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十五 桃花缘之三试驸马2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楚国皇宫

    苏揽胜得知儿子跟着淳维人离开了中原,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情了。(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欤珧畱此时,他在儿子的春水殿内暴跳如雷,任谁都劝阻不了。苏老爷子却一点都不意外,相反他倒是蛮开心的,所以一直努力从各个角度劝说儿子:“大王,我觉得这件事未必是坏事。”

    “是啊大王,万一綦儿是被他们抓走的怎么办?你还在这里这样骂他!”楚国皇后 儿子,早已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苏揽胜被他们说得心烦,“你们倒是说说,要本王怎么办?綦儿难道真的是被他们抓走了?”苏揽胜也有些想不通,儿子虽然长进不少,但还没到能跟淳维人开战的时候啊。他现在莫名其妙地跟人家走了,难道真的有什么预谋?想到儿子可能去做卧底,苏揽胜才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大王你没听说吗?瑾国上下不知多少男女老少都被那帮淳维人抓去做奴隶了,听说就连公主和皇后也被一起带走,你说咱们綦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时候去的瑾国?”皇后对儿子莫名其妙掺和到瑾国与淳维人的战争中感到非常疑惑。

    苏揽胜倒是知道一些,因为之前儿子有跟他提议,趁着瑾国内乱出兵讨伐,绝对是个好时机。但他并没有同意,一定是这小子不甘心,自己跑去瑾国了。想到这里,他又欣慰又生气。欣慰的是儿子终于长大懂事,且野心勃勃,跟他年轻时性格类似;生气的是这家伙竟然敢一个人单枪匹马,拿着自己的性命做儿戏。

    “传令下去,让三军待命,随时准备接应太子殿下。”

    苏老爷一听,立即反对,“我看还是缓一缓,看看綦儿的动静吧,不然让淳维人误会了綦儿岂不是有危险。”

    “我相信綦儿的能力。”苏揽胜不顾老爹的劝阻,一意孤行调动三军,随时准备跟淳维人干架。

    话说,就在苏揽胜为儿子的事烦恼不已时,淳维人却正在大张旗鼓地准备迎接着他们美丽的公主殿下。

    淳维都城 花剌城

    当阿初与父汗的马车一进城门,无数欢呼瞬间响彻天地,阿初吃惊的拉开帘子,只见城墙上,城门上站满了衣着鲜亮的淳维人,他们不分男女老少,悉数手拿乐器,用芫初听不懂的语言向她欢呼,纳罕,顶礼膜拜。

    芫初震撼且激动,她激动而兴奋地朝着那些陌生人挥手,结果换来的却是无数鲜花。

    “公主殿下——我们的公主殿下回来了!”

    小孩子们奔走相告,大人们喜极而泣,每一个人都好像是在迎接他们最亲最爱的人,阿初看着他们,忽然间热泪盈眶。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以前所受的那些委屈、痛苦好像都是微不足道的,好像她受尽一切磨砺等待的就是这一天。这里才是她的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她的亲人。

    “鸾儿,你怎么哭了。”大汗心疼地看着女儿满脸是泪。

    阿初胡乱地抹着泪,笑道:“我是太高兴了。”

    伊顿邪拥着女儿,幸福地朝子民们挥手致意,人群回以激烈的欢呼与纳罕。慕容紫峰平静地微笑着,心中有淡淡的忧伤。上一辈子,他最想给阿初的东西,这一生终于有人实现了他的愿望。阿初此时一定非常开心吧。

    下了马车,美丽的侍女们膝行到阿初身边,将她从马车上抱下来,年纪稍大点的侍女则激动地拥吻她,更大年纪的则早已泣不成声。

    “公主回来了,大汗以后不用再伤心了,皇后也瞑目了。(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其中几个喃喃自语,阿初听得出来,她们说的是汉语。或许这些人是娘的侍女吧。

    “我的儿,我们到家了。”伊顿邪慈爱地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眼睛里满是欣喜的伤感,“阿爹带你去看你的房间。”伊顿邪牵起了女儿的手。这里的房屋建筑跟中原完全不同,满满的都是异域风情,阿初一路打量觉得非常新奇。

    没多久,伊顿邪便带着阿初来到了一间门前栽满了鲜花的房间,伊顿邪指着门前那些鲜花道:“淳维气候湿冷,什么花种到了这里都不开。还是你娘有法子,先用毛毡育好花苗,等开了花在移到你房间里。后来你阿娘不在了——阿爹每年都给你——”伊顿邪温柔地抚摸着门前娇弱的花儿,神情凄凉而寂寥。但阿初听着他的话,竟瞬间泪如雨下。原来,在这个世间,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可怜,一直都有人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她。当皇后姨母四处给金凤寻找她最爱的杜鹃花时,她的娘也在这里为她默默地做着一切。

