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终章

作者:寒香寂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wb18.net)    “至于这大殿为何安全,我又如何确定这梦镜是赝品,其实却也简单。”

    李默话锋一转。

    几人都立刻望了过来,几番言语之后,李默这蝼蚁般的角色一下子形象变得高大起来,原本火粒之光,如今却似有几分炽阳之态。

    正如乌瑾所言,修为是可以锻造的,夏侯寇雷之所以比李默强,那无非是因为多修行了几千年,但是单凭智力,夏侯寇雷却绝非李默的对手。

    当然,不是说夏侯寇雷就愚蠢,但凡修炼到灵境,谁也是老成精的人物。

    可惜,夏侯寇雷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其一,便是贪恋乌瑾的美色却不知她真正的性情,以为用天星罗盘跟踪这种方法可以获得佳人,却不知道没有谁愿意被人盯上,乌瑾早起杀机,他却以为快获取芳心。

    其二,便是因为和李默不对等的存在,而忽视了他。

    其实,如果他刚才退到殿角的时候便察觉到了李默可能带来的威胁,当不至于落到无法逃脱的地步,只可惜,他从来就没有正视了李默。

    这时,但听李默说道:“我们来时的那石室中有着一副玉台,其上乃是逐梦斋之地的地形图,那里其实有点问题。”

    “那图我也看过,倒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啊?”

    乌瑾微微眯着眼,回忆着那地图。

    修为到了她这样的境界,早有过目不忘之能,一眼扫过的东西,便清晰的印在脑海中,如今回忆起来,便如同又亲眼见到般。

    即使这样,回忆中的地图也不存在什么明显的问题。

    李默笑道:“有问题的并非是地图,而是——玉台。”

    “玉台?”

    几人都惊呼一声。

    这般回忆起来,大家的视线确实都在地图上,没有谁去注意那玉台。

    李默便道:“我初时目力也在地图上,一眼扫过没有发现什么希奇,但是在那地图之下,玉台之中,却有着些倒影。我便聚起灵识一看,那地图下的倒影豁然是另一副地图。乍看之下,似水中倒影般,不足为奇,但我细看之下,却发现这地图有几处蹊跷地儿。”

    几人听得不免诧异,即使他们也看到了玉台上的倒影,只怕也不会多想,认为是制造者刻意而为之,让这岛屿地图显得更真实些。

    但是李默却有着比一般人更细的心思或者说更强的洞察力,否则又怎么可能注意到这点呢?

    “那地图上有什么蹊跷地儿?”

    宋世珍忍不住问道。

    李默便回道:“那地图上有人。”

    “有人?”

    几人又希奇起来。

    李默也不卖关子,便道:“那玉台倒影上的地图,粗略扫过和玉台上的地形图没什么两样,只是在主岛大殿那地方,左侧墙壁上挂着一幅夜宴图。”

    “夜宴图!”

    乌瑾微微一眯眼,回忆道,“主岛大殿我们曾经去过,在封印的时间带里并没有夜宴图。”

    “没错,正因为那里没有,所以我才记在心里。”

    李默笑道。

    这一说,宋世珍拂拂长须,一脸赞赏。

    以众人的眼力,虽然过目不忘,但是就象一册书藏在脑海里,你虽然记得住,但是要想发现某个文字多了一笔或者一划,那就不是简单事情了。

    记得,不等于能够发现。

    而李默观察那玉台倒影,九九八十一座岛,其上无数山脉险地,亭台楼阁,虽然说主岛主殿是最受关注的,但是回想起来他们在玉台那里所呆的时间也就是粗略扫了几眼,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发现这事情,确实不凡。

    然后,他陡地回头一望,说道:“夜宴图!”

    这一说,几人都豁然想了起来,这宝殿左侧的石壁上不也有夜宴图吗?

    李默迈步走过去,到了左侧石壁前,说道:“那逐梦斋斋主本就是个风流雅士,以画为谜倒也理所当然。既然那玉台倒影是线索,那么这幅夜宴图就是谜底所在。”

    “莫非,真正的梦镜就在这夜宴图中?”

