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祸乱创世纪 正文 第一卷 创世纪的祸害 尾声:听,谁在靠近

作者:凌舞水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尾声:听,谁在靠近

    金光倾泻而下,众boss加众玩家很快体会到了其中厉害。(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这人果然不愧是开后门进来的,手里招式端的是厉害非常,估计熟练度直接调到满级。一片金光甩下来,不仅覆盖范围广,而且平均伤害很强、非常强,就算云千千有满雷心也不敢说自己能比对方更****。

    群boss还好,都是身经百战,要么是弑过主神篡过位的,要么是反叛上帝堕过天的,一个个都是血海里杀出来的人物,自然不可能那么简单交代在这里,或档或闪轻轻松松脱离险境。而相对比之下,实力和战斗经验明显不足的群玩家就要狼狈了许多:

    “救命啊~”

    “来人啊~”

    “boss暴走啦~”

    “游戏公司黑幕啦~”

    “创世纪杀人灭口啦~”

    九夜拎了云千千,云千千拎了小魔王,一家三口闪现攻击圈外才回头观望战况。

    云千千一看这乱糟糟的单方面强势打压行为,忍不住叹口气:“这程旭太不懂规矩了,我估计他以后一辈子也就个破程序员的命。”

    “怎么?”

    “你看”云千千指指战场:“这厮根本是想一口气赶尽杀绝……如果游戏公司真想拍demo宣传的话,咱们打的就应该是表演赛而不是生死局,可他现在明显是在公报私仇……”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你轰个龟派气功,接下来的时间里就必须得让对方也回个天马流星拳,大家都规规矩矩有来有往才是标准模式。不求合理,但求热闹,不然观众还看个毛线

    比如说老武侠片里为毛打架的都要嘿嘿哈哈?估计那就是打拍子呢“嘿”我来了“哈”到我了……大家都是有小说经验的人,既然知道连运个轻功都得注意不能泄了一口真气,那么还有哪个傻冒会真在打架的时候把劲气都运到嗓子眼里去嚎叫?

    不过话又说回来,再怎么扯蛋也比现代武侠片来得好,现代武侠里的大侠不仅个个能在运轻功的时候说话,而且还是长篇连绵的情话。拜托,你们是武林高手不是天外飞仙,能注意点儿常识么……云千千越想越走神。

    “啊这不是我的冥河渡?”哈迪斯突然在旁边惊呼,拉回云千千注意力。

    只见半空中的程旭此时已经收回了金光,手中一片黑雾如波涛般凌空汹涌卷下。这可不是普通的雾,一旦沾上不仅有伤害,而且还附诅咒,属性削弱加增益药品免疫再加随机异常状态比如说迟缓、失明、混乱、催眠等等等等……

    一听这是哈迪斯的本事,云千千顿时怒了:“没想到你人坏也就算了,连技能都这么坏”

    哈迪斯汗:“这跟坏不坏的没多大关系,技能只有强弱之分……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关键是他怎么会我的看家本事?”

    “多正常啊刚才的收斩之光也是我的招牌技能。”某神在旁边打酱油路过,他指的是程旭一开场弄的那片激光似的金光。解释完见包括云千千在内的众人都迷惑看自己,某神连忙递名片:“见笑见笑,我是华纳神族的弗雷,混北欧神话系统的。”

    “北欧老大不是奥丁?”云千千疑惑。

    “奥丁是阿萨神族,阿萨和华纳都属于北欧体系,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小族……我们两族打了一阵子后觉得无聊,决定停战交换人质,我和另外两个华纳神族就是这么被华纳族送过去的。”弗雷叹息,一脸往事不堪回首:“本来我们想趁着这次众神时代翻盘,没想到还没联系到其他华纳神就被抓了上来,更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居然还有这么多同层次的高手主神……”

    “兄弟,想开点。”云千千拍拍对方肩膀表示安慰,顺便凑过去小声道:“其实要欺负奥丁也不是没机会,我们下去之前可以找个机会合伙给他套麻袋,反正大家现在都没带小弟……当然了,这关键得看你们有什么表示……”

    弗雷很上道,神秘点点头:“多少钱?”

    “嘿嘿……”云千千奸笑两声,刚要开价就被九夜黑着脸提着后领拎了回去:“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内讧”

    “呃,不好意思,一时习惯成自然。”云千千尴尬干笑两声:“对了,奥丁呢?”

