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祸乱创世纪 正文 第一卷 创世纪的祸害 376 镇神台

作者:凌舞水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376 镇神台

    “别,还是你来吧”云千千知道自己定位还是在单兵作战能力上,根本不是当领导的材料。(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以前家里都靠彼岸毒草这贤内助打理,自己从来没干过正事。不过话又得再说回来了,如果她真要老老实实坐在驻地里处理公务不出去捣乱话,江湖上不定得吓死多少号人,没准都以为自己正酝酿天大的阴谋……

    “也行。”龙腾也不客气,他当老大当惯了,根本没觉得指挥作战是件多为难的事,而且人家还自带天生鼓舞技能,接过指挥权后扭头只一句话,顿时将在场诸人士气全部提到满格:“第一名登天200金奖励,第二名150,第三100……其余人活的死的统统50,恶性竞争发千金通缉……”

    “吼吼”群情瞬间激昂。

    云千千在其身后再次感慨:“rmb战士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呃,表瞪我,我什么意见都木有”

    她倒是想问问自己身价几何,若果第一个登天是不是同样有奖励,不过在场人太多,这种事情出口始终不好意思,所以说做高手就是这点不好,随时得考虑个形象问题……嗯,一会儿私底下问。

    龙腾一句话轻松收拢指挥权,再一看第三队精英也快靠岸了,为免上来的人站不下,于是手一挥,两队人马先行登空。再于是风火雷电中,一群小黑点密密麻麻向巨硕天柱涌去……

    第一个人刚爬上天柱,剧情立刻被启动,一只帅气天将金光闪闪瑞气千条登场:“呔此处乃是……”

    “那哥儿们,你这来得正好”云千千扭头一看该天将顿时高兴,招手把人喊过来:“劳驾问下,被众神手令召集来的人都在上头么?”

    “呃,是的。此处乃是……”

    “那你有没有看见里面有个小孩儿?就是叫路西法那只,他现在还没饿死呢吧?”

    “貌似没,可是此处……”

    “其他人呢?”

    “……众魔神实力强横,当然不会如此轻易陨落。但此处……”

    “那行了没事了,你回吧,等咱们上去了再聊啊。”转回头爬一阵,发现天将还在自己身后,且一脸想哭,云千千耐心又问句:“还有事?”

    “……”天将抽噎下,抬起袖子一抹眼眶,语速飞快:“我只是想说此处乃是放逐之地,易进难出,若你们依旧执迷不悟话,小心万劫不复,哼”

    “哦。”

    “……”哦?没了?天将小心翼翼等了会儿,发现人确实没打算继续搭理自己,完全是用完就甩,顿时不平衡了,揪过云千千衣领咬牙问:“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云千千认真想想:“其他倒也没什么。就是你刚才喊的那声‘呔’让我很郁闷,这里是西方魔幻背景,出现这台词也太不专业了吧……谁给你编的程序?”

    “这……”

    “还有,没事别揪女孩子衣领,这样影响不好。”

    “……”

    天将从创世运行开始就值守天柱,如果不是这次的突发事件,见到玩家的几率几乎约等于零,可想而知,这么不谙世事的npc相对比其他老油条来,该是何等的纯洁。

    在玩家登天柱时只有天险,并不安排npc截杀,所以这回天将也就是按剧本要求纯粹出来放个话,烘托下气氛而已,也就是俗称的走剧情。可是没想到一照面碰上的就是云千千这样的江湖第一号坏蛋,顿时纯洁的天将就有点顶不住了,他哪经得起这么****啊。

    于是天将泪奔飞走,再于是龙腾神色复杂一脸缅怀加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看天将飞远方向许久,再恨恨看云千千:“你这烂人就不能少烟雨书楼www.wb18.net点孽?”今时的天将就如同往日的自己,龙腾感同身受。

    “……龙腾。(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云千千收起嘻笑神色,忽然面色突凝,停下攀爬,认真盯着龙腾。

    “怎……咳咳,怎么?”龙腾冷不丁一抬眼就看到这么认真的双眸,顿时脸红了红,干咳两声尴尬问……难道自己说得太狠了?也对,毕竟是个女孩子。不过也不对啊,以前说得更狠的时候都没见这厚脸皮的变过脸,莫非最近她低潮期?要么就生理期?

