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祸乱创世纪 正文 第一卷 创世纪的祸害 尾声:一年为期

作者:凌舞水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尾声:一年为期

    “嘿嘿……”云千千尴尬干笑两声:“九哥那么早就到了啊。(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九哥?谁啊?陈然还在呆滞,怀疑自己穿越进创世大陆。结果就听自己身后酷哥很不爽冷哼一声:“嗯。”

    轰隆隆——

    天雷勾动地火,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说的就是陈然这样儿的杯具。

    **自己身后带的酷哥居然是九夜陈然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

    再**早知道放他在机场自生自灭算了等想起这杯具是自己亲手引发促成后,陈然恨不得把自己抽成腮腺炎。

    幼儿园就知道农夫和蛇的故事,可是自己怎么就改不了没事乱同情别人的这个臭毛病呢?陈然彻底崩溃,难道电视小说都是骗人的么,好心人最后都是没有好报的吗?

    九夜摘下墨镜,与游戏中一般无二的清冷双眸扫了云千千一眼,从头发到裙角……很好,看得出来打扮挺精心。

    再瞥眼陈然,心情更郁闷了。自己昨天才被人拒绝,看来这打扮不是为自己,再而且刚才听见前面这俩貌似桃爹桃**人喊的是别人名字……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戴绿帽?

    “九哥风采依旧啊,嘿嘿……”云千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场景貌似出墙被抓现场,一个反应不好话,搞不好人家就得和自己拆伙。

    云爸云妈:“……”

    陈然:“……”

    “来接人的?”再扫一眼,九夜现在怎么看怎么不爽。

    “呃……”

    “我想应该不会是接我吧。”

    “呃……”

    “那么说就是这位?”看眼陈然。

    “咳咳”情况不妙了,云千千忙干咳:“其实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能在机场相遇,证明我们之间确实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啊。这就是命运,这就是缘分,这就是上天注定的安排……”

    “他是谁?”懒得理你,继续盘查关键问题。

    “唔,仿佛记得是叫陈然来着……”云千千想了想,再回头跟自家爹妈确定:“是陈然吧?”

    “……”云爸云妈泪流满面——连自己发小名字都能忘记,这是怎样一个无情无义的畜生啊

    “……”陈然也泪流满面,不详的预感愈发清晰了,他仿佛看见自己希望渺茫的未来。

    “不说这个了,你找到住的地方没?”云千千自然无比走过去,像在游戏里千百次和对方并肩而立的时候那样,拉着九夜小手手讨好问。

    拉手了拉手了拉手了三个观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九夜面色缓了缓,犹豫一下,反手捏住送入自己手心的肉爪子:“还没,正要去订。”

    “唔,要不干脆住我公寓算了……”反正最近几天她也是在自己爸妈家住……

    “不行”率先提出反对意见的不是云爸云妈,反而是陈然这个外人:“女孩子的家怎么可以随便让男人进去”他以前连利用自习时间查女学生寝室的时候都是专门找的女风纪委员。不小心可能遇上逃课mm穿着睡衣晃来晃去就不说了,单是不小心发现女生用品都是件很容易令双方都尴尬的事情,比如说卫生巾或挂洗晾晒中的小内内之类……

    有教养的男人都知道,女人的钱包、皮包和闺房都属于三大禁区,因为你不知道从中会不小心翻出什么东西来,相对比之下,甚至连偷看手机短信都变得不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

    同理,女人也是,除非她期待发现精装小雨伞或**小杂志什么的……

    “对住你公寓太不方便了。”云爸云妈回神,连忙附议。

    “可是九哥是来帮我办事的耶不给安排个住的地方不大好吧?”

    “我们去订酒店……”

    “……然后每天用一到六小时不等的时间去寻找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九哥,刚好当是锻炼身体?”云千千面无表情。

    云妈惊讶:“这个不能吧。”

    “……”云千千不说话,看向貌似已经深有体会的陈然。

    “……这个确实能。”陈然潸然泪下……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说谎。

    头一次碰上这样极品的人才,云爸云妈面面相觑表示茫然,他们几十年来的人生经验中,并没有过处理类似问题的经验呀。

    “要不这样吧,你这朋友先到小然家里住几天。”云爸不愧老江湖,很快想到折中方案并迅速拍板:“小然家父母这几天不在,他家刚好又在咱家对门……小然,你不介意吧?”

