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祸乱创世纪 正文 第一卷 创世纪的祸害 大结局:婚礼

作者:凌舞水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大结局:婚礼

    一年可以很短,一年也可以很长。(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

    一年的时间里足够发生许多事情。比如说游戏的众神时代资料片终于正式面世了,这回不是被替换修改后的内容,而是切切实实的众神时代。

    神魔人三界开通,战火硝烟四起,群雄正式进入了逐鹿天下的年代。云千千别着桃子旗托腮坐在山头看下方水果军横扫战场时,不由得就想起曾经这个时期的自己。

    那时候,她微不足道,那时候,她甚至连望见九夜的资格都没有……

    “千千”白日不念人晚上不念鬼,果然,说到谁谁就来了。一年之中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九夜,依旧稳坐第一高手宝座,依旧毫无怨言陪自己阴遍天下,最最重要的是,一年之期已到,而对方选择的依旧还是自己……

    云千千得意嘿笑两声,抓起通讯器回应呼叫:“九哥有事?”

    “……召唤我下。”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跑到了哪里,反正是蓦然回首时,就发现敌友双方都已是云深不知处……

    “……”云千千擦把冷汗,开了夫妻对戒的生死相随……嗯,还有忘记了一点,对方的路痴属性也依旧是那么神乎其迹……

    五芒星阵中,九夜“咻”一声闪现,出来后没有重新冲下战场,而是直接盘腿坐到云千千旁边递过去叠纸页:“刚接到无常派使魔送给你的新任务。”

    这一年里,云千千的网警身份虽然还差最后一步转正,但却早已经得到了局内上下的认可。尤其在游戏中,虽然普通玩家不知道这货居然还能有这么个正义使者身份,但其东奔西走的任务之后,副作用就是闯下来的名声也跟着愈发大了,直逼蜜桃过处寸草不生之最高境界,让无常数次为网警之形象问题纠结。

    所以无论于公于私,无常都是万分不愿意看见这姑娘的,因为一见她就会想起可能被败坏的网络警戒部形象,更因为一见她就会想起他自己那误入歧途的小弟……

    “什么级别的任务?”云千千很是习惯无常让九夜转交任务安排给自己的这种模式了,十分熟练自然接过纸页同时顺口问句。

    九夜深知对方问题之中的重点,同样很熟练自然简要答复:“5万联盟币级别的。”人家不在乎任务内容和难度,只在乎酬劳。

    “哦”

    于是公婆俩再无对话,一个开始看任务内容,一个开始观察下方战局。旁边旁听的彼岸毒草为这对话内容重点之诡异而冒出一头冷汗,作为少数知道云千千加入网警并混成精英成员的知情者之一,他和无常的想法其实差不多,同样为虚拟世界的未来而忐忑着……这么个贪财混帐的小人,居然还tmd是精英?

    3013的末日预言莫非真要实现了么?

    五分钟一目十行扫完全部纸页,十分钟思考沉吟,等云千千终于抬头起身时,九夜才状似漫不经心扫过来一眼:“什么任务?”

    “放心,没危险性的。”云千千笑呵呵道:“而且这次你一个男人也不好出面……创世纪除你外能打过我的人还没出生呢,我完事就回。”

    九夜了然点头,这点信任他对她还是有的,如果真是力有不逮话,对方也从来不兴和自己客气。

    那么她说不用就不用吧,他再去漂泊流浪个……

    前面刚提到过,一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和改变许多事情,比如说三界开通,硝烟四起,群雄逐鹿……而在这群人当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兴趣参与争霸的。

    或者说更准确点,其他人也在争,却不是打打杀杀的争领地……人有人路,狗有狗道,除了台前争霸外,想要出头闯出一片天地其实还有很多办法。

    倾城红颜作为一个纯女性公会,在创世纪中虽然不说人人照顾,但好说也是在各方都能多少占些好处的,毕竟大家都不愿意落个和娘儿们计较的名声,一般不大要紧的非原则性问题能让也就让了。

    于是仗着这个优势,红颜会长脑子很活络的做起了中介的买卖,给各方势力和组织牵线搭桥,从中转圜,大到为人调兵调粮,小到帮人代雇佣兵,只要你付得起代价,她就能帮你找到你想要的各种资源……这么一来二去以后,红颜公会逐渐竟也混得风生水起,闯出自己一片天地。

