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祸乱创世纪 正文 第一卷 创世纪的祸害 尾声:那宿命的相逢

作者:凌舞水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尾声:那宿命的相逢

    生平第一次告白就被人拒绝,而且还是被个明显对自己有企图的人拒绝,再而且那人拒绝完了还马上下线……可想而知九夜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不美丽。(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他深深的怀疑自己是被****了莫非以前那死女人对自己垂涎三尺还没事就拉手拉脚的吃豆腐都是骗人的吗?

    当然了,自己告白的比较委婉,也许对方没领会他意思,但她没领会不代表她就没错

    九夜在抓狂,而与此同时,云千千比他还抓狂。

    “妈”云千千惨嚎,几乎想泪流满面给自己老妈看:“跟您说多少次了,叫我下线用呼叫铃……瞧见没,就是这丑得像蟑螂似的按钮……您别老是直接摘我头盔行么,迟早有一天我会被您弄死的”

    她现在严重怀疑,自己上辈子枉死也许并不是因为九夜的斩杀和头盔问题,很有可能是自己老妈摘了她头盔,然后她意识没回来,于是在本就不稳定的劣质头盔短电流刺激下,自己就这么一不小心成了孤魂野鬼……

    草买游戏舱的计划看来是刻不容缓了

    “反正你就是玩个破游戏,能有什么大事”云妈妈很明显无法领会这其中的严重性。

    “当然有大事别的不说,单是强行掉线就很成问题了到时候玩家意识下线,身体却还强行留在游戏里……比如说万一我在杀怪呢?再比如说万一我正跟人说什么重要……”云千千突然愣了愣,继而嚎得更惨:“妈我正跟人说重要事情呢”

    到手的老公啊老公啊老公啊又帅又酷又有高薪职业还脾气好的老公啊嗷嗷

    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难道她最近的人品已经跌破底值达到一个新的低谷了吗嗷嗷

    没错,云千千给九夜的回答并不是“可是我还是怕。”

    正确答案应该是“可是我还是怕……”

    别看只是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区别,可是后者的隐含意义却是比前者多得多了,其中蕴涵了各种深意各种后续各种尽在不言中……她本来只是想装装样子,趁着对方难得主动的大好时机敲下一些有利条款来着,可是怎么会被弄成这种悲情女主角含泪挥别恋人的模式的?

    云千千都快崩溃了,自己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这就跟白痴电视剧里的纯真女主模式一样。首先是女主角偏头45度角:“你爱我吗?”

    接着男主角深情:“爱”

    “可是我不信,我这人……”女主角一通自我缺点展示,为男主角打好预防针并杜绝对方以后以此理由为借口和自己分手,紧跟着再提出各种条件:“这样的我你还爱?我真的好不安,除非你……”等到条件全部摆出后,双方谈妥,然后就是男主角的坚定表白时间:“亲爱的,相信我,我一定能帮你办到所有事你的好你的坏,都是我的深爱blablabla……”

    再再然后皆大欢喜,男主角成功把垂涎已久的小肥肉吞下肚,女主角则成功敲下各种不平等条约,保障自己以后再白痴也有人收拾烂摊子……

    云千千也没打算这么恶心,她就是打算给对方提个醒,免得他事后才懊悔说他只是一时冲动罢了……难道这样的想法也是天理不容吗?老天干嘛这么欺负人啊嘤嘤嘤嘤嘤

    “少废话”云妈妈一巴掌准确呼上云千千后脑勺,这要换别人这么胆大包天话,绝对已经被一片雷秒成灰灰,后者脾气不好为人也不好,乃是当今游戏中唯一一个连魔王屁股都敢踹的人物。

    可是现在对象是自己老母,就算一代阴人也只能忍气吞声忍辱负重忍垢偷生……

    “小然工作调回我们市了,明天搬回小区,怎么说你们也是青梅竹马,请人家到家里吃顿饭总是应该的吧”云妈妈喋喋不休宣布强行征用云千千第二天的行程安排:“一会儿你把自己这狗窝收拾下,带上东西回家住两天,明天早上和我们一起去接机blablabla……”

    小然?谁啊?

