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十 桃花缘之公主三嫁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苏老爷子依依不舍地看着那抹瘦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眼泪汪汪的,心中十分不舍。(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僾嚟朤虽然他们相处也不过短短一个月,但这丫头乖巧机灵,他十二分的喜爱。虽然泼辣刁蛮了点,但着实有他年轻时的风采。擦干眼泪,苏老爷子不忘嘱咐:“小阿初,一路上多小心,实在混不下去就来楚国皇宫找我。。”

    芫初听得清楚,却没明白这老爷子是啥意思,去楚国皇宫找他?他跟楚国皇宫有啥关系啊?

    楚国皇宫

    苏老爷子像只螃蟹一样横行霸道地进了城门。

    “站住,这里是皇宫禁地,你是什么人,也敢乱闯?”小侍卫雄赳赳气昂昂地问。

    “哎呦!”苏老爷子啧啧有声,“我才离开几天,你们这群兔崽子就不认识我了?”他嗖地从腰中掏出个金灿灿的腰牌,耀武扬威地举到侍卫面前。

    “属下该死,没认出是太上王。”没错,其实苏老爷子呢,就是楚国的太.上.皇大人,也就是苏揽胜的亲爹,公子綦的亲爷爷,现在大家该明白这老头子为什么这么热心芫初跟公子綦的婚事了吧?因为那是他亲孙子,他又那么喜欢小阿初,当然要把她变成自己的孙媳妇啦。

    “还不快扶我——”既然到了老家,苏老爷子可是拿出了十足的派头。侍卫们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找来肩舆,将他老人家一路抬到了苏揽胜的面前。

    “爹?”苏揽胜一见亲爹,惊吓大过惊喜,为什么呢?因为这苏老爷子可是个十足的江湖浪子,年轻时,他是个典型的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主儿,苏揽胜十七岁那年,他老人家爱上了一个歌女,竟抛家妻子跟人家跑了。后来,断断续续也回来几次,大约是交接工作之类的,再后来苏揽胜便失去了亲爹的消息,他派人到处打听,可是呢,都是石沉大海。很多人都说那老爷子可能死在了他乡异国,苏揽胜还伤心了好一阵子,你说他老人家现在跑出来,不等于诈尸吗?人家能不害怕吗?

    “你个兔崽子,见了亲爹怎么是这个表情?”苏老爷子对儿子的表现十分不满。苏揽胜满脸委屈,抱着亲爹的腿一跪,便嚎啕大哭起来。

    “爹啊,这些您倒是……哪里去了啊?让儿子好找啊!”

    苏老爷子撇着嘴,笑道:“啧啧,过头啦,过头啦。”他伸手搀起儿子,着急地问:“我孙子呢?实不相瞒,我这次回来主要是见他的。”老爷子神秘的表情让苏揽胜既困惑又不安,他心想,难道江湖中的传闻已经这么厉害,儿子不能人道的消息竟然已经传到了失踪多年的爹耳中,这下可真是太悲剧了。

    “爹,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传言?你听我说,那些都不足相信,綦儿,可健康呢!”苏揽决斩钉截铁地说。他虽有妃子不少,可各个都是只开花不结果,眼见就这么一个宝贝,可不能变成哑炮。111bk。

    苏老爷子听得一头雾水,迭声问:“你说的都是什么呀?我找孙子有要事相商。”

    苏揽胜还是不死心,小心翼翼地问:“爹,您能告诉儿子,是什么要事吗?”

    苏老爷子知道苏揽胜并不是非常喜欢阿初,这个儿子眼中全都是什么背景啊,联姻啊之类的,他太了解了,所以綦儿跟阿初的事,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吧。于是便打哈哈,“暂时还不能让你知道,快些让綦儿来见我啊。(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苏揽胜不安且焦躁地对侍从说:“还不快去叫太子殿下过来。”

    “是。”

    话说,慕容紫峰全然不知阿初已经离开了楚国,他甚至还没从昨晚中的欢喜中醒过来呢。此时,他双手托腮,眉目含情地看着浴缸中两只嬉戏追逐的鱼儿,很快就将其中一只看成了阿初,而另一只则变成了他自己的脸。15019236

    “阿初——”他喃喃自语,口齿缠绵,不多久就开始哈欠连天,昨晚实在将他折腾得够呛,没睡好就算了,还有那么大的药劲。他歪在软榻上,随手翻开一本小书,这个爱好,他从上一辈子一直保留到现在,看那书中的才子佳人,他便情不自禁地联想到自己跟阿初。