    “在上面放火呢”

    九夜一指天空上方,果然就看一独眼大汉正在纵火企图烧死程旭,可惜后者本事不小,凭空掀出一片浪头直接把火焰扑成水汽。

    “啊我的排山倒海”不远处又一女神见此浪头尖叫。

    “……”云千千无语了个,回头道:“看这样子,他貌似可以任意使用所有主神的技能。(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这个正常,对方是终极神,超然于游戏的存在。既然是作为代替最后关卡boss上场,当然不可能是好对付的。”九夜点头。

    “而且对方还是这个游戏的主开发人员,对于所有技能应该都有深刻的了解。”云千千摸摸下巴:“数据流人才”

    “数据流人才未必就能赢。”九夜自信一笑:“我以前在其他游戏就抓过一个游戏开发组的,对方企图用bug非法获利,也是一个懂得各项技能数据的人才……可是他不懂的是,有时候了解未必就等于可以运用自如。”

    连中学生课本上都教过了,要理论与实践结合才是硬道理,甚至后者的重要程度远远大于前者。光有理论,最后也不过是赵括谈兵罢了。

    云千千又打量空中战况片刻,沉吟道:“你猜他是复制在场对手的技能,还是直接在一开始就把游戏里所有战斗技能都拉到自己那去了?”

    “如果是前者话可以利用属性相克的原理,后者则比较麻烦……但是他也麻烦,太过庞杂的技能体系会导致使用时的选择不当,或者根本就没时间选择。”九夜也沉思,不一会儿后拔匕首:“试试看”

    眼看九夜冲了出去,云千千连忙一指刚才会排山倒海女神:“那谁,上”

    “惊涛骇浪”女神挥手一片巨*朝天空打去。

    程旭反应果然够快,举出一座泰山直接砸了下来,把巨*拍成浪花,看来人家最起码的五行生克原理还是领会得挺好。

    云千千嘿嘿一笑刷出法杖:“天雷地网”

    一片紫雷巨网铺天罩下,程旭一惊,知道这个不好接,连忙催出一片荆棘藤蔓:“雷引”

    雷属木系,但又不是完全的木系,所以木克雷……这道理很简单,比如说大家回想一下老师教过的,雷雨天千万别在什么地方避雨……

    一片雷网被树木藤蔓引去十之四五,剩下的虽不多,但仍然将程旭劈得****了几分。忘记补充说一句,木刚好又克土……

    “你这小人”程旭咬牙。

    “兵不厌诈”云千千满不在乎答:“再说咱们现在本来就是你死我活,你意思我偷袭前还应该提醒你下,免得自己活得太轻松?”

    “你……”

    话没说完,九夜已经闪现,一片刀光铺天盖地朝程旭劈去……金克木……

    “看来他一次果然只能复制一个boss的技能。”云千千手搭凉棚朝天上被打得衰靡的程旭看了眼,啧啧感叹一番,回头冲身后众神:“大家了了?自己把属性报一下,分好组搭伙轮流上。”

    分组原理其实很简单,就好比剪子石头布,剪子和布搭伙话就是剪子先上,对方敢变石头话布就出去了。若是石头和布搭伙则是布先上,一见剪子就出石……

    这才是群架的魅力,咱们就是并肩子欺负你势单力孤了怎么的,不服气你咬我啊

    合理分配后一切变得简单,程旭确实无敌,但他只有一个人,而且最关键的是,在场不管是谁,打架经验都绝对比这坐办公室摆弄数据的小子来得丰富。

    从霸气登场到受挫惊愕再到手忙脚乱,群boss第一次有组队推玩家的经验,无不感觉新奇,而且很快适应良好、够专业,配合素质比曾经遇到过的那些组队推boss的玩家好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这个不错要不咱们以后也别打了,大家把神殿都修一块儿吧”有某神兴致勃勃建议:“领地轮流治理,其他神魔正好还可以轮换休个假期。万一遇到组团来的那帮孙子,正好教教他们什么才叫专业配合”别以为boss就好欺负了,不就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么下次要再敢来人话,他们就教教这些人什么才叫真正的欺负

    “这个不行,你们要是前脚敢这么干的话,肯定后脚就被刷新了。”云千千摇头打击众神魔。

    于是一句话秒杀,众神魔顿时也****,差点没被程旭反扑干掉。

    “能在创世纪至高神魔联手中撑过半小时,这人已经足可自傲,含笑九泉了。”云千千不理会拼死拼活放技能的群boss,抱了自己儿子小魔王站在一边看热闹。

    “哼不过是开了外挂罢了。”小魔王冷冷嘲讽。

    “你知道外挂?”