    “你娘说,女孩子都爱花——”伊顿邪声音有些哽咽,“所以,废了很多心思。”他转身,早已侍女轻轻打开了房门,阿初强忍悲伤,默默踏了进去。

    淡淡的清香弥漫在这间不大的卧房内,精心摆放的床榻上堆满了各个年龄段的衣服,地上有小孩子玩的拨浪鼓,小木马,还有各式各样的手工娃娃。

    “这些都是你阿娘一针一线做出来的,一刻都不得闲,一边做一边偷偷哭,眼睛都坏了。”伊顿邪越发伤感,“都怪阿爹没用。”

    芫初颤抖地捧起那乖巧玲珑的娃娃,哇地一声哭出来:“娘——”

    娘,那个她未曾谋面却用全身心爱着她的女人,现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能等一等她呀!从此之后,她是不是又要变成没娘的可怜娃了?

    “鸾儿不哭了——”伊顿邪轻拍女儿的肩,强忍悲伤,“鸾儿乖——”他轻轻拉起女儿,颤抖着帮她拭泪:“鸾儿最乖了。”

    “阿爹——”阿初泪如雨下,“我好想我娘。”她偎依到阿爹怀中,泣不成声。

    伊顿邪老泪纵横,沉声道:“你娘看到你回来一定会很开心,所以鸾儿我们不能哭。”

    阿初用力点了点头,却是依然止不住泪。

    “爹已经将金采荇那个践人抓了回来,我要她跟女儿给你做一辈子奴婢。”伊顿邪无比痛恨这对母女,“爹筹谋了近五年,才能一举拿下瑾国,这一次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阿初擦擦泪,撒娇道:“我才不要她们做奴婢。她们心肠这么坏,爹就不怕她们再谋害女儿?”

    伊顿邪问:“那鸾儿想怎么处置她们?”

    “眼不见心不烦,阿爹随便将她们处置了便是。”她才不会为她们求情呢!如果是姨母害死了娘,她不亲手杀她,已经算是大发慈悲了。至于金凤,她本来就是个没脑子的笨蛋,离开了她娘,她也只能自生自灭了。

    阿初现在最关心的是慕容紫峰。

    “阿初,这房间你还喜欢吗?”伊顿邪慈爱地问:“你母后原本也是中原人,所以这皇宫上下都是按照汉人的生活方式修改过的。你若是还有哪里不喜欢,阿爹再来修整。”

    阿爹一定是爱惨了阿娘,才会这样为她心甘情愿地做着任何改变,阿娘一定非常幸福。

    “阿爹,我是淳维人要慢慢学会适应这里的一切,而不是让淳维来适应我呀。(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阿初懂事地看着阿爹,“阿娘适应不了,那是因为她是中原人,我不是。”

    伊顿邪欣慰地看着乖巧的女儿,满脸都是笑容。

    “晚上,阿爹准备了盛大的晚宴,鸾儿该去准备准备了,阿爹非常想看鸾儿穿淳维服侍的样子。”伊顿邪将女儿领了出去。

    阿初趁着伊顿邪高兴,赶紧问:“阿爹,你真要公子綦与三千武士比武吗?万一他受伤了,变成残废了,女儿怎么办?”她抓着自己的小辫子,小脸羞得通红,但是不管啦,为了她的小太子,再害羞也要说。

    伊顿邪看着女儿娇滴滴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这一笑也将刚才心中的悲戚冲淡了不少。拍拍女儿的肩,伊顿邪慈爱地说:“鸾儿,公子綦若真有诚意,别说三千武士,就算是三万武士他也能对付。你放心,阿爹知道轻重的。”11gil。

    阿初急了,迭声道:“轻重?阿爹的意思是不会让他被打死吗?阿爹,为什么要让公子綦与那么多人比武,女儿不喜欢别人,只喜欢他。”阿初的脸更红了。

    伊顿邪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认真说:“傻丫头,你是我淳维的明珠,是天赐给阿爹的宝贝,阿爹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把你嫁了?阿爹手下不知道有多少淳维好男儿,怎么能这么轻易就便宜了那个中原小子!中原人狡诈嬗变,阿爹也并不是很喜欢。所以,你就不用说了,阿爹自有主张。”伊顿邪拥着她,快步走进了偏殿,将她交给了一众女侍。

    国国离了已。“好好给公主梳洗打扮,”

    “阿爹啊 ——”阿初撒娇,但眼见阿爹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结了,她也只好乖乖闭嘴。如今父女刚刚相认,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惹阿爹生气。所以办法只能靠自己来想了。

