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十四 桃花缘之三试驸马1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慕容紫峰的这一拳用了十足的力量,竟将金晅烈打得昏了过去。(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欤珧畱

    “阿初,准备离开这里。”他将早已准备好的口袋拿出来,将金晅烈装了进去。芫初吃惊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问:“你真打算带着他一起走?”

    慕容紫峰一边动作麻利地扛起金晅烈,一边霸道地牵住芫初的手,沉声道:“为了让你活命,只能如此了,你以为我很愿意背着这个家伙吗?”

    芫初小脸一红,乖乖地跟在了他身后。走了半晌,她忽然想起了红绡:“哎呀,红绡还在宫里呢。”

    “是你的奶娘吧?放心,淳维人已经将她带走了。”慕容紫峰考虑周全,他早知道芫初此次回来最重要的目的便是救出她的奶娘,所以一早便先将红绡带了出去,这才动手。

    走到朝阳殿的时候,芫初就陆陆续续看到了淳维人,慕容紫峰带着她绕到侧面宫门,直接走了出去。

    “公主,你终于出来了。”一出侧宫门,芫初便看见了满脸焦急的红绡,在她身后是一辆华丽的马车。

    “属下参见公主殿下,祝公主殿下长乐齐天。”马车后呼啦啦涌出十几个异族人士,又呼啦啦地跪在了芫初面前。草根出身的阿初哪里见过这阵势,哪里享受过这样的尊荣,于是一时竟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红绡,这——”

    “恭喜公主,大汗已经找了过来。他现在正在瑾国皇宫,等处理完了公事就回来了。请公主与我们一同先回行宫等大汗。”红绡掀开帘子,笑吟吟地看着芫初。芫初还是凑到了慕容紫峰面前,牵着他的衣角,小声问:“这是什么情况?”想到几天前,她还设计过几个淳维人,这些人不会故意来逗她的吧。

    但慕容紫峰对眼前这一切也有些意外,他虽然知道这些淳维人一直在找阿初,但却没想到阿初会是淳维人的公主,那如此说来,父王口中,瑾国对淳维人的致命棋子,难道就是他的女儿——阿初?

    “红绡,阿初是淳维人?”慕容紫峰疑惑地问,“伊顿邪是她爹?”

    红绡骄傲地点了点头,“没错,她便是我们的白鸾公主,大汗的沧海遗珠。自幼便被金采荇当做质子养在皇宫,成为制约大汗的棋子——如今得你相助,终于救出了公主,大汗可以新帐旧账一起算了。”

    阿初与慕容紫峰面面相觑,大家都有点晕。尤其是阿初,她不确定地问:“红绡,你说我阿爹就在宫内?他长得什么样?是不是——”她胡乱地描述了一下那天在瑾国皇宫外见到的淳维人,忐忑地问红绡:“是不是这个样子?”

    红绡叹了口气低声说:“虽然我也很多年没见过大汗了,但公主说的应该就是大汗没错。”

    芫初一头冷汗,低呼:“糟了!”她看着红绡,一脸的忐忑。

    “怎么了公主——”

    “那天我在瑾国皇宫外遇见过他,但我没认出他来,还给他们下了苏丹红。(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阿初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下的是苏丹红而非鹤顶红,不然那她就落下了一个谋杀亲爹的罪名了。红绡一脸黑线,不过还是安慰阿初:“不知者无罪,况且公主的确多年未见大汗,认不出也是难免。这都要怪金采荇那个践人,连自己妹妹的孩子都不肯放过。”红绡咬牙切齿。听她的语气,皇后姨母似乎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若说,芫初也觉得奇怪,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姨母,处处都想置她与死地,而且还好像十分痛恨她的娘呢!

    “红绡,我娘跟皇后到底有什么恩怨?”芫初好奇地问。

    红绡挽着她的手臂,柔声说:“公主,现在这里十分不安全,我们还是回到行宫再说吧。等大汗回来了,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他,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给你解答的。”

    芫初咬了咬唇,看了一眼慕容紫峰,温柔地牵着他的手,小声说:“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等一下,他不可以去!”红绡粗暴地拦住了慕容紫峰。

    “为什么?”阿初急问。

    “他是楚国的太子,现在瑾国被灭了,楚国便会成为我们入主中原的最大绊脚石。所以一战难免,太子殿下,你还是好自为之吧。今ri你助大汗救下公主,我们淳维人铭记在心,但他日若在沙场相遇,便只有敌我。”好一个淳维人,果真连女人说话都这般铁血。慕容紫峰将金晅烈扔到另一辆马车,自己牵着阿初上了前面这辆,然后毫不客气地放下了帘子。对红绡的话,他充耳不闻。

    “太子殿下——”红绡不死心地掀开了帘子。慕容紫峰不耐烦地说:“奶娘的话本太子都听到了,但不好意思,我不会放开阿初。至于其他的,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好了。”

