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人体模特

作者:鹅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郑可想马上压低了声音,轻轻的对我道:“小俞,我知道让一个大男人穿着内裤在女人面前摆造型,是挺丢人的。  可是,除了你,我还真不好意思找别人了。  你也是公司的一份子,公司的发展,你也是有责任的。  现在公司和我需要你小小的牺牲一下,你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好吗?”

    这下,我真的只有苦笑了。  大姐对我恩重如山,我根本不可能拒绝得了她。  可是一想到我一个大男人穿着个内裤在女人面前晃来晃去,任凭女人的目光点评。  我的妈呀,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了吗?

    我只好低声哀求道:“郑姐,这不合适吧?我又不是职业模特,根本摆不来那些造型。  您让我充当,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郑可想低声笑着,道:“用不着你很职业的,其实这个主意是薇瑞丝提出来的,她说你的身材很标准,比很多模特还要模特。  这次我们经营方向就是国内的男性市场,你是典型的国人男性标准身材,让你来穿效果一定最佳。  而且这只是内裤嘛,穿起来转两个圈就行,又不需要你走台步什么的,你就答应了吧。  就算郑姐求你了,啊?”

    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退而求次的道:“郑姐,这件事我答应可以,但……但我不想让公司里其他人知道。  而且,我也不想在公司里试穿。  万一别人知道了笑话我,那我这个财务主管还怎么当啊?”

    郑可想呵呵一笑。  道:“放心吧,早就替你想过啦。  今天我们都已经把内裤样品拿了回来,一会儿就在家里试穿。  保证,除了我们几个,公司里不会有其他人知晓,ok?”

    “啊?今天……就开始了吗?”

    于是,令人羞愤的内衣模特生涯就从今晚开始了。  吃过了晚饭后。  郑可想打开了自己房间里地空调,把室温调到了最高。  薇瑞丝则取出了五。  六条各种式样和颜色的男性内裤样品交给我,要我进去穿好后,让她们进来检验。

    这时候郑可然已经起床出来了,坐在沙发上拼命的忍着笑。  我愁眉苦脸的,捧着内裤就走进了大姐的房间。

    房间里已经很暖和了,我脱去了外衣,脱掉了所有的裤子。  随便拿了一条样裤穿上。  然后,我去打开了门,对等在外面的大姐和薇瑞丝道:“好了,进来吧。  ”

    郑可想和薇瑞丝一起进来了,我看到薇瑞丝手里拿着一本本子和一支笔,看来是要记录下有关地数据和发现的问题。  而郑可想手里,居然拿着一只数码相机。  脸上笑嘻嘻地,别提有多诡异了。

    我吃惊的道:“郑姐。  你拿着照相机干什么?”

    郑可想一边关好了门,一边拿眼神瞄我的下身,捂着嘴,嘻嘻笑道:“当然是拍照片了,除了这个,照相机还能干什么?”

    我急了。  忍不住叫道:“这怎么行?你们看一看也就是了,干嘛还要留下照片啊?我这副丑样子,还要保存下来啊?”

    郑可想忽然脸一板,严肃的道:“小俞,这是工作需要,没什么丢人的。  拍下照片,是为了仔细研究和改正,省得你一次次不停的试穿。  不要以为我们是在让你难堪,每一个模特,都得这样。  这是工作。  你明白吗?”

    我只好晕了,也罢。  拍就拍吧,女人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这时郑可想又温柔了下来,走到我面前轻声道:“放心吧,我不会拍到你的脸地。  而且我保证除了我和薇瑞丝,其他人看不到这些照片,这总可以了吧?”

    我只好悲愤的点了点头,道:“好吧,拍吧。  ”

    一边的薇瑞丝早就站在我的身边,围着我一边很认真的看,一边快速的在她的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一会儿,她走到我的面前,道:“俞,可以,把衣服,脱掉吗?”

    我呆了呆,道:“什么?我就剰一条内裤了,还脱啊?”

