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十七 桃花源之三试驸马 最终回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伊顿邪见状,赶紧示意红绡前去将她拉下来,但等不及红绡上去,那淳维武士便飞起一脚直奔芫初心窝,这一脚来势汹汹,阿初慌张闪躲,但还是没躲开,结结实实地被他踢得飞了出去,摔在了粗粗的木柱之上,跌倒了台下。(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欤珧畱

    “阿初——”慕容紫峰惊得魂飞魄散,飞身冲了过去,“阿初,你怎样?”

    阿初吃痛地扶着腰,她看着慕容紫峰满脸惊慌,本想说自己没事,安慰他,谁知自己一张嘴,竟是满口鲜血喷出。

    “阿初,你不要吓我——”慕容紫峰慌慌张张地帮她擦血,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阿初紧握他的手臂,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说:“我——还好。”

    红绡想将阿初抢到自己怀中,却听慕容紫峰猛吼:“滚开,你不要碰她!”他雷霆暴怒,双目赤红,像头发狂的野兽。伊顿邪虽然也心疼女儿,但在这个时候他不能失控,更不能让这些人知道眼前这个被打落擂台的是公主,否则还不天.下.大.乱吗?于是他焦急地给红绡使眼色,让她赶紧将阿初带去救治,红绡便苦苦哀求慕容紫峰:“楚太子,阿初受了伤,要马上医治才行。”她焦急不已地看着慕容紫峰。

    慕容紫峰大怒,眼盯着伊顿邪的方向,发狠道:“告诉伊顿邪,如果阿初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伊顿邪,不会放过在场的每一个淳维人。”

    那种狠绝的眼神,跟他这张俊美清秀的脸实在不符,红绡看着,竟有些不寒而栗。她一点都不怀疑,眼前这个少年有这个能力。似乎只要他稍稍发力,就可以将这里夷为平地!他依依不舍地将阿初交给了红绡,低声道:“等我杀了这个淳维人,我要看她好好地出现在我面前。”他眼神一凛,人已经飞身上了擂台。

    那淳维武士还沉浸在怒踢芫初的块感中,此时又见慕容紫峰上来,虽然有几分气势,但他依然没放在眼中,这些贵族子弟能有几个人能禁得住他一脚或是一拳!

    慕容紫峰安静地地看着他,眸若寒潭,犀利冷漠。

    淳维武士十分不喜欢这种类似于中原人的开场架势,因为让人捉摸不透,不如先下手为强。于是他大吼一声,又使出了他的无敌金刚脚,谁知这次,却是踢到了钢板。慕容紫峰用了一个四两拨千斤,顺着他提出的方向,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那只臭脚,冷声问:“是不是这条腿刚才提了阿初?”顿顿下但上。

    淳维武士被他架住腿,整个人已经有些慌了,哪里还敢回答,只想拼命扳回自己的腿,谁知又听慕容紫峰说:“不回答就是了。”

    那淳维武士尚未回过神来,只见慕容紫峰轻飘飘的挺身,亮起手肘,用尽全身力气砸在了那淳维武士的胫骨上!

    力气之大,让能看见他这一动作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15077306

    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之声,淳维武士发出惨绝人寰的吼叫,慕容紫峰再用他的招式,补了一记窝心脚,那淳维武士被踢得飞出去三丈多远,愣是砸断了擂台的一根柱子,才停下!

    伊顿邪竟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双眸紧紧盯着擂台,全神贯注地看着慕容紫峰与那淳维武士。

    “好——”燕支首领似乎故意要和伊顿邪烟雨书楼www.wb18.net对,扯着嗓子为慕容紫峰叫好。慕容紫峰死死地盯着在地上挣扎的淳维武士,唇角放肆上扬。

    “站起来,站起来!”生性好斗且不轻易服输的淳维人,异口同声地唱和,于是那淳维武士便挣扎着站了起来。但受伤的那条腿已经不敢用力,只轻轻点着地。

    “哼!”他满头大汗,但却丝毫不减斗志,那张黑红的脸或许是因为疼痛,神经质的抽搐着,他用力摇摇头,再向慕容紫峰扑来。这一次,慕容紫峰不躲不闪,硬生生接住了他的双臂,然后往后一摔,碰地一声,武士那精装的身体已经将擂台砸出了一个洞。

    “好!”燕支首领两眼放光,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论体重这小子不及那个大胖子二分之一,论身高他也比他矮了一头,但论武功论摔跤技巧,这小子可是比这个胖子厉害多了。(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而且,他似乎深谙四两拨千斤之道,每一次都是借着这个傻大个的力气,将他狠狠抓住再摔出去……真是的,这小子为什么不是他亲生儿子呢!