    陈然默默吐口血,咬牙:“……不介意。”自己泰山让自己情敌住自己家……

    这日子没法过了呜呜呜

    九夜无意见点头,开口:“我也不介意……”

    你当然不介意陈然怒视九夜。

    “那九哥行李你们顺手先带回去吧,我带九哥去创世公司办点事情。”自己的酬劳还没到手呢。反正只要有网络安全系统的人监督就可以了,创世转交给无常和转交给九夜应该没差别吧。

    “可是我们还要给小然接风……”云妈无语了。

    “没事,你们接你们的,我帮九哥在外面接就行。”云千千拉着九夜转身就走,只给机场三人留下个潇洒背影:“白白~”

    “……”白你妹儿

    陈然终于再也忍不住哽咽了——尼玛难道他千里迢迢飞回来就是为了看自己青梅和别的男人出去约会么……

    出机场直接招了辆车,云千千向司机报出地名,接着就带九夜直接杀向创世纪公司总部。(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九夜坐在后座向身边的娘儿们瞥过去一眼,对自己一下飞机连口气都没喘就被对方拉来做白工的事情不发表任何意见。

    倒是云千千注意到对方眼神,不自在忐忑了下:“九哥,先陪我去创世收个帐没问题吧?……要不先回家吃个饭休息下?”

    “……”又扫去一眼,九夜淡淡开口:“不用,没问题。”

    “其实我也不想弄那么急,主要这不是想求个安心么。”云千千不好意思羞涩了个:“你也知道,无常那家伙就不是个好人。”

    “……”九夜望窗远目,不说话。

    是不能说话,自己未来老婆在诽谤她自己的未来大伯。这话无论怎么接都不对……

    云千千看人不搭理自己,想想后小心问:“那什么,你不会还在为昨天事情生气吧?”

    不提这事他倒是差点忘了。九夜猛然转头,咬牙冷声道:“你昨天什么意思?”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主要当时我话没说完就被老妈把头盔摘了。”

    “哦?那你本来想说的是什么?”

    “呃,这问题咱们还是回家说吧……”云千千暗示性往驾驶座方向使了个眼色,接着转头笑眯眯问:“师傅,听得挺爽的吧?”

    “咳咳我只是打酱油的。”耳朵竖得老直的司机连忙目光坚定看道路前方,面色一转,做认真严肃状凛然道:“开车时候不要和驾驶员说话,容易出事故”

    “……”日

    上头有人就是好办事。

    到了创世纪公司之后,九夜一掏证件,游戏公司马上派了高层下来亲自接待。而直到这时,云千千才真正知道了自己圈定的男人能量有多大。

    当今地球上的虚拟世界能量已经完全能和现实世界齐等,甚至在某些方面,其便利程度还要远远超出后者。正因如此,网络警察的地位才无比重要,甚至他们和现实警察还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地位。

    后者是普通公务员甚至很多还不是公务员,前者是高端战斗及信息人才,直接享受国家特别部队津贴。

    后者拿死工资每月联盟币7000包节假福利,一年下来拼死拼活高危险操作也最多顶个中层白领级别。前者拿游戏当工作,不用出差不用到勤只需要每天上网打个卡,就这样下来,不仅薪水是现实警察的至少十倍,甚至每出任务时,还根据任务时长及难度另有奖金……

    现实世界中,商有商路,政有政道,不管想做一件什么事情,都得和各个部门的人打好关系,涉及方面错综复杂。

    而虚拟世界中,唯一的主裁就是网络监督警戒局,简称网警局。除国家主席外,他们的一切行为不用向任何机构组织解释。所有发生在虚拟世界中的事情都由该局直接决定可行或合法与否。局下又细分了网络警戒部,经济评估部,信息监控部等等等等。

