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番十八 桃花源之三试驸马4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阿初小脸一红,接着却发出银铃般笑声,她紧紧搂住慕容紫峰的脖子,笑问

    “那相公的花轿在哪呢?”她用淘气来掩饰羞涩。(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欤珧畱

    “娘子莫急,相公现在就去拜见大汗。”慕容紫峰霸道地一路将阿初抱到了伊顿邪的面前。

    “大汗,我如约而来。”他放下阿初,恭敬地跪下,“请大汗履行诺言让我娶阿初。”

    “你的事,本汗已经知道了。”其实从慕容紫峰回去,伊顿邪便派人跟着他了。所以他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当得知他想用反间计离间秦国和黎国时,他还觉得他是异想天开,但没想到秦国和黎国还真能上当。他不得不承认,慕容紫峰的确有几分才智,但更有几分运气。

    “本汗的第一条你做到了。那么,关于入赘淳维,你怎么看?”伊顿邪问。

    慕容紫峰拦住阿初,爽朗而决断地说:“我此次前来,就没打算回去。”

    伊顿邪点了点头,沉声问:“你确定?如果苏揽诀来要人,你打算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汗不必为我担心。”

    伊顿邪叹了口气,朗声道:“既然如此,那本汗已经放心了。今晚,你便可以与公主成婚!”他老人家终于绽放了笑容。慕容紫峰没想到这一次会这么顺利,这么快,他还以为伊顿邪还有什么招数没使出来呢!

    “鸾儿,谢谢爹成全。”阿初拉起慕容紫峰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阿初,不要跑这么快嘛。”慕容紫峰轻轻揽住她,“仔细腿疼。”

    阿初气喘吁吁地笑道:“我担心不跑出来,阿爹又会有想什么可怕的想法。我不想你再冒险了。”

    慕容紫峰心疼地捏捏她的小脸,柔声道:“我早说过,为了你,我什么都肯去做。即便他再刁难,我有应对之策。”

    阿初感动地抱着他的腰,小声问:“我真有这么好吗?值得你这样为我付出?”

    看着她明亮娇嫩的小脸,慕容紫峰心中一颤,忽然莫名伤感。这是他跨越时空来追寻的人啊,怎么能够不好。只怕她的好,他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想到这里,慕容紫峰忽然想讲讲他们前生的故事给她听。

    “阿初,我讲个故事给你听。(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男人遇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非常好,善良美丽,温柔体贴,可是唯一的缺点呢,就是她心中爱着别的男人。所以就算是这个男人千方百计的对她好,也不能够再赢得她的心。但他心中明白,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所以他从不后悔自己的付出。最后老天爷眷顾他,就给了他一次机会——”慕容紫峰停顿了片刻,深情地注注视着阿初。阿初听得认真,小声问:“那后来呢?后来这个男人有没有娶到那个女人?”

    “阿初希望他能娶到那个女人吗?”他将整张脸都埋入她温暖馨香的脖子,懒懒地问她。阿初焦急地将他的脸扒拉出来,认真地说:“如果那个女人换成我,我便取一个对我最好的。”

    “是吗?阿初果然是好眼光。”他又赖回去,低喃:“如果当时她也这么想就好了。”

    阿初忽然觉得脖子里有些温暖的湿热,她心中一惊,一颗心寂静地沉了下去。公子綦的故事讲的是谁,为何,他会这样伤感?

    “公子綦,你以后会一直对我好吧?”她忽然有些不确定地问。

    慕容紫峰亲亲她细腻的脖子,柔声说:“怎么不会,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

    “那就好了。”她笑嘻嘻地转过来,拖着他的手道:“你若是敢喜欢别人,我就把你关到马厩里去喂蚊子。”喂蚊子啊,好像太温柔的惩罚。他随手摸摸她的小脑袋,笑道:“阿初终于不是矮冬瓜还干扁豆了。”

    阿初下意识地双手抱胸,娇声骂道:“你好下流。”是啊,红绡已经给她吃了解药,她说等她做新娘子时,身上的毒便会被彻底解掉,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其实阿爹也没有那么坏。你刚走没多久,他就开始着手准备我们成亲事宜了。新房都是我亲手布置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阿初摸着辫子,慢声细语地说,“阿爹说你是中原人,或许不习惯我们这里的湿寒,所以给了我们好多棉被。”

