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八 桃花缘之公主三嫁3(爆笑,浓情)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红绡,我要吃粉蒸肉——”芫初睡得迷迷糊糊,一个翻身下意识地抱住了身侧的“东西”。(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榒駑襻温暖的,有些硬硬的,这不像是枕头。而且,这个熏香的味道,也不是谨国的皇宫!芫初心中咯噔一下,顿时变得异常清醒。

    “公子綦!”她见了鬼似地跳起来,“你不是在房间里吗?”

    慕容紫峰疲惫不堪地睁开眼,反手抱住她,虚弱地呢喃:“娘子,天还没亮呢!”

    天还没亮,是没亮啊,但这样她还怎么睡?红绡说过,男女授受不亲,绝对不能这样,再者,他不是吃了那个什么药吗?

    “公子綦,放手,我要起床了。”芫初狠狠掰开他的手,“我要回家。”

    慕容紫峰浑身像是散了架似地坐了起来,昨晚那药真是差点把他折腾死,再加上这个坏丫头把他关在房间里,他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不容易挨到快天亮,药效才逐渐过去,他才有力气打开房门出来睡觉。

    她胡乱地将衣服穿好,跳下床就想跑。

    “外面都是守夜的嬷嬷,你现在出去,一定会被她们抓个现行。”慕容紫峰一脸坏笑地下了床,他那明黄色的睡袍上绣着精致的暗纹,敞开的领口处健硕的肌肤若有若现。

    “娘子若说想保持自己的清誉,可惜你已经跟本太子同床共枕过了一夜……”他笑容渐浓,唇角放肆扬起,“再看这个——”他摇晃着手中的白绸布,绸布中心绽开一朵鲜红的花朵。10njj。

    “这是什么?”芫初吃惊地问。

    慕容紫峰得意地说:“这是娘子你的桢襙。”

    芫初的小脑袋瓜里迅速来回转了几百转,她好像隐约听谁讲过,女子初ye会落红,假如落红,就说明是桢洁的,如果没落红,就是荡.妇一只。还有,嬷嬷们不是说要男女欢好才会有这落红吗?难道昨夜——

    芫初脸色煞白,惊慌不已地问:“昨晚,你……”难道她真的睡得跟猪一样,连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发现,这不可能。想到这里,她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冷哼一声,她嘲讽地笑问:“公子綦,你又玩什么把戏?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可别想骗我!”

    慕容紫峰从容而得意地看着她,懒洋洋地说:“但是谁会相信你呢?”他坏坏地伸出自己受伤的指头,在芫初面前摇了摇,“谁能判断这血是你的还是我的?”原来这白绸布上的血,是他割破手指故意搞出来的,但芫初却理解成了别的,俏脸顿时羞得通红,怒骂道:“公子綦,你这个混蛋。(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你还我桢襙——”她龇牙咧嘴地扑上来,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样子。公子綦宠溺地将她收揽在怀中,柔声道:“阿初,我只想你留在我身边。”

    “可是我不想。”她扬起脸,气呼呼地说。

    慕容紫峰诧异地问:“为什么?”14965915

    芫初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其实她自我感觉一向都是良好的,虽然在谨国她倍受人欺侮,要什么没什么,也没谁看得起她,但她一直活得自信切乐观,并未觉得自己比谁差,即便是在那个公主表姐面前,可是……可是自从这个该死的公子綦出现,她便发现自己好像跟别的女孩差很多,她没有公主表姐那么尊贵的身份,也没有兰苑那样柔美的样貌,她是个矮冬瓜,干扁豆,说话嗓门又大,公子綦凭什么喜欢她呀。

    唉,真是造化弄人,芫初越想越是伤心,结果竟吧嗒吧嗒地滴下泪来。她这一哭,慕容紫峰可急坏了,慌忙问:“阿初,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芫初索性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地大骂:“公子綦,你这个大骗子。”是啊,不管他是什么原因没按时来接她,他都是失约了,而正是因为他的失约,她这颗玲珑少女心才变得患得患失,忐忑不安,甚至变得胆小,爱哭,都不像她自己了。