    无常是警戒部部长,九夜虽然没管理层职务,但作为资深战士同时也是最强战力的身份也是超然的,待遇等同行动组组长级别。

    有实力,有权利,还有关系……九夜理所当然得到一路绿灯的优待,不到十分钟就帮着云千千签字拿回了她那份酬劳。

    “林部长那边麻烦二位也解释下。”创世纪高层笑得有些勉强,他惹不起大神,但也惹不起眼前这尊小神,受的是夹板气不说,最要命是两头都不讨好:“毕竟您可能也知道,这事情本来是林部长亲自交代过说要由他来办理的……”

    “没关系,我是他表弟。”九夜一脸平静曝出惊天猛料。

    于是创世纪的高层领导放心了,再于是云千千纠结了。

    原来那个傲娇偏执百般阻挠她和九夜接触还用尽一切办法破坏捣乱企图拆散她和他的死眼镜仔就是自己未来大伯?

    这是个神马世界啊

    把酬劳的事情一办完,刚好云妈打来电话催促二人回家吃饭。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帮云千千的发小接风,主人家的同辈朋友不陪着算是怎么回事啊再说了,九夜也算是云千千在她自己老母那备过案的合法男友了,今天这回是第一次上门不说,听说还是为了帮她女儿办事来的,身为对方未来可能的岳母,云妈怎么也无法忍受俩孩子一起消失去外面流浪的不当行为。

    云千千无可无不可答应了马上回去,正好自己还省顿请客的饭钱,也没什么不好。

    又打了车回家,云千千带九夜慢慢从小区门口一路晃悠回家,顺便帮对方指点方向及最容易辨认道路,虽然知道其记住的可能性约等于0,未来依然存在无限的迷失可能,但努力一下就当心理安慰也好,反正这种事她在游戏里也做惯了……

    “你还没告诉我,昨天本来想说的是什么?”走了一半,九夜突然又提起从机场出来时的那一茬。

    云千千正指点江山的手指头一僵,尴尬抓抓头转回身来:“你还记得?”

    “嗯。”九夜淡淡扫她一眼:“这种事想印象不深刻都难。”

    “呃……你这么说我会很有负罪感来着。”

    “……没关系,反正酬劳也已经帮你拿到手了,你就算现在立马得罪我也不怕。”在某种程度上,九夜对云千千的了解已可谓深刻。

    “……”这么说的话她负罪感更强了。云千千狂汗,自己看起来就是那种把人用完就甩的?

    “我这人其实你差不多也该了解了吧。”云千千又开始抓头,犹豫不知该从何说起:“其实呢,我真不算什么好人。长得一般,性格又不讨喜,坑蒙拐骗卑鄙狡猾……”

    “这个我知道。(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九夜平静打断。

    “喂这种时候你可以委婉点,或者偶尔昧着良心说两句好话也是可以的。”云千千不高兴批评,低头又走一段路后才继续道:“所以说,你想让我当贤妻良母的话,估计可能性是不大了……做事业型女强人也不行,我懒,还散漫,至今连正式工作都没有……”

    说起这个云千千也郁闷,她在游戏里吸金强悍,算是搂了不少钱,也勉强可以挤进小资层了。可问题真要说起正式职业来的话,从上辈子到这辈子她就从来没开窍过。

    这就跟爆发户一样一样的,指不定哪天坐吃山空,或者自己一个不小心在游戏里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话,那就真成了游手好闲的无业人员。

    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自己虽说没打算有钱到能砸个小白脸来包,但最起码也不能被小白脸包了吧……有本事的时候嚣张才叫嚣张,没本事的时候还这么嚣张话,那最多只能叫愤青。

    比如说上辈子,她可是直到死也没得过九夜一个正眼。

    九夜沉吟了下:“你可能把自己看得太轻了?”

    “……何解?千万别跟我说****眼里出西施啊,纯安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也不是听两句甜言蜜语的空话就会昏头的***。”

    “也许你不知道,无常要来找你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杀人灭口?”云千千小心翼翼问。

    “……”九夜黑线,薄唇一抿很无奈道:“是招揽。”

    “???”

