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九桃花缘之 公主三嫁(轻松,爆笑)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好好,我们不看了,你快点画吧。(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榒駑襻”兰苑拉着黎国国君坐到一边,只有苏老爷子依然津津有味地看着她。芫初不屑瞥了他一眼,轻蔑地说:“爷爷,你这么好奇吗?”

    “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怨恨我,可是你想,我能害你吗?”他语重心长地看着她,悄悄地说:“你昨晚是不是什么事都没做?”他将声音压倒最低,“如果是那样,我劝你还是不要画了。”

    “你都被他们收买了,我才不信你。”芫初没好气地说,“我没你这个爷爷了。快转过去——”她还推了他一把。苏老爷子无奈,只能尴尬地笑着躲到了兰苑他们一处。

    芫初将毛笔用口水沾湿,便一本正经地画起来,其实谁也没意识到这件事有多荒唐,只是非常好奇芫初能画出个什么东西来。

    “好了——”芫初将笔一隔,便得意地站了起来。

    兰苑和苏老爷子立即扑了过去,抓起了那张画纸。

    “这是神马东西?”苏老爷子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芫初嘲讽地看着他,得意地笑道:“小鸡啊。”其实,她以前在瑾国皇宫,经常能听到那些宫女们管小男孩的小地弟叫小几几,所以等男人长大了,他的小地弟应该还是小几几.吧。于是这傻妞为了证明自己昨晚不辱使命,竟画了一窝鸡出来,而且她画技拙劣,画面上全都是一团一团的墨水,唯一能证明那是鸡的,或许就是那两只爪子。

    “哈哈哈哈——”苏老爷子笑得打跌,笑得老脸通红。兰苑公主不明所以地看着画纸,却因为跟阿初一样懵懂,找不到笑点。黎国国君看了一眼那画上的鸡,只无奈地叹了口气。

    “阿初,这就是你昨晚看见的东西?”黎国国君眉头紧蹙。111bk。

    芫初天真而憨厚地点了点头,朗声道:“没错!”

    黎国国君点点头,叹息道:“罢了,罢了。兰儿,我看这桩婚事就算了吧。”

    兰苑好奇地问:“父王,你看出什么名堂了?”

    “以阿初这幅画,倒是什么名堂都没有。名堂在这幅画的背后。想必她昨晚什么都没做,所以才会画出这般荒唐的画。(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但是嬷嬷们竟然拿到了白绸布,这说明什么?公子綦不想让我们知道真实情况,他在弄虚烟雨书楼www.wb18.net假。如此看来,或许江湖上那些传言是真的。”黎国国君心情沉重地说。苏老爷子沉吟片刻,果断过来帮腔:“国君分析得不无道理,不过,小阿初也算是好心办坏事。她画这个东西,并不是想撒谎为公子綦掩饰什么。相反,还让国君看出了楚国的阴谋。”苏老爷子怕黎国国君因为阿初的那副画,迁怒与她,于是赶紧给她解围。黎国国君点了点头,叹息道:“苏郎中放心,本王不是是非不分的人。答应你的事,本王一定办到。来人,休书一封与楚国国君,就说兰苑公主忽然恶疾,这亲,我们不成了。准备回国。”

    黎国国君这番疾风暴雨似地决定,让阿初有些发懵。她无辜地看着自己的画,还没想到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这么快就解决了兰苑公主。而且众人似乎根本没怀疑,这件事是她跟公子綦联合撺掇出来的。

    “阿初试婚有功,赏黄金五千两。良田五百亩。”黎国国君看着阿初笑了笑,“你们是跟本王一起回黎国,还是另有去处?”他问。

    “啊,哦——我——”芫初抓抓脑袋,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苏老爷子及时救场,嗔怪地看着芫初笑着说:“国君不要怪罪,这丫头看样子都高兴傻了。还不快谢恩——”他推了她一把,芫初这才赶紧跪下谢恩。

    “黎国,我们暂时就不回去了,我们祖孙二人原本就是江湖中人,四方游历才是我们喜欢做的。”听着苏老爷子的话,芫初才恨恨地在心底说,算你识趣。

    “本王最近听闻,瑾国公主在出嫁途中失踪,现在正被四处寻找。又听说,这公主失踪跟她的奶娘有关系,所以正在日夜拷问这位奶娘。并悬赏万金寻找公主下落,你们二位既然游历四方,不如试试打听打听那位公主下落,说不定还能挣下万金。”黎国国君笑呵呵地看着阿初,“阿初,你说是不是?”