    一切步入正轨之后,红颜会长现在每天只需要坐着指示些大方针,剩下事情交给底下人去做,就能轻轻松松获得大笔大笔的收入。当然,英雄也有空虚寂寞冷的时候,更别说她还是一朵娇花,有时候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一些东西,比如说自己在九夜面前败北于蜜桃多多之下的这件事,就是红颜会长心中永恒的憋屈……

    这天的红颜会长正好有笔大生意要谈,龙腾九霄和落尽繁华皆需要一大批建筑专长的玩家修建领地设施,若这笔谈下来话,一叶知秋姑且不说,单是龙腾那边给的报酬就肯定少不了。是以红颜会长也很认真对待这次商谈,不仅各堂主级别以上的领导层都在,甚至连她自己都慎重亲自出马……

    “别跟我说你们会长没时间。现在就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让开,我进去找到人就走。要么你继续挡着,我杀进去清光人再走……你自己选吧,我也没时间,还要赶回去和老公吃饭呢”

    商谈刚到一半进程,门外就响起一极熟悉的嚣张声音。接着红颜会长嘴角刚抽一下,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云千千带着自己手下水果党乱入会场。

    “……”红颜会长深呼吸个,握拳咬牙:“蜜桃会长有事?”

    龙腾和一叶知秋对视一眼,各自约束手下坐到一边自觉看戏,这乱子他们可不想搅和,毕竟还有个盟友身份。

    无常嘴角抽了个,推推眼镜,不动声色跟在一叶知秋后面。

    云千千笑呵呵抬抬手:“大家表紧张,表误会,我这次不是来砸场的,主要是找人。”

    “找谁?”红颜会长不动声色扫眼自己这边的一圈领导层,算计着是谁又得罪了这娘儿们。

    “其实我也不知道找谁……表瞪我,这真不是找茬事情是酱紫,我有个姐妹,她和一玩家在游戏里感情不错,两人也结婚了。(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可是最近那男人行踪突然变得有些古怪,那姐儿们跟人打听之后才知道,人家在外头勾搭了个****,据群众举报,该****貌似就是你们红颜公会的管理层。”

    红颜会长冷笑:“你这是在往我们身上泼脏水?”

    “是不是泼脏水问问就知道。”云千千也笑:“昨天下午那男人和小三在白沙湖烧烤踏青谈情说爱被人当场抓到,可惜小三跑得快,没看清脸……你要是不怕的话,不如让你手下这些人都交代下昨天的去向?”

    “……凭什么。”红颜会长脸色铁青,已经开始磨牙。

    云千千摊摊手,二话不说一道雷摔下来,把距离自己最近一mm劈成灰灰。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人说动手就动手,半点不给面子。

    更可怕是不到一分钟红颜会长就收到哭诉信息,遇害mm在复活点处遭遇围杀,短短半分钟已经又被杀了一回。

    “不怕说句得罪你们的话,本桃已经在周围各大小复活点安排潜伏杀手共数百名,但凡是从你们这死出去的mm,不抡到我喊停的话,他们绝对不会停手。”

    “……”红颜会长咬牙愤怒过程中,哭诉信息再来,人家又掉了一级,复活保护时间只有二十秒,好几杀手包围复活圈把人截住,战斗和复活保护状态下皆不可使用传送石或下线,该mm被人彻底圈死。

    “叫他们住手你想问什么只管问就是”

    “够干脆。”云千千笑嘻嘻对红颜会长提出表扬。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红颜会长冷笑:“蜜桃多多,我记住你了。”

    十年?

    十年生死两茫茫,你不忘,我帮你忘……云千千无语望天,自己哪有心情和个娘儿们定十年之约?她和自己家亲亲九哥也才只定了一年……

    红颜会长忍气吞声走到一旁坐下,云千千拉过一票mm开始挨个盘问:“你,昨天下午到过哪些地方?有谁烟雨书楼www.wb18.net证?”