    “无常确实对你很不满,但把以往的活动案例分析之后,其实他也早就认同你的能力。”九夜拍了拍云千千的头:“能敲诈npc,说明你善于抓住漏洞。能挑起游戏混乱,说明你擅长分析人心。能够利用一切条件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很多时候连我们也做不到的事情。尤其是你似乎对虚拟世界本身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良好的适应性……不然你以为,光是嘴贱人坏就能那么简单被大家公认成一代阴人?”

    “……”这是夸奖吗?好吧,她勉强当这是夸奖吧……云千千嘴角抽了抽,干笑:“谢谢。”

    “现实世界的法则并不能完全通用到虚拟世界,我们网警局基本就等于是整个虚拟世界的统治者和管理者。与现实统治者地位接近等同。打个比方说,现实世界的主席是皇帝,那么我们就等于是管理虚拟世界的诸侯王。”九夜继续解释:“我们以我们的标准来选择和招揽管理虚拟世界的人才,而无常今年看中的就你一个……”

    “那你意思说,他打算聘用我进你们部门?”云千千有些愕然。她以前倒是没想过这条路子,不过仔细考虑下,貌似也不是不行,游戏同时有工资拿不说,最欢乐是以后阴人不仅合法而且还受国家支持……这么大馅饼不会真是要掉自己脸上吧?

    “……有试用期。”九夜白她一眼,光用看的就知道这姑娘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多久?”

    “一年”

    “我接受”云千千很痛快拍板,反正这工作对自己现在生活没影响,该怎么还怎么,只不过以前自己是从npc手里挖任务,赚金币赚装备,以后要改从无常手里挖任务,同样赚钱钱赚好处……“既然如此的话,我和你的事情也一年之后再说如何?”

    这回皱眉的人换成九夜:“为什么?”

    云千千呵呵笑笑:“我确实对你有好感,也想把你拐到手没错。你可能确实也对我有感觉,但以后呢?光有感觉不足以支撑两个人在一起过一辈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旦改变后,对对方的要求也会变……比如你朋友仗义疏财,你会觉得他豪爽够义气,但你恋人也仗义疏财,你可能就觉得她不会过日子。你朋友和你另外朋友打成一片,你觉得她开朗大方,但你恋人也和你朋友打成一片,很可能就变成不知检点……我们以前相处得不错,但换了种关系的话,未必一切都还会像从前一样的看法。”

    “……”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可能我此刻就会点头,哪怕最后确定两人不适合,至多也不过是分道扬镳罢了。”云千千顿了顿,仔细斟酌着语句慢吞吞继续道:“可是九哥,你和其他人不同。即便最后我们没法做成恋人,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么个朋友。”

    “……”九夜眉头愈加拧紧,沉默许久后又渐渐舒展,呼出一口气,淡淡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换句话说,我和你彼此也用这一年来作为试用期?”

    “嗯”云千千点头:“一年之后,如果你想法不变的话,我们再考虑剩余一辈子的事。而如果你觉得我们其实不适合做恋人、做夫妻,那么今天的事就当我们谁都没提起过,这样最起码……大家最少还能是朋友。”

    愈珍惜,愈是小心翼翼。

    正因为在乎,所以每一步都走得谨慎提心。

    从火柴映象开始,云千千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算计九夜喜欢上自己,那么,接下来再花一年时间确定绑定,应该也不会是件难事,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两人达成了共识,九夜也解决了一桩心事。二人沿着小区的街道走了一圈后,终于一起回家了。

    云爸云妈等得就差怀疑九夜带云千千迷路到外太空,还好总算见到女儿平安到家,没迷路没跨国没穿越……宾主寒暄客气两句后开饭。陈然吃得一脸纠结,云爸云妈吃得一脸尴尬,只有云千千和九夜最淡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吃完一抹嘴,出去消食散步,散完再各自回家……