    郑可想忙解释道:“哦,薇瑞丝地意思是让你把上衣脱了,你这件棉毛衫太长,穿在身上看不出整体的效果来。  ”说着,她又轻轻的道:“你是个男人,不会害羞吧?这是工作,不要有别的思想。  ”

    我……唉!算了算了,反正男人的上身也没什么可看的。  夏天地时候,去游泳还不是照样全身上下只穿一条泳裤?

    想到这里,我无奈的脱去了所有的上衣,这下,我的身上可只有一条内裤了。

    说实话,由于我一直一来都爱好体育,浑身上下的肌肉还是蛮结实的。  两块胸肌,完美的隆起。  小腹上,并排着两列六条腹肌。  我这个人穿上了衣服或许看上去很普通,但脱去衣服后,自信很有男人的魅力。

    果然,我看到郑可想首先直了眼睛。  目光中,好象有了一点惊叹和意外。  而薇瑞丝则是直接的边看边点头,用英语赞道:“漂亮,漂亮,完美的身体!”

    得到两位美女地赞许,我也有点得意了起来。  一时间,在她们面前也不感到拘谨了。  接着,郑可想开始围着我不停地拍照片。  薇瑞丝让我做出不同的身体姿态,检验内裤地柔韧性和舒适度。

    不久,薇瑞丝更是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弯下腰轻轻拉着我内裤的边缘,问我一些穿起来的感受和体验。  我就我所感觉到的,一一做了回答。  薇瑞丝一边点头,一边又在本子上记录了下来。

    一会儿,薇瑞丝ok一声,对我道:“俞。  再穿另外一条吧,这条的效果我已经知道了。  ”

    我哦了一声,却不动弹,等着她们自觉出去。  郑可想很自觉,马上反身开门出去了,但薇瑞丝却和我大眼瞪小眼,也是不动弹。

    我只好苦笑道:“薇瑞丝。  可以回避一下吗?我要换裤子。  ”

    哪知薇瑞丝却道:“no,我要详细地看看你。  中国男人的身体。  我还不是很了解,设计起来,可能会有些不对的地方。  所以,我需要直接看,请你配合,谢谢!”

    我……我晕了,直接看?那不是……那不是……

    正当我尴尬不已的时候。  门外郑可想却叫道:“小俞,这是工作需要,你就听薇瑞丝的吧,拜托你了!”

    我汗!原来这是她们早有预谋的。  工作需要,工作需要,我是客串内衣模特,又不是人体模特!

    但薇瑞丝的眼神很认真,直直地看着我。  又道:“俞,piease!”

    我和薇瑞丝对视了半天,终于一咬牙,认了!不就是脱光衣服吗?我是个男人怕什么?看一看,又不会少一根毛。  况且这也确实是为了公司,为了工作。  就当我牺牲一下,为公司做一点点贡献吧!

    于是,我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定了定心神,就把身上的这条内裤脱了下来。  薇瑞丝赶紧走了过来,侧着脑袋仔细地看着我的下面。  目测了一会儿后,马上又在本子上记录了下来。  接着,她问我:“俞,你这样的。  在中国男人里。  是大还是小?”

    我只好哭笑不得的道:“我哪儿知道啊?又没有刻意去调查过。  ”

    薇瑞丝一呆,马上就笑了。  道:“应该算大的,我们欧洲的男人,也不比你大。  ok,现在,嗯……这个……我能看看,你大起来的样子吗?”

    我瞪大了眼看着薇瑞丝,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示我地震惊的了。  但薇瑞丝的表情还是很认真,看了我一眼后,居然道:“有困难吗?需要我帮你?”

    我倒!这……这让我怎么说呢?当着她的面勃起?上帝!不需要这么专业了吧?

    薇瑞丝还真的以为我不行,马上合上了本子,伸出了一只手就来抓我的小dd。  我吓了一跳,忙伸手一档,低声道:“薇瑞丝,这不合适吧?”

    薇瑞丝皱了一下眉,道:“way?这是经过郑总同意的,工作需要而已。  或者说,我不可以,要让郑总来?”