    “我、我昨天一直在公会,然后下线前和老公去了教堂祈祷……”

    云千千顺手跟龙腾借了真实之镜一照,唔,果然怀孕一天……“过下一个……”

    那边盘问进行中,这边一叶知秋拉了龙腾咬耳朵:“桃子又抽什么风?”

    “不知道。”龙腾笑着摸摸头发:“不过肯定有阴谋。”

    “……”这个是人都知道。

    无常不自在又推推眼镜,目光撇到一边……

    被带来的一票水果党都各有分工,一队负责帮忙盘问,其他人帮忙当场找证人对口供,没问题的才丢出房间。不到二十分钟工夫,房间里很快只剩包括红颜会长在内的五个姑娘。

    “你昨天下午到过哪些地方?”云千千指了一漂亮mm问。

    漂亮mm很镇定一笑:“我昨天只上线两小时,期间一直和会里的姐妹们在金碧酒楼聚会,十多人可以烟雨书楼www.wb18.net证呢。”

    “你确定?”云千千摸摸下巴。

    “确定。”

    “那好就你了。”云千千一挥手:“抓起来”

    漂亮mm一怔,想不通自己回答哪里出了问题,冷不丁被人一抓连忙挣扎:“蜜桃会长弄错了吧,我没去白沙湖啊”

    “抓的就是你这没去的”

    红颜会长目欲喷火:“你别太过分了”

    “抓起来带走”云千千不理会,直接挥手让人把漂亮mm带走,然后才一提法杖指向欲取武器的红颜会长:“这事儿我能解释,表激动,你一激动我就害怕,一害怕就手抖,万一法杖走火就不好了。”

    无常苦笑个,看这情形自己不出面是不行了,只好主动站出来:“会长别激动,这事确实不是她故意捣乱。”

    “……怎么回事?”红颜会长明显对无常的口碑比较信服,总算是冷静下几分。

    “其实事情很简单。”云千千挥手把自己带来的人都赶走,等房间里只剩下各公会长和无常之后才开口:“你们公会发展得太快了,后来招收的人自然就良莠不齐。再加上你发展中介工作后又把大部分事情都交给下面人去做,于是就有些人动起了歪脑筋……不知会长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女人变坏就有钱……”

    “……”红颜会长脸色变幻,显然猜到些什么。

    无常干咳推推眼镜:“需要找到红颜公会来代理大宗中介的人一般都有些家底,比如说我们**这次要代理雇佣的人才,佣金费用加中介费用合起来,一家公会至少就要付出至少近七位数的游戏金,这换算成联盟币也不是笔小数目……这些人有钱,你们的人有貌,有些时候一拍即合也是很容易的事情。”线上谈生意,线下做生意,这空挡穿插连接得天衣无缝。除非全天候游戏主机加现实卫星监控,不然自己也很难抓到对方把柄。

    红颜会长脸色难看:“这不可能”

    龙腾呵呵笑笑:“其实要说这事的话,我隐约也听过一些风传。本以为是你这会长已经默许了的……一来这跟我的生意没什么牵扯,二来人家你情我愿的和我也没关系,所以才没说。”

    “……”

    无常继续:“一直以来这批人行事都比较隐秘,我们也抓不到首尾,直到昨天才接到线报,知道这些人在游戏里的金碧酒楼包间活动过……”

    红颜会长不得不信了,面无表情抬头看云千千一眼,转头问无常:“所以说,她现在是你的人?”

    “唔,理论上是这样没错。”虽然他觉得她的用词很不准确……

    “收这么个人进你们部门,你也不怕人民群众对网警局丧失信心?”红颜会长咬牙。

    “这……理论上你这忧虑也没错。(本书由www.wb18.net首发,请勿随意转载)”无常镇静擦了把额上的冷汗。回答完后顺便扭头严肃看云千千:“话说回来,我没想到你这次居然是用这么无赖的办法强行搜查……早知道那五万的任务奖金我完全可以削减掉七八成的”

    “任务的难度是你评估的,我完成得快只能证明我的智商在你之上……莫非你愿意我故意拖延时间磨蹭效率?”云千千摊手无所谓道。

    “……那么我们公会被抡的那个堂主又该怎么算?”红颜会长哼道:“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为国家牺牲是她的荣幸这类话,不然我鄙视你”