    “……本王之智慧非你所能想象。”顿了顿,小魔王再补充:“最起码没笨到你这份上”

    开玩笑,魔界大乱开始之后,每天到魔宫申请各种手续各种任务的玩家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一个个把魔宫前殿都当成他们自家后花园了,笑笑闹闹吹牛泡妞……路西法虽然出来露面的时间不多,但听上几耳朵也大概了解了一些玩家的说话特色。(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比如什么外挂、bug……再比如什么傻*、蛋疼、草泥马……

    云千千狂汗,连忙正色教育下一代:“那些坏人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傻*之类的也就算了,比如蛋疼、草泥马什么的你可千万不能学……”

    这要是以后魔界恢复开放,众玩家去魔宫办事,俊美邪魅的成年路西法举止优雅坐在王座上,一开口却就是一句草泥马……

    所有玩家都会为此而蛋疼的。

    云千千擦汗表示想象不能,这个未来实在是太灰暗了,地球人都知道自己是魔王监护人,别到时候大家都以为是她教坏的人家……

    “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开了外挂,这厮也未免太坚挺了吧……”云千千赞叹兼转移话题,将小魔王注意力重新拉回半空中的程旭身上。

    “哼不过是仗着血厚苟延残喘罢了,总能磨死的。”小魔王继续鄙视。

    云千千无视对方话中太过玩家化的用语,刷出法杖跃跃欲试一片……不,是一线天雷甩过去。

    所有攻击力被贯注于一点之上的天雷地网威力是巨大的,直接打得本就不支的程旭再吐一口血。

    “还不死?”云千千泪流满面,她本来挺有自信完成最后一击来着。

    小魔王拍个鉴定扫了眼:“快了,还六万血。”

    “六万?我看着明明就剩一丝血皮。”云千千大惊。小魔王看土包子般看她一眼,鄙视冷哼:“有什么好奇怪的,他满血上限是500万。”

    “……”云千千默然,像她这种六万红就能够顶满血条的人完全无法理解真正的血牛是个什么概念,更何况人家还开了外挂,乃是血牛中的血牛,坦克中的坦克。

    六万血,听着挺多,实际上对于众神魔来说不过是一人一下的事情。别说这边还有那么多人,就算没有,云千千嗑药多刷几个雷也就够了。

    结果最后一击是被九夜依仗近身优势拿下,没办法,神魔老大一般都是擅长打远架,大家是有身份的人,没谁好意思光着膀子跟人打得满身臭汗。

    众望所归中,程旭终于被打成白光,镇神台上连接大陆地图的传送通道中也渐渐散放出柔和光晕,旋涡状缓缓旋转了起来。

    “终于搞定了。”云千千松口气,接着乐颠颠拍翅膀飞去九夜身边转圈:“暴什么了暴什么了?快给我看看”

    “天地法则套装残件。”九夜递过来一个小小类似扇形状的挂坠,顺手挂云千千身上:“第七法则,使佩带者拥有穿越空间的力量……换句话说就是瞬移,距离不超过1000米,冷却时间10分钟,可升级。”

    “给我了?”云千千眼睛噌一下闪亮,讨好看九夜同时顺便羞涩了个:“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九夜远目望天——你当然好意思,如果现在不主动交出去,未来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以此残件为目标的各种坑蒙拐骗事件可想而知……

    这虽然是件实用的好东西,但云千千心里也清楚,就算创世纪能一直运营到世界末日,估计天地法则也仅仅只会出现这么一个残件了。毕竟程旭这样的终极boss可能出现的机会就这么一次,挂坠很可能也只不过是她和游戏公司妥协、使对方有机会收回众神时代资料片的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奖励……

    万象劫彻底消失,风平浪静等了一会儿,以彼岸毒草和龙腾为首的另一支西路,还有中途死回去的玩家们终于先后纷纷赶到,众神魔感谢冒险者们的大力相助后,亦表示自己回去之后一定会派使者送来谢礼……这是云千千强烈要求的,不干白工是其做人的铁打准则之一。

    回到大陆,系统第一时间放出公告,表示众神魔并各方领导npc已经顺利回归,不久后待其重新上岗,各地区秩序及物价也都将恢复正常,祝各位玩家游戏愉快云云……

    一片欢欣鼓舞中,云千千疑惑抓头左顾右盼:“奇怪,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找咱们族长了,本以为他被关在东面,结果木有,等西面的也来了,还是木有……”莫非已经被程旭挟私报复,刷新毁灭?

    九夜默默无语,本着同一天赋属性,他已经猜到了对方不在的理由……

    “你那么急着找他做什么?”