    但阿初的脸色早已变得一片惨白,“国君,那位奶娘如何被拷打了?”她莫名其妙地问。国君眉心紧蹙,低声说:“据我所知,瑾国的皇后一口咬定,是这位奶娘害了公主,所以迁怒与她,这位皇后的手段,可是非常有名。据说现在,她每天都要割掉那奶娘的一片肉已解心头之恨,直到找到公主为止,手段自然令人发指,可是爱女心切也能了解。”

    “真是歹毒。”兰苑和苏老爷子异口同声地说。

    “放屁。”芫初怒极,口无遮拦地大吼。(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苏老爷子吓了一跳,心想你就算拿村长不当干部,也不能当众说人家放屁啊。于是赶紧打圆场,“国君勿怪,这丫头发癔症呢!”

    “这个毒妇,我绝对不能放过她。”她双拳紧握,两眼圆睁,样子有些狰狞。说她发癔症还真是有些像。

    “估计是昨晚累到了,你安排一下,带她去休息吧。”国君倒是个极其善良仁慈的人。苏老爷子立即将芫初一扶,小声说:“乖孙女,还不快点跟我走。”

    芫初一甩手,大踏步离开,扔下一众莫名奇妙的人。兰苑拉着她爹,疑惑地问:“父王,这婚,我们真的不结了?”

    “当然,本王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守活寡。他不跟阿初洞房,原因有二,要么是他心中有人,要么是他身上有病。无论是这两样中的哪一样,将来对你来说都是致命的。本王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想将来你受欺负,受委屈。你明白吗?”其实,说到底姜还是老的辣,黎国国君看问题的能力,胜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兰苑对公子綦虽然有些不舍,但也不敢拿自己的人生去做赌注,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她还是暂且听一听吧。于是果真跟着父亲打道回府了。

    “真是岂有此理!”相对于黎国的平静,楚国国君苏揽胜拿着那封信函,可就是暴跳如雷了,他气冲冲地冲到儿子房间,将那封信扔到他脸上,怒问:“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试婚女子一回去,黎国便说公主得了重疾?”

    慕容紫峰拿着那书信细细看了一番,真是喜不自禁,阿初真是他的心肝宝贝,这么轻而易举地便搞定了黎国那个兰苑公主,真是解除了他心底大患。

    “父王,这其中缘由儿臣真是不知。儿臣昨日所做之事,全按照父王的吩咐,不信你可以问问值夜的嬷嬷。他们可以为儿臣烟雨书楼www.wb18.net证!”慕容紫峰将自己的无辜演绎的活灵活现。

    “哼!”苏揽胜怒气难消,他认定问题一定出在儿子身上,生了一会儿闷气之后,他也疑神疑鬼地问:“綦儿,莫不是你真得了什么隐疾?”

    慕容紫峰一脸黑线,所谓三人成虎,难道他真是没病也被说出了病?

    “父王此话怎讲?”他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不解。

    “本王最近听身边人讲,说江湖传言,楚国太子公子綦,身患隐疾,不能人道已久。”苏揽胜怒容变愁容。

    “谁敢污蔑儿臣!”听到江湖传言自己的不能人道,慕容紫峰真是怒极。“儿臣一定要抓住那造谣的人,还儿臣清白。”熟不知,造谣的正是他的心肝宝贝阿初。阿初当初在黎国宫廷一番添油加醋的摸黑他,早已被宫人们听了去,私下里早传开了。所谓一传十十传百,这种几何数据级别的传播,根本用不了几天,公子綦身患隐疾的事,便已经是天下皆知。

    “公子綦身患隐疾,还想娶黎国的兰苑公主!”

