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最终章

作者:国王陛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最终章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回到母星的缘故?之前几十年,我一直在婆托斯的都星球居住,不断破解这个上届霸主留下来的遗产,难得回到人类文明的摇篮,竟然不知不觉间唤醒了很久以前的回忆……

    “你……真的是绝世高手?”

    “你有病啊!”

    “呵,姐姐她,一直以来过得都很辛苦……”

    “王五,你真以为近卫红军就拿你没有办法?”

    “少年哦,看到死兆星了吗?”

    “你白痴啊!”

    这样的对话,不断在我脑海中闪烁,令人精神不得集中,而我这边稍微一松懈,被强大力量包裹的几十颗拼字的行星顿时失控,彼此碰撞在一起,在太空中引了偌大的灾难。wap.

    ……算了,让附近的舰队出面清理残骸吧,以人类现有的科技实力,这点小事还难不住他们。

    于是母星的盛典戛然而止,既然我本人都没了玩乐的心情,那些在街上欢呼的群众也纷纷冷下脸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奋斗,欢乐的海洋如同被冰封一样,再也没有愉悦的气息。

    从天上降落下来,脚下的土地,在一百年前曾经属于某个名为华夏的国家,是作为都而闻名于世,寸土寸金的所在。

    在大革命之后,华夏都再也不复往日繁华,因为人类完全不需要什么政治文化中心,因此我干脆将这里变成了自己的私人宅邸,城市中那片钢铁森林在之后五年间陆续消失,最后就只剩下一座巨大的空地,而空地上,则是一座巍峨堂皇的宫殿——那是我的皇宫。

    说是皇宫,实际上的居住者也只有我一人,哦,这么说并不严谨,事实上,这里还有其他人存在的……

    走进皇宫,我径直推门进入正中央那间最大的大殿,在圆形的宫殿中,四名女子分别站在四个角落里,站姿笔直,一动不动。

    我迈步走入宫殿正中,一只厚重的石椅,便是我的王座。

    落座的瞬间,四名站立的女子如同忽然启动的机器人一样,身体微微一颤。

    拥有茶色短的女子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另外一边,胸部傲人的女子续道:“上一次见面,还是……”

    话音未落,两名相貌依稀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异口同声:“王五历六十五年七月十七日凌晨三时三十分。”

    ……是啊,的确好久不见。

    御坂,小岳,大小姐,二小姐。

    想不到我们居然还真有再见之日,上一次离开母星,我本以为自己不会回来,只是……

    御坂笑:“王五历九十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忽然心血来chao,想要一次盛大的庆典。”

    岳:“于是就在一天之内穿越上亿光年,回到了这里。”

    大小姐:“而在这颗星球上,却生了令你意想不到的状况。”

    二小姐:“所以你找到了与幻觉有直接联系的我们。”

    没错,虽然思维是共通的,但你们毕竟是千万亿人类中,少数几个于我而言有着特别意义的存在,我想……

    御坂:“特别?特别在什么地方?”

    岳:“灵魂?还是肉体?”

    大小姐:“灵魂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消失无踪,至于肉体……”

    二小姐:“为了延长寿命,阻止衰老,你对我们进行了大量的改造手术,肉体也早已迥异先前。”

    的确,无论从任何意义上讲,你们的存在对我而言,都只能是充当**相册,提醒我过去有生过什么而已,想要的话,我立刻就可以用能力制造出千千万万个复制体,并且各自拥有你们生前的变种人异能,可以比你们更像是过去的真人。

    但是,过去的回忆忽然觉醒后,我却只想来看看你们。

    御坂:“寂寞了?”

    岳:“寂寞了?”

    大小姐:“寂寞了?”

    二小姐:“寂寞了?”

