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妃是头笑面虎 正文 幸福最终回 啦啦啦啦

作者:凰于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伊顿邪也庆幸自己没有在一怒之下杀了金晅烈,而只是把他们一家送到了最边缘的苦寒之地,终生为奴。(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舒欤珧畱

    “哥,白鸾成亲了。”金凤对金晅烈始终有怨气。她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当初哥哥一意孤行,他们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以,她不能原谅他,尤其是在喜欢四儿这件事上。金晅烈稍微顿了一下,便恢复了神态。他轻轻地笑了笑,沉声问妹妹:“凤儿,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想要我原谅你,除非你把我们失去的家。园夺回来。”金凤泪流满面,“哥你太让我失望了。当初你说四儿被你下了毒,只要她跟别的男人成亲,一定会死,可如今她活得好好的,而我们去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金晅烈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看着妹妹。她说的没错,当初对四儿他的确没下得了手,给她吃的青鸟信,他放了不足十分之一的量,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能狠得下心来伤害自己喜欢的女人。只要她能活得幸福,哪怕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又如何呢?但金凤她永远不会懂,不过他知道有一个人应该能明白他的苦心,那便是他的阿爹,白澈。以阿爹的文韬武略,即便是伊顿邪再神勇,公子綦再机灵,瑾国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就被攻下。其实阿爹放弃了,他从很早之前就放弃了。他坐在瑾国国君的位置上,每一天都是煎熬。因为这是采薇姨母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他惭愧内疚,却不知该跟何人说起。

    那时候的阿爹,还不是他们的阿爹,他还是采薇姨母的未婚夫,而采薇姨母则是外祖母最爱的女儿,是要继承王位的人。可是天性活泼的采薇姨母,对王位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是他的母后采荇长公主表现出野心勃勃。她不但觊觎着王位,甚至还觊觎着她的男人,那个号称中原第一才子的白澈。

    于是母后便精心设计了一个阴谋,让采薇姨母轻而易举地背上了背叛爱人和国家的罪名,采薇姨母在皇宫外跪了三天三夜,却没有打动任何一个瑾国人。只等来了她的姐姐——他的母后,母后在妹妹面前忽然变得温暖可亲,她告诉姨母,可以帮助她先把孩子生下来,再替她跟外祖母求情。单纯而善良的姨母竟然相信了。但谁知十月怀胎,孩子一生下来便被母后抢走了,而这个孩子便是四儿。母后将姨母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并警告她不许逃,更不许告诉白澈,否则就杀了她的孩子,于是可怜的姨母便在湿冷的地牢里煎熬着,直到伊顿邪闻讯,冒死前来救人。母后无奈只能放走姨母,但却强行留下了四儿,她告诉伊顿邪从此之后都不许再进中原,否则就永远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伊顿邪不得不忍气吞声,但却在瑾国边境大开杀戒,一夜之间屠戮十八个村落,不留一个活口……

    给她扣了一个更可耻的罪名,跟外族男人通歼产子……外祖母气死了,白澈难以置信。

    再后来的故事便比较清楚了,母后代替了采薇姨母的位置,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王位甚至是丈夫。在一开始的几年因为无法对采薇姨母忘情,阿爹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母后。直到母后再次用了卑劣手段,才怀上了他……以后的日子却更加苍白且寂寥,母后的性情也一天天变得暴虐且极端。

    阿爹知道真相已经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听说那时候采薇姨母因为日子思念孩子,染上了重疾。阿爹曾偷偷策马前往淳维,想见姨母最后一面,却被母后拦住,以四儿的性命要挟……

    自那之后,阿爹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四儿,但却始终都无法平复心中那份悔恨和遗憾!