    夏侯寇雷瞪着眼睛,眼中布满血丝,即使在绝路上,仍然按捺不住欲望。

    “没错。”

    李默点点头,却不急于取宝。

    不远处,乌瑾则道:“但是这并不足以证明大殿就是安全的。”

    李默一笑,点点头道:“没错,这确实不能够证明大殿是安全的,我刚才也说了,在玉台倒影中发现了几处蹊跷地儿,夜宴图是一处,还有一处便是在东面的东山岛上,缺了一处福地。”

    话到这里,他朝着乌瑾二人一拱手道:“这是多亏了师姐师哥的博学,当初绘制地图的时候,让我才了解到这些事情。那缺损的福地名为‘险殿’,乃是一处能自然生出万千险境,供人修炼之地。”

    “没有险殿……”

    宋世珍琢磨了下,然后陡地眼一亮道:“殿中无险!”

    “没错,这寓意便是殿中无险。”

    李默笑道。

    “小师弟可真聪明,胆色也真足呢,若换了个人,别说发现不了这缺失的福地,即使想到其寓意只怕也不信呢。”

    乌瑾笑了起来。

    “那逐梦斋斋主我虽未见,但从记载上看来,是个光明磊落风流倜傥的人物,倒不至于在这上面弄些花招。”

    李默说道。

    一听这话,夏侯寇雷顿是咬牙切齿。

    听这小辈侃侃而谈,尽露锋芒,而乌瑾眼中的柔情和欣赏毫不掩饰,更让他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这小子生吞活剥。

    怒气攻心,喉咙处又是一甜,哇的喷出口血来。

    淡淡看了他一眼,李默目落到壁画上,又道:“蹊跷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在那夜宴图上,夜宴图中,逐梦斋斋主高座于宝座之上,举杯与诸客人同饮。而这幅图上,逐梦斋斋主也是如此姿态,只是,那宝座上多了一个小匣子。”

    乌瑾几人望过去,果见那高台宝座之上,逐梦斋斋主身边,果真有着一个小匣子,这匣子和殿内那“斋主”手捧之物全然一样。

    只是若没有李默提醒,他们还真的注意不到这么微小的细节。

    此时,但见李默一伸手,当指头触及到那壁画中所绘的小匣子时,匣子顿时散发出寸寸光泽,紧接着从里面浮出,一出壁画,便骤然膨胀,化作一个尺长见方的长匣。

    此刻,几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李默身上,但见他将匣子一打开,里面置有一方宝镜。

    宝镜一现世,顿时光华溢满,犹如揭开面纱的绝色美人,令人砰然心动。

    “哇——”

    夏侯寇雷陡地暴喝一声,双眼赤红发光,犹如发狂的野人般冲来。

    他来势凶猛之极,此刻全然被欲望驱使着,忘记了眼下的处境。

    “死到临头还想夺宝?”

    乌瑾冷笑一声,身形一闪落在李默身前,扬手间道道利剑飙射,将夏侯寇雷震回去的同时一,钉在了大墙上。

    另一边,白聚龙本也想趁机出手,只是见到宋世珍虎视耽耽的盯着他,却不敢动上半步。

    “枉我对你一片真心,你竟敢如此对我!”

    夏侯寇雷暴跳如雷,气极攻心,又呛出一地的血。

    “哼。”

    乌瑾冷笑,看都不看他一眼,扭头望着李默,冷漠的表情一下子换上了笑脸,“小师弟别担心,有我在,他伤不到你分毫。”

    “多谢师姐出手。”

    李默感激着,然后将手中的匣子一抬,说道,“这宝镜,该是师姐的。”

    “你要送给我?你可知道,我是绝不会抢夺你手里的东西。”

    乌瑾大是意外。

    “我知道,但是这东西放在师姐手里,比放在我手里更合适,对我也更有利。”

    李默却笑道。

    乌瑾何等聪慧,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从梦镜中获得宝物的强弱,完全取决于持有者的能力,以李默现在的能力,能够取得的都是最低级的灵宝。

    当然,有这些灵宝在,修炼的速度绝对高出其他人。

    但是,如果东西在乌瑾手里,她可以从里面获得更高品级的灵宝,而有的灵宝因为没有使用等级的限制,因此李默若得了这些东西,修炼速度的提升会远超过前者。

    而这里面,有着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信任。

    因为乌瑾得了这宝贝,完全可以不把所获的灵宝给李默。

    “你就这般相信我?”