    眼见这淳维第一武士已经快被打死了,伊顿邪忍不住站出来喝止。

    “好了,点到即止。”他十分不愿意面对慕容紫峰取胜的事实,看了他一眼,他眉心紧蹙道:“年轻人不要有那么重的戾气——”

    慕容紫峰不屑地看着他,朗声道:“所谓淳维第一武士,也不过如此!还有谁不服,可以上来试试。”

    一众看客鸦雀无声,慕容紫峰的厉害他们都领教到了,哪里有敢轻易尝试?

    “没有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娶公主殿下了?”慕容紫峰冷眼看着伊顿邪,“大汗?”他沉声问。

    伊顿邪不死心,又帮慕容紫峰问了一次:“你们没人敢上来试试吗?”

    “输了就是输了,大汗,我看你还是兑现你的承诺吧。”燕支首领不怕死地走到了伊顿邪的身边,“再说,我这个义子有什么不好,武功人品样样俱全,真不知道大汗还在犹豫什么!”

    “他什么都好,就一条不好,他是汉人。”伊顿邪压低声音,不悦地说,“我不想女儿跟汉人再有任何关系!”

    “那还不容易,只要大汗把他留在淳维,他不就是淳维人了!”燕支首领轻描淡写地说。

    伊顿邪看了他一眼,讽刺地问:“可是,你知道他是谁吗?”

    “是谁?”

    “苏揽胜的儿子,楚国的太子。”

    一听到苏揽胜的名字,燕支首领顷刻变了脸色。他迷离着眼睛,盯着台上的慕容紫峰看了一会儿,才喃喃自语:“难怪身手这么好,原来是他的儿子。”多年前,他跟伊顿邪一起进攻中原,在中原遇到了两个对手,一个是白澈,另一个便是苏揽胜。若说白澈也只是运气好而已,但苏揽胜可就不同了,此人能征善战,用兵如神,尤其是手中握着一支叫做追月三十六骑的骑兵队,十分可怕。这只骑兵队曾经绕过他们大军,像一把尖刀般插入了他们的根据地,将他们老弱妇孺杀得片甲不留……想想此人真是可恶可恨至极。

    “你觉得他会答应将儿子给我吗?”伊顿邪冷哼。

    忽而奇拖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嘿嘿笑道:“那可就要看公主殿下的魅力了。”

    伊顿邪看了他一眼,愤恨离去。

    远云阁

    伊顿邪将慕容紫峰叫到了跟前,不过因为阿初受伤,慕容紫峰对他可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冷着一张脸,全都是不满。

    “阿初怎么样了?”他上来就问。

    伊顿邪叹了口气,低声说:“御医说了,没什么大碍,只是要好好调养几天。”

    “没什么大碍,你知道那什么武士的一脚有多重吗?他可以将一根横梁踢断……”慕容紫峰气愤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也不能拿阿初的命开玩笑!”

    “放肆!”伊顿邪大怒,“他是本汗的公主,是我的掌上明珠,我会拿她的命开玩笑?若说这件事还是怪你,若不是你让她不放心,她会冒险去帮你打擂吗?”伊顿邪怒问。

    慕容紫峰没想到他会倒打一耙,心中怒火更胜,指着伊顿邪的鼻子,他怒道:“我跟阿初本心心相印,若不是你一定要搞什么比武,她又怎么会受伤?亏你还是她的阿爹,亏你口口声声说愧疚她。如果你觉得愧疚她,为什么连她小小的心愿都不能成全?”