    我汗!那更不可以了!得!得!还是我自己来吧,反正已经看光光了,不在乎是大还是小。

    我苦笑了一声,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

    薇瑞丝哦了一声,退后了一步,又打开本子,等着我自己硬起。  我深吸了口气,闭上眼,开始幻想那些**的画面。  但不知为什么,原来挺容易冲动地我今天忽然心里有障碍了。  幻想了半天,小dd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很久之后,我自己都开始着急了,在一个女人面前失去功能,这真是莫大的耻辱。  可是我越着急,就越不行。  一时间,我的额上,都开始急出了汗水来。

    忽然,我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的捉住了我的小dd。  我地耳边,薇瑞丝的声音柔柔的传来:“不要紧张,放松一点。  把我当成你的爱人,来,kis**e。  ”

    我吃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薇瑞丝就倚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手正在我的下面活动着,美丽的脸,就凑在了我的耳边。

    看到我在犹豫,薇瑞丝笑着,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扳过了我地脸,红红地嘴唇一凑,已经吻在了我的嘴上。  立刻,我就感到了一阵异样地喷香。  心中一颤,迷迷糊糊的就张嘴吐出了我的舌头。

    薇瑞丝也马上把她的舌头伸了出来,刚刚纠缠在一起,忽然,她脸一别,马上向下看去,惊叹道:“哇嗷,起来了,很……壮观!”

    接着,她嘻嘻一笑,转脸又浅浅的吻了我一下,马上缩手退后。  开始目测我的大小,并打开本子记录了起来。

    我又是尴尬,又是迷茫。  忍不住道:“薇瑞丝,这……也是工作需要吗?”

    薇瑞丝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工作时地认真,一边记录,一边点头道:“yes,俞,现在请穿上另一条,我马上让郑总进来了。  ”

    我吓了一跳。  我这儿还硬着呢,怎么可以让大姐看到?匆忙间。  我急急抓起放在床上的其中一条内裤,手忙脚乱的穿了起来。

    果然,薇瑞丝转身就走到了门口,道:“想,你可以进来了。  ”

    门开了,郑可想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眼光却不敢看我。  只是用英语问了薇瑞丝一句什么。  薇瑞丝还没有回答,我已经披上了一件外衣,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先对薇瑞丝道:“对不起,可以让我和郑总单独谈谈吗?”

    说着,我也不等她回答,伸手轻轻的把薇瑞丝推了出去,然后马上关门。  转身就对郑可想道:“郑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在捉弄我吗?”

    郑可想眨了眨眼睛,道:“没有啊,我干嘛要捉弄你?”

    我道:“不捉弄我,那为什么要求我脱光了让薇瑞丝观察?这不是把人当猴子耍吗?”

    郑可想马上明白了,笑了笑。  马上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拉了拉我披在身上的衣服,轻轻地道:“小俞,这也是没办法的。  薇瑞丝对待工作极其认真,是她提出来要看你地身体,记录下准确的数据。  她说你是中国男人里难得的标准身材,以你为标准,可以设计出更适合中国市场的男性内衣。  你就委屈一下了,算我求你了,好吗?”

    我哭笑不得的道:“郑姐。  看一下也就算了。  可是刚才……刚才她……”

    话没说完,郑可想马上伸手堵住了我的嘴。  一张脸已经开始通红了。  轻轻的道:“我知道,是我答应她地。  小俞,事先没和你说,是我的不对。  可是……我也不好意思说,你就……当为公司牺牲一下了,好吗?”

    我真的无语了,大姐呀,您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可是您妹妹的男朋友,不是人体模特呀!

    郑可想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抱歉。  想到她对我的恩情,我也只有叹了口气,道:“好吧郑姐,不过只有这一次,下次,您还是另外找一个男性模特吧。  ”

    郑可想嗯了一声,忽然,她又轻轻的道:“小俞,你别生气,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军男性内衣市场,所以我们不得不这么认真。  姐知道你觉得丢了脸,一会儿,姐……姐让你抱……抱一下,就当是给你地奖励了,啊?”