    乌瑾心头很是感动,李默说的话不多,但行动足可以震撼她的内心。

    “生死路上走过的,为何不信?”

    李默笑着说道。

    如此简单一句话,却有托付生命的重量,饶是乌瑾听过太多的殷勤之言,但却觉得没有一句能比上这话。

    小嘴儿轻轻抿着,美目一闪闪的,犹如宝石般。

    宋世珍拂须大笑道:“小师弟好魄力,瑾师姐便莫要推辞了,老夫也觉得你得此物最是合适。”

    乌瑾便道:“既然小师弟如此相信我,那这宝贝我便收下了。”

    她伸出纤纤玉指,从李默手里接过镜子。

    见到李默拿梦镜献殷勤,夏侯寇雷直是勃然大怒,怒吼一声道:“你个臭小子,也敢在我面前买弄威风!”

    李默扭头望着他,淡淡说道:“师姐,他还能动吗?”

    “被我的穿心剑钉上,难动分毫。”

    乌瑾说道。

    李默便迈着步子走过去,他走得很慢,一手提着剑,剑刃上有着一个米粒大小的崩口,那是在斩裂土遁戒的时候崩伤的。

    他目光冷峻,眸子深处流露着杀机,一步步走得很是沉稳,直到走到夏侯寇雷身前。

    “小子,你想杀我?你敢吗?”

    夏侯寇雷咧嘴笑了起来,此刻的他披头散发,早失了之前的潇洒模样,只是他高高昂着头颅,居高临下的看着李默,犹如天神般俯瞰下来,眼神中透着威严,身上更散发着无上的威压。

    这威压压得李默心头发颤,连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

    几千年的修为差距,让李默站在这里,就如同一只蝼蚁面对着一座大山般。

    但是,胸腔里的腾腾杀意让他即使身体颤抖,却硬是抬起了剑,狠狠的刺了进去。

    剑刺进心窝子里,夏侯寇雷瞳孔放大,怒不可遏的瞪着李默,显然没料到这小子竟有如此胆子。

    被自己震慑得手都在发抖,魂魄都随时会飞散,竟然还敢出手。

    “我没什么不敢的。”

    李默漠然的看着他,手朝前递,剑朝前伸,剑上释放出的灵气虽然不算浓烈,但剑身本身的锋利却将心脏刺碎。

    随着剑深深刺进去,李默也俯过身去,低声说道:“你或许已经不记得,几十年前在商天国皇宫里,因为皇子的一句话而把太医院的首席大长老杀死。我,就是他转世而来。”

    夏侯寇雷双目暴瞪,脸上流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同时,怒气陡地上涌,犹如一头凶残的虎豹恶狠狠的瞪着李默。

    一个曾经被自己踩死的蝼蚁,居然在几十年之后夺取了自己的性命。

    李默毫无畏惧的盯着他,剑仍然在朝里面捅,心脉早就碎断成了渣。

    夏侯寇雷死死盯着来,似乎要用最后的力气震慑他,只是那眼神中的光芒却在迅速的黯淡,直到变得死气沉沉。

    这个曾经一手夺取了李默前世性命的敌人,如今终于死在了李默的手中。

    “呼——”

    李默深吸了口气,长久以来压在胸口上的一块大石头,如今随着夏侯寇雷的死去也消失不见,抬头望去是屋顶,但在眼中却好似浓浓的乌云散去,赤阳照射在脸上,照在心头上,心头暖乎乎的。

    他的故事,因为被夏侯寇雷所杀而起,如今,也因为夏侯寇雷的死而告一段落,心头阴霾尽去,等待他的将是另一段辉煌的传说。

    (全书完,真的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