    “正因为我亏欠她,所以才不能随随便便将她交给一个中原人?小小的心愿?嫁人是小小心愿?”伊顿邪狂怒,他抓着慕容紫峰的衣领,狠狠地将他抓到眼前。他现在年纪大了,又是一国之君,若是在二十年前,他早就把小子痛打一顿了。

    两个男人僵持不下,正在这时,他们身后响起了一记弱弱的声音:“你们——是要比武吗?”慕容紫峰一惊,立即松开了伊顿邪的衣服,转过了身。(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阿初?你怎么在这里?”他无比紧张地问。虽然对伊顿邪万分不满,但好歹他也是阿初的亲爹,被她撞见他如此对他,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伊顿邪也赶紧摆出一副长辈的姿势,向女儿赔笑道:“哪里要比武啊,我是跟这个臭小子商量你们的婚事。”

    咦?慕容紫峰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阿初羞赧地看着父亲,小声问:“真的吗?”

    “阿爹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他话锋一转又看向了慕容紫峰,“不过,臭小子,你如果想娶阿初还必须做到两点。”

    伊顿邪重重考验不仅让慕容紫峰烦闷不已,也让阿初感到很不解。

    “你说吧。”慕容紫峰还是耐着性子问下文。

    伊顿邪一本正经地说:“第一,我希望你能尽快统一中原,早些继承楚国王位。第二,我要你入赘淳维,不能随便回到中原。”

    这两条要求,即便是阿初听来也觉得非常不近人情。什么叫尽快统一中原,中原纷争多年,现在虽然郑国已经被楚国兼并,瑾国群龙无首应该很容易搞定,但即便如此还有秦国跟黎国呢!秦国国力虽然没有那么强大,但路途遥远,讨伐起来困难重重,至于黎国,多年与世无争而且与楚国还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入赘淳维,这对身为楚国太子的公子綦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即便是他愿意,他的父王和母后也不会同意,父汗这是在逼着公子綦与自己的国家断绝关系吗?这也太欺负人了。

    “阿爹,我觉得不妥。”阿初气愤地站了出来,“统一中原,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办到的。至于入赘,这就更不好了,公子綦将来要继承楚王位,一国之君入赘异族成何体统?”

    “傻丫头!”伊顿邪叹了口气,“我若是不断了他的后路,他怎么可能一直留在这里陪你?”

    “阿爹,娶我是因为他喜欢我,而不是——”阿初努力解释,不过她的话却被慕容紫峰打断了:“阿初,你不用为我争辩了,大汗提出的那两条我都愿意去做。”

    “公子綦——”阿初心疼地看着他,低声道:“其实不用这么勉强的。”她真是对这个父汗刮目相看,如果他再这样逼公子綦,大不了她就跟他回中原去。反正天大地大,难道还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吗?

    慕容紫峰微笑着扳过阿初的肩,柔声说:“我一点都不勉强。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他认真且温柔,让阿初动容不已,她何德何能,让这个男人如此深情地爱着她。忽然,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爱她的阿爹,还有这么深爱他的公子綦。曾经,她羡慕金凤的父爱,兰苑的美貌,但现在,她一点都不羡慕她们了。只是公子綦如此为她付出,她哪里舍得呢?不知何时,这个小太子已经在她心中深深扎根了。想到他要那样委屈自己,她眼眶里沁满了泪,“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她含泪带笑,眼睛轻轻一眨,两颗晶莹的泪滴就落了下来。慕容紫峰温柔地帮她拭泪,低声说:“统一中原,我早有规划,多则一年,少则半载——”

    一年半载,好长的时间啊。想到这么久都见不到她的小太子,阿初的心都快碎了。若不是碍于阿爹站在旁边,她一定要趴到他怀中大哭一场。伊顿邪看着这对简直把他当成了空气的小情人,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公子綦,既然你答应了本汗,就快快去准备吧。等你凯旋之日,便是娶我鸾儿之时。”伊顿邪势将残忍进行到底。慕容紫峰捏了捏阿初的小脸,笑道:“那我准备回去了。”

    阿初依依不舍地拉着他的手,满眼都是不舍,伊顿邪咳嗽两声,两人这才分开来。看着慕容紫峰远去的背影,阿初看了阿爹一眼,扭头便走。

    “鸾儿,你站住。”伊顿邪叫住了女儿,“你现在一定恨死了爹对不对?”

    阿初点点头,讽刺地笑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一开始让他去决战三千淳维人;现在又要他回去统一中原?阿爹,你若是不想我嫁给这个男人,你可以直说,不要让他三番五次的冒险!”