    青梅竹马?谁啊?

    青梅竹马的小然?请问你说的到底是哪里的谁啊?

    云千千感觉自己和老母之间肯定有很深代沟,不然她此刻怎会如此茫然?听这意思貌似是有个自己挺熟的熟人回来了,问题是自己记忆库里却没这人资料……莫非她被劈回来的时候脑子也被劈坏了么

    “……好就这么说定了赶紧收拾”发表完讲话后,云妈妈拍板定下结论,接着就挽袖子准备帮水果收东西。(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等等你说定什么了?”云千千险些崩溃,连忙拉住自家老母阻止对方动作,抓紧时间先把自己心中最不解的问题问出来:“我都没听明白你说的到底是谁,那人到底什么来头?混哪条道的?”

    “你不记得了?小然啊,就是那个blablabla……”一通对方个人介绍后,云妈妈拍头,又想起一件事情:“对了,这个先不说,前几天电视台播的那个广告片是怎么回事?”

    总算有自己能听懂的部分了,云千千感动得泪流满面:“您说的是创世纪公司的宣传demo吧?那是游戏宣传片,大概意思就是一群厉害的人和一群厉害的程序掐架,然后你女儿我掐赢了,带着奖品王者归来……”

    “上电视没给你发薪水?”

    “呃,您犀利。”云千千噎了下:“酬劳过几天才到。”

    “哦,那行,先回家吧。”

    “哦。”

    被完全绕晕了的云千千乖乖起床,换衣服,收拾包裹,收拾头盔,顺便还有时间小小疑惑了下——她怎么觉着貌似忘了点儿什么?

    等到晚上回到父母家,用带来的头盔重新连入游戏之后,云千千这才想起自己忘记的到底是什么。

    “你回来得正好”一上线,彼岸毒草第一时间杀来通讯:“九哥今天晚上订机票不上线了。他说已经从游戏资料弄到你家小区住址,大概明天上午就能到……”

    日忘了还有个男人要来投奔自己……

    “……行了我知道了。”云千千抚额叹息。

    通讯器对面的彼岸毒草欲言又止,犹豫许久后终于迟疑开口:“那个,问你点比较私人的问题……”

    “我一直以为八卦是女人的专利?”

    “别开玩笑了,但凡足够出名又讨人厌的狗仔一般都是男……日我跟你说这个干嘛”彼岸毒草抓狂:“我想问的是,你和九哥现在到底啥关系?”

    都能要好到互上家门拜访了,这俩应该已经是不咋纯洁的男女关系了吧。

    可是事情为毛这么突然?彼岸毒草虽然早知道自己公会的桃子垂涎九夜这颗大树,但却也一直没看见两人有什么情投意合的小动作,譬如像铭心刻骨和考拉,那腻乎劲隔着两条街都闻得出来……

    一说到这问题云千千就郁闷:“本来我觉着是我垂涎他,后来发现他貌似也垂涎我,然后我们貌似快要挑明摊牌了,结果因为家人关系又出现了一些变数……”

    这个解释虽然含糊不清且显得有些不够贴切,但就事实本身来说也算是符合了。问题是在听的人耳中却显得有些震撼。比如说彼岸毒草就被镇得当场倒吸一口冷气:“好一出爱在心头口难开,家人棒打鸳鸯散的经典狗血lun理剧”这人是蜜桃多多?不是吧蜜桃多多什么时候出演过这么恶心的剧情?

    没错绝对是这烂水果又在扯蛋最起码她说九夜垂涎她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彼岸毒草送上鄙视后挂线,云千千本想报复,没想到对方很聪明直接把自己拉进黑名单,想查坐标?抱歉,你是玩家不是bug,如有需要请去学习占卜类技能后再来。

    燃烧尾狐又被云翔工作室的人拉去挖墓了,目前呼叫处于信号接收不能状态。各大公会长忙于应酬,上过电视的个个春风得意,没上电视的也都在咬牙奋起直追,唯一最闲的老大就是自己……无常不在线七曜不在线不灭不在线,连考拉和铭心刻骨都去补蜜月去了,貌似打算找个无人孤岛玩漂流……

    所有人都在忙,只有自己如此萧瑟。(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云千千空虚寂寞冷啊,莫非她现在只能去外面游手好闲混野队?