    正想得乱七八糟,就听云千千继续道:“……小心。”

    “小心?”诧异语音刚刚收尾,就见那死女人突然屈膝一瞪,猛的拍出双翅跃离天柱,紧接着一阵山呼海啸声铺天盖地罩了过来,龙腾一转头,就心惊胆裂发现有几十米高的海啸正朝天柱尤其是自己所在的方面扑打过来。

    毛巾她个花露水儿难怪丫突然一副凝重如言情片女猪脚的死样儿,原来是故意转移自己注意力

    这巨大海啸来势汹汹,如果早些发现的话,凭借自身实力和千奇百怪的稀有道具,龙腾倒是完全有把握全身而退。问题他身边有小人烟雨书楼www.wb18.net祟,此番再有动作已经是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有闭眼等死,顺便心念电转把那陷害自己的死女人诅咒个一百遍啊一百遍

    “天雷地网”电光火石间,一道清喝伴随遮天雷网压下。

    此雷网非彼雷网,以前云千千手里的雷心顶多算是顶级魂器,可是在有了修罗族长友情帮忙之下,现在已经一跃升至神器行列。

    若是在从前,一张天雷地网下来,虽然也是威力巨大,但顶多笼罩个数百米,能秒些精英小炮灰也就算是极限了。而现在在完整版雷心的辅助下,云千千手中技能威力最大已经可以覆盖方圆十几公里,且变化随心。范围大时,威力比较平均,但若是凝成一束,一般点儿的boss最多能顶个五六下。

    从修罗族长手里接到任务,顺便提前拗走完整雷心之后,这还是云千千第一次在人前使用升级版天雷地网,一片几十米高气势磅礴的海啸,在雷网压力下居然也只能扑腾挣扎几秒就被压回了海面,其震慑力自然非比寻常。尤其龙腾,劫后余生虽然很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心情却瞬间各种纠结各种郁闷。

    “美女救那什么熊”云千千笑嘻嘻飞回来继续爬柱子,一甩头很得意的样子:“鲜花掌声在哪里?先声明,要想献吻的话必须得是帅哥”

    龙腾瞪她一眼,磨牙:“没问题,回头等九夜兄弟来了你要还敢收的话,我亲自挑选一队美男去伺候着”

    “呃……那还是算了吧。”

    云千千摸摸鼻子,感觉忒没意思。这帮人被自己打磨久了,现在是越来越不好占便宜,以前的时候多好欺负啊,现在居然也知道反唇相讥了。不过关键也是自己儿女情长,英雌气短来着,有家有室的就是不如人家这么百无禁忌……

    “低空重点是海啸,中空是乱气流,高空是雷火……看这样子,你似乎有把握一路压上去?”龙腾攀爬中抽空看了云千千一眼,本以为攀天柱过程中的人员损耗会很大,不过看这样子似乎这桃子不是那束手待毙的弱手。

    “别看我,海啸还好说,技能等级高就能压下去了,问题乱气流和雷火都不好办。”无形的技能永远比有形的技能难缠,正因为无形,所以才难以阻挡。

    “现在唯一办法就是抵消。”云千千看了眼无常提供的小册子:“我们现在有多少火系法师?”

    “不多,我记得法师倒是有百来号,可如果是火系话顶多十来人……怎么,无常早想好了办法?”