    当在宫内见到伊顿邪时,阿爹的反应不是拿起刀剑去搏斗,而是好像松了口气般,任由他对自己打骂。顿顿了晅是。

    所以其实金晅烈很早就知道,瑾国早晚是要分崩离析的。而他也并没有什么雄才伟略,他只想对阿初好,只想跟她在一起而已,那时候他口口声声要杀公子綦,事实上也只不过想除掉一个情敌而已。如今呢,一切成空,他反而感到轻松了许多,想必阿爹也会感到轻松很多,因为从今以后,他们终其一生都要在这里为采薇姨母赎罪……

    金晅烈微笑着抓起一把尘土,慢慢松开手,看着它们慢慢扬起在风中,“伊顿邪?白鸾,祝你幸福。”

    一阵大风刮过,他手中空空如也。

    三个月后,阿初有了身孕。

    她住的采春殿被几乎被踏破了门槛,而来得次数最多的便是伊顿邪。为了亲自照顾女儿,他撇下一切国事家事,吃住都在采春殿。而慕容紫峰,则被他支使去处理国事,一刻都不得闲,连想见妻子一面都要提前预约。

    “来,乖鸾儿吃安胎药了。”伊顿邪从侍从手中接过药碗,吹了又吹之后才端到女儿唇边。阿初好笑地看着他,嗔怪道:“阿爹呀,御医都说了,我才只有两个月的身孕,不需要吃安胎药的。还有你啊,也不要天天陪着我,我哪里有这么娇贵了?”其实得知自己怀孕,阿初也很兴奋,一开始的几天,她比任何人都小心翼翼地捧着肚子,连睡觉都不敢翻身,因为红绡告诉她,她肚子里有个小娃子在慢慢长大,她怕动作大了会吓着他。(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直到相公告诉她,那小娃子现在还是个肉球时,她胆子才大了些。

    “怎么不需要,你娘说,女人怀孕前三个月最要小心。”伊顿邪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诱哄着女儿。阿初无奈只能接过药碗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现在阿爹也不要她下床了,她快闷死了。每天只能等到晚上跟相公玩,可是可恶的阿爹这几天竟勒令相公出去巡视十八部落,分明就是故意的。

    双手托着下巴,她眼巴巴地看着窗外的好天气,这样好的天气,应该跟相公一起出去骑马,而不是躺在这里养胎呀,看来生孩子也不是什么好事。

    “鸾儿,不能这样捧着下巴,否则脸会便歪的。”阿爹啰啰嗦嗦地将她的手扯下来放进被窝,“鸾儿,就十个月,你一定要坚持住。”

    阿初端详着这个下巴上都是髭须的中年男人,明明天生一副粗狂神武的样子,怎么做事却这么像个老妈子呢?

    “好了阿爹,你快出去,我困了。”阿初故意打了个呵欠,伊顿邪将她的被子掖了又掖,又摸摸她的额,确定没问题,这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阿初又听他在外面反复叮嘱红绡,要看好她。阿初一咬牙,掀开了被子,换上一身轻便的衣服,她顺着窗户便爬了出去。随便在马厩里挑了一匹膘肥体壮的马儿,她一路撒欢地跑出了皇宫。她都好几天没看见相公了,今天,他应该巡视到燕支部落了,哪里刚好里皇宫不是很远,只需翻过几个小沙包就到了。

    “儿子,大汗现在对你如何?”忽而奇低声问。那口气的潜台词很像是如果他对你不好,就告诉老子,老子帮你讨回公道。

    慕容紫峰笑米米地说:“父汗对我还不错,义父,公主她,怀孕了。”即将为人父的喜悦,无时无刻不在心中澎湃,从得知阿初怀孕开始,他常常连做梦都会笑醒。一开始他以为自己躲不过青鸟信,谁知上天眷顾,他竟躲过一劫,后来又以为,他跟阿初不会再有孩子,但没想到老天爷依然眷顾他们。所以现在的慕容紫峰感到幸福极了。

    “好小子,真是我的好儿子。”忽而奇哈哈大笑,“我有孙子了,我有孙子了。”

    慕容紫峰感慨的看着这个兴奋的老人,他的表现跟伊顿邪当时的表现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忽而奇兴奋地策马狂奔,而慕容紫峰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巡视燕支军队。

    他身披重甲,神情坚毅而ying侹地策马走在队伍中间,那些年轻的士兵们,便齐声高呼:“少首领!少首领!”在燕支,忽而奇始终不让一众部下称呼他为驸马,而是称他为少首领,因为他觉得在这里慕容紫峰是他的义子,而不是伊顿邪的女婿。