    那些细碎的温暖在心田慢慢弥漫,阿初喜悦激动,却又莫名伤感。不过,还好眼前这个男人在她身边,只要看着他,她就像是看见了整个世界。这种感觉真好啊。

    慕容紫峰再次将她收入怀中,紧紧地拥着她纤细的腰身,此时此刻,千言万语,他却不再想说什么了。

    锣鼓齐鸣,丝竹震天。

    红绡心急火燎地在东风猎猎的城头找到他们,急匆匆地说:“你们两个别在这里卿卿我我了,公主快跟我回去换衣服,梳妆。宾客们都已经到了。(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阿初羞涩地跺跺脚,松开慕容紫峰,柔声说:“等我啊。”说完,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驸马爷,您也得跟我们回去换衣服了。”慕容紫峰这才发现自己身后也站着两个随侍。他微笑着说了句好,便跟着他们回去了。

    “大汗——”不知何时,伊顿邪进了慕容紫峰的房间,众随侍齐齐跪下,连慕容紫峰也恭敬地跪了下来。

    “你们都下去吧。”伊顿邪眉心紧蹙,不知为何,他的脸上似乎并没有嫁女的愉悦。不过,慕容紫峰也料到他想说什么,他担心的是什么。

    “其实本汗并不是故意要刁难你。”伊顿邪叹了口气,并把三番五次刁难慕容紫峰的真相说了出来,“我的确不喜欢你汉人的身份。但比起这个,我更担心鸾儿中的毒,所以我一直都在拖延时间,四处为她寻医找药,为的就是希望,她以后能跟其他女子一样,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我不想她的人生有任何缺憾——”

    慕容紫峰恍然大悟,他不得不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于自己之前对伊顿邪的片面判断,他感到不安。

    “可是——”伊顿邪声音哽咽,“但我无能,即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没能找到最终的解药。只在天山找到一位世外高人,他也只能勉强缓解这个药效——也不能保证你在洞房时,不会被药效反噬。”

    “大汗放心,我有准备。”慕容紫峰笑了笑,这世上有一种情感叫做飞蛾扑火,虽然知道结局会无比惨烈,但依然有人无所畏惧。

    “即便是有可能会死?”伊顿邪问。

    慕容紫峰点了点头。

    “好——”伊顿邪瞬间老泪纵横。

    “驸马殿下,准备好了吗?”门外侍从开始敲门,“吉时要到了,公主和大汗都在承喜堂等着呢!”

    “好,马上就来。”

    伊顿邪拍了拍他的肩,率先推门而去,慕容紫峰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紧跟其后。淳维人的婚礼跟汉人是有区别的,但为了照顾慕容紫峰,伊顿邪还是依照了汉人的风俗。

    阿初一身红妆像一簇怒放的鲜花,红绡将那牵着阿初的红绸塞到了他手中,小声道:“驸马殿下,我把公主交给你了。”她眸光闪动,里面有盈盈泪水。慕容紫峰笑着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接过了红绸。等了两辈子,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阿初,你开心吗?他温柔地问。阿初小声嘤咛,算是回答。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向那高高在上的伊顿邪,每走一步,他心中就踏实了一份,每走一步,他似乎就又离阿初近了一分。

    “跪——”他泪眼迷蒙地看着前方,但那是开心的泪。伊顿邪神色凝重,双手紧握座椅,连呼吸似乎都变得沉重起来。他与慕容紫峰,同样的心境不一样的心情。只有阿初欣喜而雀跃,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中的毒究竟有怎样的后果。

    “入洞房。”伊顿邪目送慕容紫峰牵着阿初隐入那华丽的心房,心中竟是刀割般。为女儿或许也为无辜的慕容紫峰。

    红烛之下,阿初迫不及待地掀开了盖头,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就吃。

    “红绡说,新娘子不能吃东西不能说话,但我真的好渴。”她抱怨地看着自己的夫君,笑嘻嘻地坐到他的腿上,“你不会怪我吧。”

