不少人都相信这些牛不会无缘无故就跑到江里。这些牛都是老牛了,常年在外放养,骨子里也懂得守规矩,白天吃完草,晚上就会在领头牛的带领下,乖乖回到各自主人家,从来不会出事。除非碰到意外情况,比如说有人追赶、恐吓,也就是说除非有人不怀好意直接把牛赶到江里,然后表面上是牛“自己越界”,这样一来边防军就可以顺其自然地“缴获”了。
  
  这并不是村民们的异想天开,他们有着足够的理由。在他们的渔船下水之后,岸上的村民发现有两位穿着朝鲜边防军服装的青年人正在江里“游泳”,距牛群很近,当两人发现我国村民时,马上游回了对岸,随后等渔船靠近江中心附近时,对岸突然有边防军跳了出来,挥舞着手中的枪大喊,还没等船上的人反应过来,他们就开枪了,要不是村民动作快,死亡也许就不止两个人了。
  
  张清扬马上就问:“老秦,有证据表明当时江里确实有朝鲜军人吗?”
  
  秦朝勇说:“当时现场还有一些年轻人,他们用手机拍了一些视频,拍是拍到了,但是不清楚。不过村民们还发现了其它证据。”
  
  “什么证据?”
  
  “在事发地点下游半公里处,发现了有人偷偷从水中潜上来的痕迹,经警方侦察,确实是那么回事,已经备案了。”
  
  “可这无法说明就是朝鲜军人偷偷越界!”
  
  “另外一个证据,发现痕迹周围有户村民,他们当天晚上给老人过生日,准备了一桌子好菜,结果后来发现,剩下的荤菜全没有了,不翼而飞。联想到朝鲜人的种种……应该可以断定就是朝鲜军人偷吃了。因为之前就有过类似事件,前年就有一位朝鲜军人过江偷牛,结果被村民围个正着,活活打死了……”
  
  “那件事后来怎么解决的?”
  
  “不了了知了,朝方也怕丢人,并没有声张,装作不知道。而我们的警方也没有公开案情,只是把那人定性为‘不明身份’的小偷。”


Ps:书友们,我是一路向西_凤凰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