    “主要是我的另外一个奖励还在他手里……”转职令牌啊,那可是好东西。

    “既然如此,那就回修罗族发寻人任务吧”九夜一说完,潇洒转身离开,没有继续和对方解释的意思。

    “啊?”云千千茫然,品位此回答许久后才大悟悲愤:“日”总有一天绕死你们俩路痴算了……

    回去挂寻人任务是小意思,花个十几分钟就搞定了,接下来就等哪个空闲的族人去接取任务,抑或是等有人偶遇族长后给自己传来线索……云千千很忙,她现在可没工夫成天守在修罗族守株待兔。

    自从众公会联合攀上镇神台拯救诸神的消息出去后,曾经参与了这次行动的玩家成员无一不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毕竟大家都被混乱的秩序和各种职能npc不在的日子困扰了那么久了,突然一下子听说有人帮自己脱离了苦海,那怎么也是高兴的,就算这人是有名的坏蛋头子也一样。

    于是云千千突然忙碌了起来,各种邀请各种示好,往来公函私函急剧增多,一批批使魔土豆般源源不绝滚向天空之城中水果驻地的驿站。尤其是在几日后的众神逃亡demo作为宣传片播出后,这个本来就热烈的追星趋势顿时又狠狠的再次登上了一个高峰。

    在镇神台上出现的npc们都是游戏中难得一见的至高神魔,而能够攀上天柱的,也无一不是能够代表当前游戏中玩家颠峰力量的精英。

    绚烂的魔法技能,如末日降临般的窒息对决,众神魔翻山倒海的禁忌实力……

    用云千千的话来说:“就算十个阿凡提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比这更劲爆了”

    “……对不起,是阿凡达。”彼岸毒草黑线,深觉自己有这样的会长实在是件万分丢脸的事情。

    而杯具的是,现在全游戏人民居然还正在火热崇拜着这么一个丢脸的存在……单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彼岸毒草也不得不承认造星确实是一件很扯蛋的事情。

    别管一个人私下里有多么卑鄙无耻猥琐龌鹾,只要有足够的宣传,哪怕是世界人民都公认的坏蛋,也能****之间成为英雄。

    “话说回来,不是无常叫我们出来?他自己怎么还不到”云千千表示不满。约自己也就算了,看在九夜份上给个面子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约了半天还不来,自己酒菜已经吃掉几十金……吼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意阴自己想叫她破财买单吧?

    “容我再纠正一句,无常只约了你,可不是我们。”彼岸毒草身为云千千的备用钱包,此次是专门为了以防万一来的……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具有正面形象的名人了,就算不主动请次客,最起码也不能为结帐跑单。

    身为水果乐园副会长,彼岸毒草丢不起这个脸

    还好,在云千千等待得愈发忐忑,忍不住拿出挂坠研究瞬移跑单可能性的时候,无常终于在彼岸毒草期待的目光中翩然而至。

    总算松了口气,彼岸毒草以最大的真诚迎上前去欢迎:“快请坐快请坐,我们等你半天了。”

    无常推推眼镜,镜片上反光一闪,直接杀出一句重点:“她点了多少钱的酒菜?”

    “呃……这个帐我会结的,你不必担心。”彼岸毒草从未像此刻般尴尬过。

    “不必,我如果不把帐先结了的话,估计她根本没心情听我说话。”无常又看了彼岸毒草一眼,在对方开口前又补了句:“放心,我这次有公帐报销。”

    “呵呵真是见笑了。”彼岸毒草干笑两声不再坚持……公帐报销?一叶知秋的公会里什么时候还有这福利了?

    去楼下结了帐顺便再点些酒菜回来,无常秉承一贯风格再次直杀重点:“简单说了吧,我会在近期内拜访府上,请蜜桃会长务必腾出空挡,以免给你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不便。”

    “噗——”云千千喷了个,惊愕看无常:“你来我家做啥?”她最近没做啥伤天害理到能引得警察上门的坏事吧?

    “在前段时间中,我作为第三方代表站在你们的立场与游戏官方交涉,是为了保障玩家权益。而他们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后,自然也相应的可以向我们申请保障……所以这次我将代表游戏官方的立场去贵府与你协商接下来的问题。”

    “这个其实在游戏协商就很足够了。”云千千郁闷了下:“再说我开始也不知道众神时代会开出来,要是他们早说的话,其实事情完全不用演变成后面那么麻烦的。”

    无常冷笑:“问题是现在官方对你这个游戏人物有了心理阴影,他们要求签署协议……当然,这不是说要限制你的游戏行为,只是若以后出现同样影响到游戏进程的问题时,只要游戏方代表找到你,你就要优先考虑妥协方案,由对方提供适当补偿。”

    “这样啊……”云千千不是很乐意:“其实我觉着这协议不签也可以吧。貌似你们也不能强迫玩家来着……”

    “……”无常淡定推推镜片,平静再加了个:“另外,关于demo宣传片的酬劳问题,游戏官方也已经委托我们部门公证,介时现金将由我送到贵府……”

    “欢迎欢迎我最喜欢有客人来了,早九点到晚九点随时有空哦”云千千双眼闪烁期待:“你看,咱们关系都那么好了,你能不能先给我透露下有多少钱?”