    到家之前谈过的那番话,两人谁都没再提起,仿佛又回到了以往的相处模式。云爸云妈谨慎观察了两天,结果却越看越迷茫。

    说这两人没谈恋爱吧,二人在一起时的气场却很****。但要说这两人在谈恋爱吧,貌似又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亲密的动作……拉拉小手那不算,怎么也得上嘴啃才像是恋人该做的事嘛

    陈然似放心又似不放心,只差没化身猎犬严密追踪每一条****信息。每次看到云千千和九夜在一起时,那仿佛默契相融让外人无法插足的磁场,陈然就恨不得上前去撕开两人。但他们偏偏什么过分的举动都没做,同吃同处,偶尔一起散个小步逛个小街,接着就平淡无奇的分手回家……陈然的心就在这么忽起忽落时上时下中挣扎,两天下来差点没把自己整成神经病。

    第三天,云妈终于忍不住了,特客气跟九夜借了自己女儿,表示今天她想带女儿去购衣,所以后者也许不方便继续陪他。九夜平静表示理解后放人,于是云妈背负着自己老公和陈然共同赋予的重大使命和期待,终于如愿以偿拉着云千千出了门,三人的目的只有一个……探听敌情

    当然,关于怎么打听,这个还是得小心操作的,别一不小心刺激了一颗少女春情的心……云妈决定走委婉路线,徐徐图之……

    云千千头天晚上才和九夜在某山谷刷了通宵的怪,虽然说连接游戏也等于浅度睡眠,但毕竟和真正睡眠还是有本质区别。所以如此这般的,云千千这一天精神头不足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奉命陪自家太后逛了一间店,两间店,三间店……听太后语气含糊旁敲侧击两小时,再加试衣突破三位数后,忍无可忍爆发的云千千终于停在第七间商场再不肯走了。

    “您有话直说吧,拐弯抹角的我都替您累得慌。”打个呵欠,云千千双手抱胸很直接开口。

    这一早上闹的,专门出来看老妈cos谍报女特了。

    “这话说的,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想着咱们母女好久没一起逛街了……”云妈一愣之后强烟雨书楼www.wb18.net镇定,义正词严坚持自己带女儿出门的目的是纯洁的、是纯粹的、是不搀杂有任何其他主客观因素的……

    “那行,您接着逛,我回去喊爸回来接我岗,正好上午培养完咱们母女感情,下午你们可以顺便接着培养下夫妻感情。”云千千转身就走。

    云妈咬牙,一把揪住这不肖女后衣领子把人拎回来:“小兔崽子,你就气我吧”

    “……”云千千特无辜眨眨眼,做纯洁少女状:“别气啊兔妈。”

    龙生龙,凤生凤,兔妈生的兔崽会打洞……还好她没喊自己小王八蛋,不然话后面那句自己是真不敢接……

    “你……”云妈悲愤,从小到大她一看自己闺女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儿就来气,偏偏她还真就拿她没办法。动,自己心疼,开口骂吧,仿佛又不知道该骂人家啥。说道理说不过人家,语重心长走悲情路线人家更是满值全免疫状态……自己那点儿精神攻击打上去,人家那脸皮根本都不带破防的。

    深呼吸,云妈努力调整好心态,揪着人找家奶茶店一头扎进去,买了两杯饮料拣个角落位置一坐,也不跟云千千继续绕弯子了,板脸直接开口:“直说吧,对小然你到底啥看法?”

    云千千摸下巴想想,很负责给出评价:“挺不错一孩子,就是嫩了点儿。”

    “……”云妈听完忙低头咬吸管,努力不让自己一巴掌给她呼过去……咬了半天才抬头:“就这样?”

    “不然呢?”

    “你就没觉得小然是个挺不错的男人?”

    “男人?”云千千笑:“男孩儿吧”

    “你什么意思?”云妈狐疑:“其实妈看小然这孩子挺不错的,从小到大都是资优生,又听话又懂事脾气也好,现在工作也很有发展前途,五年内成功做上小领导都是很有可能的事……妈知道你看上的是那苏夜,妈也承认那苏夜条件确实比小然还好上一些,问题他那性格……再说了,知根知底的男朋友不比你自己到外面乱撞的强?”