    “殿下,请到这边来。”几个美丽的侍女温柔地搀扶着她,她们都会说很娴熟的汉语,阿爹也真是用心良苦。

    “红绡呢?”阿初问。

    “红绡姑姑,马上就来,殿下先不要着急。这里有很多淳维的服侍,不如公主先挑选一件。”侍女们捧场衣裳宫阿初挑选。阿初看了一眼,这些衣服做工精致,绣工了得,虽然没有汉人衣衫那般轻俏华贵,却也自成一格。

    “不如这套如何?”阿初指着一件紫色绣着黄色凤凰的,“你们觉得怎么样?”

    侍女们马上掩口轻笑,阿初很奇怪地问:“你们笑什么?难道不好看吗?”

    “殿下误会了,我们笑,是觉得殿下跟大汗真是父女连心。这件紫色衫,是大汗亲自监工绣出来的,他说啊,殿下

    您一定会喜欢,果不然您就挑了这件了。”

    原来如此啊,阿初羞赧地笑了笑,看来阿爹的眼光还不赖嘛!基本可以跟她的审美持平!

    “红绡姑姑来了。”侍女们一见红绡来了,都往后退了退。阿初一见红绡,马上迎了上去,“红绡,你不是说你给我吃了什么毒药,所以我才长不大吗?现在有没有解药了,快拿点来给我吃啊。”看着阿初猴急的样子,红绡点着她的额,宠溺地说:“就知道你心急,所以我一回到淳维就开始调配解药了。现在吃下去,等你做新娘子那天就刚

    刚好,可以把毒解掉,变成大姑娘了。”

    阿初一听要做新娘子,马上又羞红了脸,把药包一抢,她又抱怨道:“怎么要那么久才有效啊!”她还想马上就给公子綦一个惊喜呢,真是的。

    红绡故意逗她,“殿下为什么着急啊,难道现在就想嫁人?”

    阿初朝她做了个鬼脸,狡辩道:“才不是呢!”

    “好了好了,赶紧换衣服,大汗要等急了。”红绡一边说一边娴熟的将阿初的发髻散开,开始帮她梳淳维人的发髻。

    阿初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百无聊赖地问:“红绡,今晚都有谁来参加晚宴啊?对了,公子綦哪里去了?”

    这丫头三句话都不离公子綦!红绡一本正经地说:“今晚来的可都是淳维的大人物,有各部落长老都会来,连带着

    他们的公子。至于你那位公子綦,放心,大汗不会将他关起来的。”15077305

    啊,不是吧,今晚就有人来相亲?阿爹怎么这么着急。不行,那她今晚要装扮的丑一点,好让那些人都死心,这样公子綦的胜算就大了点。想到这里,阿初激动地推开了红绡,严肃地说:“红绡,你先去帮我探路,让她们几个人陪我就好了,快去吧。”

    阿初是红绡带大的,只要她眼睛一动,红绡就知道她开始想鬼主意,只是她想不到她想要做什么。但又不能违抗她

    的命令,于是便给左右侍女使了个眼色,之后才离去。见红绡走远了,阿初果断拿起桌子上的胭脂水粉开始装扮自己起来——

    淳维皇宫 远云阁

    十八部落首领听闻大汗找回了沧海遗珠,纷纷赶来庆贺,此时,偌大的远云阁坐满了各方来客,伊顿邪坐在王座之上,满怀喜悦地看着大家,手举酒杯,激动地说:“诸位今晚可以开怀畅饮,以庆祝公主回归。”他将杯中物一饮而尽,爽朗地哈哈大笑。部落首领们也都纷纷干了杯中酒,再次向大汗表示祝贺。

    “大汗——”十八部落中最强大的部落首领,第一个站了出来,“我愿为我儿求娶公主殿下,请大汗成全!”首领身后年轻的部落公子,一脸欣喜和期待地看着伊顿邪,信誓旦旦地说:“大汗放心,我一定会向对待神女那样对待公主的。”

    “大汗——我愿为我儿求娶公主,愿大汗成全——”结果那个部落父子话未落音,就有人来踢场了,接着事态便一

    发不可收拾,众人纷纷要求亲。伊顿邪越发开心地大笑,这十八部落中,只有三个部落首领生的是女儿,所以此时,他们到非常轻松地调侃起来:“看来还是生女儿好啊!”