    “这个很简单,你们公会代理各种中介雇佣,刚才那mm只不过是以个人名义接了我的雇佣罢了。”云千千笑:“来之前我就联系过她,用1000金每级的价码收她的命。而她要付出的只不过是配合演场戏,顺便外加几通信息罢了。”

    “……日”

    “话说回来,这个应该属于公务消费吧?给报销不?”云千千转头问无常。

    “……”他也日

    “好了好了,任务完成,大伯领导,回头你把奖金直接打我帐上就行。”云千千拍拍手表示好戏散场,该各回各家了:“另外顺便说下,下周一也就是五天后我就要结婚了,不知有谁想来观礼的?”

    “咔嚓”一声,无常不自觉捏断手中一根签字笔,眼镜片上寒光一闪,缓缓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瞪云千千:“你和谁结?”

    “废话,当然是和我家九哥”鄙视你智商那么低,肯定是小时候撞猪上了……

    红颜mm一听这消息顿时心碎,其带给她的巨大打击,甚至远远超过她刚才得知自己公会中黑暗内幕时的震撼:“你……要和九哥结婚了?”

    两人在游戏里早就是夫妻,孩子都成年好久回去继承魔王之位了,那么现在又说结婚,肯定就是指的现实……

    “恭喜恭喜。”龙腾倒是爽快道贺,反正自己早料到迟早会收到这么个消息了,也不算意外。更何况,结婚了怎么也得度个蜜月吧,江湖中少了蜜桃这号人物话,哪怕是空气都会清新许多,这对自己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好消息了。

    一叶知秋也随分道贺,反正自己贺不贺人家都会结,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在这里扮冷漠清高惹人记恨?

    “同喜同喜,大家有空记得一定要来喝杯喜酒,回头我把请贴传真到你们帐号上去。”云千千人逢喜事精神爽,连红颜会长的脸看在眼中都觉得顺眼了许多……她当然没有看对方不顺眼的理由。自己pk成功晋级了,人家落败了。胜利者看失败者怎么都会顺眼的,这叫对比产生幸福。

    如果说此时最心碎的红颜会长话,那么最失落的当然就是无常。

    小弟要和云千千结婚了,这个他有心理准备,虽然很不愿意接受,但两人早晚会有那么一天,只不过他个人希望那一天来得越晚越好罢了。

    至于失落最深切的理由,则是因为这件事事前自己居然没有收到一点风声……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五天后就要举行的婚礼,自己居然直到今天才收到消息。

    难道小弟长大了就不需要大哥了吗?难道他已经不是对方最在乎的人了吗?小时候绵绵软软,十足信赖亲昵拽着自己衣服角走得一摇一晃的小包子哪儿去了?还来

    无常伤心落寞恨,一腔愁绪无人诉……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跟人家九夜的态度根本没太大关系,主要还是云千千的忽悠,说是要事先保密,等到发请贴时再给无常大伯一个惊喜。

    至于她内心深处想的究竟真的是惊喜还是惊吓那就无人得知了,反正眼下出现的效果云千千是挺满意的……

    她劲爆嚣张的来了,然后留下一个消息把所有人炸得头晕眼花,又更加劲爆嚣张的走了。

    无常和红颜会长都有些恍惚,二人多想把这当成一场噩梦算了,最好第二天一睁眼,就发现头一天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最糟糕的想象。

    可惜云千千打击人是从来不给留喘息机会的。第二天伴随着两人登陆游戏的提示声响起时,同时送达的还有一份传真通知,传真内容的虚拟显示图再次帮二人验证了前一天噩耗的真实性……

    ——那个桃子她居然真的要和九夜结婚了……

    现代世纪的婚礼虽然烦琐,但比起几个世纪前来说,实际上已经是简化了许多。

    毕竟所有资源在日益紧缺的情况下都是非常需要珍惜的,不然人类也不会开拓虚拟世界纪元。于是,新人们实际上需要做的事情真不多,也就是申请婚姻注册,迁户,婚礼宣誓及观礼,最后亲朋好友们在小型宴会上聚一场,互相认个脸就完了。

    至于什么接迎新娘,婚礼花车之类的就不必想了,除非国家元首,不然没人有那么大权利占用街道流量。

    洞房花烛的事情则是不用特别交代,毕竟哪个世纪的婚礼都不可能省了这一项……

    “真的确定要结婚?”在最后的时刻无常仍不放弃努力,强势留在新郎身边持续不断苦口婆心:“要知道,这一步走下去可就不好回头了。到时候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小夜,我是为你好。”

    “……”九夜冷静瞥眼无常,不耐烦扯扯领子:“这句话你已经从上周就开始重复,还没死心?”