    “唔,陈然确实不错。”云千千点头表示同意。

    云妈大喜:“那么说你……”

    “可是不适合我”云千千摊手,不急不忙补充。

    “……”要不是眼前这人是自己女儿,她真想一巴掌给她抽过去

    云妈咬牙切齿克制家暴冲动,深呼吸,再深呼吸,最后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给我个理由?”

    “木有问题您想听什么版本的?”云千千嘻笑点头,掰手指给自己老母一一列举:“言情版的理由是,他太完美了,完美到让我感觉不真实,像是遥不可及无法触摸的水晶王子,而我需要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深沉版的理由是,爱或不爱与他好或不好无关,这是一种感觉,而我无法在他身上找到这种感觉,尽管他完美。小资版的……”

    “够了”云妈崩溃:“给我个靠谱点儿的理由再敢胡说八道小心老娘抽你”

    “怎么说呢,这种事也得讲个天时地利人和来着。”云千千咬咬吸管想了下:“就算我和陈然是青梅竹马,那也只是你们记忆中的,实际上我根本不记得这号人。而在重新认识他之前,你女儿我就先看上九哥了……哦,就是苏夜。”

    “嗯,你继续。”云妈脸色复杂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也许您还会说不记得也没关系,反正您和爸都确定陈然肯定是个好少年……”

    “好男人”云妈很认真纠正。

    “是是,好男人”云千千无奈叹口气:“可是就算他是好男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世上的好男人多了去了,我已经遇上一个,没必要再换。”

    你喜欢上一个人的理由会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对方诚恳,也许是因为对方勤奋,或者坚忍、幽默、成熟、睿智?所有这些好的品质都可能成为一个人吸引另外一个人的理由,但同样,具备这些好品质的人在这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个。

    刚好那一个人最先出现在自己面前,符合了令自己心动的条件,于是眼里就再容不下其他人了……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选择伴侣需要以现实的眼光去看待,但现实不等于你遇见其他好男人时见异思迁的借口。越来越多的人把“现实”这个中性词用成了贬义词,而这其实只能曝露出她们本身的心态不够成熟,连自己的选择都无法确认和坚持,这种人还能指望她们什么?

    云妈不甘心:“可是小然真的很好,爸妈也比较放心他……”

    “要选择的人是我,那么你们认为的好和我认为的好,哪个更重要?”云千千嘻笑:“小时候我就喜欢橘子糖多过其他大多数小孩儿都喜欢的巧克力,那个时候你们每次选择买给我的是什么?……错误表达的爱没有意义,我的选择从来就跟别人的选择没有任何关系。”

    诸如家庭的磨合,双方亲属的熟悉,那就是一个更漫长的过程了。但是它与此时无关,最起码单论“人”来说的话,九夜在云千千心里的地位绝对重于那个印象模糊的陈然……不对,或许该叫他烟花易冷?

    云千千还记得游戏里的那个烟花易冷,感觉就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闹出来的诽闻事件话,自己甚至不会多看对方一眼。

    默无声息的存在,循规蹈矩的言行。虽然他多次试图和自己搭话,但只要自己一有超出他认知常理外的举止言行,这个人就反应不过来了。

    他完全跟不上她的步调,更毋论默契。这样一个人,就是那种和人见面时一定会颔首脱帽,再礼貌微笑的握手说句“你好”后才进入正题的乖乖牌精英。永远不会让人觉得失礼,但也永远不会是适合自己的那一个……

    不巧的是,云千千最喜欢****的就是这类人。

    嗯,偶尔逗逗不错,她的爱好之一就是看人变脸。但要和这种人搭伙过日子话,云千千一想到这里就有种脱力郁闷的前途灰暗感。

    云妈不是老古板,她也只是想问清楚云千千的态度而已,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女儿心意坚决,早把陈然给pass出局了,那她自然也不会纠缠。

    错误表达的爱没有意义?