    算了,还是洗洗睡吧

    到了第二天,还没等云千千跟自己老母报备一下有男人要来找自己的事情,云爸云妈就已经从起床开始一通忙碌,收拾屋子,整治菜肉水果,准备客用拖鞋,就连在家里收了半年忘喝的红葡萄酒都取出来放进冰箱里镇着了。

    云千千扒着头发出自己房间,一开口刚喊了声“妈”就被妈重新拖回房间,换衣服换裤子试鞋试裙……貌似云母有将其当压仓赔钱货打包装甩卖的意思。

    这架势,看着怎么那么像相亲?

    云千千狠狠郁闷了把,在坚定表示了自己绝对不会去穿那件****边公主裙的决心之后,云母妥协,换了件纯绵高腰的开岔长裙出来,再配件上衣配双靴子配件外套配耳环配项链配……

    云千千狂汗,接受了前四件套再拒绝了后n件套后,双方交涉至此终于达到共识。接着就是洗脸漱口更衣……

    一切搞定后,云爸云妈终于心满意足拎着收拾妥当的女儿出门,开车去接他们心目中的准女婿。

    “妈……”云千千上车后二次开口,趁着机会想先说说九夜的事情。

    “饿了?”云妈顺手递来袋面包:“先垫垫,接了小然咱们再回家吃好吃的。”

    “哦”不吃白不吃,云千千撕包装袋咬口面包,再继续:“我跟您二位说件事。”

    “什么事?”云爸在驾驶座上开车打酱油,顺口调侃:“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紧张吧?没关系,小然这孩子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知道品性。就算几年不见了,想来他也不会跟你生疏,其实认真说起来的话,小然前阵子还跟我们家通过电话问起你……”

    “其实我男朋友今天也要来。”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云千千很习惯和自家爸**对话模式,基本上不用搭理他们就行,不然若妥协接他们话茬的话,估计等地球毁灭自己都开不了口。

    “嗖——”云爸操控的悬浮车很拉风在空中划了个s形。

    “你说什么?”云爸云妈两张老脸惨白齐瞪自己女儿。

    云千千小脸比这两人还白:“安全驾驶珍惜生命啊爹”这俩人想殉情也不带拉上自己的吧

    “先不说这个,老公,你接着开车。”云妈迅速回神,指挥云爸继续开车,自己拉了云千千小手语重心长:“千千啊,跟妈说说,你什么时候有了****?狼心狗肺见异思迁朝秦暮楚可不是什么褒义词啊闺女。”

    “……”远目窗外无语三分钟,云千千抹把脸转回头来郁闷:“在回答您问题之前,劳驾二位先为我解释下,鄙人在下我,什么时候有正选了?”****?他们怎么怎么不干脆说她婚外情算了?

    自己明明清清白白纯洁小白花一朵,好不容易有机会捞着男朋友一只,回来却被自己爹妈喊****……这还好是九哥不在,不然不定脸得黑成什么样。

    “这个……我记得你和小然不是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来着?”云妈迟疑:“我和你爸都以为你们感情挺深厚的,莫非是咱们误会了?”

    “……所以说,我昨天就在问您了,那小然到底谁啊?”