    慕容紫峰被她哭得慌了手脚,抓耳挠腮不知怎么办才好。

    “阿初,求你别哭了,”他紧握她的小手,放到唇边轻吻,“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哭了,你哭得我心都碎了。”他柔肠百转地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阿初,搜肠刮肚地寻找着能安慰她的词汇。

    芫初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哽咽道:“我不要再见你了,因为你,我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她愤怒地控诉他,是啊,之前,她是多快乐的四儿啊,抓鱼掏鸟,纵横谨国皇宫,无人敢惹,可是现在,为了这个负心公子綦,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变成了人家的试婚宫女,比代嫁都低了一个档次。

    “还有,我不要你的名字,我要做回四儿。”她哭红了眼睛,樱唇也是水光潋滟的,慕容紫峰见她一脸娇憨,心都融成了蜜浆,他的小阿初,就像是熟透的红樱桃,又美又香,哪里都是好的。于是趁她抹泪,他忍不住轻啜她的樱唇。芫初的泪还未干,又被他偷吻,简直是又气又羞,索性又哭。只是这哭声却早已多了几分撒娇的成分了。

    “好了,乖啊,不做阿初就不做阿初,只是你可是堂堂楚国太,子。(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妃,怎么能叫四儿这么平庸的名字呢!”

    “我不管!我就要叫!”即便她依然拖着哭出来的鼻涕,即便她依然梨花带雨,可这撒娇的味道却是更加浓烈了。于是,慕容紫峰笑容也渐渐加深,他知道,这个小家伙终于要缴械投降了。

    “好好,太,子。妃想要什么都可以,从一到十,娘子随便挑。”看着慕容紫峰讨好求饶的样子,芫初竟认不出扑哧一声笑出来了,唉,谁叫她从小到大都是杂草般成长呢,连闹个脾气都禁不住人家哄两句,就头昏脑热的笑了。真是天生可怜命啊!她这一笑,把慕容紫峰也弄笑了,他宠溺地扶着她纤弱的脖子,顶着她的额,柔声说:“现在该不生气了吧?”

    “哼——”芫初没好气地掰开他的手,“你的兰苑公主马上就要到了,还要我做什么?”典型的怨妇口气了,慕容紫峰便更加放心了。

    他坏坏地拉着她的手,小声说:“你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啦?”

    “做什么?”她嘟着樱唇,小脸鼓得像包子。

    “试婚啊!你回去跟兰苑说,我身染重疾,早已不能人道,她再不敢嫁过来的。”慕容紫峰抱着双臂,非常得意地看着芫初。芫初吸吸鼻子,口齿缠绵地说:“我才不稀罕。”她巴巴地站起来就要走。

    “阿初,你还没原谅我?”慕容紫峰紧拉她不放,“难道要我以死谢罪吗?”

    “呸呸!”芫初连啐了几口,急道:“大清早的什么死啊活啊的!你不忌讳,我还忌讳呢!”听着她的娇嗔,慕容紫峰偷笑,他咳嗽两声,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认真地说:“那阿初是原谅我了吗?”

    “看你表现——”她扬起脖子,清高不已,但实际上小阿初的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啦。公子綦这样表现虽然有不要脸的嫌疑,不过,她很受用啦。从小到大,除了红绡,还没人这样宠爱她呢!等等,她怎么又沦陷了!万一……万一他又骗她呢!忐忑,她的少女心又开始忐忑了。

    “公子綦,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原谅我们的小阿初吧,恋爱中的女人可都是疑神疑鬼,患得患失的哦。

    慕容紫峰宠溺地揉着她的小脑袋,笑嘻嘻地说:“我现在就写修书一封,将兰苑休掉。”

    “傻瓜!”阿初指着他的脑袋,笑骂:“人家都没嫁过来,你凭什么休掉人家。”

    “那,依照娘子的意思——”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还是决定观望一下。”芫初使出了保守的杀手锏,她确信如果公子綦真的喜欢她,一定能经受得住考验。

    “还有……”她有些难以启齿,“我是个矮冬瓜,干扁豆,也没别人那么美貌,我想还是先回到淳维,找我父汗拿到解药再来找你成亲好了。”绡红皇意道。

    她低着头,有些委屈。

    慕容紫峰摸着她的小脑瓜,笑嘻嘻地说:“是啊,你还真是个矮冬瓜!”可不是嘛,她又瘦又小,刚刚及他胸口还差一点呢!