    “是啊,你不知道他即便是面对美女也毫无反应。”我我我兰吗。

    “我听说,他喜欢男人——”

    民间各种各样的传言,将可怜的慕容紫峰描述成了一个几乎是十恶不赦的坏蛋。而这些留言就像是长出了翅膀,甚至传到了阿初的亲爹,淳维人大汗伊顿邪的耳中,只是他现在对楚国太子公子綦还不是很感兴趣,因为他还不知道,这不能人道的少年,便是他将来要对付的女婿。

    “查到公主下落了没有?”他唯一关心的是他的那颗沧海遗珠的下落,可是这个毛丫头竟然一出瑾国就失去了踪影,而他们对中原地形又不是很熟悉,所以展开调查实在是困难重重。

    “王,虽然暂时还没有公主的消息,但属下得知瑾国皇后现在正严刑拷打逼供红绡。并且刻意将和这个消息放到了江湖上,我想她是想将公主引出来,不如我们去瑾国守株待兔,或许能等到公主。”

    伊顿邪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阴沉的狠戾:“本汗与采荇这个践人的帐,也该算一算了。这一次,如果她胆敢动我的公主一根汗毛,本汗就要她们全国陪葬。”

    “属下明白。”

    “阿初,你这是要去哪?”看阿初一边抹泪一边收拾东西,苏老爷子急切地问。

    芫初听到红绡落难,早已心急如焚,此时此刻,她已经恨不能生出一双翅膀直飞到瑾国救出她,哪里还有时间跟这老头啰啰嗦嗦。

    “你倒是说句话啊!”她越不说话,苏老爷就是越急。

    “我要回瑾国。”她烦躁地看着他,“你别再跟着我了。”

    苏老爷子叹了口气,疑惑地问:“难不成你就是瑾国那位走失的公主?”

    芫初没好气地问:“你看像吗?”

    “不像!”苏老爷子如实的回答,让芫初有些哭笑不得。她瞥了他一眼,朗声道:“我的确不是什么走失的公主,但瑾国那位正在受难的奶娘却是我的奶娘。我是瑾国皇后的外甥女,她原本想让我代她的女儿嫁到郑国,但我中途跑掉了,她一定是想找到我,所以才故意这么折磨我的奶娘。”芫初握紧拳头,斩钉截铁地说:“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她。”15019236

    苏老爷子算是明白这其中缘由了,难怪这丫头会在深山老林里出现,原来是个逃婚的家伙。

    “回瑾国救人,我支持你,只是你,是不是应该通知公子綦一声?”苏老爷子小心翼翼地试探,其实他早已知道,昨晚,芫初已经见到了公子綦,两人虽然可能有小摩擦,但最后好歹也算是冰释前嫌了,她一定是带着公子綦的某种命令前来敷衍兰苑父女,谁知阿初这丫头行事作风一向诡异,不过没想到,她弄拙成巧,反而让黎国知难而退了。

    “你一会儿帮着黎国国君,一会儿帮着公子綦,你收了他们多少钱?”芫初没好气地问。苏老爷子一脸冤枉:“我冤啊,黎国国君的赏赐都是给你的,至于公子綦,我还没见过他呢!爷爷我,谁都没帮,一路上只为你着想啊。你想想看,你最在乎公子綦,爷爷我是不是一直想尽办法,让你去见公子綦?”

    芫初前前后后地想了想,还果真如此,难道自己冤枉了这小老头?

    “好了,好了,算我冤枉你好了。但现在,我没时间去跟公子綦说这些事了,我要赶紧回到瑾国,去晚了,我奶娘就死了。”她烦躁地推开苏老爷子,又跟他说:“不如你好人做到底,替我去跟公子綦说一声。让他不要担心便是了,你不是对楚国皇宫很熟吗?想必进去一趟也很容易的。”

    “进去一趟很容易,出来可就难了,乖孙女,你以后真不想见到爷爷了?”苏老爷子伤感地拉着阿初的手,“爷爷,我还舍不得你呢!”

    “有缘自会相见,这有什么好担心。”芫初大大咧咧地笑了,“爷爷,你若是进出皇宫不方便,也可另寻高人。总之,我马上得走。”

    “那你可要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找我。”苏老爷子反复嘱咐。

    芫初点点头,“一定,一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