    “太子殿下,大王有请。”这该死的小太监嗓门竟然这么大,他一声大吼便打断了他的好梦。

    “什么事?”他将书本一扔,没好气地问。

    “大王的爹,也就是您爷爷回来了,想要见您。”小太监一看自己捅了马蜂窝,赶紧小心翼翼地赔笑,“殿下,请吧。”

    慕容紫峰一脸迷茫,因为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公子綦还有一个爷爷。

    “他是做什么的?”他下意识地问。老老老抹丫。

    小太监马上一脸讨好地说:“太上大王年轻时,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才子,曾为了一个歌女离家出走,中间虽回来两次,但都是不问国事。咱们大王,从十七岁就开始亲政了啦。不过,听说这次太上王说为您才回来的。”

    恩,不多,为了歌女离开,为了他回来,那可不可以理解成为,他等于歌女?虽然这种逻辑着实有些怪,但他的确想到了这层关系。真是没想到,公子綦竟然还有这种奇葩爷爷。他到真想见识一下,这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老头儿。

    苏老爷子只觉眼前人影一闪,面前便已经多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这少年,身披一件明黄色蟠龙纹箭袖,里面趁着藕荷色绢衣;唇红齿白,眉目含情,跟他年少时竟一模一样。

    “孙儿,拜见爷爷。”慕容紫峰屈身一跪,声若洪钟。

    苏老爷子看着这样的孙儿,早已笑开了花,忙不迭去搀扶他。要知道,这公子綦年幼时,可是典型的扶不起的阿斗,好吃懒做,文武不全,他十分厌恶,怎知几年不见乌鸡便凤凰了。

    “乖孙儿,快快起来。”苏老爷子扶起慕容紫峰,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忽然低声说:“阿初,回瑾国了,她要回去救她的奶娘,要你不要担心。”

    慕容紫峰正被他看得难受,他又冷不丁冒出这句话……

    “什么?”一时没忍住,他竟大叫出声。苏揽胜莫名其妙地看着这对爷孙,不满地问:“怎么了?”

    老爷子捂住紫峰的嘴,连连给他使眼色,慕容紫峰这才忍住心中焦急。

    “爷爷,我们久别重逢,孙儿有件礼物要送给你。”慕容紫峰找了个理由,将老爷子拉走了。苏揽胜眉心紧蹙,不禁纳罕,这祖孙二人多年未见,想当年,老爷子离家出走那会儿,綦儿也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还因为奇笨无比,而遭老爷子厌恶,怎么两人时隔多年重逢,竟是一见如故了?反到他成了多余人?苏揽决嫉妒又纳罕,索性偷偷跟了过去。(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爷爷,你认识阿初?”慕容紫峰忙不迭地问,“黎国的人没有为难她吧?她回去瑾国有没有危险?真是的,她为什么不能跟我说一声,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救她。瑾国的皇后蛇蝎心肠,我放心不下。”慕容紫峰有些语无伦次了。苏揽决看着心急如焚的孙儿,蹙眉微笑:“你一口气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回答你哪一个好呢?”

    慕容紫峰心急如焚,眼见这爷爷还这么淡定,他有些不高兴了。

    “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挑三拣四,知道什么就回答什么呗。”他不悦地看着老爷子。慕容紫峰心想,我这身体虽是公子綦的,可我人可不是他。若不是看在阿初的份上,你算哪根葱?

    “綦儿,我跟阿初是怎么认识的,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好了。至于阿初此次回瑾国有没有危险,以我对她的了解,应该没什么大危险。相反,瑾国倒是要做好防范,不然以阿初的能耐,起码可以将他们整个皇宫,搞得鸡飞狗跳绝对不成问题。”

    “啊?!”慕容紫峰将信将疑地看着爷爷,心想他的阿初,果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吗?难道他对她还是不够了解?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做好接应她的准备,反正瑾国这个心腹大患,早晚要解决,况且如今已经打下郑国,他们有了根据地,不怕没有补给。想到这里,他立即冲动地推门想要把这个想法告诉苏揽胜。结果门一推,苏揽胜一屁股摔倒了地上,应声而倒。

    “哎呦!”他摸着屁股,恶狠狠地看着慕容紫峰,大怒道:“孽障,你想谋杀亲老子吗?”

    “父王,你躲在这里做什么?”对于偷窥偷听的人,慕容紫峰向来不掩饰厌恶。

    “我……我……”苏揽胜怒极,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最后竟指着慕容紫峰身后的老爷子,怒道:“我来找他!”