    阿初跟着一个侍女,远远地看着骑在马上的慕容紫峰,心中欢喜四溢。这个挺拔的男人,周身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他有着好看的侧脸,高蜓的鼻子还有那双闪亮的眸子。他手握马鞭,贵胄天成,那璀璨夺目的样子,竟宛若天神下凡。阿初痴痴地看着心爱的男人,全身心都投入进去了。

    “公主,这里风大,您快跟我进去帐篷吧。”侍女紧张地催促着。

    阿初却自言自语地说:“让我再看一会儿。”

    又看了好一会儿,她才依依不舍地进了大帐。11gim。

    “少首领,少首领——”部下急匆匆地来报,“公主殿下来了。”

    “公主?”慕容紫峰强忍心头欢喜,轻轻策马离开了队伍。掀开暖帐,他一眼便看见了歪在暖榻上那窈窕美丽却因为有孕似乎已经丰腴了些许的美丽女子,此时她正专心致志地盯着他换下的靴子,好像全然不知有人进来了。

    “少——”侍女刚要开口,却见慕容紫峰做了个噤声的姿势。侍女们识趣的纷纷离开,阿初尚不及抬头,身子却已经被紧紧抱住。

    “相公——”她有些委屈有些撒娇地反身抓住他的大手,“你怎么才来——”

    慕容紫峰一言不发,默默地端起她的小脸用力覆住了她的薄唇。唇齿缠绵,辗转间全都是甜蜜。都说小别胜新婚,这话一点不假。虽然一开始是慕容紫峰主动,但阿初却是后来居上。她霸道地纠缠着他的薄唇,他灵巧的舌,卖力地讨好着他。

    “相公——”她红着脸气喘吁吁地贴着他有些冰冷的面颊,急促地吞了吞口水,指着自己的衣领,撒娇地说:“人家好热——”自从洞房开始,阿初这个好热已经成了一个暧昧的代名词,她每次说热,其实都是在暗示她亲爱的相公,要有所行动啦。(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慕容紫峰点着她的鼻尖,宠爱地嘲笑:“你这个小色女。不过,现在不行啦,你阿爹说了,这三月都不能碰你。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要我出来巡视十八部落?”

    “为什么?”阿初红着脸,猴急地问。都说相思刻骨,好不容易她才有机会逃出来见上相公一面,竟是近水也解不了口渴吗?

    “因为阿初的肚子里有个小娃娃,相公担心会伤害到他呀。”轻啜她的唇,他柔情似水。眼见他的小娘子有些沮丧,他便伏在她耳畔呢喃了几句,阿初的脸顷刻红得要滴出血来。她嘤咛一声便偎依到了他的怀中,而慕容紫峰则把她抱尚了床……

    只是两人还没来及做任何事,大帐外便响起了伊顿邪那惊天动地的怒吼:“公子綦,你给我出来。”

    慕容紫峰无奈地单手支颐,苦笑地看着阿初:“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说着他便想将被子里那只手拿出来,结果他的小娘子却抱着他的手,羞赧的说:“相公不要走嘛——”

    “再不走,你阿爹就要把我杀了。”他笑着抱起阿初,将她放到了地上,“乖,回去吧。相公很快就回去了。”

    于是二人手牵手从大帐走出,慕容紫峰亲自将阿初交给那个想要杀人的伊顿邪。

    “鸾儿,你怎么这么糊涂,”伊顿邪生气地责问。忽而奇早就迎出来了,此刻他冷嘲道:“大汗,妻子怀孕,哪有相公不陪在身边的,倒是你,愣是拆开人家小两口,真是够奇怪的。”

    伊顿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亮出了拳头。因为此次是追女儿出来,他堂堂一个大汗都没带任何仪仗,也难怪被这个忽而奇嘲笑了。

    “好了阿爹,我跟你回去,但是你要答应我,要相公早些回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伊顿邪将女儿扶上马车,急匆匆地又赶了回去。

    七个月后,阿初诞下一女。伊顿邪抱着小孙女又哭又笑,任谁都不给碰,可怜这孩子的亲爹亲妈也是三日之后,才有被许可见到了自己孩子。

    慕容紫峰捧着这小小的粉粉的一团,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用力亲了亲孩子的脸,又亲了亲阿初的唇,千言万语,不知从何处说起。这曾经是他的梦,如今美梦成真。

    “相公,孩子还没名字呢!”阿初产后虚弱,声音薷软娇弱,每一个词听起来都像是在撒娇。慕容紫峰忽然想起了欢颜,那个苦命的孩子,她现在还好吗?