    芫初吐吐舌头,朝他伸出了大拇指,“好样的!”她俏皮地赞叹,接着又对红绡说:“红绡,公子綦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淳维人不是最讲究恩怨分明的吗?况且你若是你真不许他跟我走,那我就跟他走好了。”阿初才不管这些呢!她现在只想跟这个小太子在一起好好过日子,谁都阻挡不了,公主她也不稀罕。

    “公主——”红绡十分为难地看着她,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公主,你既然这样选择,以后可千万不要后悔。”红绡放下了帘子。

    芫初挽住慕容紫峰的手臂,撒娇道:“你听到没有,红绡要我不要后悔。你可要千万保证以后对我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慕容紫峰笑吟吟地端起她的小脸,什么都没说,只狠狠地吻了上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他的爱,他的誓言,他的决心。

    “你怎么这样——”她被他吻得气喘吁吁,羞涩不已地推开了他,“讨厌。”她双手抱着红通通的脸,娇羞地低下了头。

    慕容紫峰心满意足地扳过她的身子,饱含深情地说:“生生世世,我都是你的。”盯着他深情的眸子,芫初满意地偎依到他的怀中。不过,她脑中闪现的却是,金晅烈不是说,吃了青鸟信,以后再也不能碰其他男人吗?可是她碰了公子綦也没事啊!原来这个金晅烈是在骗她!

    当天晚上,伊顿邪处理完了瑾国皇宫一众俘虏,便直奔他的行宫。(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他身披重甲,头戴金冠,身后跟着二十个英姿飒爽的淳维武士。行走间,衣袂猎猎,战甲发出有节奏的碰撞声,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武雄壮。但到了行宫门前,他却停住了。

    轻轻摘下王冠,他示意随侍们放轻脚步。六年零三天了,他整整六年零三天没见他的小白鸾了。那只漂亮却有着雄鹰般性格的小白鸾,现在不知长成什么样子了(事实上这对父女之前已经见过面了,但这位激动的爹,却完全忘记了被自己亲闺女捉弄的事。)

    他激动且忐忑,于是便在行宫外徘徊,却不敢贸然进去,堂堂一个大汗,统治着极北十八部落的王,却紧张得像个孩子。

    “大汗,您还不知进去吗?莫不让公主久等——”侍从提醒。

    伊顿邪这才整理了一下战甲,走了进去。

    爹紧张,女儿呢,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身边还有她男人陪伴,不然打死她也不打算来见这个爹。

    “我好紧张——”芫初拉着慕容紫峰的手,整个人几乎都钻到了他怀中,“我给他下过毒——”她的心虚让慕容紫峰觉得可爱又好笑,于是安慰道:“放心,他是你爹,心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况且你给他下的毒,也不是什么致命毒药,不过是个恶烟雨书楼www.wb18.net剧而已啦。”

    “真的?”

    “真的。”慕容紫峰捏了捏她的小脸,笃定地说。而这时,伊顿邪刚好走进来,“咳咳——”为了掩饰紧张,他故意咳嗽了两声。红绡从激动地从内室走出,恭敬地拜倒在他脚下:“奴婢红绡,参见大汗!”

    伊顿邪搀起红绡,点了点头,“这些年为难你了——本汗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红绡眼圈一红,滴下泪来,“大汗如此说,真是折杀红绡了。红绡幸不辱使命,将公主带回,即便死也瞑目了。”

    看着这唏嘘不已的二人,芫初和慕容紫峰都有些感慨,此时此刻,与其说是父女重复,到不如说是故人叙旧,这一对老主仆竟把最重要的人给忘记了。

    “公主,快——”红绡哭了好一会儿,似乎感觉哪里缺了一环,才慌慌张张地将阿初叫过来。阿初有些紧张地走到了红绡身边,却是连头都不敢抬。

    “这便是你的父汗,冰原的天子,伊顿邪陛下。”红绡指着伊顿邪。芫初快速消化着她的话,赶紧学着她的样子扑通一声跪下,但早有一双有力的臂膀接住了她。

    “我的儿——”听着伊顿邪沙哑沉暗的声音,芫初再抬头,只见这粗狂高大的淳维.汉子,竟已满脸泪水,“你让阿爹好找——”阿初觉得,此时此刻阿爹的眼神,是她见过的最悲伤的眼神。那眼神里,芫初只能读懂父亲对找到孩子的欣喜,但其余的,还有很多悲伤与遗憾,她却是读不懂了。她小小的身体被伊顿邪紧紧抱在怀里,有些无所适从,因为,她从未感受过如此浓烈的亲情。

    “微儿,我找到我们的孩子了——对不起——”九尺男儿,威震一方的王,此时此刻,竟如孩童般嚎啕大哭。明明是让人高兴的重逢,但偏偏这哭声让人不忍耳闻,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伊顿邪这样哭,足以见得他有多伤心。他心疼啊,这是他跟最爱的女人唯一的骨肉,可却因为金采荇,他们却不得不骨肉分离,明知道孩子在这里吃尽苦头,受尽罪,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六年来,他没有一晚能睡得着,没有一顿饭能吃得香。

    容容金烈打。一个大男人,一个以勇猛著称的民族的王,竟常常吃着饭便流下了泪。

    芫初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悲伤,那种骨肉连心的亲情很快将她感染,在阿爹的怀中,她的委屈铺天盖地地袭来。

    “爹——”她终于忍不住跟爹爹一起放声大哭,“都怪你不来找我!”