    “嗯,他说可以用火来吞噬气流。”云千千扬扬手中小册:“火焰燃烧本身需要空气,由火系法师控制技能放出的话,可以一路将火焰经过之处的乱气流吞噬抵消掉部分,如果操作隔离得好的话,这段路程就会相对稳定安全许多。”

    “我安排下。”龙腾切频道调动人员,云千千趁着这会儿气流风向还没太乱,直接又一拍翅膀离开,上下巡视天柱上附着攀爬的众人,顺便顺手救下几个脚滑的、手滑的、被海浪拍的、被人暗中下绊子的……

    “日一开始就说了不准恶意竞争,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给自己人捣乱”一怒劈了两个压住场子,底下的人顿时不高兴了,朝上面喊:“你别污蔑我们的人啊,谁捣乱了”

    云千千定睛往下一看,才发现下面第三队爬上来的精英是十二联盟盟主带队,难怪这么不合群呢,估计他带的大部分都是自己联盟那边的人。(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就是就是”居然还有人附和。

    一道雷把那背景音再劈下去,云千千挖耳朵:“本桃说有就是有,不服你上来砍我啊”

    这是不讲道理的强权,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拳头大的才有资格说话。别说人家现在还指了桩错处出来,就算她摆明了就是找你麻烦,你打不过又能如何?

    十二联盟的人本想发动舆论攻势,哪知道人家根本不在乎舆论……你说我找你茬?好吧,我就是找你茬了,你能怎么地?

    其他势力的人看到也装没看到,反正大家都不熟,人家又没欺负自己这边,管她呢

    云千千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让所有人都拧成一股绳,她只需要群玩家做到阳奉就够了,阴不阴违的无所谓,反正都是炮灰,区别只在于低级炮灰挂得早,精英炮灰挂得晚……

    想完,突然又见一片海啸腾起,云千千扭头冲上面龙腾喊:“带队那帅哥,喊人拦截嘿”

    “我**不会再劈个雷?”龙腾气急,却还是不得不一片技能刷下,顺手丢了个不知道多少钱买的高价炸弹……说它高价是因为其轰炸范围之广。一个苹果大小的黑疙瘩,爆开来居然直接把海浪炸出了十几米高的缺口。可以想见这绝对不可能是便宜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rmb战士果然就是相当逆天的一种存在。

    云千千叹口气,钱虽不是万能,但至少有九千九百九十九能。自己不仇富,但自己就看不惯别人比自己富……嗯嗯。果然龙腾还有被继续压榨的潜力和理由,绝对不能这么轻松就让他在旁边歇着……

    冲破海怪蛟人防线的内定登陆精英们渐渐陆续到齐,半路全军覆没的不是没有,但还好损失终究是被控制在了一定范围之内,并没有超出彼岸毒草等人最初的预想。

    云千千把高中低三个阶段的攀爬防范重点挨个通知了一道,然后就继续回去和龙腾混第一梯队,在火系法师开路的情况下,他们现在已经顺利冲破中空,进入高空区域,天柱顶端的云层已经很近,甚至能隐隐从中看到些镇神台的轮廓了。

    “最严峻的考验终于来了”龙腾面色凝重。是个人都知道,一般关卡都是越到后面的越难对付,最底层是有形海浪,挡住就行,这是最简单的关卡。

    中层乱流虽然很骚扰人行动,但有火法精细控制开路,小心些勉强也能过关。

    上层雷火则是一等一的难缠,不仅无形,而且威力巨大,自己一没办法阻挡、二没办法抵消,看起来这关只有咬牙硬闯,拼的就是自身实力和丹药充足与否……

    “严峻?你说这些雷?”云千千笑呵呵表示无压力。众人皆郁她独乐,要换成其他属性话云千千还真没办法,问题出来的是雷火,这就好办得多了,云千千自己就是玩雷的祖宗,体中还有天上地下独一份的完整雷系精元。

    看其他人在此阶段都被劈得毛发直竖,一脸焦黑狼狈,云千千却是如鱼得水,很happy在雷光中飞翔,一团人身等高的巨型雷球炸在其身上,换别人死七八次都够了,而云千千却只意思意思降了一丝血皮,一瓶最低级红瓶灌下去就又是生龙活虎,hp满状态小强一只。

    龙腾看得眼红眼热百爪挠心,暗自忿忿不已,这女人狗屎运果然是好。

    当然,云千千也没干看戏,她曾经试图以雷克雷,放了片小天雷出去试图反扑挡住天上群雷,没想到正负磁极互相一吸引,自己倒没什么感觉,对方却反而壮大几分。

    被群精英忍无可忍嫉妒加愤怒斥责后,云千千也只能悻悻然放弃尝试……

    “看起来这边没我什么事了,我留着貌似也帮不上忙,那么接下来交给你了,我先走一步。”云千千飞到龙腾身边挥手告别。

    “你现在就去镇神台?”龙腾惊讶了个:“一个人?”