    “阿初,不如叫欢颜。苏欢颜——”在那一世,萧烨曾经很骄傲地告诉他欢颜姓萧,是他跟阿初的女儿,那么这一世,他便让欢颜姓苏,成为他跟阿初的亲生子。

    “欢颜,好美的名字。”阿初欢喜地捧着脸,“相公,你真是我的骄傲。”她吃力地抬起身,勾住他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一口,“我们的女儿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慕容紫峰激动地看着襁褓中的欢颜,心中的欢喜竟像是要炸开来。从此之后,在这人世间,除了阿初,他竟有了另一个牵挂,这小小的他的骨肉。欢颜咿呀一声,竟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一月之后,欢颜满月。忽而奇足足抬了八只大箱子,全都是婴孩用品,从吃到穿到用,一应俱全。

    “你这么大张旗鼓,别人还以为我伊顿邪的皇宫已经山穷水尽了呢!”伊顿邪不满地看着忽而奇,“这些东西,我们应有尽有。”

    忽而奇不屑地看着他,大声道:“这是我给我孙女的,大汗,你就不用说什么了。我的乖孙女呢?”忽而奇满世界地找着欢颜。

    伊顿邪吃醋地抓住他的衣襟,怒道:“那是我的乖孙女,怎么成了你的了?忽而奇,你不要以下犯上。”为了乖孙女,伊顿邪不惜抬出高贵的身份,没想到忽而奇却不买账,“大汗,你的身份是比我尊贵,但欢颜的确也是我的孙女啊,您不能剥夺我享受天伦之乐。”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阿初抱着欢颜出来,“欢颜不介意多一个爷爷。”

    “还是公主殿下明事理。”忽而奇欢欣地走到阿初面前,接过了欢颜,亲了亲欢颜那粉雕玉琢的小脸,欢颜开心的咯咯直笑。

    忽而奇便骄傲地说:“果然是我的乖孙女,见到爷爷就开心。”话未落音,欢颜便尿了他一身,于是,伊顿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又一月,欢颜已经越来越水灵了,慕容紫峰爱不释手,整晚整晚的抱着她,但他白天还要处理公事,阿初担心欢颜会让耽误他休息,所以常常让奶娘把欢颜抱走,但慕容紫峰却不肯。说也奇怪,这欢颜跟在她阿爹身边,从来都不哭不闹,甚至都不尿床。让阿初啧啧称奇。

    “这说明我颜儿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慕容紫峰宠溺地托着女儿,疼爱的简直想把这坨小东西随身携带。只是这平静幸福的生活,却因为楚国来的一封信而起了些许涟漪,原来苏揽胜已知儿子去淳维的真相,所以想尽一切办法想把他弄回去。这其中包括威逼、利诱、甚至是恐吓?可是结果呢?只是让伊顿邪重整三军,日夜备战,大有战争一触即发的势头。慕容紫峰便给苏揽胜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书信,这其中包括告诉他们,他已经跟阿初生了女儿。这封信像是插上了翅膀,很快便飞到了楚国皇宫,得知儿子已经生了女儿,苏揽胜是又气又喜,握着儿子的信,他长吁短叹。倒是苏老爷子,简直开心得简直要飞上了天,一天到晚念叨:“老头子我也有是有曾孙的人了。我说揽胜,不如我们跟淳维人讲和,让綦儿在淳维过半年,再回到楚国过半年,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吗?你都有了孙女了,不要再大动干戈了!再说这几年淳维人也还算老实,我们又何必去惹那一堆麻烦呢?”