    “找我?”老爷子指着自己的鼻子,“找我做什么?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他一边打呵欠一边走了,苏揽胜想追,却被慕容紫峰拦住:“父王,现在瑾国上下乱成一团,是进宫的最好时机。只要打下瑾国,我们统一中原便胜利在望了。”

    苏揽胜甩开儿子,沉声问:“什么乱成一团?哪里乱了?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动过瑾国?且不说,他们是名义上的天。朝上国,单就瑾国国君来说,也不是一个普通角色。你有没有想过,瑾国为什么能成为天。朝上国?”

    慕容紫峰心烦意燥,心想,我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想这些有的没的,反正他再厉害,但天下总归是打下来的。仗,人人都会打,关键是看谁打得好。

    “他不就是能征善战吗?现在,我也可以。”对于打仗,慕容紫峰向来都很有自信。

    苏揽胜看了他一眼,低语道:“小儿之见。”他双手背在身后,侃侃而谈:“当初,淳维人进攻中原,将边境几个小国打得落花流水,惨状百出。淳维人穷凶极恶,烧杀抢夺,百姓苦不堪言。而此时,正是瑾国国君带领全国上下,奋起抵抗,才将淳维人赶出了中原。也是从那时候起,瑾国一改女主称王的时代,将身为身为驸马的瑾国国君白澈推上了帝位,女皇金采荇甘居后位。之后,中原众诸侯国一致推举瑾国为天。朝上国,便有了这十几年的平静。而更离奇的是,自那之后,一向嗜血好战的淳维人竟再也没有踏进中原半步,传说,是瑾国手中有一枚致命的棋子,刚好点住了淳维人的死穴。”

    慕容紫峰听得入了神,只是他对这位白澈却是没有好感,试问,一个靠女人上位的男人能有多少能耐?倒是那些淳维人,他们究竟落了什么把柄在白澈手中,能让他们这么多年都不敢踏进中原半步?思索了片刻,慕容紫峰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那日在郑国,他们遇上了那帮嗜血狂徒,不正是淳维人吗?而他们却打听着阿初的下落。难道,他们真以为阿初便是金采荇的女儿,想抓她来换走自己那颗致命的棋子?想到这里,慕容紫峰心中更是不安,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芫初不更有危险了吗?这可如何是好?

    “父王,您说的不对。”慕容紫峰大声否定,“我在郑国看见淳维人了。”

    听他这么一说,苏揽胜也有些意外,他打量着儿子,一脸的不相信:“是吗?那他们长得什么样啊?”

    慕容紫峰便将那日看到的淳维人衣着装扮,描述了一遍,结果苏揽胜听后,脱口而出:“伊顿邪?他又来中原了?难道世势真有变化?”

    “父王儿臣不敢撒谎。那日我还跟他交手了,只是你口中的那个伊顿邪武功套路非常诡谲,儿臣敌不过他,竟被他打得口吐鲜血。”慕容紫峰如实描述,“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一听儿子被打得吐血,苏揽胜当即就护短了,“真是岂有此理,敢打我儿子,这个伊顿邪我看他是活腻了。”

    “父王,那我们——”慕容紫峰急不可耐地等着苏揽胜下命令,谁知他老人家大手一挥,沉声道:“不急,先等等看。”

    慕容紫峰勃然大怒,狠狠瞪了一眼苏揽胜,便走了。他等得了,但阿初等得了吗?万一她落入了金采荇的手中,那后果一定不堪设想。所以,即便是单枪匹马,他也去瑾国帮助阿初。

    但此时阿初却并不知道慕容紫峰为她心烦意乱,她虽然也为红绡的事心急如焚,但却也警惕性十足,到了瑾国边境之后,她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等了一段时间,她知道红绡的事,一定是姨母设下的引蛇出洞之机,所以她要等她防范最松的时候进去。不过,在这之前,她要做点小手脚,先给他们抱个信儿。从怀里掏出一个黄色的小锦囊,她先试了试风势,接着便将锦囊中的粉末顺风撒了出去,如果不出意外,这些风一定会将粉末带到瑾国皇宫,然后接着便是一场空前绝后的瘙痒病发作。她非常乐意看到皇宫上下抓耳挠腮的样子,包括,她那位风流倜傥的太子表哥。

    “哼!要你们好看!”芫初洋洋得意地挥舞着手中的锦囊,却冷不丁被人捂住了嘴,她在心底大叫一声糟糕,却很快陷入了黑暗之中,有人将她装进了黑布袋子。所谓百密难有一疏,真没想到她阿初,竟然会出身未捷身先死。