    “嗯”云千千点完头后想想问:“你身上还有多余的食物没?给我点儿,我上去给那些boss分分。”

    龙腾一手抠住柱子,一手往外掏出一堆食物后问:“要不还是等等吧,无常不是说一上去就进入天将攻击范围了么,你一个人恐怕不好顶。”

    “最起码逃命不成问题。”云千千笑眯眯道:“只要没有拖油瓶,创世纪里暂时还没有能快过本桃子的。”

    “……那你去吧,祝你早死早超生”龙腾一番好意被人当成驴肝肺,刹那间的善意顿时全数转化为恶念……**这烂人口中的拖油瓶包括自己吧?绝对包括自己没错吧

    镇神台上果然一片虚无,没有任何多余的布景建筑,只有一片飘渺荒芜的云雾。

    这个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从一开始设计的时候,这个场景就是作为特殊地图,专门用来关押boss而存在。创世纪的工作人员从来没想过给玩家设计什么营救boss的任务,甚至他们一开始也没想过这里还真会有被用到的一天。

    作为创世纪游戏中的回收空间,就算花再多心思把这里布置得美轮美焕也不会有人欣赏,既然如此何必多费这个力气?

    当然,云千千等人此时的情况属于特例,如果没有修罗族长给出任务,这些人就算把七大洋探索个遍也不可能看到天柱的影子。

    云千千一踏上镇神台,既没看见被召唤而来的群boss,也没看见刚才出场过的纯洁小天将,前后左右全是云,就连视线都不怎么良好……

    有困难,问镜子。云千千刷出风月宝鉴一阵狂甩,等镜中出现头晕眼花镜灵形象后问道:“给个提示,这鬼地方怎么走?”

    镜灵还没来得及抱怨自己被不当手法召唤就发现周围环境之诡异,倒吸一口冷气尖叫:“你到什么地方来了?”

    “据说这里叫镇神台,是天柱上方用来关押……”

    话还没说完,镜灵又是一声尖叫,就连声音都有些变调:“镇神台?”

    “……是镇神台没错。表这么一副没见识的丢人相行不行,不就是关押各高层原住民的破云台子么你直接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我现在不想回答你任何八卦提问。”

    镜灵想吐血,本以为这女人是不知道镇神台所代表的意义,没想到人家看起来貌似挺清楚的,不仅清楚,而且还想擅闯营救被关押住民……日这地方是这么好闯的么一个不小心,人家倒是有冒险者身份护着没事,自己的麻烦可就大多了。

    其实认真说起来的话,作为玩家道具的风月宝鉴并不真会被怎么样。但是镇神台对于所有智能npc的震慑力都是非比寻常的。这是感觉天生会被相克的本能潜意识,就像老鼠之于猫。

    “你还是别问了,不管你想干什么……现在听我的,立刻、马上离开这里”镜灵深呼吸几下,很严肃道。

    云千千摸摸下巴想想:“这么跟你明说了吧。要是你帮我找到我要找的人,我带上人了就马上下去。要是你不帮我找,那也无非就是我自己多费点工夫的事情……但是若你选择后者的话,我下去之前会记得把你留在这里。”

    镜灵顿时想抽自己一嘴巴子,谁叫自己嘴贱,受过那么多次教训了还没记牢此人的卑鄙属性,活该今天被人威胁。不过再往回追溯的话,这也算他自烟雨书楼www.wb18.net自受,当初还不如直接被人找到杀了,一了百了,不然哪至于因为胆小贪生认下这么个主子……