    “不是不死心,是不甘心。”无常咬牙:“那个女人真够有胆色,居然敢骗你不提前通知我你们要结婚的事情。”一想到自己后来得知的那个真相,他就忍不住有掐死那颗烂桃的念头。

    此女虽非祸水,但却是实打实的祸害。明明没那祸国殃民的绝色还硬要做那祸国殃民的勾当……她倒是不怕自己在九夜耳边说她坏话?

    “都说了那是惊喜……”

    “……你确定我脸上看得出喜的样子?”无常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问。

    “……”九夜很认真看无常,默然十秒钟后无奈:“哥,你脸上什么时候有过表情?”

    无常想吐血,但还真让九夜说中了,他的面部表情变化一般不大,本来平常情绪就不轻易起伏,表情神经自然有些迟钝退化,偶尔激动一下别人看着也跟没激动似的,被云千千那奇葩挑拨出的少数几次失态已足以登上警戒部十大奇观……

    苦笑从身边桌旁抄起杯烈酒灌了口,无常沉淀一下情绪,头次非常认真想知道九夜的想法:“你到底看上她什么?”

    “唔?”九夜恍惚了下,认真想想道:“最开始的话,应该是觉得她省事。”

    “省事?”无常想尖叫。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那个烂女人什么时候省过事?

    “你知道十个女人里,希望要求男人陪她逛街买衣服的人占多少吗?”九夜反问。

    “……十之**。”

    “那么十个女人里,盼望男人记住她们生日以及相识纪念日、恋爱纪念日、结婚纪念日等各种日子再加****节、圣诞节、妇女节甚至包括一些冷僻节日的女人又占多少?”

    “……十之**。”无常额角青筋开始跳动,很艰难再次给出答案。

    “十个女人里,必问一些诸如我和你老妈一起掉进水里你先救谁之类问题的女人占多少?”

    “……”好吧,他承认她确实是很省事。最起码这烂桃从来不问这些白痴问题,更不会要求男人陪她们一起发疯以满足她们自认或天真可爱或浪漫优雅的小女人心态。

    深呼吸了几下,无常想想又道:“可是如果只是因为这个的话,你决定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他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心爱的小弟娶个老婆居然只是图人家省事。

    “一开始确实只是因为这个。”九夜淡淡看了无常一眼:“但这个顶多也只是让我觉得这个女人可以待在身边,没其他女人那么麻烦罢了。”

    “那你……”

    “哥,其实你真的太注重表面了。”九夜平静问:“千千什么时候真正做过触犯别人底线的事?”

    “……”没有,她只是常常挑战别人的认知极限……

    无常僵着嘴角扯了扯。

    “呵呵,无常兄弟其实也只是关心则乱罢了。”龙腾笑笑出现在门口,话都已经说出了一句才倚着墙边象征性的敲敲门板:“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兄弟两人颔首表示同意,此时二人如出一辙的清冷平静表情倒是真让人无法错认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彼岸毒草也跟在龙腾身后进了来,他今天是司仪:“九哥看来准备得差不多了,还有没有其他没弄好的地方?”

    “我觉得九哥没什么问题。”龙腾大拇指抚抚手中酒杯杯沿,似笑非笑:“倒是无常兄貌似有点婚前恐惧症。”

    “……”彼岸毒草也抽了……身为一个伴郎,他婚前恐惧个屁啊……

    龙腾继续笑:“说句老实话吧,我和新娘子也算不打不相识了,无常兄弟应该知道她在游戏前期讹诈陷害了我不少次?”

