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

作者:国王陛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第四百零六章:崩坏世界的传奇大冒险

    说到一个人的存在,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一个人对自己的认知,其实多半是来自不属于自己的客观世界。

    就如同,想要看到自己的相貌,就必须要有镜子一样,单靠自己,永远也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长成什么模样。

    然后么……就有人怀疑,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感知到的一切,都是一场巨大的梦境,巨大的幻觉,镜中看到的人影并不是自己,指尖拂过脸庞,感知到的热度也只是某个神明的恶作剧。

    于是,就连自己的存在也变得不真实起来。

    再于是,古人就有了我思故我在的观点,诚然一切都可能是虚妄,但我的思考却总是真实的,那么,既然有我的思考,必然有我的存在。

    通过这样的逻辑,古人试图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性……

    不过问题是,有我的思考必然有我的存在,这样的推论,本身是建立在大量的客观事实基础上,正是因为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脱离主体的动作,或者说,动作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人们将观察到的现象剥离后的产物。因此如果否认客观事物的存在,那么这套逻辑体系也要随之崩塌。

    哪怕有我的思考,也未必有我的存在。

    听来荒谬不经?可惜剥离了客观世界,一切荒谬都成为了可能。

    事实上,人类根本没有办法严格证明自己的存在,而赖以生存,并建立文明世界的,也从来不是那种寻根问底到了形而上地步的哲学理论。

    所以,如果按照母星的理论来走,我现在根本无需有任何困扰,至少我思故我在这句话从字面意义上理解是没有错的,能胡思1uan想这么久,至少我还在,还活着。

    但是……记忆中的最后一幕,却是生在新界。

    新界的客观世界,与母星可是大不相同,在母星包打天下的逻辑体系,在新界未尝没有崩溃的可能,因此……或许我现在已经死透彻了,完全不存在了,也说不定……

    毕竟,被破坏神全力出手的大神术轰击到的幸存者,至今为止还没有找到,我现在的情况,大概前无古人,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

    五感全部消失……这一点很容易理解,赖以支撑五感的肉身都整个崩溃掉,自然看不见,摸不着,而感知域的消失,则意味着这一次的伤势是前所未有的沉重,至少我当初被片翼天使搅成血雾,也没有影响到感知域的存在。

    或许真的如希柏莉娅所说,最后一记大神术,已经伤到了我的存在根源,希柏莉娅用自杀炸弹人的精神打出的最后一张底牌,当然是非同xiao可,理论上讲,我就此gg的可能性比苟延残喘其实还要更大一些,现在还能自由自在地胡思1uan想,大概已经是主角光环四处1uan放的结果了?

    那么,我为什么没死呢,或者说,没死透彻?而既然没死透彻,现在……又是怎么一个状况?

    感觉就像是在推倒最终波ss之后,迎向结局动画前的蓝屏事件,当真令人yu泻不能……蕾蒂尔说,如果我能打赢这一战,就可以得知一切的真相,然后,一切的真相,就他妈是蓝屏么!?

    为什么这两人宁肯付出如此巨大代价,也要跟我过不去?精心算计几十年,最后一张底牌竟然还是同归于尽,可见这两人对于此战也是毫无必胜的把握,基本可以算作是来送死的。

    宁肯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宁肯连累的浮空岛八大岛屿坠落无尽绿海,万千修行者一道陪葬,宁肯与破坏神蒂雅波萝战得天翻地覆空间崩溃……她们到底图什么?

    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利益,有什么理由支撑她们像是革命者一样,毅然决然?

    这样一个问题,始终徘徊在我的意识之中,令我在一片漆黑的虚无之中,几乎无法分心旁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知多少次重复提问自己,不知道提出了多少种假设……

    因为我与破坏神勾结,一旦成为天下第一,就会不由自主毁灭全世界?可是我和蒂雅波萝的主次关系根本一目了然,我又怎么可能会受她的影响,去破坏这片我还颇为在意的土地?要是想毁灭全世界,我很久前就可以自己动手。

    蕾蒂尔说,至高岛的封印解除后,她和希柏莉娅才做出决定,那么至高岛上,究竟是什么东西,有如此巨大的魔力?