    慕容紫峰深情地打量着自己的小娘子,今天她画了眉,擦了粉,连长发都梳成了妇人的模样,已经隐约有了一个小妻子的雏形。他真是好开心,怎么会怪她呢!吃完了苹果,她又抱怨头上的凤冠好重,于是他便体贴地帮她拿掉。

    “这房间里有些闷——”她将整张脸埋入夫君颈间,薷软的声音充满了羞涩,关于洞房中的事,红绡都教过她了,所以——慕容紫峰瞬间明白过来,这是小娘子在暗示他要做什么呢!于是他凑到她耳边暧昧地低语了几句,阿初马上羞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了,但是温柔而顺从地点了点头。慕容紫峰便将那红烛吹掉了,顺手放下了锦帐。

    他喉咙干涩得厉害,两只手摸着她的扣子竟有些微微颤抖,关于伊顿邪的话他早忘到脑后去了,此时此刻,他脑子里只有一件事!

    “等一下——”阿初忽然记起了什么,按住了他的手,“金晅烈说吃了青鸟信,以后都不能碰别的男人。相公,我不会伤害到你吧。”

    “傻瓜——”他亲吻着她的脸,声音低沉粗哑,“难道大汗没说吗?那种毒只能让我们没孩子而已!”

    “是吗?”

    “是啊!”

    “哦——唔——”15077306

    薄唇压下,爱意弥漫。初初她搂紫。

    当慕容紫峰在晨光中醒来时,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还好很痛,不是做梦。那么,阿初中的毒?没事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阿初不见了?

    “阿初?”他惊出一身冷汗,甚至都来不及穿鞋便下了床,“阿初,你在哪里?”

    “驸马殿下,你这是怎么了?”侍从们惊讶地看着衣冠不整的驸马。

    “公主呢?”

    “公主刚刚起床,她说身体酸痛得厉害,红绡姑姑带她去泡温泉了。”

    一颗心落地,他抚摸着自己的额,自嘲地笑了。

    “恭喜驸马,恭喜公主。”老嬷嬷举着手中染着血迹的红绸,满脸微笑地给慕容紫峰请了安。慕容紫峰瞥了一眼那红绸,再想到昨晚,他的脸竟也红了。唇角恣意上扬,他开心得地说:“你们侍奉本驸马与公主有功,重重有赏。”

    说完,他便迫不及待地穿上衣服,前往清华池。此时阳光正好,风轻云淡,本因为他的幸福要结束了,谁知道才刚刚开始。

    “阿初——娘子——”他一路春风得意,心中的欣喜难以形容,只想马上见到阿初,狠狠地亲吻她。11gim。

    “驸马?你怎么来了?”红绡见他有些疯疯癫癫的,不禁惊讶地问。

    “红绡姑姑,谢谢你,我娘子呢?”等不及红绡给他指路,他便掀开帘子进了房间。此时阿初,正奋力地用药膏擦着身上的淤青,她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娘子——”他忽地出现在她面前,惊得她竟然丢了药瓶。再看着这张熟悉英俊的脸,她不由得想到昨晚的事,把头一低,她的小脸一直红到耳朵。

    慕容紫峰不由分说地抱起小娘子,亲了又亲,阿初羞得不行,连连尖叫:“相公,快放开人家,仔细被人看到了笑话。”

    他故意低头接住她的樱唇,把她的软语悉数吞到口中。阿初知觉浑身绵软,不得不紧紧抱住他的腰,昨晚那种感觉又来了。可是这里——

    “相公,还是不要了,我的腰好酸——”她羞赧地撒娇,“这里都淤青了——”她指着自己白希的腿。慕容紫峰低头一看,立即心疼不已,昨晚他明明已经很小心了,难道是因为太忘情了?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他顶着她的额,柔声道:“都怪相公不好,让娘子受苦了。”

    后来,经过伊顿邪的分析,他认为阿初身上的青鸟信只所以没伤害到慕容紫峰,或许是因为金晅烈手下留情了。

    ——————————————————————————————————

    今天还是结不了,看来要等明天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