    “好个屁啊,人家的儿子都去娶公主了,谁还来娶你们的女儿!”这十八部落中唯一个没有儿子的首领此时心情最不爽,所以出口便伤人。这三位首领知他无儿无女,倒也没跟他一般见识。

    被安排在最角落的慕容紫峰冷眼看着这番闹剧,一声不吭地喝着酒,他早已被伊顿邪强行要求换上了在他看来十分拖沓的淳维男装。三杯烈酒下肚,他猛地站了起来!

    “你们都给我闭嘴!公主,”他拍拍自己的胸口,嚣张而放肆地扬起唇角,大声说:“公主是我的!”众人好像这才注意到角落里这个少年郎!只是却没认出他是哪家的,这少年身姿挺拔,丰神俊朗,虽然身上的衣服好像不太合身,但站在那里依然有种兰芝玉树,郎艳独绝之感。此时,他薄唇紧闭,双眸喷火,好像个发狂的野兽。

    “你是哪个部落的?”最强大的那个部落族长十分不悦地看着这个嚣张狂妄的少年。慕容紫峰不客气地说:“我是——”

    “他是我的义子,燕支部落的,怎样?”燕支部落长老同样是一副非常嚣张的表情,他便是十八部落中唯一那个无

    儿无女的首领。燕支部落仅次于位居第一的伊雅部落,但这位可怜的族长虽然娶了不下十个姬妾,可竟然没能给他生下一男半女,他一气之下,竟那些女人赶走了。刚才,他已暗中观察慕容紫峰很久了,这小子生得细皮嫩肉,神清气爽,一看就不像是淳维人,可偏偏又穿了一身淳维的衣服,在这尊贵的远云阁吃饭,一定跟大汗和公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不定还是个中原人,想到这里,他便打起了慕容紫峰的主意,想把这小子收归己有。

    慕容紫峰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义父,所以一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伊顿邪斜睨着燕支首领,又看了一眼慕容紫峰,清清嗓子问:“果真如此吗?”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允许他们有儿子,难道就不许我有个义子?”燕支首领的脾气一向粗暴且直来直往,所以也没什么忌讳的。慕容紫峰满眼疑惑地看着这个“义父”,又看了看伊顿邪,他在琢磨,正个义父是要还是不要呢?权衡了半天,他还是觉得要比较合算,这样起码他也算是有靠山了。想到这里,他果断地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没错,我便是燕支部落的!”伊顿邪的唇,,神经质地抽搐了片刻,才勉强笑道:“诸位,本汗已经决定为公主比武招亲!所以在座各位公子机会均等,只要你们有实力,有信心来参加这个比武招亲!”

    “好,既然大汗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众人信誓旦旦地看着伊顿邪。

    “等一下,公主会出来跟大家见面——”

    众人一听公主要出来,一个个都兴奋起来。要知道传说中公主可是在中原长大,跟皇后十分相似,要知道皇后可是个十足的美人,貌美如花,肌肤若雪……众人伸长了脖子等着公主,而此时阿初却刚刚将自己收拾好。

    “好了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她拎起裙子就想走,但一众侍女看到她的妆容之后各个吓得倒抽一口凉气:“殿

    下,您这是——不行啊,赶紧让奴婢重新帮你整理。”阿初甩开众侍女,拔腿就跑,摸摸索索一口气跑到了远云阁。

    “公主嫁到——”

    一声公主嫁到,远云阁的诸位年轻公子各个难掩激动之情,就连慕容紫峰也伸长了脖子,虽然他之前就见过阿初,

    可是还没见过她穿上淳维人的衣服呢!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迟了——”阿初跌跌撞撞地进了远云阁,落落大方地朝众人笑了笑,结果观众席里的每一个

    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包括慕容紫峰。因为阿初她把自己画得太丑了,那张涂满了铅粉的大白脸上,那双浓黑的八字眉十分引人注目。如果八字眉还不够吓人,没关系,她还有一张血盆大口。

    观众席里开始有人窃窃私语了,公子们的脸上也有了怯场的表情了,阿初全然不顾自己阿爹那张黑得像锅底的脸,还一个劲儿地朝大家傻笑。慕容紫峰强忍笑意,向阿初伸出了大拇指,这种自损形象的怪招,估计也只有阿初能想得出来,能豁得出去。

    “大家不用客气,随便吃——”她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熟络地跟众人互动,但大家好像都被她吓到了似地,没人敢动筷子。她无所谓地看了众人一眼,豪爽地将自己盘子中的鸡大腿扯了下来,接着便不顾形象地大吃大咀。

    “好!真不愧是我淳维的姑娘!”阿初这番举动似乎非常讨燕支首领的欢喜,他豪爽地举起酒杯,恭敬地端到了阿初面前:“殿下,我敬你。”

    ——————————————————————————

    不好意思 今天有事 更新晚了 亲们见谅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