    要说寂寞,在大革命之后,我一直孤身一人,一百年间,既没有制造脱离我控制,人格独立存在的人类——事实上我也不可能制造的出来,也没有兴趣与任何外星文明进行激ao流。

    这一百年中,除了你们,我甚至没有和其他任何人开口说过话,而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亦早已平淡无奇。

    虽然孤独,但并不寂寞,我的人生充实而丰富~

    御坂:“撒谎。”

    岳:“王五历二年,你曾经在樱岛玩过真人ga1。”

    大小姐:“为了令一切显得逼真,总共动用人员过两百万,并完全按照游戏剧本建造了真实存在的城市。”

    二小姐:“在攻略了各个女性角色之后,也确实执行了激ao配步骤。”

    御坂:“出轨。”

    岳:“出轨。”

    大小姐:“出轨。”

    二小姐:“出轨。”

    ……刚刚完成统一大业,难免会有点兴奋,真人ga1,我也很快就不玩了嘛。

    御坂:“在结束之前,总共通关游戏十六款。”

    岳:“内容包括大部分你所感兴趣的鬼畜内容。”

    大小姐:“甚至连二次元独有的夸张画风,也被你用生物技术予以实现。”

    二小姐:“期间造成伤亡一百二十七万五千四百三十三人。”

    御坂:“变态。”

    岳:“变态。”

    大小姐:“变态。”

    二小姐:“变态。”

    ……反正全宇宙也只有我一个独立意识存在,变态与否又有什么要紧?若是我想,现在念头一转,就可以让千万亿人类立刻全员进入情期,无分场合,无分对象进行疯狂激ao配。

    所谓变态啊,也是需要有一个常态作为参考,而现在唯一的参考系,就是我的存在本身,那么变态一词,又从何而来?

    御坂:“狡辩。”

    岳:“狡辩。”

    大小姐:“狡辩。”

    二小姐:“狡辩。”

    你们这样水字数真的不要紧么?不过,一百年来,除了你们之外,也再没有任何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了。

    哦,被我征服,消灭的外星文明或许也对我有过这样那样的评价,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注意过。

    然而望着四名女子毫无生气的眼睛,我却知道,这样的特权其实毫无意义。

    一切都不过是自言自语,而跟自己说话,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如果一定要说……

    御坂:“用这样的脸。”

    岳:“这样的声音。”

    大小姐:“说出来的话。”

    二小姐:“会格外有说服力。”

    就是这个原因,让我特意建立了这座宫殿,将四名曾经与我有过各种故事的女子放置在这里,让人时不时可以来聊聊天,不知怎么的,对着这四个人,就算只是自言自语,也能让人兴致盎然。

    御坂:“寂寞了。”

    岳:“寂寞了。”

    大小姐:“寂寞了。”

    二小姐:“寂寞了。”

    寂寞你妹……不过老实说,有时候的确会怀念这四个人还活蹦1uan跳的时候,偶尔也会想到,要不要将这四具行尸走肉复活过来,但是这又谈何容易?

    一百年过去,我的力量越强大,因此就如黑洞一般,无可避免会对周围的生物造成影响,现在的人类基本上就相当于我的分身倒无所谓,当初在宇宙旅行,很多弱小文明,单单是被我靠近过去,就全部肉人型崩坏掉了。

    将一百年前的女子复活,也不过是让她们多死一次,想要维持她们的意识存在,那就只有让她们作为我的分身意识存在,简单来说,就是一种人格分裂,将王五分裂成多份人格,然后将这些人格各自改造得类似御坂等人。

    但是这样的结果也无非是自欺欺人,王五就是王五,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王五,哪怕是分裂过,被压缩过,改造过,王五的存在也远非御坂等人可以比拟,那四名女子的存在是如此渺小,无论我如何努力,最终的结果也无非是分裂的人格渐渐还原,从御坂变成王五化御坂,最终变成顶着御坂脸的王五君……也就是眼下这个样子。