    “……是耳闻过没错。”

    “我承认自己憋了一口气一直想扳回一局。可是客观的讲,她做的那些事情真的不能说是过分。”龙腾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这样,你防我我防你,你算计我我也算计你……之所以被她算计,只能说可惜她一开始就没把我当盟友。”

    “身为你们眼中的富二代,相信各位也早看得出来我家世不错,那些倾轧碾压的鬼蜮伎俩从小到大我见过的多了,杀人不见血,毁人不用刀,看着一个个都挂着副优雅有礼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使出来的手段比谁都下烟雨书楼www.wb18.net、都肮脏。谈笑风声间就可以让人身败名裂……”喝口酒顿了一顿,龙腾笑:“我之所以在被欺负过那么次的前提下还愿意在后来和那颗桃子结盟,除了看中她本身的潜力以外,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使的手段从来不脏。”

    最起码在他的眼中看来,云千千做过的那些事与其说那是陷害,更多还是只能算烟雨书楼www.wb18.net恶烟雨书楼www.wb18.net剧。

    龙腾嘴上不说,心里其实一直明白,那女人说上天至多也不过是图个好玩罢了……当然了,虽然被她玩的那些人都挺不爽就是。

    无常知道这人是在给自己做心理工作,虽然自己并不认可对方对云千千的赞誉有加,但是认真想想,对方说的其实句句在理,于是想了想,他转头看彼岸毒草方向:“你也这么认为?”

    “我倒没想那么深刻。”彼岸毒草无奈摊下手:“反正我只能这么说,作为副会长,本人被她气得想跳槽不是一天两天了,却一直没下定决心真跳出去过……唔,如果真要总结原因的话,大概是因为桃子身边挺有安全感。她就是那种会整得你头疼、跳脚,但是一旦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你总能相信她可以拉你走出泥沼旋涡,是身边永远不会抛弃你的那个同伴。”

    “……哼”无常貌似牙疼哼哼。

    九夜瞥过去一眼,懒得理他。

    无常不是不懂,只是不想承认。如果他真像自己说的那么不待见云千千话,一年前也就不会把她拉进网警部,更不可能放心交给她那么多重要的任务……信任这种东西说起来很飘渺,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该信任谁,可是心底的本能却往往可以让你直觉的选择中那个人。

    无常仰脖将酒全数灌入喉中,沉吟了半晌才道:“反正无论如何婚礼是肯定的了。既然你们都说她不错,那么我无谓再做恶人……行了,明天我就把她的网警资格转正,算是给小夜的新婚贺礼……”反正她资历早就够了,哼

    “哇,这么多人?”话刚落地没一会儿,云千千目瞪口呆出现在门口,发现房间几个男人视线焦点都被自己一句话转到自己身上,她顿时也不自在了下,想抓抓头:“嘿嘿,我不知道你们都……”

    “不许动”彼岸毒草突然出声喝道,两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你那发型听说是花了一个小时才盘起来的,要是被抓散可就全毁了。”

    云千千此时着婚纱,戴头纱,脸上淡施脂粉,长长的头发也被精心盘挽……婚礼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至少今天她必须是最完美的。

    然后当在礼堂上,她被自己父亲挽领着带向自己未来的丈夫时,就是美丽绽放的时刻,她将在那时收获伴侣衷心的称赞和惊艳眼神……当然,还有来宾们的祝福……

    “云千千”无常再次咬牙了,声音阴寒得几乎可以拧下两颗冰渣滓下来:“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知道,老娘接手你弟的日子。”云千千霸气宣言。

    “……”龙腾几人装没听到,干咳几声别过脸去。

    “……”强吞下一口小血,无常也想装没听到……可是不行,他是目前在场的唯一一个新人长辈:“在婚礼前你见过哪个新娘子自己跑来找新郎的?你就不能好好消停一天?”