    听他这么说,芫初猛地抬起了头,大大的黑眸里全是忧桑的光芒。

    慕容紫峰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完了,他才包容而宠溺地刮着她的鼻子,柔声道:“阿初,你知道吗?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会喜欢你。”

    他的话太好听了,但红绡说过,好听的话一般都不是真的。她还是无比忧桑地看着慕容紫峰,咬紧了嘴唇,他牵住她的小手,躬身吻了吻她的唇,碰着她的鼻尖,低声道:“不要再咬了……”

    阿初的小脸红得像是要烧着了,她羞涩地低着头,一言不发。

    “太子殿下——”

    两人磨磨唧唧了好久,天才终于大亮,宫女和嬷嬷们开始迫不及待地敲门了。

    “昨晚动静大得吓人。”甲嬷嬷夸张地瞪大眼睛,“那阿初姑娘惨叫了一夜。”

    “你确定是阿初在叫,不是太子殿下,可我怎么听到是太子殿下在叫?”乙嬷嬷疑惑地问。

    “反正地动天摇,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丙嬷嬷开始敲门。

    芫初看了一眼慕容紫峰,有些不知所措,慕容紫峰安心地抓住她的小手,亲了亲她的额头,“别怕,有我在。”

    阿初小鸟依人地点了点头,藏到了他身后。一直以来,阿初都以为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真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乖乖听话的一天。

    嘎吱一声,房门被打开,宫女太监鱼贯而入,嬷嬷们肆无忌惮地检查床单。慕容紫峰摇着手中的白绸布,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虚弱地说:“你们找的是不是这个?”

    嬷嬷们如获至宝地接过来,彼此使了个颜色,互相欣喜地传阅,芫初紧握慕容紫峰的大手,脸红得要滴血。

    “好了,阿初姑娘跟我回去复命吧。”嬷嬷推搡着芫初。芫初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慕容紫峰的手,看了他一眼,慕容紫峰也依依不舍地慢慢松开手指,付在她耳畔低声说:“就按照我说的,没关系的。”

    芫初轻轻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跟着那嬷嬷走了出去。

    驿站

    一大早,黎国国君、兰苑和白胡子老爷爷都早已侯在大厅等着芫初汇报工作了。但芫初一个头两个大,她明明什么都没做,怎么能谈感受呢?就连撒谎也是漏洞百出。

    苏老爷子两眼放光,盯着芫初上下打量,芫初一扭头,气呼呼地不去看他。

    “咳咳——”兰苑将阿初拉到一边,秘密地问:“快说说,他怎么样?”

    “不怎样!”芫初慵懒地说:“我一进洞房就见他昏倒在地——”

    “之后呢?”蓝远见焦急地问。

    芫初知道她想知道什么,故意卖。官司道:“之后的事你们不都知道吗?但他的确不行——”她心情沉重地摇摇头。嬷嬷在一边添油加醋地问:“规格,数据——”

    芫初脸一红,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羞涩地说:“这怎么好形容呢?不如,我画给你们看吧。”众人一听她要画给大家看,每个人都是惊得下巴掉了半边。但每个人却又都是双眼反光,假如有幸能看到楚国太子的那个……的确也不错。

    她话未落音,兰苑便将纸笔丢给了她。

    “快些,”她催促着。黎国国君尴尬地看了一眼苏老爷子,苏老爷子却是满脸猎奇的表情。这丫头竟还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还能照实还原,这可真是奇了!

    屏退一众宫女太监,芫初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画起慕容紫峰的**来。可是大家看了半天,她也没下笔。

    “快啊,”兰苑催促。

    芫初不满地扔下笔,低声说:“你们都看着我,让我怎么画嘛!”她委屈地看着大家,两只眼睛咕噜咕噜乱转,苏老爷子可不喜欢这丫头这种目光了,因为通常,她这样看人时,心中便在想着坏主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