    “……”云妈想捂脸泪奔,自己养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狼心狗肺的玩意儿啊:“小然啊就小时候住咱们家小区,你天天陪人家玩,你们一起从幼儿园念到高中……后来要不是他去京城上重点大学话,我们两家本来还想提前给你们先订婚来着。”

    亏她还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开明的家长,在儿女有自制力的前提下,对于其他家长闻之色变的所谓早恋问题也不闻不问,不能说年轻人不懂爱情就一棒子打死,如果他们能把自己自认的爱情坚持下去,还能在这期间有自制力的不逾雷池并互相帮助进步话,那么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

    自己是多么开明多么善解人意又多么大度的慈祥老母啊云妈自豪了许多年,没想到临了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回事儿。好不容易眼看着俩孩子快修成正果了,结果到最后才发现女主角竟然根本没这意思……

    “那小然……你没和他难舍难分情深意重?”知道自己大概是误会了,云妈忍不住又确认一道。

    “……我竟然是如此痴情的人物?”云千千泪流满面,想不通自己形象怎么就会和那些纯爱电视剧的傻妞们划上等号了。

    这结果真是太震撼了

    云妈境界提升,突然恍悟也许她自己女儿才是真正的终级boss,自己也算久阅言情,看过无数狗血小白剧的老江湖了,可是相对比之下,那些有被*倾向、没事就喜欢脑补自己男朋友另有所爱的白痴小女人算个毛线啊自己女儿这样的才叫杀人不见血……

    这个震撼一直持续到云家三人到了机场时,两位家长也依旧没能从神游状态中回神,要不是云千千上辈子考过本驾驶证,知道怎么把悬浮车调到自动导航驾驶话,估计一起车祸惨案也将不会太远。

    “你说的那九夜……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候机厅恍惚了半小时,云妈终于率先回神,刚才一路上听了一通,她脑子里就只记得这个名字了。

    “唔,挺帅的,身手不错,关键是性格也好,还有正当工作。”云千千想想,突然发现自己对网络警察的工作了解实在不是很深,真到了要介绍些什么的时候,才显得记忆库中资料竟是如此贫乏。

    “财貌双全?”云妈噎了下,老妈子牌小宇宙爆发,习惯性开始为自己女儿担忧:“该不会是个骗子吧?毕竟你们只在网络上见过……要知道,一般条件太好的男人都不咋可能看上你,小然这样的傻兔子是撞猪上了,狗屎运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有一不可能有再……”

    “……难道您没觉着自己闺女也是秀外慧中贤良淑德宜室宜家?”不带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吧

    云妈狠狠再噎了下,继而泪流满面:“宜室宜家要是指的就是你这款的话,估计全世界雄性生物都会崩溃自尽的。”

    “嗯嗯”云爸心有戚戚焉点头。

    观点必须要客观,虽然这人是他们女儿没错,但这人她绝对不是个好玩意儿

    “……”自己是被捡来的吧?绝对是吧?

    亲生爹娘你们在哪里?千千好想你们呜呜呜呜呜……

    “女士们,先生们,航班xxxxx号即将抵达机场……”系统广播……不是,机场广播全厅通报,云千千抬头望天花板,没反应。

    “先不说那个九夜了,小然还是要好好接待的,人家父母出差,咱们怎么也得帮忙照顾下孩子才是。”云妈听到广播后迅速打整精神,决定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搞定。

    至于传说中自己女儿的男朋友?那个不重要,就当找个备胎吧,反正听这意思两人还没挑明……

    陈然从一上飞机开始,就感觉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虽然他从来不相信这种扯神扯鬼的直觉,但事有反常即为妖,人的潜力说不定还真有些说法,不然自己明明应该是雀跃的心情,此刻又怎会突然如此惶然?

    剪票没问题,找座次没问题,路上也没碰上谁洒自己一身咖啡,直到安安稳稳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时,陈然刚松了一口气,身边一个黑影却突然罩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的位置在你里面。”来人看着陈然淡定开口……虽然对方戴着墨镜,但陈然就是知道他肯定看着自己了,不然哪来的这么大压迫力。

    “不好意思。”

    “……没关系。”

    起身,让坐,当那陌生人在自己旁边的靠窗座位坐下时,陈然心中的不安俨然到达最,直接在脑中拉响红色警报……

    太反常了,这个确实太反常了

    一路忐忑,闲得蛋疼的陈然将自己心绪不安的可能理由仔细分析了下——自己对对方一见钟情?肯定不可能对方有可能是隐藏很深的恐怖分子?日,这个太狗血了

    那么还有可能是因为什么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男人虽然看不清全貌,但露出的半脸儿倒是挺熟,那下巴,那嘴,那鼻梁,还有那身材……莫非真是自己以前遇到过的什么旧相识?