    那好吧,就让她选她所选……

    逛街当然不能空手而归,既然云千千的感情问题解决了,午茶休息后的云妈就自动进入了血拼模式,专心一意带着云千千杀遍全市,企图用疯狂购物来弥补自己痛失准女婿的失落之心。

    云千千被杀得措手不及,毫无还手之力,一失足已是千古恨。等到傍晚回家时,深深体会到娘儿们尤其是老娘儿们逛街之恐怖性的云千千已经累成一块破抹布。

    “老婆~”云爸亲自出门迎接爱妻,对自己闺女看都没看一眼。接过云妈手中各大中小购物袋同时,云爸对客厅内忐忑坐着的陈然方向使个眼色,然后才凑近悄悄问:“打听得怎么样?”

    云妈目送云千千幽魂般飘进卧室后才瞥他一眼:“劝小然死了这条心吧。我怕咱家千千把他玩死”

    她算看明白了,这女儿自己已经是管不住,有人肯要就当是嫁祸了。就算最后人家真答应了陈然,她还怕小然根本不是人家一合之敌……这段数,不是一般男人已经是压不住她了。

    云爸失望:“这样啊……啧可惜了”

    是可惜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云爸带陈然进书房一番恳谈后,谈话内容是不知道了,但从陈然同样幽魂般飘出书房的状态来看,这信息对他来说肯定是挺残酷的。

    于是当天晚上,云家的饭桌上就少了一号有为少年。面瘫冰山独霸天下,接受来自云爸云**各方关怀探问……

    第二天,大家再没工夫关心陈然了,因为大*oss无常到访。

    “眼镜……呃,领导好。”云千千抽自己一嘴巴子,把以前叫惯了的外号赶紧咽了回去。

    “领导?”无常推推眼镜,狐疑。

    这位大神几天来一直在网络信息部整理资料,顺便调出云千千档案准备待用。没工夫上游戏也没工夫去表弟家关怀慰问的此人目前还不知道自己身边出了个内奸。

    但是没关系,人家时间掐得好,刚说没几句就到午饭时间了,而因为午饭时间到了,于是连日来蹭饭业务熟练的九夜也顺理成章的到了。

    当无常在云家客厅看见推门进来,一脸理所当然样熟练换鞋的九夜时,当场震惊的摔坏了一个杯子。

    啧这杯子二十块钱呢……云千千心碎。

    “你怎么在这里”无常险些尖叫。

    九夜鄙视一眼过去:“当然是坐飞机来的。”

    “……”我不是问你这个……无常强自镇定了下,推推镜片:“咳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九夜抬起眼皮看眼无常,再看眼云千千,面无表情答:“初始理由是泡妞。”

    “……”于是刚出厨房的云爸云妈也摔了个杯子。

    “咳咳咳”云千千觉得自己今天太受刺激了。

    “……”这是幽默么……无常头次在自己小弟面前有吐血的冲动——难怪老人都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小弟跟着这烂桃混了半年多,如今看来隔离已经晚了……

    云妈率先从混乱中回神,看看无常问:“这位领导,您和小夜是?”

    “……表兄弟。”

    “哦,那么都是一家人。”云妈松了口气:“先吃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不迟。”

    “……”他还真不想和这烂桃成一家人……

    午饭过后,云爸云妈自觉把场地留给年轻人,进书房避嫌去了,毕竟看这架势貌似场面有点失控。而接下来的时间里,无常用十五分钟简单探听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用一小时震惊失神,再用一小时半企图说服九夜迷图知返,无果……于是,总计两小时四十五分钟后,无常终于接受了烂桃可能会成为自己弟媳这个残酷的现实……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万念俱灰的无常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三言两语潦草将云千千已经从九夜那里知道的事情重复了次,拿出一份游戏公司协议合同,再拿出一份网络警察试用合同,签完字后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那么我也要走了。”九夜从陈然的卧室里提出自己的行李箱,在门口和云千千告别:“你说的,一年为期。”

    “嗯”

    九夜轻轻叹了口气,微俯下身,在云千千额上印下一吻,冰冰凉凉的柔软触感,让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半只脚踏进家门口的陈然默然把脚又缩了出去,泪流满面挠墙——日那是他的房间他的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