    难道说我作为无常时候,曾经鬼畜调教过那两个女人,并将1uo照和录像带放在至高岛封存?可是蕾蒂尔姑且不论,希柏莉娅若是和我激ao配,只能算是自撸吧?鬼畜调教,也无非是撸破皮,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让她们连性命都豁出去?

    想不通想不通想不通……

    虚无之中,连时间都失去了意义,我始终维持着清醒,维持着思考,连睡眠的资格都被剥夺……不知过了多久,只记得自己上一次数羊,貌似数到了数据溢出,而在数羊之前,猪狗牛激……统统被我数了一遍。

    那个困惑,就像幽灵一样始终徘徊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恍惚间,意识中似乎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在漆黑之中,有这样的异彩着实令人兴奋不已,然而看清那些画面,却令人悚然一惊。

    那些画面,分明是我过去的回忆,从出生开始,一点一滴重放出来。

    我就日了,回忆一幕幕闪现,这不是人之将死的回光返照么?莫非我在这片漆黑空间中消耗了太长时间,意识的寿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上一次面临危机,还是在辽北,翡翠梦境之中,我用一款yy耗死了一个xiao波ss,那个波ss长什么样来着?好像已经记不得了……

    不过,能这么胡思1uan想,显然我的心还年轻得很,应该没那么容易死。

    然后,画面中出现的情景,开始吸引我的注意。

    最早的一张,居然是我的出世,而且还是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在一片雪白的病房中,一名护士抱着一个婴儿,轻轻笑着,病g上躺着一位神情憔悴的女子,半睁的眼中流1u出无限的欣慰之情……一如其他无数生命的降生,好一派安逸祥和的气氛。

    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呢……我从记事起就是在孤儿院长大,关于父母,只知道在记事前就双双故去,甚至没留下什么影像资料,双亲的记忆只有一片空白,现在来看,父亲如何还不知道,母亲却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女性,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然后,下一张画面,同样是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母亲与另一个男人并排坐在飞机上,轻声谈笑,然后飞机猛地一震……

    再之后,就与我的记忆完全相符,失去亲人之后,我被政府安排送入了孤儿院,得到了悉心全面的照料,令我心智健全,性格稳重,在能力觉醒之后,更是领悟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道理,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的工作……

    好吧,这些说起来就太扯淡了,在孤儿院的日子并不愉快,xiao地方的福利组织,其工作人员也很难有值得称道的职业精神,而我的亲属关系又断绝地格外彻底,那对普通的夫fu在逝世之后,竟然是连一点东西都没留给我,因此在孤儿院里我都是特别苦逼的存在……

    这些画面对我来说,并没有特别的价值,就算我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悼念什么,真正令我在意的是……

    为什么属于我的记忆画面,会是以第三方的角度出现?

    父母死于飞机事故时,我分明被他们留在国内,为什么会看到他们死前的画面?莫非xiao时候起我就懂得通灵?

    这个理由显然是说不通的,因为就算现在我也不懂……而且,这忽然出现的记忆画面,是想告诉我什么吗?这第三方视角,是在暗示什么?

    而后,画面又是一转:我离开孤儿院,即将进入一所寄宿制中学,而在档案转移的过程中,一直以来当作无名氏,只有外号没有大名的我,被冠上了张三的名号,算是孤儿院对我的最后一次恶搞?

    不过既然人家给了,那我就接着,能力觉醒之后,我对自己的人生有了绝对的控制能力,自力更生不假外物,但惟独张三这个姓名始终保留着,直到升入大学,我顺势改成了李四,即将毕业的时候心血来bsp;现在想来,这种与无名氏没有区别的姓名,一来是我个人的独特审美使然,二来……也可以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再联想起先前画面中不断出现的第三人称视角,我忽然有所领悟。

    张三是什么,李四是什么,王五……又是什么?这种泛指任何人的姓名,其实……就是在指所有人吧?

    作为生命本源,其实就像是女娲造人所用的土,所谓王五,只是其中一个形态,随手一捏,就又变了一人。

    想到这里,眼前的画面飞前进,出现了一幕又一幕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再之后,所有的图像齐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仿佛金光闪烁的一句话。

    我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我。

    然后……

    普天之下,人人皆是王五。

    卧槽,这是何等崩坏的世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