    伊顿邪便扶摸她纤瘦的背,自责地骂着自己:“是爹没用,让我儿受苦——”

    芫初觉得自己也许说得过分了,毕竟将她留在瑾国皇宫也不是爹的注意,于是赶紧改口道:“爹,我不怪你。好了,别哭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是啊,大汗,如今公主回到了你身边,你应该高兴才是。”红绡擦着泪,安慰着他们,“公主聪明伶俐,这些年长进不少。”

    伊顿邪勉强止住哭声,摸着女儿的发,他眼含热泪道:“你娘在天之灵也该瞑目了。”芫初忽然意识到,爹只所以这么伤感,或许还有娘的原因。

    “恭喜大汗骨肉重逢,找回沧海遗珠。”一直被当做空气的慕容紫峰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伊顿邪这才注意到这个“外人”,想到自己刚才那副惨状悉数被这个外人看了去,伊顿邪不禁有些不悦。

    “你在这里做什么?”伊顿邪警惕地问。

    慕容紫峰拉起衣袍,重重跪在伊顿邪面前:“楚国太子,苏綦愿求取淳维公主,请大汗成全。”这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红绡嘲讽地看着他,心想大汗刚刚找回自己的宝贝女儿,你就想将她从他身边带走,不是自找没趣吗?果然伊顿邪,当即回绝了他:“白鸾不会嫁给没用的中原人,我的女儿只能嫁给淳维武士。”

    慕容紫峰一下子就急了,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哪能被他这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大汗,我与公主是真心相爱,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慕容紫峰天生无所畏惧,所以他什么都敢说,“中原人没用?我不赞同你这个观点。”

    “快点给我滚,本汗现在不想见到中原人。”若不是因为女儿一直被金采荇控制着,他早已血洗中原了,不为别的,就为当初他们逼死了采薇。所以伊顿邪对中原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回去告诉苏揽决,我们之间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

    公子綦愤怒地说:“我才不管你们之间决不决战,我只要阿初!”

    他的这番论调让伊顿邪有些好奇,“你的意思是,不管你老子的死活?”

    慕容紫峰很想说是,但碍于自己还顶着楚国太子的名称,用着公子綦的身体,也不好意思太过分,想了一会儿,他才说:“大汗,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只关心阿初。”

    “公子綦——”阿初很担心公子綦会惹怒伊顿邪,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于是赶紧给他使眼色,要他不要再说了。但慕容紫峰却是铁了心,这次一定要娶到阿初,“大汗,阿初身中剧毒你还不知道吧?”

    伊顿邪一听女儿中毒,立即紧张起来,不过缓了一会儿他又笑了,“本汗是制毒用毒的祖宗,天下还没有我解不了的毒。”

    “青鸟信,你听过吗?”慕容紫峰沉声说,“下毒的金晅烈,我已经抓了过来,但这总归不是最好的法子!大汗若是能解毒最好,但若是不能解毒呢?”

    一听青鸟信,伊顿邪顿时变了脸色,他求证似地看着阿初,阿初点了点头。

    “这个畜生!我把他碎尸万段!”伊顿邪勃然大怒,看着他的表情,慕容紫峰和芫初都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他也没解毒之法。

    “小子,你可知道鸾儿中了这毒之后,一辈子都不能真正跟你在一起了?”伊顿邪问。阿初有些懵懂,她不能听懂这“真正在一起”的含义,但慕容紫峰却是明白的很,其实金晅烈说“蜡做的水果,只能看不能吃时”他便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换句话说,他跟阿初只能有夫妻之名而不能有夫妻之实。

    “我当然知道。”

    “那你也愿意?”

    “愿意。”

    伊顿邪听完慕容紫峰的回答,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下。

    “本汗看在你诚意的份上,便给你一个机会。本汗要你跟我们一起回淳维,参加比武招亲,如果你能战胜三千淳维武士,本汗不但答应将鸾儿嫁给你,还可以答应永不犯中原之土。”

    “此话当真?”慕容紫峰欣喜不已。

    伊顿邪骄傲地昂着头,朗声道:“本汗一言九鼎。”

    “那我们一言为定!”11gij。

    但阿初可不高兴了,三千淳维人?他一个人怎么能打得过三千人呢?这个傻瓜,是不是太自信了?

    “父汗,能不能减一些人?”芫初已经认不出跳出来给慕容紫峰求情了,伊顿邪佯怒地看着女儿,吃醋地说:“鸾儿现在就要向着这小子,不要爹爹了吗?”

    “不是啊——”

    “不是就好,想娶我们淳维的公主,总要付出些代价的。公子綦,你说本汗说的对吗?”

    “大汗说得对,阿初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慕容紫峰满怀喜悦地看着他的小阿初。

    ————————————————————————————————————-15077303

    亲爱的们 番外要结束了哦 亲们要多多支持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