    看上去是御坂,是岳馨瑶,是文筠,是文茵,可实际上……

    和她们说话,简直就是自言自语。

    咦,这么说,莫非我很久前就已经做过这样的尝试了?我仔细凝视着她们的脸,搜索过去的回忆,却实在分辨不清了……啧,反正都一样,无所谓了。

    而且,就算我真有什么办法将这四个人完好无损地重现出来,比如再努力研究一下婆托斯人或是其他什么人的技术,总之做到了这一点。

    但是这四个人的人格记忆,还停留在一百年以前,那个人类文明无比渺小的太阳系时代,对于一个眼界只有母星,新界,火星殖民地的人类来说,要让她理解我现在的伟大,是绝无可能的。

    无法沟通的话,复活过来根本是徒增烦恼,而要把她们改造得可以理解现状……那根本就不可能是本人了好吧!

    这就是身为宇宙霸主,却身怀地球时代回忆的巨大矛盾,作为宇宙独一无二的至尊,对于母星时代的事情早该抛之脑后。现在心中的一丝纠结,全部因为母星时代的记忆所指。

    所谓霸者,自然该有霸者的姿态,那么现在……

    御坂:“只要将我们消灭,就能斩断最后一丝羁绊。”

    说着,御坂的身形渐渐消失。

    岳:“没有我们的拖累,你将成为真正的宇宙霸主,再无破绽。”

    第二个消失的是岳馨瑶。

    大小姐:“或许之后你会飞升到新的宇宙去哦。”

    呵,但愿吧。

    二小姐:“那么,再见了。”

    ……当最后一个人影从大殿消失后,空寂的殿堂里,就只剩下我一人。

    此时,的确感到心中如释重负。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去做宇宙霸主了,对吧?

    没错,我现在已经是宇宙霸主,了无牵挂,无喜无悲。

    霸者的纪元,正式展开。

    斩除了最后一丝眷恋,我的霸主地位再也毋庸置疑。

    然后呢?

    我想想啊……

    寻找新的文明用以征服?

    最乐观的估计,五百年之内,不会现新的外星文明,已知范围内的空间已经被尽数探索过,能消灭的,也已全数消灭,我能做的事情……

    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没有敌人可以征服,没有文明可以毁灭,我忽然现自己这个宇宙霸主做得好生无趣,就像是一支爆满了人口的庞大军团,在浩浩dangdang扫爆对手的主基地以后,剩下的哪怕军容再怎么威严,看上去也显得空虚寂寞。

    不开炮的坦克只是模型,只有当炮弹咆哮着冲出炮膛,这钢铁猛兽的价值才能得到体现,同理,无论多高的面板攻击力,不能实实在在造成hp降低,那也毫无意义。

    接下来,既然已经没有人可以消灭。

    那就消灭自己吧。

    当地图上所有的红点都被扫清,再想看到壮观的炮火,就只剩下a自己这一个选项了不是么?

    于是,我的意念在顷刻间传遍了全宇宙。

    所有的人类啊,从此刻起,根据所在的殖民星球编号,奇数一组,偶数一组,分成两个大组,然后,你们就捉对厮杀吧,务必将对手灭至尸骨无存才能停手哦亲~朕期待你们的表现哦亲~

    几秒钟后,第一记炮火,在距离母星上千万光年之外的星系点燃,一艘巡逻中的太空舰队,向着敌属星球动了行星破坏炮,数十亿人类在炮火中灰飞烟灭。

    而这,不过是大战的序曲,更多的火光随即在宇宙中点亮,一时间数不胜数,霸主的意志无人可以忤逆,我可以带领他们从太阳系一路走到全宇宙,也就可以让他们拾起屠刀,自相残杀!

    然后,我仰天躺倒,为自己突如其来的灵感放声大笑。

    哈哈!真是太***爽了!

    这才是宇宙霸主的所为!什么征战沙场,所向披靡,那实在太浅薄了!