    一听这话,我不禁又惊又喜,看着她晕红的脸,叫道:“真的吗?我可以……”

    郑可想马上又堵住我的嘴,羞涩不堪的道:“别让人听见了,晚上等她们都睡了,你来我房间里吧,只准抱一分钟哦,多一秒都不行。  ”

    说着,她赶紧离开了我,马上打开门道:“薇瑞丝,进来吧。  ”

    接着,我换上了不同的内裤,任薇瑞丝和大姐检验和拍照。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终于结束了。

    穿好了衣服,我走出了房间,看到大姐和薇瑞丝正坐在沙发上,对着那本本子一起在研究。  郑可然坐在另一边看电视,见我出来,马上捂起了嘴,似乎还是忍俊不禁。

    我无奈地翻翻白眼,就走到她的身边做了下来。  马上,我就感到可然的一只手轻轻的摸到了我的身后,轻轻扭起了我腰上的一块肉,嘴里哼哼有声,似乎挺不满意的。

    我不敢叫出声来,只好瞪了她一眼。  哪知她马上反瞪了回来,一点也不肯示弱。  鉴于大姐就坐在对面,我们也不敢太放肆,过了一会儿,郑可然忽然站了起来,道:“家里太闷了,我要出去走走。  姐,我出去了啊!”

    郑可想马上抬起了头,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儿?”

    可然已经转身走向了大门,道:“我闷在家里都好几天了,散散步不行?”

    说着,她已经打开了大门。  郑可想忙对我道:“小俞,跟着她,别让她离开你的视线。  ”

    我知道这是可然故意的,她这一出去,大姐必然会要我跟着她。  当下我答应了一声,急忙站起奔了出去。  几步间,我已经追上了可然,马上低声道:“喂,你想去哪里?”

    可然笑嘻嘻的,轻声道:“找一个可以咬你地地方,大色狼!”

    一进入电梯,门刚关上,我们几乎是同时转身就拥抱在了一起。  可然小嘴一张,就狠狠地咬住了我的耳朵,恨恨地道:“你是不是脱光给薇瑞丝看过了?我都还没看过你的全部,她倒先看了,哼!我吃亏了!亏死了!”

    我呵呵笑着,紧紧的搂着她,一只手马上来到了我最最爱的小屁股上,一边抓一边揉的,道:“我这是为了工作嘛,你以为我愿意给她看啊?”

    “哼!你不愿意才有鬼呢!薇瑞丝是个典型的西欧美女,身材又那么好,你这色狼还不巴巴的给她看?说,她看你的时候,你有没有动过色心?”

    “嘿!我对她没色心,对你倒有。  要不,咱们找个地方一起脱光了互相瞧瞧?”

    “啊!你这色狼!就知道你没安的好心!”

    一进入我的车后,关上车门郑可然便和我紧缠着狂吻。  但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五分钟后,我便开着车离开了这里,飞驰电闪的,去寻找无人的地方。

    不多久,我开出了城市,直接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地方。  就在我们的旁边,就是朗江的江堤。  我熄掉了引擎,关掉了车内所有的灯。  可然已经迫不及待的扑进了我的怀里,喘息着,吻着我脸上所有的地方。

    我一边应付着她,一边放下了车座靠背。  转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与她深深接吻,同时把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抓揉起她丰满的**来。

    激情中,我忽然听到外面好象有一辆车经过。  不,这辆车开到我们的前面十来米处就停了下来。  接着,我就听到了关车门的声音。

    我一个激灵,马上起身回头从车前窗看去。  在前面那辆车的灯光下,我看到有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正向我们这里走来。

    我的冷汗马上就流下来了,这……这不是白云吗?她怎么跟着我们到这儿来了?

    我身下的女人兀自不觉,仍然扯着我的身体,呢喃的叫道:“雨伞,干什么呀?快来吻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