    陈然冥思苦想,苦想冥思,一直纠结到飞机抵达机场也没能想出答案来。尤其是一路上花枝招展的各路空姐以各种理由到自己座位旁边徘徊晃悠,寻茬跟身边男人说话,墨墨迹迹的更是让陈然本就纠结的心情更加烦躁——没看这边有人苦恼着呢么想泡哥哥能不能也稍微照顾下旁边人心情?

    自己五官全裸还不如人家裸一半……陈然深深的悲愤了。

    下了飞机,所有乘客一起去领行李,陈然在传送皮带旁边一边等自己的行李箱,一边默默数身边酷哥在隔壁大厅门口路过的次数……嗯已经从门口那路过六回了,他到底在找什么?

    “那个……如果有什么需要话你可以找机场地勤。”烂好人属性发作,陈然终于忍无可忍走过去开口:“是不是找人?还是丢东西了?”或者是人有三急也说不一定……

    “谢谢,我只是想领行李。”酷哥淡淡颔首,礼貌表示感谢:“刚才已经问过地勤了,他说就在这附近,我马上就能找到。”

    “……”日

    陈然默默看眼旁边硕大的标示牌,再默默把人拉进大厅,然后两人一起等行李。

    “真是谢谢。”酷哥松了口气,继续感谢:“看来地勤告诉我的方向是对的,果然很近。”

    “……”确实很近,不过如果自己没过去的话,估计他还能继续在那绕上个把小时……陈然已经不想说话,主要是他此时也确实无话可说。

    这样儿的人才,该不会一出机场大厅就迷失在茫茫人海了吧?而且看他长得挺帅,说不定被人拐去卖到东南亚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陈然深深的为对方担忧,继而再次深深的蛋疼——日自己又不是人家老母,操心个屁啊

    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一个大好青年在自己眼前迷失,陈然领到行李后又多管闲事的等了会儿,等到对方把自己的行李箱也从行李带上拎下来之后,这才主动上前鸡婆的开口:“我们正好顺路,你要去哪?我带你到门口打车吧?”

    实在不行话让云爸爸顺路送一程也行,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太过麻烦人家……

    “……”只是到机场门口话,所有人都顺路……酷哥挑了挑眉,抿了抿薄唇,很明显表达出自己的疑问。不过估计人家对自己一个大男人应该也没啥兴趣,于是在陈然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的后悔表情中,酷哥又考虑十秒,总算欣然应允。

    “那就谢谢了,我是苏夜。”酷哥边走边掏出一只手机,看看上面没来电显示又塞回口袋。

    “我叫陈然……嗯,有人接机?”

    “……估计没有。”

    “哦”

    冷场半分钟,被僵窒气氛冻得浑身不自在的陈然想想又道:“要不这样吧,你到底是想去哪?我叫接我的人送你一下。”

    从小学到大学的十六年班长生涯,再加大二开始后的三年学生会长经历,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陈然都已经俨然染上了一种老妈子属性,遇到有困难的同学时,习惯性的为对方提供帮助已经成为他体内流淌的本能。

    “……”

    话刚出口。这回不用酷哥抿唇挑眉,陈然就已经能够清晰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疑惑,他甚至都能猜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炸……日自己这到底是管的哪门子闲事陈然真想泪流满面了。

    “小然——”机场候机大厅传来一声呼喊,陈然松了一口气,感觉终于能从这尴尬的气氛中脱离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对自己招手的那两个人身后还跟自己期待重逢已久的小青梅,后者一副惊愕的表情,貌似是重新见到自己的惊喜表现?

    世界真是美好啊

    心心念念了四年多的青梅就在眼前啊陈然忐忑了一路的情绪瞬间被安抚,只感觉天空忽而放晴天,心情也随之灿烂了许……呃,灿烂个屁身后这股突然爆发的冷气流是怎么一回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