    看着女儿这张充满愤怒的小脸,伊顿邪有几分失落的伤感。他紧握女儿的小手,低声道:“鸾儿,阿爹是怕了。阿爹很怕你嫁给一个懦夫弱者,让我儿下半生无所依靠,受人欺凌。所以阿爹一定要给你找一个强者做夫君!其实阿爹很看好公子綦,也十分相信他有这个实力,所以希望他能在娶你之前,便将天下定下来,那么以后,你也会少受很多苦。”

    阿初痛苦地摇摇头,低喃:“阿爹,你根本不懂女儿想要什么。所谓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烟云;女儿最希望的便是和他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哪怕是砍柴烧水,粗茶淡饭……可是你现在让他去开疆拓土,杀伐征战,万一他有什么不测,我上哪里再去找这样一个对我好的人?阿爹,你能把他赔给我吗?”她含泪看着父亲,负气离开。伊顿邪看着女儿,忽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做法,难道他这样做,真的错了吗?

    慕容紫峰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第二天便出发回中原,为了避免彼此伤感,他甚至都没忍心跟阿初告别。

    “阿初等我再来之日,便是娶你之时。”他豪情万丈地抓了一把淳维的土放入自己随身锦囊,便策马而去。伊顿邪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其实他已经对这个楚国太子有了很大的改观。

    慕容紫峰离去之日,阿初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任谁都劝不好。直到这时,她意识到所有的幸福都是相对的,在瑾国皇宫虽然很苦,但她有的却是我行我素的自由,她可以随性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现在回到了这里,虽然有了很多人庇佑,可她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一个人跑到淳维人的神庙,她默默地为慕容紫峰求了很多平安符,不求他可以统一天下,只求他此去能平安回来。

    ++++++++++++++++++++++++++++++++

    经过长途跋涉,慕容紫峰很久之后才回到楚国。

    “大王,王后,太子殿下回来了。”侍卫们语无伦次地回报。

    苏揽胜激动地站了起来,迭声问:“人呢?”

    “即刻就到。”

    侍卫话未落音,慕容紫峰已经跪到了苏揽胜和王后的面前,“儿臣见过父王母后。”

    苏揽胜强忍惊醒,故烟雨书楼www.wb18.net愤怒,质问儿子:“你这几个月去了哪里?亏你还想着回来。”慕容紫峰微微一笑,沉声说:“不敢瞒父王,儿臣遇到了一位世外懂得兵法的世外高人,这几个月儿臣一直跟在他身边学习兵法谋略,现在已经小有所成。那位高人便让我回来,着手准备统一中原。”

    “什么,你不是被淳维人抓走的?”苏揽胜疑惑地问。

    慕容紫峰断然否定,“我跟淳维人虽有接触,但他们入主瑾国之后,儿臣便没再跟他们有任何接触。”

    “如此说来,你这些日子一直在学习兵法谋略?”苏揽胜还是有些疑惑。

    慕容紫峰斩钉截铁地说:“没错。那位高人还说,如今瑾国已乱,郑国已归我有,所以现在是我们统一中原的大好时机。父王,你不是一直也想统一中原吗?”

    苏揽胜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没错,可是,秦国地势偏远,躲在易守难攻的渭城。至于黎国……他们国君还算是你舅舅。”听到这里,王后不高兴了,“你们整天要统一,统一有什么好?现在大家偏安一隅,各自过活,不也是挺好的吗?”

    “妇人之仁!”苏揽胜毫不客气反驳王后,“你下去吧。”

    慕容紫峰见苏揽胜将自己的老婆支走了,不禁窃喜,说明他对自己的提议还是很感兴趣的。至于如何讨伐秦国和黎国,其实这一路他想了很多策略,最好的办法便是让他们自相残杀,楚国坐收渔利。他很快就将这个办法告诉了苏揽胜,苏揽胜表示赞叹的同时也有疑惑:“可是,你如何能让秦国和楚国打起来呢?”