    “公子綦,你快来救我。”她在黑暗中,捂住眼睛,却是一滴泪都哭不出来。难道此次,她还有希望。想到这里,她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将包里的小黄掏了出来。但奇怪的是小黄好像是中毒了,全身上下都软塌塌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好久,她才听到外面的人叽里呱啦地说了好一会儿话,而且这话虽然她听起来耳熟,可却不懂是什么意思。

    布袋被打开,眼前大亮,她做了个深呼吸,猛地张开眼,只见两只满脸髭须的异族大汉,正上下打量着她。芫初对他们那种眼神十分不满,当即骂道:“看什么看?长得跟猴子似地的。”白了他们一眼,她胆大包天地跳到一边,指着他们问:“你们抓我做什么?快说,不然我杀了你们——”她举着说中软面条似地的小黄,胡乱的叫嚣着。

    “小姑娘,你在瑾国边境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这两位淳维人实际上也不能确定芫初是他们的公主,所以也不敢贸然相认,只是他们奉命守在瑾国边境已经好多天了,只见到这么一个可疑人,所以就给带回来了,谁知这个小丫头竟是个刺儿头。

    芫初一听他这么问,当即就想到这两个异族人可能是瑾国的同谋,被皇后姨母派在那里看门,如果这样,那她可就糟了。

    “我哪里有鬼鬼祟祟,我是光明正大。”芫初小脑袋瓜子高速运转,想着逃脱的办法。

    “光明正大,还往皇宫方向撒药粉?”其中一人抱着肩,认真地问。

    芫初没想到遇到了行家,不由得暗暗叫苦,但她也只能嘴上强硬:“你哪只眼睛看到药粉了?不要血口喷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她抓着两只小辫,雄赳赳地挺起了小胸脯。

    淳维人面面相觑,低声问:“难道你是……”

    “我是楚国的太。子。妃。”虽然公子綦尚未正式迎娶她过门,但她还是姑且借这个名头来用用吧。不都说,有背景的人比较好混吗?这个太。子。妃的名头应该不小了吧?

    “楚国太。子。妃?”两个淳维人异口同声地问。

    芫初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没错,所以你们识趣的赶紧放我走。不然我夫君来了,一定要你们好看。”

    “楚国太。子。妃竟蓄意谋害瑾国皇室,如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瑾国皇后,足以让瑾国与楚国大战一场了。”芫初的话未落音,伊顿邪便接过了她的话。芫初立即投过去一记警惕的目光,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这大叔看起来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可惜的是,阿初始终都没记起这位熟悉的大叔是谁,因为四五年过去了,伊顿邪因为身中剧毒也老了不少;而他的小阿初,却像是雨后的小树苗,蹭蹭地长高,并且连脾气都变了不少。所以本应该是感人的父女重逢,却变成了一场闹剧。

    “你是不是叫四儿?”伊顿邪根据红绡的描述判断,眼前这少女极有可能是他的沧海遗珠。只是在尚未确定之前,他也不敢冒认。所以表情极其严肃,庄重,这让芫初十分不爽。

    “否,我叫小一。”她故意否认,而且还给自己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初,不就是第一吗?她叫小一,好像也没错啊。

    “小一?中原的名字可真怪。不过姑娘,你可别骗我。我可有可能是你爹。”伊顿邪眉心紧促,但他那张宛若雕刻般的异族面孔,依然板得像是阿初少了他几百万。

    “呸,我还有可能是你娘呢!”阿初嘴上不饶人,“大叔,别以为你自己长得帅些,就可以乱认女儿,我呢,虽然自幼没爹没妈,但却也不少人疼爱,所以你这个爹,我还是不要了。”她摇头摆尾地看着伊顿邪,笑容无邪天真,却又是那么邪恶。

    “放肆!”两个淳维人再也听不下去了,伊顿邪也感到非常惊奇,无论是在淳维,还是在中原,可从未有人这样顶撞过他呢!这小丫头,年纪虽小,但却是胆大包天,尤其是这一脸小魔鬼般的笑容,真是……想到这里,他有些兴奋了,但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那份兴奋之情,仍然是僵硬的抓着阿初瘦弱的肩膀,恐吓她:“小丫头,你若是敢骗我,我便丢你去喂狼。”

    阿初心想,难道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怎么遇到这样的怪人?于是心中越发烦躁,粗暴地推开伊顿邪,她怒道:“骗你,骗你,我吃饱了撑的?快点放我走,本姑娘还有要事在身,没时间跟你炖蘑菇。”

    ————————————————————————————

    今天急事出门 来不及校对错别字 亲们原谅 另外预告一下 周六一万八更新 亲们要来捧场啊 多多留言 投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