    现在的我,就有种在俄罗斯方块游戏里,将四周垒得老高,最终用一根长条消去所有方块时的畅快淋漓,古时秦始皇创下盖世工业,却实施暴政,以至于二世而亡,原因大概就在这里。

    只有在自己的手上毁掉了,才能切实体会到一件事物的存在感,通过与全宇宙人类的精神联系,我可以清楚地感知到,每时每刻,都要成千上万的人类在消失,百年时间建立的庞大军事帝国,正以惊人的度崩溃垮塌。

    这一切,简直令人兴奋yu狂。

    真正的霸者,的确有共通之处啊~

    母星作为人类的源地,没有殖民地编号,侥幸逃过一劫,但是我同样不打算让母星上的人类闲下来。

    所有的人类啊……就按照性别为界,男人和女人们,开战吧,顺带一提,开战之前,请先联手剿灭那些性别不明确的。

    于是母星战1uan开始。

    在母星附近收拾拼字行星残骸的太空舰队,先开始了内讧,威力惊人的武器开始彼此对射,每一击都能造成至少数万人的伤亡。

    同时,母星地表上,军队开始大规模制造屠杀,甚至平民也动用拳脚,开始疯狂地杀戮起来。

    这些被抹去人性的生物,哪怕是被敌人用牙齿咬断喉咙,也不会出哀嚎,呻吟,只会尽着自己最后的努力,在对手身上留下伤痕……

    一时间,大地上血流成河,山崩地坼,这些基础身体素质都可以达到1v4变种人级别的人类,哪怕赤手空拳也能造成偌大的破坏。

    承载着数亿人类的大陆板块被整块击沉了。

    百年间历经千辛万苦建成的都市消失了。

    景致壮观瑰丽的山川河流消失了。

    每逢夜晚,太空中都能看到的万家灯火消失了。

    最终,连大气都遭到破坏,蔚蓝的天空化为一片混沌。

    母星的生态系统已经全面崩溃,蔚蓝的星球化作凄厉的血红,哪怕强如1v4级别的人类也无法生存,纷纷在衰弱中走向死亡。

    星球表面,幸存者不过百分之一。

    而这仅仅是三个月内生的事。

    至于在更广袤的宇宙空间里,情况也大致如此吧。

    人类刚刚攀枝巅峰的文明已经被打成了一片废墟,但是真正的战争,其实才刚刚开始,从第一轮战斗中幸存下来的精锐,已经吸取了足够的养料,1v5乃至更高级数的人类层出不穷,新式的战争科技也不断出现,虽然再也难以重现战争之初,上百万艘战舰炮火齐鸣的壮观景象,战争的气氛却半点也未曾放松。

    太空飞船被打光了,工厂也化为一地废墟,残存的人类哪怕是凭借肉身的力量也要冲破引力束缚,将另外星球上的敌人消灭干净……

    这是一场完全没有理智可言的战争,而最后的结果,只有一种可能。

    而那个结果,却直到又一个百年过去我才看到。

    王五历二百年一月一日,母星最后一个人类来到我的宫殿前面,宣布着自己的胜利。

    百年战争在它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从外观上,竟然无法分辨它的性别,甚至说,连基本的人类形态都已失去。

    “我们,胜利了。”

    带着干枯的声音,它在我面前如此宣称,下一刻,它迎面扑倒在地,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气。至此,我甚至不知道取得胜利的究竟是哪一方。

    啊哈~反正也无所谓了。

    闭上眼睛,我最后确认了一次,在我思维所及之处,已经再也找不到了人类的气息。

    当然,也再也不会有任何其他生物的气息。

    ……或许,这就是两百年前,那两个女人豁出性命也要阻止我的原因?