    “反间计。”慕容紫峰自信满满,“据我所知,秦国国君年事已高,下面三位公子各个都想继承王位,所以难免会出萧墙之祸。如果我们故意散布一些黎国国君要跟秦国那三位公子中的某一位联手,这就足够让其他两位公子嫉恨加怀疑的了。而这最好的办法,便是联姻——”

    “綦儿说到这里,父王也想到黎国那位兰苑公主年纪也不小了,既然不能跟我儿成就秦晋之好,我这个做姑父的也该为她张罗张罗。”苏揽胜很快便明白了儿子的心思,父子俩心照不宣地笑了。于是这个惊天阴谋便在这父子俩中间产生,虽然卑鄙,但效果明显。

    六月,楚国国君出面为兰苑公主做媒,嫁给秦国大太子明月朗。结果立即引起了其余两位太子的警惕,这二人在很短的时间内便结成同盟,暗中杀掉了明月朗,歼.淫了兰苑。结果这消息传到黎国,黎国国君悲怒交加,连夜集结军队,千里奔袭,杀得秦国上下血流成河。

    九月,秦国国君惊惧过度,突发恶疾而死。二太子明日隆临危受命,并以兰苑为人质逼迫黎国退兵。但羞怒交加的兰苑却跳下城楼身亡,黎国国君目睹女儿惨死,当即就疯了,一夜之间兵不血刃,杀到秦国皇宫,活捉明日隆,并下令将他凌迟处死;

    十二月,黎国国君悲伤过度,日夜吐血,死不瞑目。11gim。

    于是,原本看起来非常棘手的一件事,便让慕容紫峰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在这半年中,楚国一直平静地烟雨书楼www.wb18.net壁上观。无论是秦国求救也好,黎国求助也罢,他们都充耳不闻。慕容紫峰每天都会将两国之间的博弈写成书信,派人悄悄送往淳维,所以阿初对中原的变化了如指掌,只是相思刻骨,无以为解,又加上昼夜忧思,阿初瘦掉了可爱的孩子气,变得下巴尖尖,娥眉纤纤,樱唇点点,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小美人,但她却因为日夜思念慕容紫峰,而忽然不知自己的变化。

    次年一月,慕容紫峰清扫了瑾国的残兵,将它与郑国连为一体。二月,楚国在秦国设立郡府,标志着楚国正式成为中原霸主。

    草长莺飞,春.暖.花.开。慕容紫峰送出最后一封信之后,便准备启程前往淳维提亲。为了顺利出发,他给苏揽胜的理由是去刺探淳维人虚实,为进一步拓展疆土做准备。但苏揽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有些迟疑。

    “綦儿,淳维自古以来骁勇善战,而且偏安一隅,我们有必要去惹他们吗?”苏揽胜问。

    慕容紫峰不屑地回答:“父王,这话之前母后也说过,你说她什么来着?妇人之仁,如今父王也有妇人之仁了吗?淳维好战,如果我们不早点将这头恶狼收服,总有一天它会来吃掉我们。父王放心,我这次会以商人身份进入淳维,绝不会让他们发现。”

    “如此,我儿要多加小心才是。”

    “父王放心。”

    见苏揽胜终于放自己走了,慕容紫峰欣喜意义,其实他的心早不在自己身上了,早已飞到了阿初身边。

    一路翻山越岭,终于回到了淳维。

    花剌城外,他一下马便见一个身姿窈窕的女子,身着飘逸的红裙,火一般朝他飞来,最后重重地落入了他的怀抱。尚不等他反应过来,唇瓣已经被娇软的唇覆盖,那唇上带着熟悉的味道,带着诱人的馨香。他反手揽住她的纤腰,用力将她抱住,“阿初——”他吟哦出声,反客为主,薄唇辗转与她的唇齿间,恣意发.泄着这一年多的思念。

    两人终于气喘吁吁地分开,阿初水眸含情,羞涩地吟哦一声,便又抱住了他。

    慕容紫峰抚摸着她纤弱的后背,自言自语道:“阿初,你长高了,也长大了——怎么会——”其实他还是有些迷惑,他的孩子气的小阿初,怎么一年就变成了貌美如花的大姑娘了呢?难道花剌城的土地真有这么神奇?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她撒娇地抱怨,柔软的声音直击慕容紫峰的心,他激动拦住她的细腰,将她抱了起来。

    “是不是很想我?”他邪肆地看着她羞涩的脸,霸道且温柔地问,“小娘子,等为夫的花轿等急了吧?”

    ————————————————————————————————————

    先七千奉上 下午再更三千 今天如果不能结文 明天一定结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