    “……”无常沉默半分钟,转头无视云千千并对彼岸毒草颔首:“那么接下来我就告辞了,拜访时间确认后我会提前一天通知蜜桃会长,这样安排没问题吧?”

    “啊?哦”日又不是拜访他家,跟他确认个毛啊彼岸毒草傻眼,目送无常得到满意答复后镇定起身,又镇定离开。

    云千千:“……”

    彼岸毒草:“……”

    答应归答应,云千千从不打无把握的仗。莫名其妙自己家要跑来个国家公务人员,还是那种不大友善的,这当然得充分准备下。就算不能做到知己知彼,最起码也得知道些基本情况吧。

    想打听无常的基本情况?这人身份特殊,混沌粉丝汤明显是使不上力了。云千千只能动用暗桩。暗桩是谁?除九夜外还能有谁

    “你说无常要去你家?”九夜接到通讯后微怔:“我怎么没收到消息”

    “这个也许是他想挖你墙角?”云千千抓住一切机会企图破坏九夜和无常这对好基友关系:“你也知道的,像我这样柔弱的女子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万一他要劫个财劫个色什么的……”

    “……”九夜一头黑线:“我个人认为你想多了”除了自己这么没品位的人,无常哪能看得上她?

    “可是他刚才都跑来跟我预约时间了,小草也在场来着,不信你问他”云千千跳脚。

    一听彼岸毒草的名字,九夜也不说话了。

    如果说云千千说的话十句里面有九句半是扯蛋的话,彼岸毒草的人品及信用则明显值得信赖得多。若事实真像她所说,那么无常到底是想去做什么?

    九夜一不小心阴谋论了一把,当然,这个阴谋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哥哥想挖自己墙角,最大的可能性还是他看她不顺眼……“这样吧他走前没跟你定时间对吧?”

    “嗯,说是定好时间后提前一天通知我。”

    “那好,我明天就去你家住着”

    “噗……”云千千吐口小血。

    “有问题?”

    “……大哥,我是女孩子。”

    “我知道,从生理学角度上来说,你确实是女性没错。”

    “……”生理学角度……你是什么意思?

    云千千抓狂:“既然如此你就应该明白,一个****随随便便说要到一个女性家去借住,这是件很容易引起误会的事情”整本的清水文啊连个小kiss都没有,突然一上来就是限制级话读者会崩溃的……

    “我可以在附近自己找地方住。”九夜平静解释。

    “哦,那就好。”

    “……你怕?”想了想,九夜不知怎么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当然怕。”云千千苦笑:“我怕自己控制不住犯错误,万一做了什么给您纯洁心灵蒙上阴影的事情多不好。”

    “……”九夜捏着通讯器,低头看自己膝上的另只手捏成拳,摊开,再捏成拳,又摊开……许久后才慢吞吞的开口:“我不怕。”

    既然总得有人先开口,那就他吧

    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有这么个姑娘在身边的?不记得了,反正突然醒悟过来的时候,她的存在就已经如同呼吸一样自然。虽然这个人嘴上缺德,为人更缺德,长得一般,做饭更是悲惨,自私自利小气巴拉还经常有让人无语抓狂恨不得把她揪过来胖揍一顿的本事……但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就这么适应过来了。

    从最初划燃火柴看到火光中出现那张脸时的惊愕不敢置信,到慢慢的不自觉关注,尝试了解,适应,再到最后的主动靠近……一步一步,等到抬头时,才发现已经走到离她近到不能再近的地步。

    居然摊上这么个女人啊……八成是因为自己上辈子干过不少坏事

    一想起对方看自己时亮晶晶的眼睛,还有那毫不掩饰的垂涎,九夜就情不自禁的觉得好笑,心里似乎也有个声音在快乐的哼哼。

    不自觉勾了勾唇角,听着通讯器对面貌似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九夜突然期待看到那颗水果现在的表情。虽然他是头一次干告白这回事,心里确实有点紧张。但是没关系,对方貌似比自己还紧张。

    用这颗烂桃的话是怎么说来着?对了——知道你比我还丢人,我也就安心了……

    “可是我还是怕。”

    通讯断开了,九夜愣了愣,没想到等到的居然会是这么个回答。

    是哪里……

    出了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