    一失足成千古恨,说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镜灵胆小归胆小,好在却还不笨,心念电转间很快想通取舍,知道自己反正是没得选择了,不如乖乖听话:“镇神台方圆百里,从天柱上来的位置是在最中心。被召唤来的原住民身份不同,被关押的位置自然也有所不同……东贵西富北贫南贱。如果你要找的是王者,就去东方,如果是一般boss或城主一类,就去西方。因为普通原住民基本可以被直接抹杀的关系,所以也不存在被抓上来的必要,南北两方多数可以忽略。”

    “ok东方在哪儿?”云千千再问下一个问题。这鬼地图小雷达不管用,又没有太阳辨认方向,自己对方向完全是一头雾水,只能继续依仗镜灵辨认。

    “……”风月宝鉴在云千千手中狠狠一阵哆嗦,发出的声音都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你想劫的是王者?”**这可是最坏最危险的情况了。

    “少废话,劫小劫大都是劫。难道你以为我上来单是抢个平民的话就不算劫牢了?”

    这叫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持抢闯进中南海偷十块钱和持抢闯进中南海意图对领导人不轨都是一样的罪名,当然前者非一般蛋疼人士不可为,基本上也没人会相信。

    于是镜灵再此沉默,许久后终于深叹:“也对,事到如今我还在奢望什么呢。”从刚才开口的时候开始,想减轻罪行就已经来不及了,到此时,镜灵终于真正豁出去或者说破罐子破摔了:“你现在面对的是南面,东面在你左手边”

    云千千点点头,收回镜子转了下身,面向东方,不忙着离开而是掏出个木牌,敲敲打打一阵后在原地竖起块路标,箭头直指西方,再在指挥频道里说了下情况,让后面上来的分出些人手过去救人……做完这一切后,她这才向着东边方向前进。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自以为走的直线往往并不真的很直。比如说在沙漠中,为什么很多人绕不出沙漠?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其覆盖范围太大,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他们经常不自觉的走歪,慢慢脱离了原本的正确方向。

    云千千宝镜在手,倒是没有太大的关系,时不时的转出镜子确认一下方向,及时调整回正确轨道。虽然颇花费了一些时间,但也总算是顺利看到了传说中关押众boss的山谷。

    这里的地形倒是不怎么险要,唯一麻烦的是限制飞行,且众boss手脚上均有镣铐,限制力量同时也圈锢住了他们的活动范围,就连小路西法手脚上都有副小型特制的,完全没有任何优待。

    云千千趴山谷上方看得啧啧惊叹:“所以说形式主义真是要不得啊一看这架势就是等人救的,要是换我来的话,为以防万一肯定就直接杀了,还非得留那么多天等他们自然死亡干嘛”

    镜灵在云千千手中翻个白眼解释:“创世纪的法则之一就是万事皆有可能,包括这个禁锢,哪怕是众神手令召急过来的存在,也会给他们一个万分之一的存活可能。因为他们并没有影响到世界存在的基础。”

    “那万一有影响到的呢?也要给机会?”

    “……万一有的话,这世界会直接消失。”镜灵叹口气:“哪怕是万分之一可能对你们冒险者造成伤害,主神也不会允许这个情况发生的……所以我们这些原住民才喜欢刁难你们,凭什么我们的一切未来和生死都要依附在你们身上?”

    这跟修罗族长说的倒是差不多意思,玩家才是拥有创造未来的权利的人。npc……没有玩家只能等死。

    “有智能还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照你这种想法的话,还是稍微有些偏激了。”云千千摸摸下巴想想:“要以我们的角度讲,这也不过就是个天灾**的区别罢了。”

    龙腾瞪眼:“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听不出你骂我败家子了”

    “嘿嘿,本来也就没想瞒你。”

    “……”

    “你们上来多少人?”云千千转移话题问。

    龙腾卖弄****打个响指,头也不回道:“报数。”

    “owo、three……”

    云千千擦把冷汗跟身后副官念叨:“看见没,这才叫****,战前他绝对把指挥时间抽出来专门给这些人练过的,说不定还给发了配合表演的费用……”

    副官也擦冷汗点头:“嗯嗯,龙腾会长果然……嗯,名不虚传。”

    还好****归****,龙腾倒是没想夺权,报完数后就道:“207人,一会儿指挥权交给你了,我只管跟你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