    “嘿嘿,我想九哥了。”云千千不能抓头,不能摸脸,只好尴尬玩手指,难得展露出一副貌似羞怯的模样。

    当然,只是貌似,真害臊她就不会自己跑出来。

    九夜淡淡勾了勾唇角,对门口招手:“过来。”

    他的姑娘从来没守过规矩,反正他也早习惯了。

    云千千乐呵呵跑过来,啧啧有声把九夜上下打量一番赞叹:“我眼光果然是好看这小伙子俊的……”

    “……”众人默之,九夜脸色尴尬了下,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应该感谢对方夸奖还是该装没听到。

    彼岸毒草忙打破尴尬:“桃子来得正好,无常刚刚才说明天就把你网警资格转正来着。”

    “哦?”云千千转头看无常,后者冷哼一声推推眼睛,于是云千千再转回头去撇嘴:“早该转正了,就他效率低。”

    “……你得罪上司就不怕被穿小鞋?”彼岸毒草想抚额****了。

    “没关系,就凭我从他手里把九夜抢过来,他要想给我穿小鞋的话早就给了。”云千千轻笑:“公私分明正是我最欣赏无常的一点。”

    这真是……很老实的回答啊。

    众人开始同情无常了,瞧那小脸儿黑的……

    “一眨眼土匪变官兵,这两年来过的,大家变化真是不可谓不大。”龙腾端酒杯感慨了个。

    “那是。”云千千笑嘻嘻接过九夜递来的酒杯,如游戏中般豪爽灌下半杯,半眯眼睛舔舔嘴角:“话说回来,众神时代有个隐藏活动,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

    “蜜桃多多”无常警告性瞪了云千千一眼,示意对方适可而止,别忘了她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为所欲为的天空城主,还有和游戏公司的和约,更有马上转正的网警身份……

    “放心,我知道分寸。”云千千干笑又想抓头,被九夜把伸到一半的爪子给扒了下来。撇撇嘴,云千千跟无常解释:“新时代进程无可避免,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泄露任务。”以后再想泄露也不行了,她的先知,只有这么两年……

    “快点快点,婚礼要开始了”还没等房间里的几人说话,门外突然开始喧嚣热闹,伴随一片兵荒马乱:“司仪呢?司仪哪儿去了”

    彼岸毒草连忙准备,还没出门就听刚才声音又是一声尖叫:“呀——新娘怎么也不见了”

    于是云千千在众人谴责目光下尴尬:“咳咳我一会儿趁她们不注意就偷偷溜回去……小草你先走一步,负责帮我调虎离山烟雨书楼www.wb18.net掩护”

    “是是是……”彼岸毒草叹息,从游戏到现实,从公会到婚礼,怎么自己永远就摆脱不了给她收拾烂摊子的命运?

    云千千跃跃欲试准备跳窗,九夜淡定围观。

    “对了九哥”扒在窗户上刚要翻,云千千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回头。

    “嗯?”

    “其实吧,我个人觉得我爱你这三个字太腻歪了,但是这么特别的日子不说点什么又貌似不大好……”云千千为难的抓抓头,终于还是带歪了一直艰难维持到现在的头纱。顿时新郎准备室里一片哀嚎……注意了大半天,结果临了临了还是被她逮着机会抓乱了。

    “嗯,你说。”九夜淡定依旧。

    “你愿意让我赖在你身边一辈子么?”

    “我愿意。”

    “那你愿意陪我继续到处祸害别人么?”

    “……我愿意。”

    “以后工资奖金全部上交?”

    “…………可以。”

    “家务活我不大擅长,你负责大部分?”

    “………………嗯。”

    “还有……”

    云千千兴致勃勃还想追加,被彼岸毒草忍无可忍一巴掌拍走:“快滚快滚再继续人家没准儿毁婚了”**害他们还为那开场白期待了下,本以为是深情告白,结果却是劳役条款……

    “那行,其他细节咱们洞房继续商量。”

    云千千闪身离开,彼岸毒草从大门出去连忙引开四处找人的一堆家属亲朋。

    龙腾出门时特意同情向九夜投来一瞥,眼神中写满诸如“节哀顺便,日后珍重”之类的祝福词。无常咬牙想说什么,可惜没机会,被龙腾一把就拽了出去——小夫妻情趣,一个大伯跟着捣什么乱?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且享受着呢。

    等人走后,九夜一个人站在房间里,望着窗台方向又看一会儿,渐渐忍不住失笑扶额,唇角也勾出个弯翘的弧度。

    果然,即便是在这种人生最重要的日子里,他的姑娘还是他的姑娘,一点儿没变……

    那么,我什么都愿意。

    那么,我在教堂等着你。

    等你向我走来,

    我的姑娘……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