    想了想,苏揽胜觉得父亲的话也对。于是便果真修书一封,跟伊顿邪说明了情况。伊顿邪当着慕容紫峰的面,将苏揽胜冷嘲热讽的一番,不过最后也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楚国国君很快便动身出访淳维。

    苏揽胜到的那一天,慕容紫峰携阿初与欢颜,亲自到城门外迎接,苏揽胜见到儿子,先是痛骂一番,但看阿初温婉貌美,怀中又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心中的怒火倒也消了不少。阿初更机灵地将欢颜塞到这个真正的爷爷怀中,苏揽胜便再无二话了,只专心致志地逗弄着小孙女,这小欢颜也是天生好脾气见到谁都是咯咯笑,此时苏揽胜见小孙女看着他笑,也跟忽而奇一样反应,拉着儿子直念叨孙女跟他熟。惹得阿初一直偷笑。

    伊顿邪为苏揽胜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以及隆重的晚宴,两国君主倒也相谈甚欢,并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慕容紫峰与阿初这才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大王会拔剑把我杀了呢!”阿初戏谑地搂着相公,粘糊糊的像块牛皮糖。慕容紫峰抓紧一切机会跟娘子亲热,并柔声问:“那现在是不是该考虑生第二个了?”

    阿初小嘴一撇,不满地说:“红绡说了,女人生孩子多了身材就会不好,相公会嫌弃的。”

    “胡说,我怎么会嫌弃你。”说着说着,又是一通乱吻,直吻得娘子气喘吁吁花枝乱颤,这才罢休。

    “什么?你想让公子綦半年在楚国生活,半年在淳维?”伊顿邪显然对这个提议很不满,但苏揽胜却以为自己已经够让步的了,所以坚持己见:“没错。楚国现在刚刚统一了四国,国事繁忙,而我年事已高,也不知还能活多久。”苏揽胜打起了感情牌,这也是苏老爷子教的。

    伊顿邪不屑地看着他,沉默了半晌才悠悠说道:“既然如此,你不如早点将位子让给綦儿,我也好放心。”苏揽胜听他这么说,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楚国的江山原本就是我儿子的,要你担心个屁啊。

    “大汗说得是,此次让綦儿回去,就是跟他商讨这件事。”

    “如此,我们要立下字据。不然到时候,你放他们回来,我找谁要人?”于是在伊顿邪的威逼利诱之下,苏揽胜不得已给他立了个字据,大体是说,如果慕容紫峰超过半年不回淳维,伊顿邪有权追问,并出兵讨伐。

    当慕容紫峰与阿初知道这个消息后,都纷纷摇头,觉得他们太认真了。不过,半个月之后,慕容紫峰还是带着阿初和欢颜回到了中原。

    两年之后,慕容紫峰初定天下,接替了父亲的王位,定国号为燕,史称北燕。册封淳维伊顿邪氏,白鸾为皇后,史称孝淑仁皇后。欢颜为大长公主。

    苏揽胜卸任之后,全心全意培养自己的小孙女,若说这欢颜还真不是一般的孩子,两岁时还没学会说话,便能背诵诗歌了,那聪明灵气的劲儿让苏揽胜笑得都合不拢嘴,带着娃子四处游历。这边苏揽胜退休了,那边伊顿邪也不甘心小外孙被长期霸着,于是赶紧也开始卸任,将淳维交给了鸾儿。

    淳维历五月

    伊顿邪?白鸾正式登基,成为淳维女王,史称白鸾女王,由此也开始了淳维长达六十年的太平盛世。而女王也是史上第一个拥有两个尊贵身份的人,同为中原皇后及淳维女王,贵不可言。只是阿初不善处理国事,她用了近五年才勉强学会,而此时,她又怀上了慕容紫峰的第二个孩子,于是便名正言顺地将国事家事都扔给了她亲爱的相公,自己躲到一边吃吃喝喝,玩玩。

    “你阿娘呢?”慕容紫峰找不到阿初,简直抓狂,只能逮住正在玩耍的女儿询问。而此时的欢颜已经七岁了,虽然还是个孩子,但那轮廓间分明已经悉数继承了阿爹与阿娘一切美貌,小小年纪已经美得如同一个花骨朵儿。偏偏又极其聪明,琉璃美人般。

    “阿爹,阿娘现在怀着弟弟,肯定又偷懒了。这你还用问我?”欢颜一脸嘲讽的看着阿爹,“不过,话说回来,还是阿爹处理国事,我比较放心。阿娘又笨又粗心,前几天吃葡萄的时候把籽都咽下去了,还问我会不会在肚子里发芽——”想起阿娘的无厘头,欢颜简直一头黑线。慕容紫峰哈哈大笑,抱起女儿亲了亲,柔声道:“颜儿,可不能这么说你阿娘,当年她为了生你可吃了不少苦。”