    广袤宇宙中,已经是一片死寂,培育出无数灿烂文明的星河,正如上百亿年前,宇宙初生时的那样干净纯粹,唯有数之不尽的恒星在散着光芒,照亮无尽的虚空。

    所谓宇宙霸主,现在终于实至名归了吧,茫茫星海,唯我独尊,唯我独存。

    这就是宇宙的终焉。

    这样啊,终于,看到了结尾,实在是比预期得还要漫长,让人恹恹yu睡。

    我从宫殿中站起身,感觉浑身骨骼都要生锈了……而这也是百年来,我第一次改变身体的姿势。

    看戏看得已经足够久,既然所有的演员都已经走下台,接下来,就由我亲自上台好了。

    缓步行走在大殿里,我只感觉身体异常地沉重。

    百年间,千万亿信徒灰飞烟灭,我的精神力量也因为失去来源,近乎枯竭,当然,这个也只是和巅峰时期相比,若是较之两百年前,依然有着上万倍的分量。

    这些,算是我压箱底的存货了吧,虽然维持我的正常行动毫无问题,但习惯了目光间便能令星辰陨落的巨大威能,现在的我已经孱弱了太多……适应了黑长直,短平快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当然,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却已经绰绰有余了。

    为了这一刻,我不辞辛苦,堪称劳模一样策划行动了上百年,最终能否成功如愿,简直毋庸置疑。

    不过习惯性的,我还是在行动前深深吸了口气。

    储藏在灵魂深处的力量被我完全挖掘出来,眨眼之间便扩散至母星的全部角落,更有余力沿着传送通道蔓延至新界,那个独立,狭小,已被我抛弃至记忆角落两百多年的世界。

    而后,精心设计百年的大型神术,正式动。

    我为这个神术起了一个威武霸气的名字,就叫王五创世纪。

    哪怕力量已经衰弱不堪,但仅仅将作用范围局限在母星,我依然可以成为无所不能的神明。

    内战中被击沉的大陆,自海底上浮,浑浊昏暗的天空重归蔚蓝……

    毁灭的城市废墟,像是被无形的橡皮擦直直从大地上抹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栋栋具有复古气息的高楼大厦。

    焚烧殆尽的森林重新焕生机,灰烬之中,万千树苗以惊人的度成长。

    成千上万的人类自虚空之中诞生,每一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形貌特征。

    我所站立的地方,同样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片刻工夫之后,已经身处在一间地下基地的办公室中。

    随手拾起桌上的一座电子闹钟,日期一栏,从王五历两百年开始疯狂倒转,两百,一百,直到王五元年,而后字体一变。

    公元2157年1o月21日o时o分。

    呵,大体不错吧,更精妙的还原反正是做不到了……

    现在的我,几乎是油尽灯枯,足以震撼宇宙,撕裂星系的力量,只剩下几亿分之一都不到,一定要说的话……

    大概就是母星时代,1v6的水平吧,或许会更高一些,但是自身的存在感,怎么也不会强到动摇上百亿人类的存在根基了……

    将一整颗星球完美还原至两百年前,对我来说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事,其中耗力之剧,难以言喻,更会给人带来永远难以抹平的创伤。事实上,即便如此,许多细枝末节的地方,也必然与原先有所出入。而新界和火星殖民地的处理更是粗糙。

    太阳系之外,那一片残骸也是无力打理。

    如果有朝一日,母星上的人类重新走出太阳系,一定会为自己的现而感到惊诧不已吧,不过,那都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走出办公室,在地下基地走廊缓步行进着,身边渐渐响起嘈杂的人声……那是过去两百年间,都未曾享受过的真正杂1uan无章的人类的激ao流声音,令人不由一阵意识恍惚。

    下意识地行走着,然后,在一间会议室中,我看到了她们。

    四名女子趴在圆形办公桌前,正讨论着某人独自前往新界的行动是否能够圆满完成,当然,对于得胜归来的结果,并没有人持有疑议,只是在想着某人归来以后又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几个人提出了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令人心怀甚为宽慰。

    “一定会对各国政府提出勒索吧……”

    “说不定会想要玩真人ga1什么的。”

    “附议。”

    “我,我觉得王先生不会做那么过分的事吧?”

    ……哈哈。

    轻轻敲了敲会议室的木门,扣扣声响。

    我回来了。

    迎接我的,是四张令人心神俱醉的微笑面庞。

    “呵,欢迎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