    “唉,外公这么说,大爷爷这么说,二爷爷也这么说,太爷爷还是这么说,拜托你们,我的耳朵都起茧了。阿爹,我保证以后好好孝顺娘亲。比如现在——我马上去给她请安。”欢颜笑米米地从阿爹怀中挣出,一溜烟跑了。慕容紫峰摇摇头,无奈而幸福地笑了笑。

    “阿娘——我来了。”欢颜欢喜地推开房门,手脚麻利地爬上了软榻。此时阿初正在开心地剥葡萄,一见女儿来了,马上双眼放光的问:“怎么样拿到了没有?”

    “你说呢?阿爹那么笨的人,怎么会拿不到。”她笑米米地将藏在身后的小手拿出来,里面赫然是一枚出城令牌。自从她怀上了这孩子,慕容紫峰,她亲爱的相公便给她下了禁足令,不许她四处乱跑,可是她怎么能呆得住呢!

    “不过阿娘,你可不能走得太远,”欢颜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说好了,只能去太爷爷那。”

    “小丫头,这么不放心你阿娘啊!”阿初心想,我拿到了令牌,你这个小丫头还想管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淳维皇宫和大燕皇宫之间辗转,她都没时间去游山玩水,现在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出去转转,看看民间的新鲜事物,也好开开眼界,不然她真的要发霉了。

    “丫头,我们女扮男装如何?”女扮男装她最拿手,而且不易被发现。下丫头拍手雀跃:“我喜欢,我喜欢。”这丫头小小年纪,但性格却非常明显的偏向阿初。对此,慕容紫峰感到很头疼啊。不过,偏偏外公爷爷们十分喜爱,处处袒护,他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娘俩装扮一番又拿着女王的令牌,大模大样地便出了城。出城之后,阿初带着欢颜一路向南,全然不是燕国皇宫的位置。

    三个时辰之后,慕容紫峰便知道娘子与女儿出逃了,于是怒火冲天的他,亲自带着一众队伍追赶,一直追到天黑,竟也不见这娘俩的踪影。

    “阿娘,我们这是往哪里去啊?万一遇见了坏人怎么办?我还要保护你肚子里的弟弟呢!”欢颜对于娘亲的选择十分惆怅。

    “小鬼,我现在是你爹,哪里来的弟弟?”阿初兴奋异常地往前走着,“等一下到了前面,我们就去吃好吃的。”

    欢颜小脸皱巴巴的一副不情愿,走了半盏茶的功夫,阿初带着欢颜进了店,但还没坐稳,慕容紫峰就赶到了。阿初一脸的难以置信,但最后还是把目光放到了欢颜身上,欢颜立即躲到了阿爹身后,朝阿初吐了吐舌头:“阿娘不好意思,我见你不是去太爷爷那,便放了引路香,阿爹用探路使者就找到你了。阿娘你以后不要再调皮了。”

    阿初嘿嘿一笑,也学女儿的样子蹭到了相公身后:“对不起啦相公——我以后不敢了。”

    慕容紫峰一言不发,黑着脸,忽地将她们一手一个抱起来,直奔马车。

    “阿爹,我不敢了。”

    “相公,我也不敢了。”

    母女俩吓得大叫,慕容紫峰将她们往铺满了锦被的车子里一塞,自己也坐了进去。

    “出发!”他一声令下,马车便快速疾驰起来,但方向却不是回去的路。阿初小心翼翼地问:“相公,我们要去哪啊?”

    “你不是早想游历名山大川吗?”他忽地扬起唇角,一改刚才的冷脸,宠溺地将娘子拦进怀中,“为夫,现在便带你去。”

    “啊,不是吧。阿爹,我五岁之前便游历完了呀,现在不想去了。”欢颜掀开帘子就要逃,却也被她阿爹紧紧抱住,“丫头,我们怎么说的?要一起保护娘跟弟弟呀。”15077306

    欢颜思付片刻,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于是马蹄哒哒,幸福一路向天涯。

    ————————————————————————————————————————

    感谢大家一路相伴 于兮终于给紫峰一个完美的交代了 谢谢大家 也请大家关注于兮的现代文《小情人快到怀里》来 以及其他完本。再次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